[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赐贵:无锡市政府:热衷拆迁为哪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7日 转载)
    
    最近,无锡市政府做出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关闭、拆除该市市区1241个报刊便民亭(棚、摊、点)。于是,自本周一开始,所有的无锡市民都买不到报纸,购买冷饮、杂货时也不如以前方便,更不用说修车、换锁、补鞋了。更糟糕的,数以千计的家庭将因此陷入困顿,失去了赖以维生的根基。(中新网2月25日)
     (博讯 boxun.com)

    对于这一突然的荒唐举动,负责实施此次行动的无锡市城管局声称理由为“取缔非法”,因为它们通通没有市一级主管部门颁发的“临时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属于违章建筑。但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当初高价出售这些亭子的也是他们,每年收取高达数万元管理费的还是他们!难道说城管部门过去一直在从事非法贸易活动,顺便收取高额保护费?如若不然,他们又该如何解释过去之“合法”与今日之“非法”?
    
    “ 重重的我走了,正如我重重的来,我挥一挥衣袖,带走了全部云彩。”这是李敖在告别议坛时说的一句戏谑话,今日用在无锡的城管部门身上却也十分相称。他们来时如猛虎下山,狂卷数千万元亭子费和管理费,去时似蛟龙出海,让数千家庭鸡飞狗跳,让无锡古城人马不安。什么民生民权,什么依法办事,通通不放在眼里。试问今日之天下,还有比他们更能折腾的吗?当然,城管部门自身的法律地位都一直无法明确,叫这样的组织去依法办事、为人民服务,本身便是一种奢望。
    
    不过,我们要是因此认为错在城管,那就未免有些抬举他们了。要知道,这种改变对于城管来说,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大规模强拆报刊便民亭让他们少了一块大肥肉不说,还惹来骂声一片,完全是损人又损己的“双输”举动。我们可以认为他们缺乏良心,但绝对不可以怀疑他们没有脑子,会闲着没事拿自己的腰包开玩笑。在 “自毁长城”的城管背后,傲然站立着的是热衷拆迁的无锡市政府,前者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粒棋子和一群打手。
    
    其实,读者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无锡市政府近年来一直热衷于搞拆迁事业,还多次闹得满城风雨。光是在2008年一年,无锡市政府便先后强拆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体大楼和周山浜汽车站两大标志性建筑,前者投入使用仅7年,后者刚在2年前完成改造。此外,无锡市政府还在当年的京沪高铁征地工作中夺得全省第一,以雷霆万钧之势最早完成全部拆迁工作,总面积达到48.64万平方米。与之相伴而来的是各种拆迁怪现状:还很新的大楼要拆,很古老的大桥也要拆,非法的户外广告要拆,合法的居民住宅也要拆,一小撮为此“违法上访”的“刁民”被拘留了,数百条毒蛇却出现在民宅里……跟这些比起来,强拆报刊便民亭一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话虽如此,读者要是因此怀疑无锡市政府患有拆迁狂热症的话,那我就不得不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又猜错了!在无锡,有些违章建筑是永远都不会拆除的,比如破坏雪浪山生态环境,占用上千亩林地、投入上亿元资金的高消费娱乐场所“雪浪山生态景观园”就不会拆。尽管该游乐场所既无国有土地使用证,也没有工程建设许可证,更没有房屋所有权证,但在市政府的主导下不仅顺利施工,而且长期存在(详见《中国经济时报》2007年07月25日报道),有效地打消了人们对领导身体健康状况的怀疑。
    
    在很多论坛,我看到不少无锡的网友称呼本市某领导为“杨拆迁”。据说,此称呼由来已久,甚至早在他为外地人民服务的时候就叫开了。对于这种现象,我可以理解。但是该领导为何如此热衷拆迁事业,我就不得而知了,不知同样热衷拆迁的无锡市政府能否解释一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抢劫 算是哪国警察的“误会”?/陈赐贵
  • 政府一辟谣,百姓就发毛?/陈赐贵
  • 笑看四川官员互相拆台/陈赐贵
  • 中国人为何“死也要死在韩国”?/陈赐贵
  • 余春林 陈赐贵:是公民疯了?是干部疯了?还是中国疯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