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宣昶玮致特殊利益集团的公开信-不进行民主化中国必将发生动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6日 转载)
    
    各论坛管理人员:
     因为知道论坛迫于某些压力的管理规定,因此特向你们申明: (博讯 boxun.com)

    这不是一篇不负责任的情绪发泄文章,而是为中华民族前途着想的认真的理论思索。
    文章分析了当今中国最紧迫的政治问题,不论对错与否,都具有不可多见的理论见识。
    实际上,当今中华民族已经处在生死存亡的前夜,尽管事情尚未发展到那一步。
    古人说应未雨而绸谬,勿临渴而掘井:在今天一派歌舞升平的气象下,难道不应该讨论一些避免不了而又很尖锐的问题吗?
    因此,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如果你们不愿做对不起中华民族事情的话,那么,请放行本文。
    
    
    这是一篇理论文章。
    由于事关重大,所以便用这种公开信的方式公告天下了。
    这封公开信将要告诉中国人民和特殊利益集团,当前中国社会乱象纷陈,各种矛盾空前复杂,各种观点莫衷一是:实行民主吧,有人说会动乱分裂;继续集权吧,知识分子和人民都不满意。而理论分析文章是各种各样的都有,让人无所适从。
    今天,我们将提供我们的判断,并公告天下,以让人们鉴别。
    我们的全部判断由十个基本判断组成,现介绍如下。
    
    第一个判断:动乱的根源在特殊利益集团
    
    中国现在很有些社会不稳定,这一点大家都感觉到了。按照许多有识之士的话说,就是:动乱是危害中国安全的最大心腹之患。
    我们又可以看到一个现象,就是特殊利益集团雇佣的理论家们,一概的把动乱的根源归咎于西方的和平演变、右派、人们要求民主人权,和民族问题之类。
    这些雇佣理论家们的最大借口是:中国如果民主化了,那么新疆、西藏等必定要求独立,就会发生内战;现在则由于高压压制着,闹独立的势力无法作为:因此维持现行的体制不变,是避免分裂内战的正确选择。
    按照一些人的话说就是:现行的制度是最符合中国现实国情的制度,因此也是最好的制度。
    他们的这个理由看起来似乎有些道理,许多人被他们"说服"了。
    实际上这是一个假象:因为事件并不是以那样的顺序发生的。
    因为中国真实的动乱根源并不在这些地方,并不在西方的和平演变、右派、人们要求民主人权,和民族问题那里,包括不在颜色革命那里。
    那么中国真实的动乱根源到底在哪里呢?
    回答是:中国真实的动乱根源在特殊利益集团那里。
    为什么在特殊利益集团那里呢?
    因为他们是一切矛盾的始作俑者。
    表面看起来是人们要求民主、人权,主张西化等等,把中国社会闹得不得安宁;而问题的实质却是特殊利益集团把一切政治经济的利益都独自霸占了,却把人民当奴隶,不愿让人民获得社会发言权,不愿让出已经被他们霸占的各种政治经济利益:这个集团不愿放弃已经到手的既得利益,不愿放弃特权、专制、独裁,不愿意放弃鱼肉百姓,不愿意放弃继续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虎威"。这种"虎威"也是一种利益:巨大政治的、精神的、也是经济的"利益"。
    因此,表面上是人民闹民主人权,闹西化,闹维权,实质上则是被特殊利益集团欺压与压迫的无法忍受了,人民要争取自己的正当利益:而现在特殊利益集团即其雇佣的理论家却反打一耙:说动乱的根源是由于西方普世价值的推广,和右派要求西化与民主人权,是颜色革命,是民族分裂等等。
    大家看到没有?
    特殊利益集团雇佣的理论家们故意把事情的因果翻转,弄成本末倒置:把明明是对特殊利益集团压迫人民的反抗,是特殊利益集团的作威作福造成的反抗,反说成是西方民主人权价值观害得中国人民不得安生,西方要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右派要把中国拖入火坑,普世价值要害人,颜色革命祸害中国,等等。
    实行民主中国会分裂内战?
    现在的问题是:由于特殊利益集团对人民的压迫与剥夺,汉族自己内部就先要动乱起来,而不是什么中国民主化之后新疆西藏要闹独立:在新疆西藏闹事之前,汉族内部自己就先闹起来了。
    而汉族内部先闹动乱的起因不是人民要求民主人权不对,不是人民要求对国家政治经济有发言权不对,而是特殊利益集团不愿意放弃到手的特殊政治经济利益特权,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造成的。
    明白了么?
    一切动乱的根源都在特殊利益集团那里,是他们为了保持他们的特殊利益,保持他们到手的既得利益,而不愿意和人民分享政治经济利益,造成了大量的矛盾,是这种矛盾导致了中国有可能发生的社会动乱。
    大家看清楚了没有?
    中国动乱的根源在特殊利益集团那里,而不是他们到处宣扬的,什么是右派主张西化、右派要求民主、西方的和平演变等等因素造成的。
    但为什么你又要说一切责任都在特殊利益集团那里呢?
    这就和苏联是相似的。苏联解体了,苏共完蛋了。你总不能说:苏联的解体是苏联人民造成的吧?因为苏联解体前的一切矛盾与问题,都是苏联统治者的主导下形成的:因此一切责任都在统治者那里,是他们把苏联弄完蛋了。苏联解体的根源就在苏联共产党和苏联特殊利益集团那里,这么说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中国今天的大部分矛盾,根源也都在特殊利益集团那里,是他们为维持自己的特权造成的。
    因此我们说:
    中国当今社会动乱的根源在特殊利益集团那里;而不是在人民、在右派、在左派、在西方的和平演变、在要求民主人权、在要求参加人大代表选举和被选举、在要求和平监督政府、人民组织起来要求参与反腐败等等群众和知识分子那里。
    人们的这些政治要求都是很合理的,并没有过分的、不合理的地方。
    真正不合理的是特殊利益集团的拒绝让出到手的特殊的政治经济利益,并由此造成的一系列尖锐矛盾与问题。
    特殊利益集团想继续保持自己的特殊利益,继续把持大部分社会政治利益在自己手中,而觉醒了的公众和知识分子则不愿意;特殊利益集团为保证自己的特殊利益,必然要去侵害一般群众的利益,而觉醒了的群众则不愿意:于是广泛的社会矛盾产生了。
    因此,中国社会的最大、最复杂的矛盾,是特殊利益集团造成的:因为他们和人民争夺政治经济利益。他们才是动乱的总根源。
    明白了么?
    
    
    第二个判断:特殊利益集团和人民包括和知识分子的矛盾,是中国社会当前的主要矛盾
    
    作出这样的判断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要去看当今中国社会上的各种纠纷和争论、争吵的性质就能知道了。
    当今中国社会风起云涌的事件是什么?是维权事件;是要求民主要求人权的事件;是要求司法公正的事件;是要求维护人民基本利益不受侵害的事件;是人民要求参与反对官员腐败的事件;是落实宪法赋予人们的言论、出版、结社、示威、游行权利的事件;是人民和知识分子要求参与社会政治生活的事件,等等。
    这些事件几乎都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人民和广大知识分子,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关于政治与经济利益权利分配的矛盾与争夺。
    不错,中国社会各地是有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矛盾,是有穷富差距的矛盾,是有经济分配不平均的矛盾;可是,政治是经济和各种利益分配的集中表现:因为特殊利益集团独霸了主要的社会政治利益,又用这种独霸的政治利益强行为自己从人民那里夺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和各种特权:所以,最后所有矛盾的背后,根源,都是人民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利益争夺的性质。因此,人民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就是所有以上矛盾的总根子。
    现在,人民群众和知识分子对特殊利益集团的独断专行,对他们的霸占社会政治经济利益不放松极端不满意:右派不满意,强烈要求改变现状;左派不满意,强烈要求维护工农的基本权益;知识分子不满意,强烈要求民主与言论自由,要求参政议政,要求出版、结社等等自由;工农不满意,强烈要求保护他们的利益。
    以上的这一切,都是反映了人民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和斗争,难道不是事实吗?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不用分析也能被大家看出来。
    而特殊利益集团为了迷惑人民,却在那里大肆宣扬说什么“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是落后的生产力和日益增长的人民物质文化生活需要之间的矛盾”云云。
    他们又说,只要大力发展生产力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么?
    他们当然不会真实的说出,中国真正的社会大矛盾是他们要从人民手中夺取经济财富,和要在人民面前耀武扬威,从而引起人民和知识分子的广泛不满的事实。
    特殊利益集团极其代表人物是中国最爱说假话的人群。你如果去注意他们的主要讲话和他们出版的文件和宣传,常常是假话废话连篇,充斥着报纸和电视之中:这几乎成了中国的一大特色。甚是被人民厌恶。
    在人民群众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是主要社会矛盾的情况下,中国的民族矛盾问题,就是很次一级的矛盾了:如果发生政权崩溃和社会动乱,则也是先在汉族内部,是在内地,而不会是先在新疆和西藏发生。
    一句话:民族矛盾不是中国当今的主要矛盾;左派和右派之间的矛盾也不是当今的主要矛盾;工农和知识分子与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才是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
    当今中国,能够左右中国社会行进轨迹的矛盾是工农和知识分子与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既是政治利益的矛盾,也是经济利益的矛盾。如果谁否认这一点,谁无疑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第三个判断:中国目前的情形,同苏联解体前很相似,所以危险
    
    现在中国特殊利益集团用来吓唬人民的一个方法,就是用前苏联的分裂解体来吓唬他们。
    他们说:苏联就是因为闹民主所以才分裂了,国家完蛋了。国家分裂了就会打内战,你们连和平的日子也过不上了。所以,在中国不能搞民主。
    当他们这样说的时候,他们又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首先我们要在这里告诉大家的是:苏联的分裂也是当年苏联的特殊利益集团霸占人民政治经济利益造成的恶果,而不是苏联人民闹自由化的结果。
    苏联当时是和美国等西方国家有严重的矛盾,但苏联政权的崩溃却不是由于和美国等的矛盾引起的,苏联的政权崩溃是由于苏联特殊利益集团和苏联人民,包括与苏联知识分子的矛盾造成的。苏联统治者发展经济无能,政治文明上又倒行逆施,由此造成人民的强烈不满,形成了人民与统治集团之间巨大矛盾:人民认为统治集团把苏联治理得糟透了。
    也就是说,是当时苏联社会内部的矛盾,造成了政权崩溃。而这个内部矛盾主要就是苏联特殊利益集团和人民包括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是这个主要矛盾的激化,导致政权崩溃,接着苏联的民族矛盾得到了表现出来的机会:于是苏联国家分裂了。
    苏共垮台前,当时的苏共曾在人民中作过"苏共究竟代表谁"的调查,结果认为苏共代表劳动人民的占7%,代表工人的占4%,代表全体党员的占11%,而代表官僚、干部、机关工作人员的占85%。
    以上的调查数字很能说明问题。说明苏共政权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民的拥护,已经与人民矛盾很深了。
    大家还记得苏共垮台之际,人民向走出苏共中央大楼的人员吐唾沫的事情么?
    人民如果和政权的矛盾不深,为什么要向这些人吐唾沫呢?这些苏共官员不是也曾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人民的公仆么?
    前苏联当时的社会主要矛盾也不是民族矛盾,苏联官僚集团和人民之间的矛盾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正是这一主要矛盾的激化,造成政权的崩溃,随之而来的是民族矛盾的得到释放:于是苏联解体了。
    所谓主要矛盾就是引起政权崩溃的矛盾,而不是政权崩溃以后发生的其他事件显示的矛盾。在苏联解体的事件中,引起政权崩溃的不是各个加盟共和国的闹独立,而是俄罗斯(苏联)人民对政权的不满:这是非常清楚而没有什么争论的事情。
    因此,引起苏联巨变的最主要矛盾是国家统治阶层和人民之间的矛盾,而不是其国家的民族问题。
    如果当年苏联政权的官员和人民关系非常融洽,人民对政权和官员很满意,知识分子和政权也没有矛盾,政权得到广泛拥护的话,就根本不会发生政权崩溃的情况,也不会发生共产党被推翻的事情。那么苏联何来解体之忧?难道不是坚如磐石么?
    所以,先有苏联(俄罗斯)的内乱,才有随后发生的故事;而之所以会发生内乱,是苏联官僚集团和人民之间的矛盾激化造成的。如此分析之后,难道大家没有看出:苏联的分裂不是因为苏联人民和知识分子的闹民主闹自由化,而是因为苏联官僚集团和人民的矛盾激化造成的政权崩溃么?
    在关于前苏联分裂的问题上以前有一个误解,就是认为因为戈尔巴乔夫实行民主化,所以才导致了苏联政权崩溃国家分裂。实际情况是:如果当时的共产党内的保守势力不搞政变,就不会导致苏联政权的崩溃,致使苏联很快进入到无政府状态,造成社会的政权真空,所以发生了国家解体。
    也就是说:是共产党内保守势力的愚蠢行为,葬送了国家。哪里是民主化的罪过呢?民主化是想消除官僚集团和人民包括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是一件很正确的作为,怎么能说民主化是罪魁祸首呢?是保守势力的倒退动作,导致矛盾激化,造成苏联政权的崩溃:这才是苏联崩溃的诱发原因。
    而苏联崩溃的根本原因,则是苏联官僚集团和人民包括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包括人民对统治集团的不满。
    而中国当今的情况正和当年的苏联情况一样,但是却比当时苏联的矛盾更加深刻和广泛,人民对特殊利益集团的不满也更大更强烈,也更难消除。
    当前中国工农、知识分子和特殊利益集团的矛盾比前苏联深;人民和特殊利益集团的矛盾也比前苏联深;左派、右派、工农等等,和特殊利益集团的矛盾都比前苏联深。而这一切矛盾之所以还没有爆发,是因为中国还没有象前苏联那样的保守势力开倒车一样的动作造成矛盾激化的情况发生,所以,暂时没有事情而已。
    这种没有事情并不是没有矛盾,也并不是没有张力,而是没有矛盾被激化。明白了么?
    许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包括政府都有:就是中国实际上充满着不安全的隐患,而这个隐患就是动乱。尽管这个危险已经被电视和报纸、电台、社会上的花花绿绿,被一派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所掩盖住了。
    然而这种繁荣和歌舞升平却是假象,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突然到来的一场暴风骤雨所摧毁。
    因为:中国目前的情形,同苏联解体前很相似,却矛盾更深更广更大,所以很危险。
    前苏联人民对政权的不满主要来自政权阻碍经济的发展,使人民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而苏联特殊利益集团和人民之间的利益争夺造成的矛盾比较次一级;而现在的中国却不同:人民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争夺是最主要的,因此人权、司法公正和民主就是争夺的焦点:这一点根本和前苏联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此,经济发展的缓慢对前苏联来讲也许是致命的因素,而在中国来讲则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对中国来讲经济的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各种矛盾的快速产生与大量的积累则是致命的因素了。
    而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极其雇佣的理论家们不但看不到这一层,还反过来在那里高喊衡量做一件事情正确与否、应该不应该去做的标准,“关键是看是否能更快的发展生产力”:这不是典型的南辕北辙么?中国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被弄糟的。
    在人民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是社会主要矛盾的情况下,中国的民族问题民族矛盾就退到很次要的地方去了。哪里是一些理论家所宣扬的:"中国实行民主必定民族分裂"呢?
    中国不消除人民、知识分子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深刻的矛盾,才会有发生民族分裂的危险呢,因为首先汉族内部就会动乱,接着民族问题就表现出来了:和当年的苏联一模一样。这才是中国问题的要害与关键。
    明白了吗?
    
    
    第四个判断:或者动乱或者民主化,是中国绕不过去的坎,中国走向民主是天意
    
    分析到这一步,忽然觉得和历史相比较,人类太渺小,而天地和历史太宏大。
    人有时候能够有所作为,有时候却又只好听天由命。
    按照历史的历来轨迹,人类社会总是要进步的:无论是战争、动乱、独裁、专制、军队、特务、宣传、金钱美女的引诱等等:这些统统无法阻止历史的进步。
    所以,这个世界上的奴隶制消失了,封建制也渐渐消失了。
    因此,我们回过头来再看:希特勒当年为什么不能成功?他难道有成功的可能么?
    满清皇帝为什么会被推翻?因为有了孙中山?如果没有孙中山,满清就能万世永享么?
    回溯历史,我们就会发现:历史好象总是要前进的;而阻挡历史前进和阻止社会进步,却几乎就办不到。这种办不到并不是阻挡一次也不成功,而是即使暂时的成功,也终究会最后失败的。
    民主,人权,政治文明,人民是社会的主人,这是中国共产党在和蒋介石政权斗争的时候就打出的旗帜,肯定是代表着正义的进步性质,所以,没落的旧政权倒台了。
    今天又如何呢?
    民主,人权、政治文明,人民要求参政议政,今天是不是已经过时了?
    很可惜的是,这些先进的东西今天仍然没有过时。
    更加需要提到的是,这些民主等的要求,正是今天中国工农和知识分子和中国特殊利益集团矛盾的症结所在。
    那么这种矛盾会以其他方式消解么?例如经济发达了,人们满足经济要求了?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那不合乎历来历史进步的规律。历史有自己的,看来有些"顽固"的执着。
    那么中国目前的情形,下一步会怎样呢?
    仍然要前进。
    怎样前进?
    民主化,政治走向文明进步。
    但如果有人就是要阻止这种趋势呢?
    谁也阻止不了。
    那么民主化不可避免了?
    是的。
    如果有人硬要去阻挡民主化趋势呢?
    那最终就要发生动乱,阻挡者最终还是必然落个失败的下场。
    你这么肯定?
    你去看看历史吧。历史上落后的力量最终都是要失败的:几乎是毫无例外的情况。
    所以你说:"或者动乱或者民主化,是中国绕不过去的坎"。
    是的。
    另外,根据各种迹象看来,中国走向民主是天意,天意难违。
    
    中国目前一切发生大变革的社会基础条件都具备了:
    社会内部的各种矛盾,可以说和历史上相比是矛盾最多最广泛的时期;
    人民觉醒和意识到应维护自己权益的广泛程度清醒程度,都是有史以来的最大时期;
    知识分子要求民主、要求人权、要求参与社会政治生活人数最多、最广泛、也是最持久的时期;
    历史上最腐败的时期;
    经济发展最快速的时期;
    公民受教育程度最广泛的时期;
    外部世界文明、世界各国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对中国影响最大的时期;
    世界各国对中国内部经济的、政治的影响力最大的时期;
    社会各种政治力量、各种思潮最容易联系也最容易联合起来的时期:这是科技发达造成的交通发达和通讯发达,以及交流方便与发达造成的。
    以上这一切,都在有力、有效的促使中国社会发生大的变革,几乎势不可挡,没有什么落后势力能阻挡住这种大变革的发生。
    谁能阻挡这种历史进步的趋势?何况又是民心所向、世界潮流所向?
    请仔细想想看?
    
    第五个判断:目前中国社会变革或行动的主导权,掌握在特殊利益集团手中
    
    作出这样的判断,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事实上掌控了中国社会的主要政治资源。
    特殊利益集团之所以能够保持住自己的特殊利益,是绝对和他们掌握了中国的主要政治资源有决定性的关系。
    特殊利益集团之所以特殊,就特殊在这个集团利用自己掌握的政治权力,来为自己捞取了大量的政治的、经济的特殊利益。
    而特殊利益集团和工农、和知识分子的矛盾之所以这么深这么大,也是由于这个集团利用自己掌握的政治资源拼命捞取各种利益分不开的。
    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特殊利益集团和工农、和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如果这一矛盾处理不好,则中国首先就会发生的是汉族内部的动乱,而不是因为民族问题的国家分裂。
    目前化解汉族社会内部危机的主动权,几乎全掌握在特殊利益集团手中,是特殊利益集团实际掌握着中国的一切大权。
    使中国滑入内乱与国家分裂的结局,如果将来成为事实的话,也是中国特殊利益集团选择的结果,是他们有意拒绝社会改革,拒绝与人民对话,拒绝一切向人民让出被他们霸占的利益与权力,却宁愿选择将中华民族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果发生那样的结局也是:由于特殊利益集团为了自身的私欲和私利,选择宁愿毁灭中华民族的代价,也要尽可能的维护已经到手的利益与权力,而不放弃一丁点儿。
    要化解特殊利益集团和人民、和知识分子的矛盾,其实质就是特殊利益集团让出一些被他们全部霸占的政治资源,即政治权利。这场矛盾的起因是利益分配的不合理:工农和知识分子要求参政、要求民主、要求反腐,其实质就是工农和知识分子要求获得一些权利——即获得政治利益。工农和知识分子也知道,其实政治权利不但是精神权利,而且也是经济权利:特殊利益集团不就是利用霸占的政治利益,强行为自己掠夺了大量的经济利益么?
    所以,所谓化解特殊利益集团和工农、和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其实质就是利益争夺:工农和知识分子要求获得起码的政治利益,而特殊利益集团却不愿意让出已经被他们霸占的所有政治利益,所以矛盾凸显出来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这场纠纷的起因是特殊利益集团强行霸占社会的大部分政治经济利益,造成了大量的尖锐的矛盾,所以化解纠纷不过是强行霸占者让出被自己霸占的东西而已。
    因此,目前中国社会变革或行动的主导权,掌握在特殊利益集团手中:在于特殊利益集团愿意还是不愿意让出被他们霸占的,原来应该属于人民包括知识分子所有权利的问题。
    
    
    
    
    第六个判断:目前解开中国社会死结的正确办法是政治协商与和解
    
    既然中国社会内部存在着很深的矛盾,那么这种矛盾一天不解决,中国社会就一天不会安定。社会实际上将长久处在一种紧张的对峙状态中,不知道哪一天冲突就会爆发,社会就陷入动乱之中。
    因此,矛盾必须解决。
    为避免社会动乱,然后民族也接着发生分裂,现在正确的行动应是走社会和解与对话协商的道路。特殊利益集团必须退让出一些政治经济利益给工农和知识分子,让人民真正成为主人之一。这样就不会发生汉族的内乱了;而汉族内部稳定了,则民族问题就不具有危险性了:中国就不会发生内战与分裂了,当然也不会发生动乱了。
    而特殊利益集团由于在关系国家前途问题上作出了有利于人民的选择,则人民自然应该照顾他们的一些基本利益,例如不彻底追究他们的某些责任,对他们之中的少数人进行政治特赦,并保留他们的一些政治经济利益等等。
    这种结果当然不会令各方面都满意:人民不会满意;特殊利益集团也不会满意。
    然而这是互相妥协与互相退让的结果,而且是最佳的(从民族前途与民族利益等角度来讲)选择。因为对各方来讲选择妥协比选择对抗到底直至动乱和分裂对各方为好。
    因此,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为了中华民族不会陷入内战与分裂,请中国特殊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与中国人民和各种政治力量进行和解。这差不多也是你们唯一可选择的道路,也是有利于你们,有利于中华民族的道路。
    实际上,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在今天已经有些风雨飘摇的情况下,还能有从容选择自己退路的机会,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历史上多少统治者曾经在大厦将倾之际,千呼万唤的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呢?
    现在选择走这种道路的决定权在你们手中。如果特殊利益集团极其代表人物选择这一符合大多数人民利益的道路,走让人民当家作主的道路,那么他们就是将功补过,为中华民族立下了大功,人民自然会选择缓和的对待方式,这其实也是特殊利益集团现实的最佳选择了。
    如果特殊利益集团拒绝和解,继续选择走独霸政治经济大权,而拒绝走让人民当家作主的道路,直至矛盾爆发,中国陷入动乱,那么下场是什么,不说也能知道个几分吧?
    
    第七个判断:走政治和解与协商民主化的道路中国不会发生动乱
    
    民主化必然带来动乱么?这是许多人最担心的。他们拿前苏联作为案例来参照。
    化解这一疑问,我们应该指出:
    前苏联事件的关键一点并不是民主化,而是这种民主化的中途发生保守派的政变冲击,造成国家暂时缺乏统一有效的行政力量,即等同于无政府状态造成的。
    中国如果搞民主化,只要保持一条:经过各政治势力和政府的协商,大家共同形成一致意见:在中国社会民主化的过程中,各政治势力包括人民皆一致支持大家协商形成的共同民主化纲领,并授予政府足够的处置破坏民主化实施事件的权力,则全国就处于团结一致的状态,根本就不会发生前苏联那样的无政府状态,大乱子根本就不会发生:因为大乱子必定是由重要政治势力背后运作的,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所有重要的政治势力已经是社会民主化的主导者,社会已经采纳了他们的意见,他们没有必要用其他方式表达他们的意见了。而且,在大多数政治势力已经能够公开、合法的表达自己意见和要求,且这种要求已经各政治势力、政府、人民共同协商讨论的情况下处置,他们为什么还要通过其他的激烈方式表达呢?
    如果在全国协商过程中大多数政治势力不同意他们的要求的情况下,那么即使他们采取激烈的其他方式也必定遭到大多数政治势力的反对。在这种广泛遭到各政治势力,包括人民的反对的情况下,任何作乱都不会有效果,也不会成功。
    如此一来,中国还怕什么呢?
    因此,只要保证全国协商是真诚的、认真的、比较充分的,那么中国的民主化不但不会出错,而且一旦进入协商,则必定会产生稳定社会、稳定政局的效果;而随着协商的深入与进展,随着协商结果的实施,则中国的政局就会愈来愈稳定,而且也不容易逆转了。
    前苏联失败的关键是:他们的民主化缺乏全国各个政治势力的统一协商参与,缺乏一个被广泛支持的方案;而中国的民主化则首先是由全国各个政治势力和人民的广泛协商与参与,在一个有广泛支持的机构,和一个广泛支持方案的情况下进行的:首先各种政治势力和广大人民群众就是民主化的主导者而不是旁观者:这是与前苏联的重大区别。
    前苏联的民主化,各种政治势力和人民都是旁观者,是被动的力量:所以他们没有责任感觉,容易出乱子。
    而中国的民主化,在实施之前,实质上已经把主导大权(仅仅是变革大权,而不是政权的其他大权如法制..
    第七个判断:走政治和解与协商民主化的道路中国不会发生动乱
    
    民主化必然带来动乱么?这是许多人最担心的。他们拿前苏联作为案例来参照。
    化解这一疑问,我们应该指出:
    前苏联事件的关键一点并不是民主化,而是这种民主化的中途发生保守派的政变冲击,造成国家暂时缺乏统一有效的行政力量,即等同于无政府状态造成的。
    中国如果搞民主化,只要保持一条:经过各政治势力和政府的协商,大家共同形成一致意见:在中国社会民主化的过程中,各政治势力包括人民皆一致支持大家协商形成的共同民主化纲领,并授予政府足够的处置破坏民主化实施事件的权力,则全国就处于团结一致的状态,根本就不会发生前苏联那样的无政府状态,大乱子根本就不会发生:因为大乱子必定是由重要政治势力背后运作的,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所有重要的政治势力已经是社会民主化的主导者,社会已经采纳了他们的意见,他们没有必要用其他方式表达他们的意见了。而且,在大多数政治势力已经能够公开、合法的表达自己意见和要求,且这种要求已经各政治势力、政府、人民共同协商讨论的情况下处置,他们为什么还要通过其他的激烈方式表达呢?
    如果在全国协商过程中大多数政治势力不同意他们的要求的情况下,那么即使他们采取激烈的其他方式也必定遭到大多数政治势力的反对。在这种广泛遭到各政治势力,包括人民的反对的情况下,任何作乱都不会有效果,也不会成功。
    如此一来,中国还怕什么呢?
    因此,只要保证全国协商是真诚的、认真的、比较充分的,那么中国的民主化不但不会出错,而且一旦进入协商,则必定会产生稳定社会、稳定政局的效果;而随着协商的深入与进展,随着协商结果的实施,则中国的政局就会愈来愈稳定,而且也不容易逆转了。
    前苏联失败的关键是:他们的民主化缺乏全国各个政治势力的统一协商参与,缺乏一个被广泛支持的方案;而中国的民主化则首先是由全国各个政治势力和人民的广泛协商与参与,在一个有广泛支持的机构,和一个广泛支持方案的情况下进行的:首先各种政治势力和广大人民群众就是民主化的主导者而不是旁观者:这是与前苏联的重大区别。
    前苏联的民主化,各种政治势力和人民都是旁观者,是被动的力量:所以他们没有责任感觉,容易出乱子。
    而中国的民主化,在实施之前,实质上已经把主导大权(仅仅是变革大权,而不是政权的其他大权如法制、公安、国防、行政、经济、等等)交给了全体政治势力和人民。因此这样的民主化根本就不会发生失序和无政府状态,反而是使各派政治势力和人民都全力支持政府,使政府的力量变得真正强大:政府的各种重要行动都会得到人民和各个政治势力的广泛支持。
    分析到这里,可以看出要点来了:
    中国不会因为实施了民主化而发生民族分裂与动乱、内战;反而是如果不实施民主化,更可能造成内乱与民族分裂、内战。
    实行了民主化之后,中国社会内部将变得团结与和谐,中国也将因此而变得强大与稳定;至于少数地区的分裂势力,当他们面对一个民主的,受到人民广泛支持的强大政权的时候,他们还能有什么作为呢?美国的一个州闹独立,而大多数人民不同意,这个州能够成功么?这里的道理不是明摆着的么?当大多数人民反对分裂的时候,即使民主社会的人民也会授予政府足够的处置分裂的权力,这个时候少数人的分裂能够成功么?想想看?
    因此,民主化的中国不会发生分裂势力的成功。
    另外,民主化之后的中国,台海两岸的问题也变得相对简单得多了,也就比较容易解决了。这样一来,困扰中华民族安全的所有“心腹之患”,几乎都被化解掉了。
    因此,民主化是中华民族再次强盛起来的一大法宝,这几乎是没有疑问的。
    而不实施民主化,则极有可能步前苏联的后尘:分裂势力就恰逢千年不遇的成功好时机了。这不仅仅是理论,而已经是发生过的事实了。
    现在中国国内外问题的关键,就看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是不是愿意放弃独自霸占中国社会主要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这一特权,而走真正让人民当家作主,这一有利于民族,也真正有利于他们自己的正确道路了。
    因此,中华民族现在又走到了一次极端重大的历史关口;何去何从,就看特殊利益集团代表人物的选择了。
    
    
    
    第八个判断:特殊利益集团是泥塑巨人
    
    
    中国特殊利益集团现在外表看起来力量似乎很强大,然而这仅仅是一种假象。
    因为他们极不得民心,社会上真正支持他们的人极少极少。
    左派也好,右派也好,工农也好,知识分子也好,普通士兵也好,普通教师也好,几乎都很反感他们。
    面对觉醒了的工农大众、普通士兵、和知识分子,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可以说是极其孤立的人群。
    这就非常危险,真正的危险。
    而这个危险的要害是因为他们对抗正义与进步,造成彻底失去了民心。
    可以说他们是危如累卵。
    在这种极其危险的状况下,他们采取了高喊许多,内容看起来"有些合理"的政治的、意识形态的、经济的等等口号,来向人民昭示、宣传、暗示他们的“正义性”和"合理性"。
    这些口号,在没有突发事件刺激人们苏醒,人们只在若有所思的情形下,也是没有人认真去和他们争辩的。
    所以,这些口号起到了,暂时在表面上的,一种表示现行社会是有合法性的表象。
    这层表象是一层假象,虽然很薄很薄,也极其脆弱,人们只要稍稍一想就会明白;但当大家都不说出真相的情况下,明明都看到了皇帝没穿衣裳,但依然看着骗子在那里夸口说皇帝身上的衣裳是如何如何的漂亮,而都不作声。
    由于实际上的这种情况,所以特殊利益集团表面上的力量强大,其实是一种假象。
    同样的假象在当年的罗马尼亚也出现过,但后来这层假象竟被一阵"嘘"声捅破,终于暴露了真容。可见这层假象是多么的脆弱,多么不堪一击。
    他们就象是一个泥塑的巨人,虽然是庞然大物,看似一伟丈夫也,可是却是假的,并没有实质性内涵,一场暴风骤雨就能使它轰然倒下来了。
    对于这一点其实他们自己心里也有感觉,他们自己也会隐隐约约的感到什么的。只是他们自己不愿意去多想而已。他们如果真的去认真想想的话,就会愈想愈害怕。
    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极其代表人物,是最爱讲假话的一群人。即使他们自己关起门来议论事情和召开会议的时候,也是张口人民利益,闭口人民安危的,而且从上到下全是这样。假话说得好,说得象真话,甚至也是官位升迁的不成文的规定呢。所以在大大小小的公开的和秘密的会议上,他们都会信誓旦旦,把口号喊得震天价响,把誓言下得能令人肃然起敬。
    这样,他们就给外人——更加重要的是给他们自己——造成了一种假象:让人们、和让他们自己以为他们这个集团真的是“军民团结如一人”,力量真是强大,真是“公器可用”呢。
    可是,这个强大的表象却是假的,“公器可用”也是假的。是他们用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假话装扮起来的:不可能经得起事实的考验。这对他们来讲是具有双重的危险。
    不过,假话讲得能让说假话的人自己都相信了,自己都以为是真话了,不能不算是一种境界。
    但是假话终究是假话;当关键时候说假话的人暴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泥塑巨人就会轰然一声倒下去的。
    我们再来看看前苏联的情况。
    前苏联的政权强大是有目共睹的,美国和北约集团,也曾经奈何不了苏联如何。
    苏共更是有辉煌的历史,人们爱用几千万人的大党来恭维苏联共产党。这个几千万的大党曾经铁一般的统治着苏联,人们以为它似乎是不可战胜的了。
    "可是,一夜之间几千万的苏共却不知道到那里去了。当苏共被解体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党员象中国改朝换代的遗老们那样如丧考妣。就连苏共大姥们解散后轻松走出盘踞多年的办公大楼,看到迎面而来的人群,还以为是党的追随者。可是,当他们向民众告别的时候,回应他们的是满脸的唾沫和不绝的笑骂声。"
    1991年几个共产党保守人物发动了政变,可是几千万党员并没有起来支持。军队历来是在党所领导下的,可是这时的军队并不听从党的号召,将军和士兵们纷纷倒戈,坚决站在"反党"分子的队伍中去了,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8月解散苏共,人民并没起来保卫苏共。苏共的各级党组织跟决堤后的大坝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军队倒戈。就连苏共各级党委被查封的时候,不仅顽固的老布尔什维克也没有起来捍卫,而且更多的党员加入了苏共的掘墓人行列。"
    这是为什么?
    苏联共产党极其政权不是非常强大么?不是有几千万成员的大党么?苏联的官僚阶层和官僚机关不是很强大,不也是一直运行很正常么?怎么一夜之间就崩溃了呢?
    这就是民心所向的威力:失民心者失天下也。
    苏共垮台前不可谓不强大,历来的报纸上、电视上、共产党中央会议上的铿锵话语不能说不豪迈:“伟大的苏联共产党是列宁缔造的党”、“一切为了人民的利益”、“全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一致支持苏共中央的会议决定”、“代表们反响热烈,对苏共中央多年的巨大工作成就报以热烈的掌声”、“工人和农民兄弟自发的走向广场,欢呼苏维埃取得的辉煌建设成就”、“欢呼苏共中央的最新会议公报”、“坚决拥护某某当选苏共中央书记”、“伟大,光荣,团结的苏联共产党万岁”、“人民支持你们”、“具有光荣传统的铁一般的苏联军队,是苏维埃政权的可以信赖的保护者”••••••
    这些豪言壮语不可谓不“真诚”,不可谓不“底气十足”,不可谓不“家喻户晓”,可事实上的效果是如何呢?大家不是已经看到了么?
    如果现在我们说:当年的苏共和苏联的官僚集团都是泥塑的巨人,你大概没有什么意见吧?
    就是这样的。
    看事情不能仅观察表象,而是应该分析内里。
    中国当前的特殊利益集团表面上也力量强大,然而这也仅仅是假象:中国社会工农和知识分子与特殊利益集团的矛盾比前苏联的类似矛盾更加深广,中国特殊利益集团比苏共在社会上更加不得人心:他们怎么可能比前苏共政权更有力量呢?
    任何政权能不能稳得住,关键还是看民心。关键还是看:他们现在失去了民心没有?
    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现在怎么样呢?他们在中国失去了民心没有呢?
    这大概不用谁来回答了,他们自己也没有什么悬念了吧?
    需要告诉中国特殊利益集团的是:如果你们想继续保持你们的特殊利益不放松,继续对人民实行高压统治的话,那么你们就继续坚持原来的政策,继续实行专制独裁,而拒绝协商和民主化;如果你们仅仅只考虑你们自己小集团的私利,仅仅考虑你们个人的荣辱进退,而不惜把中华民族推向万丈深渊的话,你们就继续维持专制独裁,而拒绝协商与民主化。但你们的所作所为,最后都要你们自己承担全部责任。
    
    
    
    第九个判断:历来中国许多人认为的,中国实行民主化会分裂和内战的观点不成立
    
    现在应该总结一下了。
    中国过去有许多人认为,中国实行民主化很有可能会民族分裂,发生内战和动乱。特殊利益集团和其代表人物,也动辄拿这一点来吓唬中国人民。
    然而现在经过我们仔细的分析,这实在是本末倒置的推理:如果发生民族分裂与内战,也只能是随后的事情,因为先要发生的是汉族自己的内乱,而这种内乱和前苏联的情况一样,是由于特殊利益集团和人民之间的矛盾造成的,是由于这一主要矛盾上升和激化造成的。
    如果特殊利益集团能够向人民的合理政治要求让步,不再拒绝人民的参政与民主要求,那么中国的政局就会因为社会重大矛盾的消除而变得异常稳定,政权变得稳固起来,民族分裂的问题就根本无法浮现出来了。
    因此:
    中国不会因为实行了民主制度而发生民族分裂与内战、内乱;反而是如果不实行民主制度,更会造成分裂与内战、内乱。
    实行了民主制度之后,中国社会内部将变得团结与和谐,中国因此也变得强大与稳定;而不实行民主制度,则必将步前苏联的后尘:因为历史总是要前进的,古往今来都是这样,过去的人类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了这一规律。难道今天的中国特殊,已经特殊到不再受历史规律的规范了么?
    中国目前是有比前苏联好的地方:经济发展了,一部分人富裕起来了,使这些受益的人们比较满意;但虽然这一部分人满意了,而更多的人却更加不满意起来:这种对比加深,激化了矛盾。两厢比较,中国经济的发展并没有减少社会的矛盾,反而是增加了。这样看来经济的发展并没有使情况好转,也没有使社会更稳定一些:情况反而更坏了。这难道不是事实么?
    那种期望经济的发展能使政权变得稳固与强大的初衷,现在看来是彻底失败的了。
    我们已经分析过:苏联的崩溃主要是因为人民对经济落后的不满,次要的是由于人民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矛盾,更次要的才是民族矛盾;而在中国,现在的主要矛盾第一就是人民、知识分子和特殊利益集团之间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争夺,次要的是民族矛盾,至于经济,矛盾则是分配的不公平的问题,是各地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而根本就不是什么经济落后的问题了:这种情况和苏联完全不一样。
    因此,经济的发展不再是使人民满意和使政权巩固的法宝,甚至反而是使人民更加不满的原因。这样一来,经济的发展,并不能使政权获得更多的拥护。
    而映衬着的,对比着的,则是只有政治的发展即政治文明的进步,才是能使中国政权获得广泛拥护的事实。
    明白了么?
    所以,"中国特色"再特殊,也无法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还是要受历史规律约束的。
    因此:中国不会因为实行民主化而发生民族分裂与内战、内乱;
    倒是不实行民主化,中国真正是很危险的。
    
    第十个判断:特殊利益集团以前也不明白我们分析的这一切
    
    特殊利益集团中的某些代表人物,是具有双重性的。
    一方面他们代表特殊利益集团自身的利益,另一方面也良心未泯,也真实的为人民的一些利益着想,其所作所为也有为民族、为人民考虑的因素。这在特殊利益集团之中也算是一种代表性的人物吧。
    这种人物由于过去并不明白中国如果有序的、协商对话的民主化并不会造成内乱分裂,所以对中国的民主化一直抱着抵制的态度:因为他们真的认为民主化会造成民族分裂,发生内战,就象前苏联一样。
    这种认为专制合理的思想,这种认为专制符合中国国情的观点,使他们认为自己坚持的是正义,是符合人民利益的,也使他们更加顽固的认为自己是在从事一项正义的事业。
    这是属于一种认识不清的情况,这种认识不清楚的情况,在中国的许多知识分子中间也比较普遍。
    也就是说,实际上中国特殊利益集团自己也闹不明白这许多事情的前因后果,特殊利益集团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也无法得到正确的认识。他们雇佣的那些理论家们也一样闹不明白。
    这是什么原因呢?
    这是因为: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内部和他们雇佣的文人之中,其实缺乏一种具有远见卓识的通达之人物,那种头脑聪颖,善于洞察事物之深层事理真相的人物。他们和他们雇佣的文人,又缺乏真正的公心,而被到手的利益蒙蔽了:这样一来,他们就更加看不清楚事情的真正象状了。而在看不清楚事情真实象状的情况下,他们只是尽可能的为自己辩护,特别是为自己的现行政策辩护,这就是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目前的真实状况。
    具有远见卓识的通达之人物实际上是极少有的。
    过去中国共产党内的陈云,在分析经济问题时就很通达,少有的通达。毛泽东都很少能够做到通达,尽管许多人把毛泽东当神看,实际上毛泽东远不如陈云通达。
    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现在完全以自己的力量主导政治体制改革,进行民主化已经不可能:他们没有如此作为的许多基础条件了,仔细想想就会明白的。所以我们才在这里指出:协商民主化是唯一可行的道路了。而中国的知识分子有许多人还在那里幻想:以为有朝一日早晨醒来,中国就会突然宣布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了。而实际上这种可能是再也没有了。
    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过去他们一直存在着一种担心:就是民主化会一发不可收拾,一放就乱,再也收不回来了。会失去控制,后果不可预料,很可能出现内乱内战,分裂,象前苏联那样,甚至还不如前苏联的结局。这是典型的理论分析能力太欠缺造成的模糊恐怖症。
    过去,他们也许借助邓小平作为他们的理论大脑。可是邓小平的大脑是远远不够的,因为邓小平毕竟缺乏哲学的、理论的长期磨练,邓小平实际上根本就缺乏大理论家的素养。邓小平只是一个喜爱思考问题的领导人物而已,他只是有自己的很多思考,比许多领导思考的多很多。邓小平当然是一个理论家,但并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理论家,如此而已。
    宣昶玮对邓小平的这一评价,邓小平在世的时候他是知道的。
    由于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历来太缺乏大理论家,结果造成他们的短视和模糊认识,最后导致错过了原本很好的民主化时机,以至于弄成现在这个烂摊子,再也无法逆转了。
    他们明明不想让中国实行民主化,而又要欺骗中国人民,于是只好一个劲的空许愿,什么二十年后民主化,四十年后民主化的,以此来安抚天下人的心,可实际上这一招并不起什么作用。
    当然,他们也知道他们自己和自己雇佣的学者们不具有处理分析复杂社会问题的大能力,已经尝试从民间思想家之中寻求智慧了。宣昶玮的一个朋友,可能已经参与了这样一类的事情。虽然他们现在只是羞羞答答的开始做,但毕竟已经有了这样的意愿,再也不摆权威的臭架子了。这总是一件好现象。
    
    
    雇佣的理论界不足以担当大任,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而民间则一直受到压制。
    我观察过个别民间理论人物,认真的注意过这些人,发现这些人有时候看问题竟然比平常人更加片面,已经片面到可笑的程度上了,然而他自己还不知道。
    民间人士的真实情况,需大家仔细观察。
    当年毛泽东写过《论持久战》,人们认为分析的对,是少有的通达认识。但现在中国的社会问题,却比当年抗日战争问题要复杂许多倍,即使毛泽东在世,他也无能为力的:我们说过,毛泽东的通达还不如陈云。
    宣昶玮是说过一些大话的。例如曾在一篇批判儒家的文章中,自比认识能力和洞见事物真相的能力,超过圣人孔子,可谓语出惊人了。惹的儒门信徒一百个不高兴,但却无可奈何。
    今在中国社会问题上,发此一番言论,实在是出于公心与仁心:凡真中国人者,有谁愿意看到社会再次陷入动乱与兵荒马乱呢?
    因此,在关系民族前途人民安危的大问题上,一个负责任的知识分子应该采取当仁不让,挺身而出的态度,而不是违心的,假惺惺的装什么谦虚。
    我为了宣传自己的思想,以利天下众生,不得已已经相当张狂过了;今在此关乎天下人民生死存亡的天大问题上,岂能假惺惺的"谦虚"起来了?
    如果我分析的不对,任凭全国人士奚落和批评。批评的有理,我视为吾师,求之不得呢。
    请天下人明鉴。
    
    中华思想家世界联盟 宣昶玮
    于2009年2月26日
    
    
    宣昶玮文章:http://mj.thinkersoftware.com/forum/thread.php?fid=28
    http://blog.sina.com.cn/u/1251009537
    http://blog.sina.com.cn/gmddcjz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宣昶玮 朱合益:2008道德促进宣言
  • 宣昶玮致天涯网的公开信
  • 宣昶玮致天涯网的公开信
  • 宣昶玮:温总理亲自打伞与说《论语》的于丹
  • 伟大的中国人民是极幼稚与太不成熟的人民/ 宣昶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