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悼念「六四」與政治表態/嚴櫻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6日 转载)
    
    悼念「六四」與政治表態
     (博讯 boxun.com)

    嚴櫻 自由撰稿人
    
    民建聯創黨主席出席大學活動時,說「六四」出兵鎮壓雖然有錯,但他個人既不會向中共爭取平反「六四」,亦不屑有人將悼念當成政治表態。
    「六四」事件,是國殤,是當權者欠下廣大人民的一筆血債。它是國人不能磨滅的疤痕,卻是獨裁者體內暫時蟄伏的腫瘤。當國人無法訴諸法理及言論去批判、譴責、控告政府的罪行時,集體悼念就成為唯一可以釋放集體悲痛、撫平民族傷口的方式。
    曾主席的話,政治姿態是洪水猛獸。但究竟甚麼是政治姿態?人民又為甚麼不可擺出政治姿態?若然悼念「六四」是政治姿態,反對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何嘗不是政治姿態?當中究竟有沒有準則釐定孰是孰非?倘若跟政權對幹要不得,難道十.一國慶的機械式普天同慶,方是稱心如意的政治姿態?
    在一個民主社會,政治姿態等同表達意見,是基本人權之一。悼念「六四」,是遙念被暴權屠戮的人民,其本質大大超逾任何政治理念的延伸──它是對公義、人權及尊嚴的肯定,又是對暴力、欺壓、獨裁的控訴。這兩者同是現代人一致推崇之價值。不論是中國人與否,只要生而為人,對「六四」死傷無不扼腕,對瘋狂的鎮壓無不切齒。這不但是政見的彰顯,更是人類基本良知的體現。
    所謂悼念「淪為政治姿態」,根本就是當權者作賊心虛,亂扣帽子。在當權者眼,集體悼念是一種對絕對權力的沉默反抗,是一項有組織有預謀的大揭瘡疤,試圖煽動悲情去威脅、抗衡、反制政府。要根除這個隨時復發擴散的隱性腫瘤,獨裁者絕不手軟,重藥化療雙管齊下,寧可自傷和氣,都不願被腫瘤拖垮至死。政權越虛怯,就越病急亂投醫,驚得天昏地亂,早就顧不了道理面子──只要殺得死癌細胞,那怕要壓抑、甚至清除健康的一群?
    曾主席承認「六四」是錯,這又何嘗不是政治表態?他為何樂見人人侷處一隅暗自垂淚,卻不願群眾同心舉燭哀悼?歸根究柢,都不過是「龍顏大怒」四字。但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主席不願違背主流,先是承認主子犯錯,轉頭卻以種種所謂「真相仍然成疑」等藉口為主子開脫,同時表忠。他那番「承認主子有犯錯,卻不曉得、亦說不出錯在何處」之「滑頭邏輯」,簡直就是將「六四」等同為南宋抗金名將岳飛的「莫須有」。不是變相幫主子喊,又是甚麼?
    平反「六四」,不但是香港人的心結。爭取平反一群,有默默耕耘的小眾,以及黯然沉默的大眾。強求兇手自願平反自己所犯的罪案,本來就夠荒謬絕倫;但身處一個不容譴責、控告政權的國度,溫純如羊的百姓只能寄望當權者良知未泯,會有日恍然大悟,承認過失。奈何,就算人民願意寬容,政權卻不肯屈服:因為極權的真諦,在於它毋須反省,亦不願反省自身的行為。承認一次,妥協一次,隨時點起政權身上的其他藥引,炸得它灰飛煙滅。它當然可以靠經濟利益,小心翼翼地進行拆彈工作;但這邊拆了一個,那邊廂又綁上了十個,拆得了上身,下身又纏多一大綑藥引,只能苟延殘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