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时代:一部大折腾的历史——支持胡星斗(之四)/岩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6日 转载)
    胡星斗更多文章请看胡星斗专栏
    
     毛时代:一部大折腾的历史 (博讯 boxun.com)

    ——支持胡星斗(之四)
    岩石
    
    清静为,天下正。
    ——老子
    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 (笔者注:“一夫”者,国贼独夫也。)
    ——孟子
    
    
    对于毛泽东历来都有重新评价的讨论。邓小平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五日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说:“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是违心地接受的。历史是我们走过来的,不能颠倒,不能改变。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谭震林、陆定一说了: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当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做出全面评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着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的一生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着意见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做出纠正,是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
    邓小平讲话之后,总书记江泽民在会上提出,对邓小平同志这一谈话纪要及其他同志的发言纪要,作为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通过的议题存案,会上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胡锦涛总书记2004年7月与要求重新评价毛的前人大委员长万里谈话时说:“当年中央政治局和邓小平同志的意见、决议是存在的,我个人是理解的,迟早要解决好的。这是建国后很主要的政治问题、党的组织问题。我们这一代人或许能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处理好。”
    最近,总书记胡锦涛郑重宣布“不折腾”,标志着中共中央执政团队要与惯于折腾的毛时代进行彻底的切割,实在令人欢欣鼓舞。国人不能不回首毛时代,不能不清算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大折腾的历史。
    一、无休无止的大折腾
    (一)、抗美援朝
    根据已经解密的苏联档案,国人得知了“抗美援朝”的真相。原来,此乃老谋深算的斯大林一手策划的一大阴谋。当时冷战格局已经形成,革命导师指示金日成挥戈南下引爆朝鲜半岛战火,继而促成中美交战,并且迟迟不愿停火,为的是削弱美国的实力,为苏联东欧的发展创造一个良机。其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几乎全部反对中国出兵。可是,毛泽东建国之前已经为新中国制定了“一边倒”的外交方针。既然上了贼船,寄人篱下,便不得不仰人鼻息俯首帖耳,不得不听凭主子调遣惟命是从。于是,毛一个人做主,让几十万中国人丧生;于是,中国为朝鲜背上了沉重的外债包袱;于是,中国共产党失去了攻占台湾的大好时机;于是,中国孤身与联合国对抗自外于世界大家庭,受到了长期严厉的经济封锁,为自己的发展制造了重重障碍。
    (二)、建国初期的政治运动
    建国初期,党内也有一批正直之士——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就是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周惠、田家英、李锐也都是响当当的楷模,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云、彭真为了纠正极左和残酷斗争的做法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千方百计与毛周旋。可是,在毛泽东独断专行、暴戾恣睢、不容异见的情况下,各场运动如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思想改造、三反五反等即使出现了严重过火、草菅人命的情况,其他中央领导也无力纠正无法无天的现实,他们只能不断地强调依法巩固政权、依法施政。毛自己说过:“我们在肃反中,也曾经并且常常把好人当坏人去整,把本来不是反革命,怀疑他是反革命去斗,有没有呢?有的,从前有,现在也有。杀错了的人,有没有呢?也有的。大肃反的时候,1950、1951、1952年,那三年也有的。杀土豪劣绅,在五类、反革命里面也有。……有没有过火的呢?有……,我们采取的是群众肃反路线,这个路线当然也有它的毛病。”
    二战以后,地球进入了空前的文明时期。1948年联合国庄重发布《人权宣言》,“人权”被确定为全人类的最高价值观。人权至高无上,即使千有理万有理,无视人权践踏人权,就是毫无道理。而且,明知不可而为之,就是公然犯罪——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政权,拥有强大的军队和强大的司法武器,为什么不依法巩固政权、依法施政?
    (三)、由斯大林式假民主转为毛泽东一人独揽大权
    解密的苏联档案显示,中国国共内战后期,毛泽东曾设想夺得政权以后,单独组成政府。斯大林则认为应该吸纳其他党派,以显示民主。主子令下,毛言听计从,立即改变己见遵旨而行。于是,新中国成立后,组成了一届所谓的民主联合政府。但实权都掌握在各部委党组手里。1951年初,总理周恩来为了协调各部、委之间的关系,集思广益,共商政务大事,呈报中共中央书记处,提请成立政务院总党组干事会。刘少奇上报毛泽东审阅划圈后,签发中共中央文件批准政务院的报告。可是,两年后平地起风波。1953年元旦下午,毛泽东召集中共最高层官员到丰泽园聚会,在喜气洋洋的茶会上,他开口道:“茶叙主人先说两句开场白。开门见山,就从政务院的什么总党组干事会说起……”刘少奇赶紧陈述了一遍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时,毛陡然拉下了脸,“本人是划过圈圈,至今认账。可是少奇、恩来二位,对于你们搞的这个机构,下面意见很大,反应很不好啊。有的甚至质疑,在党中央内部,党内组党,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在向党中央闹独立?搞分庭抗礼?……”一席话,将周恩来打下了冰窟之中。随即,总党组干事会撤销。
    1953年3月10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加强中央人民政府各系统各部门向中央请示报告制度及加强中央对政府工作领导的决定》。强调:为了使政府工作避免脱离党中央领导的危险,今后政府工作一切主要和重要的方针、政策、计划和重大事项,必须经过党中央的讨论和决定或批准。并且将政务院工作分成了计划、政法、财经、外交、文教几个方面。各方面的领导干部直接向党中央汇报、请示。总理只负责外交工作。从而,毛泽东集党政军各方面的大权于一身,彻底架空了周恩来。
    (四)、社会主义革命
    新中国建立之前,中共中央高层已经达成了共识:建国以后,要维护一个较长时期的新民主主义社会的秩序,以进行经济建设。毛泽东、刘少奇等人都认为,新民主主义阶段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阶段。至少需要15年、20年或者更长一些时间。然而,建国不久,毛泽东便自食其言改变了主张。
    1951年春,中共山西省委(省委书记赖若愚)提出“把老区互助组织提高一步”向集体化发展。刘少奇和中共中央华北局(书记薄一波、刘澜涛)坚持既定方针,指出这种做法违反党在新民主主义时期的政策,是错误的。从而引发了一场争论。但毛泽东明确表示支持山西省委的意见,拉开了中国农业社会主义的序幕。
    1953年2月,成立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任命邓子恢为部长。随即,毛泽东便发动了轰轰烈烈的农业集体化运动。但是,在运动进展速度上,二人很快就发生了严重分歧。毛一再扇风鼓劲,促使快速发展。邓则不断地纠左,反对急躁冒进,他认为必须尊重群众的意愿,操之过急会伤害农民利益。毛和邓之间先后爆发了五次激烈的争论。毛多次严厉批评邓子恢右倾。现在对照科学社会主义学说看来,在一个经济极其落后的国度里实行社会主义完全违背马克思主义原理。对此,马克思、恩格斯早有预见,斥之为“普遍的粗陋的平均主义……就其内容来说必然是反动的”(《共产党宣言》第三部分,在“批判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小标题之下)。
    中国农民被农业集体化剥夺了刚刚到手的土地所有权和支配权,重新沦为土地的奴隶,开始了在国家(通过统购统销和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制度)和大量农村干部双重剥削下贫穷而悲惨的生活。
    (五)、反胡风及肃反运动
    后毛泽东时代,随着胡风、潘汉年、杨帆事件的平反,已经证明,毛泽东因他们而发动的肃反运动也是完全错误的。反胡风运动,共触及130万无辜之人,重点批斗2100余人,逮捕92人,隔离62人,停职反省73人。1954年10月13日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毛泽东说:“反革命5年抓150万人。全国在220万人中查出11万反革命分子,还有5万多重大嫌疑分子。”1956年12月8日在工商联座谈会上,他说:“去年潘汉年、胡风事件以来,审查400多万人,搞出了26万嫌疑分子,查出确实隐藏的3800人。其余的,宣布无罪,搞错了。今年又布置了XXX万人的清理,还剩下400万人要清理。”
    
    (六)、反右派运动
    1956年,苏共中央清算斯大林实行暴政的罪恶,从而在社会主义阵营掀起了汹涌澎湃的民主运动,中国国内罢工罢课退社风波也彼落此起,动荡不止。一时,猝不及防惊慌失措没有理论准备的毛泽东不得不暂且退避三舍。于是,中共八大做出了反对个人崇拜等一些比较正确的决议。无疑,这是对毛泽东独裁统治地位的巨大冲击。此后,经过深思熟虑,他精心设计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宏大阴谋,以共产党开展整风运动为由,热诚邀请党外知识分子提意见。然后,及时扭转风向开展反右派运动,将中华民族一代精英几乎一网打尽,使50多万~100多万文化人沦为社会贱民,长达22年受尽屈辱和苦难。
    (七)、反“反冒进”和拔白旗运动
    斯大林死后,忍屈受辱当了十几年傀儡皇帝的毛泽东终于熬到了头。由于刚愎自用目空一切,自然萌生了想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头头乃至世界首领的狂妄野心。但国家实力不济又使他壮志难酬。这时,易于激情燃烧的个性使他常常歇斯底里地冲动和无边无际地妄想。因此,在社会主义革命一味求快的同时,也要求社会主义建设以速度为灵魂。显然,犯了经济学大忌。
    本来,1953年以来,在苏联帮助下,中国工业增长速度连续几年高达18%,已经偏快。但毛泽东仍不满足,1956年1月下旬提出:“美国那点东西,1亿吨钢,几百个氢弹,算不得什么,中国要超过他。”2月中旬又说:“我们工业的发展速度不应该被苏联前几个五年计划所束缚,我们的建设可以超过苏联。”为了迎合独裁者的意志,1956年的经济发展指标一再拔高,速度不断加快,投资需求不断膨胀,当年的基本建设投资后来追加到180~200亿元。因此,造成了财政紧张,原材料供应严重不足,从而酿成了1956年的全面经济危机。
    为了挽救国家的灾难,稳重的实干家周恩来、陈云在刘少奇支持下反对冒进压低指标紧缩开支,最后使局势稳定了下来。然而,毛泽东不但不感激,反而恼羞成怒。通过反右派运动巩固垄断地位之后,他便立即进行秋后算账,大力批判“反冒进”,并进而在全党下层开展拔白旗运动。政治高压加上毛泽东“解放思想破除迷信科学”的鼓动,终于促成一场前无古人荒诞不经的更大“经济冒进”降临中华大地。
    (八)、轰轰烈烈制造大灾大难的大跃进运动
    集权政体下的假社会主义公有制制度的建立,使毛泽东在垄断政治垄断文化垄断思想之后又垄断了经济,现代集权制度走到了顶点——极权。在极权体制下,一个经济白痴加政治狂人开始大展身手。1958年,中国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全国吹牛大竞赛(浮夸风)、一天等于二十年、全民大炼钢铁运动给世界史留下了永久性的经典笑料,也给中华民族制造了一场空前的巨大灾难。
    (九)、给中华民族带来大灾大难的制度变革——人民公社化运动
    人民公社,与之配套的还有公共食堂。它们是造成1958年冬中华民族空前大饥荒的另外两大因素,也是永驻历史的经典笑料——在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度里,出现了一种崭新的社会组织。毛泽东强调的是“一大二公”。其意是通过所有制变革,超过苏联率先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于是,人民公社受到盛赞,称之为“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于是,建立了共产主义试点;于是,刮起了共产风;于是,涌现出“放开肚皮吃,吃饭不要钱”的种种“共产主义”供给制和 “干活磨洋工,吃饭打冲锋”的奇观;于是,发生了“老婆还算不算自己的?”和到幼儿园里抢儿子的各式各样的趣事;于是,干部炊管人员多吃多占蔚然成风,偷窃司空见惯。
    (十)、输出革命,金钱外交,反对帝修反
    中国的1958年,使世界史美美过了一把闹剧瘾——疯狂的毛泽东,一手导演了全中国的疯狂;而全中国的歇斯底里又反作用于毛泽东,使这位“开天辟地第一伟人”更加地歇斯底里起来——
    1、台湾与大陆统一,这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愿望。但是,“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自家兄弟自家事情只能和平解决,岂能动武?——和平方式,是祖国统一大业的唯一取向。退一万步说,即使诉诸武力,也必须审时度势,掂量自己的实力。
    1954年7月26日,中国政府正式宣布要武装解放台湾。1954年9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当时,大陆还在福建、浙江沿海集结了10余万人的部队。准备登陆金门。就在这种情况下,1954年12月2日,美台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1955年1月18日,大陆调集海、空、陆军联合作战,一举攻占浙江沿海的一江山岛,这时美国国会马上做出反应,又通过了《台湾决议案》。1月28日,根据国会授权,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宣布:“美国决心协防金门马祖,以巩固台、澎地位。”2月初,美军紧急调动6艘航空母舰和数百艘军舰一窝蜂似地集结于台湾海峡附近海域。3月12日,艾森豪威尔被问及在东亚全面战争中是否会使用核武器时,明确回答:“我认为没有理由不能使用原子弹。”3月15日,美国务卿杜勒斯再次公开声称:“如果台湾海峡发生战争,美国准备使用战术核武器。”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关键时刻4月23日周恩来受命发表声明:“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是友好的。中国人民不要和美国打仗。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讨论和缓和远东局势。”
    于是,海峡西侧的几十万重兵迅速人撤马离,一场行将引爆通天烈焰的未打响的战争悄然偃旗息鼓——“英明”领袖不是“勇气超人”吗?不是一个“敢跟美国打”的顶天立地的巨人吗?怎么突然变小了呢?怎么突然缩回脑壳了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绝不等于“英明”,也绝不等于爱国,它只能白白牺牲人民的生命,白白糜费国家的财力,白白给全民族(包括台湾和大陆)造成灾难,白白为世人增添笑料。
    一般人栽了跟斗,都会牢记教训。下一次一定谨慎为之或者绕道行之。然而,与众不同的毛泽东的宝贝性格则是:撞到南墙上也死不回头。
    1958年头脑高度发烧的毛泽东再一次发出了“一定要(武力)解放台湾”的豪言壮语,再一次集结重兵。8月23日中午12时,大陆福建前线部队奉命开火,万炮齐发,猛轰大小金门、大担、二担等岛,2个小时,倾泻4.5万发炮弹,3天之间,共打出10万发。同时,马祖也遭猛烈轰击。因此海峡上空再一次硝烟弥漫。当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马上召集会议,决定向台湾提供导弹、登陆艇,准备承担台湾空防,并决定打击中国大陆目标,由驻关岛的战略空军B-47轰炸机负责投弹。很快,美军大规模紧急调兵。在地中海游弋的第6舰队抽出一半力量,与第7舰队会合,又从美国本土和菲律宾抽调部分舰只汇聚远东。随后,又有6艘军舰2000多名士兵进驻新加坡。9月4日,美国务卿杜勒斯再次力促对中国大陆使用核武器。同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向总统建议,授权第7舰队司令认为必要时可下令向中共方面投掷原子弹。
    又一次千钧一发!—— “勇气超人”的毛泽东又一次趴了下去!——10月6日,毛泽东以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名义发表亲笔撰写的《告台湾人民书》,说:“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领袖错矣!中国古代兵书原文应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溜之乎也!
    于是,一场惊涛骇浪顿时风平浪静。毛泽东从此断绝了武装解放台湾的妄想——这时,趴下了的毛泽东匪夷所思地再一次做出了阿Q式的惊人搞笑之举——1958年10月25日,毛泽东宣布“逢双日不打炮,单日可能打炮” 将炮击金马的日期固定化、长期化的规定,宣称:“使金门军民同胞得到充分补偿……以利他们固守”。并且命令:不打工事,只向海滩发炮,——此一阿Q之举竟然延续了21年!
    奇哉怪哉!世界军事史上打炮有告诉敌人时间的吗?有不以杀伤敌方的有生力量为目的的吗?——炮弹不是水,不是气球,而是钢铁,而是银子!
    奇哉怪哉!大把大把的银子撒出去,只求听个响!—— 一个历史悠久的泱泱大国,一个有6亿多饥寒交迫人口的泱泱大国,21年撒出大把大把的银子,在玩小孩过家家!
    赫鲁晓夫曾明明白白说过:“你们坚持炮击金门、马祖,完全没有意义!”——所言极是!
    2、1958年,中华民族躲过核袭击一劫,完全是赫鲁晓夫庇护的结果。正是这一年,一直在批判苏共的毛某人与赫鲁晓夫撕破了脸。
    3、1958年,头脑高度发烧一心想当国际共运头头的毛泽东,废除了一边倒的外交方针,做出了输出革命的战略决策——此后,在中华民族空前的大饥荒时期,接连创造出粮食援外金钱援外的一个又一个高峰。
    4、1958年7月14日,伊拉克爆发革命。美英军队相继进入中东地区。当时,万里以外的毛泽东当机立断——以世界革命领袖的姿态立即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猛烈抨击美英,号召全世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同时,组织全国范围的反美反英大游行。
    不久,毛某人就发出了“打倒帝修反!”、“向全世界开战!”的疯狂叫嚣——世界史上,同时与所有强国为敌者,唯此一人!——然而,又是“不久”,此人却觍着笑脸,与美帝头子握手言欢。
    (十一)、批判彭德怀开展反右倾运动,誓将错误进行到底
    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共食堂搞错了,毛泽东并非浑然不觉。否则,为什么连开几次会议进行纠左?为什么后来说“这几年我们不是干了许多蠢事吗?”“社会主义建设不能急,不要务虚名而遭实祸”“抓工业没有经验,打了败仗”?不过,此人从来不下“罪己诏”,从来不许他人说三道四,从来不许别人揭自己的疮疤——然而,绝非“一人昭昭天下昏昏”,绝非共产党内没有正直之士。
    毛某人为了自己本不光彩的面子,断然将为民请命的英雄们打成反党集团,并且株连了500多万正直的党政官员——毛某人誓将错误进行到底,一意孤行。因此,大饥荒益发如火如荼,大死亡益发轰轰烈烈,终于给中华民族制造了空前绝后的灾难。
    (十二)、大跃进变成了大跃退,毛泽东不得不退居二线,让别人收拾残局
    1958~1960年,在毛泽东的瞎指挥下,中国经历了轰轰烈烈前无古人的三年大跃进,结果,在气候正常的情况下,粮食连年减产:1959年减产3000万吨(15%),1960年又减产2650万吨(15.6%);整个国民经济也遭受重创,在前两年虚假增长以后,接着便是连续下降。
    请看大跃进“超英赶美”的戏剧性结果:从1957年到1962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英国由是中国的1.66倍变为2.15倍,美国由11.9倍变为15.2倍!人均GDP——英国由是中国的20.5倍变为27倍,美国由44.2倍变为53.9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岩石:三论支持胡星斗:毛时代,中国人活得像“人”吗?
  • 支持胡星斗:难道能回到毛时代吗?/岩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