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矿难躲猫猫都不是中国特色/章发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6日 转载)
    
    正月还未过完,山西又见矿难。
     (博讯 boxun.com)

    面对着一百多伤者,眼看着七十四条鲜活的生命瞬间离去,有多少人对此麻木不仁?有多少人眼里噙着热泪?有多少人心里隐隐作痛?有多少死者亲属撕心裂肺、悲痛欲绝?
    
    难道矿难竟是山西的特色?人们还清楚的记得,就在几个月前,山西襄汾尾矿库溃坝造成276人死亡,直接导致当时上任不足一年的省长孟学农引咎辞职,而现任省长王君则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空降山西,接任省长。可如今王君上任不足半年,山西又发生如此严重的矿难。人们不仅要问:现任省长王君会否因此辞职?短短四百天,换了三任省长,竟然全都无济于事。到底谁才是山西矿难的终结者?
    
    让山西官场无比尴尬的是,此前的2月20日,山西省刚刚召开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仅仅只过了一天,省长王君“哭不起了”的话音未落,屯兰煤矿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瓦斯爆炸。
    
    让公众感到无比困惑的是,发生特大事故的屯兰煤矿,竟然还是一个以“死亡率为零”和“技术进步”著称的国有大型煤矿,甚至在2007年被《山西日报》誉为山西循环经济重要窗口上“最亮的那块玻璃”!
    
    据说,作为山西焦煤集团公司的品牌矿井和窗口单位,屯兰煤矿无论是质量,还是科技,都堪称一流。可就这样一个一流的国有大煤矿,偏偏也发生了这样损失惨重的矿难!
    
    据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的初步了解,事故反映出该矿存在着四个问题:通风管理不到位,瓦斯治理不彻底,现场管理不严格,安全措施不落实。人们不仅要问:问题如此严重的煤矿当初又是怎样“堪称一流”的?
    
    是矿难无法避免吗?有一个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国的真实故事,可以告诉我们答案。
    
    当时美国空军与降落伞制造商之间签订了一份军工合同。在厂商的努力下,降落伞的合格率提升到了99.9%,但美国军方却要求达到100%。
    
    对此,厂商不以为然。他们认为,降落伞的质量已接近完美,任何产品也不可能达到100%的合格,除非出现奇迹。
    
    后来,军方改变了检查质量的方法,决定从厂商前一周交货的降落伞中随机挑出一个,让厂商负责人装备上身后,亲自从飞机上跳下。
    
    这个方法实施后,奇迹出现了:降落伞不合格率立刻变成了零。
    
    山西是煤矿大省,山西的煤支撑着中国经济。人们记得,去年春节,整个南方都在暴风雪中挣扎的时候,正是山西那几百万朴实的矿工加班加点的在漆黑的井下工作,为的就是能多出一点煤,能让南方的人民过上一个温暖祥和的春节。
    
    去年发生的假虎照,已经永远成为一个谜团。刚刚发生的云南躲猫猫事件,恐怕也是一样的结果。但我们希望山西的矿难别再和我们躲猫猫。用王省长的话说“我们再也哭不起了”。
    
    记得五年前的11月28日,陕西铜川陈家山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166人罹难。面对死难矿工家属,温家宝总理含着泪说:“我们一定不能再让这样的悲剧发生。要对矿工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后代负责。”
    
    事实上,中国整顿煤矿的声音,多年来确实从未间断过。可时至今日,各地矿难依然一次次的在发生。
    
    灾难之后,在面对屯兰煤矿死难矿工及矿工家属时,已经“哭不起了”的王君省长还是哽咽了将近一分钟。但其实人们此刻关心的,恐怕不是王省长的哭声,也不是领导人的内疚和安抚,更不是那些责任人象征性的道歉或者下台。人们关心的,是这些事故矿难为什么会频频发生?到底要怎样才能不再发生?
    
    历史发展到今天,中国当代煤矿工人绝不应该再像过去那样“下到十八层地狱,替阎王老爷挖煤”。
    
    我们有理由相信,矿难不是山西特色,更不是中国特色,就如同躲猫猫也不是中国特色的法治社会。
    
    希望这些大大小小的矿难不再和中国人民躲猫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章发林:当小沈阳穿上央视的大裤衩
  • 铁道部亟待提高“辟谣”水平/章发林
  • 且看贪官陈世礼有何冤情?/章发林
  • 谁来跟温总理一起节约?/章发林
  • 中国人个个是阿Q/章发林
  • “财富榜样”出问题让谁尴尬?/章发林
  • 酒色财气的官场现行记/章发林
  • 别让橘农的热泪在风中飘散/章发林
  • 新疆阿勒泰“蝴蝶”能否扇起反腐风暴?/章发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