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泰之中国政治流亡者身边的魅影/郭庆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郭庆海更多文章请看郭庆海专栏
    作者:郭庆海
     (博讯 boxun.com)

     泰国首都曼谷市,当地时间2009年2月8日中午1点左右,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浙江籍中国民主党人高天佑先生租住的房子前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他按响了门铃。高先生没有在家,他的夫人面对来访的这位陌生中年男子感到有些困惑。而中年男子问她:“高天佑先生是住在这里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又说:“我是从美国来的,受王希哲先生的委托来泰国办些事,要去泰国北部,目前手头没有钱了,想找高天佑先生借两百元钱(泰币)做路费。”
    
     陌生人突然来访,而且张口便是借钱,令高夫人感到很蹊跷。好在来人借的钱并不多,高夫人便很快拿出钱来打发那人离开,随后打电话给正在外边打工的高先生,告诉他这一情况。当晚,高先生回到家中不久,正巧有数位目前同样在泰国曼谷生活的中国政治流亡者到他家中拜访,于是他将上述情况通报给人们;同时表示,自己与王希哲先生联系甚少,王先生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在曼谷租住的地址——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都非常注意安全问题,除最信任的人,向不告诉他人自己租住的地址,即使同为在泰国的政治流亡者也不例外;而随后有人打电话给目前在美国生活的著名异议人士王希哲先生,王更称他根本没有委托任何人去泰国办事!于是,人们会商之后得出一个结论:依照以往的经验,这应该代表中国当局派人给高天佑先生“送信”,意在恐吓他——“我们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你小心点儿!”而且人们估计,高天佑先生的这一事件可能只是个开端——是中国当局加紧对在泰国曼谷的中国政治流亡者进行控制的开端。因为2009年有太多的敏感日期,比如藏人抗暴50周年、“五四”运动90周年、“六四”事件2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那么,每一个敏感日期都可能引来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举行抗议活动,从而拂尽中国当局的面子,败坏中国当局的情绪。
    
     至于中国当局为什么首先选中高天佑先生,其中的原因应该也不复杂。因为他是一个中医师,而在泰国曼谷的中国政治流亡者由于语言不通和经济困窘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在身体有病时一般不敢去泰国的医院医治,于是,高天佑先生的家便成了人们唯一的选择。也正是因此,在高天佑先生家里,总是有中国政治流亡者光顾、甚至聚集。比如在今年春节,许多对高天佑先生存有感激之情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便自动聚集到他家里过春节。大致正是由于这一原因,在中国当局眼中,高天佑先生俨然就是这些在泰国曼谷的中国政治流亡者的组织者了吧,即使高天佑先生从来未给自己进行这种定位,即使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们也没有这样去给高天佑先生定位。
    
     以上讲的不是传奇故事,是发生在泰国曼谷的真实事件。而且,有这样一个背景需要做一番交待:
    
     中国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法轮功成员在遭受迫害的情况下选择流亡,依据自身情况一般有以下选择:对于能够拿到护照,且能获得欧美国家签证者,他们可以直接前往欧美国家寻求政治庇护;能够拿到护照,却难以获得欧美国家的签证,以及根本无法拿到护照者,便只能选择前往台湾和泰国。台湾本来是一个非常好的目的地,因为不会有语言上的障碍。但是,中国政治流亡者到达台湾后无法前往第三国,台湾又不给中国政治流亡者以入籍、乃至工作许可的机会,所以,陈荣利、燕鹏、蔡陆军等人之后,前往泰国便几乎成为此类中国政治流亡者的唯一选择。
    
     然而,泰国不是联合国保护难民公约签署国,不承担保护和安置国际难民的义务;同时,中国当局在泰国有很强的影响力,其所掌握的雄厚财力更可以让其在泰国为所欲为。所以,一方面中国政治流亡者在泰国无法获得合法身份,无法得到泰国官方的保护,以及因无法获得劳工证、没有经济来源而几乎无一例外的陷入经济困境;一方面则要必须面对中国当局派遣人员的跟踪、恐吓、甚至绑架之危险。
    
     许多在泰的中国政治流亡者都有被中国当局派遣人员跟踪、恐吓的经历,而最能体现中国当局在泰之嚣张的莫过于2004年12月12日发生的鲁德成被捕事件。鲁德成是1989年“天安门三壮士”之一,被判16年有期徒刑。1998年,在他系狱9年后获假释出狱。由于假释期间受到持续不断的骚扰,无法正常生活,2004年11月,他偷渡到泰国,寻求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办事处的帮助。而我们大致可以从两个方面看到鲁德成出逃事件对中国当局的影响:其一,鲁德成作为“天安门三壮士”之一,是知名的“六四”政治犯,因此,他的出逃,势必重新激起一波对“六四”血案的回忆,这真地会使中共很没有面子;其二,鲁德成掌握着“天安门三壮士”中另两位受迫害的情况,尤其是前为美编的喻东岳已因酷刑折磨精神失常、当时却依然遭中国当局继续关押这一极不人道的事实。而如果鲁德成能成功通过难民申请并到达欧美国家,这些情况无疑会全部被披露,也必将引来国际人权组织对中国当局的强烈抨击。于是,2004年12月12日,在鲁德成到达泰国仅一个多月,中国大使馆人员便直接出面,“指挥”泰国政府有关机构的人员抓捕了鲁德成,并意图将其引渡回中国。
    
     而如果仅仅是在泰的政治流亡者被跟踪、恐吓和绑架,也就罢了,就连那些在泰国做生意的普通中国人,仅仅因为同情中国政治流亡者,为他们做了些事情,也要受到中国当局派遣人员的跟踪、恐吓。比如有一位在泰国做生意的陈先生,就曾因此被跟踪,其办公室的电话也被骚扰。
    
     此外,一份近日从中国公安部门流出、有关在泰之中国民运组织及其成员的资料摘抄,也可以充分说明中国当局对在泰之中国政治流亡者的监控达到了一种怎样的程度——资料所涉及的民运组织成员,除极个别者外,都是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所以,所谓在泰国的中国民运组织及其成员情况,其实也就是在泰国之中国政治流亡者的情况了。
    
     这份资料如下: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地区委员会(成立时间略抄):主任:林大军;副主任:高长礼、李日光、吴刚;成员:陈和民、李志刚、李素问、王亦路、刘爱妹、李宇宙、李可君、李龙珠、林傲松、杭永健、刘乔、赵大军20人,其中有倪育贤主任、李日光泰国地区主席、吴刚为分部主席,记录有汇去5000美元等资料。
    
     民联曼谷分部:1992年成立,主委周丹。骨干李素问、梁书跃、杭永健、张志军、王国平(死)、陈维民。
    
     中华民会泰国分会:2004年12月成立。负责人:李素问;成员:周丹、梁书跃、庞晓鸣、罗雄基(其中鲁德成、赵文东、周政文、吴嗣俞、杭永健、姜金莲,由魏京生办去加拿大。)
    
     泰华留学生俱乐部:2005年5月成立,又名泰华学生俱乐部、中国民运俱乐部,在易三仓大学。主席:李宇宙;名誉会长:林大军;理事长:余佩莉(对外交流);副理事长:张永杰;名誉顾问:泰国中华商会主席郑明如、中华青年商会主席李桂雄。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东南亚工作委员会:2004年7月成立。主任:林大军;副主任:林乃湘、周丹(财政)、周玉田(组织)。成员:周文柏、朱杰、杭永健、沈健、庞晓鸣、韩杰、蔡欲亮、姜金莲。
    
     民阵曼谷分部:2003年1月成立,黄花岗杂志泰国总代理。程维民、王鸿宾。
    
     民联阵曼谷分部:2002年11月。主任:林大军;成员:潘丰义、林日盛、颜仁文、林树甫、何敦勇、韩春光、文壮、韩美寿。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泰国分部2004年成立:负责人:杭永健;部长:周育田;副部长:李日光;组织部长:贾伟
    
     中国自由民主党泰国分部:2005年1月成立,李宇宙,未见其他成员(抄者注:岑冠在唐人街拉布条,要人权,不要奥运,自称“中国自由民主党泰国地区负责人”,被捕后,由魏京生办到加拿大,现任倪育贤自由民主党中央委员。此人未通过联合国难民事务处难民,为广东一名乡镇官员。)
    
     中国联邦政府东南亚办事处:主任:常春;副主任:林乃湘;此二人勾心斗角(原文有此一句)
    
     中国冤假错案索赔协会:2001年成立,会长:蔡欲亮,未见其他人,非法居留人员。
    
     目前,上述资料是在网络第一次公开,而已经看到这份资料的在泰之中国政治流亡者,无一不感到十分惊讶!因为中国当局掌握的资料太详细了,连一些在泰国已经生活了五、六年的老资格中国政治流亡者,都不能如中国当局掌握的如此详细!
    
     那么,在以上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当高天佑先生遭遇了上述那样一个情况,当所有在泰之中国政治流亡者都可能面临一个更险恶的处境,笔者呼吁:请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难民公约各签约国关注在泰国的这些安全毫无保障的中国政治流亡者,谴责、并采取措施迫使中国当局停止其在泰国之针对中国政治流亡者的各种不法行为,而终极的解决措施无疑是能尽快接收在泰国的这些中国政治流亡者,并予以妥善安置!
    
     *******************************
    
     作者简介
    
     作者本名:郭庆海;笔名:青松、柏墉、友瑜。作者为中国国内知名评论人,异议人士,2000年到2004年间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罪判刑4年,出狱后依然受到政治迫害,2008年12月30日被迫出逃泰国寻求联合国难民署的政治庇护,目前暂住泰国。
    
     电话(泰国曼谷):66-861983127
    
     Email:[email protected]
    
     SKYPE:baiyong7871(郭庆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地方政府因何不约而同把乱收费的目标盯住了教师?/郭庆海
  • 关于本人侵吞綦彦臣先生捐款之争的来龙去脉/郭庆海
  • 郭庆海:有关传言本人侵吞了海外给綦彦臣捐款的声明
  • 河北异议人士郭庆海逃亡到泰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