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质疑“X学家”胡星斗/李定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5日 转载)
    胡星斗更多文章请看胡星斗专栏
    
     9. 关于毛泽东的著作、稿费和私生活   (博讯 boxun.com)

    
     胡星斗 先生还在毛泽东的著作、稿费和私生活上大做文章,对毛泽东大肆进行人身攻击。  
    
    (1) 关于毛泽东的著作  
    
    胡星斗说:“毛的文章大多为胡乔木、田家英、康生等人所代写(‘毛选’中的文章90%以上是秘书们所写),《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都不是毛的作品,只是冠以毛的名字发表或成为毛的讲话稿。”“根据《炎黄春秋》、《百年潮》杂志的报道,《沁园春·雪》是胡乔木原创,毛改动四个字‘原驰腊象’,就据为己有。”  
    
    这种浅薄无知的话语出自一个比较有名的大学的教授笔下,实在让人哭笑不得。众所周知,毛泽东是历代中共领导人中写文章的第一高手。他从五四运动开始就主编《湘江评论》,担任主要撰稿人。著名的《湘江评论》创刊宣言、《民众的大联合》等二十余篇长短文,就出自毛泽东的大手笔。“自‘世界革命’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从前吾人所不置疑的问题,所不遽取的方法,多所畏缩的说话,于今都要一切改观,……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拍,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国家坏到了极处,人类苦到了极处,社会黑暗到了极处。改造的方法,教育,兴业,努力,猛进,破坏,建设,固然是不错,有为这几样根本的一个方法,就是民众的大联合。”这就是青年毛泽东超凡出众的思想!这就是青年毛泽东磅礴如云的文采!80年后的今天读起来,也会令人热血沸腾啊!  
    
    《毛选》是什么?是中国革命的经验和教训总结的精华,是毛泽东思想的具体载体。不是旷世奇才的无产阶级政治家、军事家和战略家、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家、理论家,兼具深厚中国文化的底蕴、独特的思维风格和娴熟的写作技巧,是写不出《毛选》中的文章的。毛泽东在井冈山、中央苏区、长征和陕甘宁边区前期,是没有文字秘书的。1938年末至1939年初,毛泽东才正式提出了设秘书一事。陈伯达是1939年春夏之交,成为毛泽东秘书的。胡乔木在1941年2月以后,调到中央办公厅秘书处给毛泽东当秘书。田家英在1948年经胡乔木推荐才开始当毛泽东的秘书。他们三个人都是中共有才华的大秘书。虽然他们都很优秀,但是说百分之九十的《毛选》文章都是他们写的,实在大谬。秘书可以给文章增色,却难以创造好文章精妙的灵魂。这一点 胡 教授有没有同感?有书中说:毛泽东参加张思德的追悼会,事先没有准备讲话,发表的是即兴演讲。事后胡乔木把讲话整理出来,就是那篇著名的《为人民服务》(叶子龙:给毛泽东当秘书的日子)。但是,话是毛泽东讲的,可谓出口成章,文章是胡乔木整理的,“知识产权”应该属于毛泽东。毛泽东讲过有一篇演讲稿不是他写的,而是被毛泽东称为“少壮派”的田家英写的,并且加以称赞,就是《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徐焰:田家英 - 主席秘书讲真话,《北京青年报》  2001年6月18日 )。  
    
    《沁园春•雪》是毛泽东1936年2月“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而作,那时毛泽东还没有秘书,胡乔木怎么会在他身边写诗词呢?毛泽东1945年到重庆谈判时,把这首词书赠 柳亚子 先生,成为文坛和政坛的佳话, 胡 教授不会不知道吧?说到胡乔木和毛泽东的诗词交往,在《胡乔木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20年》(人民出版社,2005.9)一书中有详细且有趣的描写。实际上,胡乔木是受毛泽东和其他中共老一代领导人朱德、董必武、陈毅等人的影响学习写作古诗词的。1964年,胡乔木在杭州养病,他利用闲暇时间创作了几十首诗词。这些作品,都先后得到毛泽东的精心修改。对此,胡乔木曾深情地说道:“我对毛泽东同志的感激,难以言表。经他改过的句子和单词,确实像铁被点化成了金。”  1965年1月1日 ,《人民日报》登载了胡乔木的“词十六首”,随后《光明日报》和《红旗》杂志又予以转载。发表时毛泽东甚至亲自修改了胡乔木写的“词十六首”的引言。《炎黄春秋》自诩“实事求是,秉笔直书,以史为鉴,与时俱进”,原来它是在运用春秋笔法,篡改历史,坑蒙拐骗啊!  
    
     (2)关于毛泽东的稿费  
    
     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多费笔墨了。2008年7月,毛泽东生前的“管家”吴连登同志专门系统地介绍了毛主席稿费的有关情况,分别登载于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人民网和新华网。他用无可辩驳的事实驳斥了在某些刊物和互联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毛泽东“亿元稿费”的不实消息。吴连登澄清了四个问题:一是毛泽东到逝世时,他的稿费的准确数是124万元人民币,汪东兴亲口说过这个数目,而且这些稿费中许多是由国外出版机构支付的;二是“文革”中在国内出版的所有《毛著》与所有的著作人一样,没有分文稿费;三是毛泽东的稿费由中央办公厅专职负责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特别财务的机构“中办特会室”管理的,负责人是郑长秋,出纳是老红军战士钟子山,专职保存财务票据;四是毛泽东对待稿费的态度是明确的和一贯的,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就戳穿了胡星斗先生引用的所谓“据汪东兴回忆,1967年10月,毛亲自查了自己的稿费存单,达570多万(相当于现在的三个亿左右)”“(在全国废除稿费制度后),唯有毛泽东一个人享受特权在拿稿费,而且是按印数稿费拿”等谎言。  
    
    胡星斗所依据的,一是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河北省中共党史学会主办的《党史博采》2004年第9期“博采之窗”栏目中的一条消息:毛泽东亿万稿酬处理内情。栏目中没有注明谁是摘录者,也没有注明采自何处,属于无根无源的东西。二是江西省《党史文苑》杂志社主办的《党史文苑》2004年第5期上刊登的《毛泽东亿万稿酬的争议》,文后注明该文的作者是陈昌喜,内容是从 2003年10月30日 出版的《精品书屋》摘来的。《精品书屋》里的虚假消息是从哪里来的我就没有查究了。笔者对比了一下,《党史博采》中的篇幅较短,但内容与《党史文苑》中的一致。可见,这些都是以讹传讹的东西。这暴露了当前国内出版界存在的严重虚假不实的风气,连以打“党史”招牌的刊物都不怕造党史的假了!但是问题在于,既然吴连登同志在2008年7月就已经澄清和驳斥了“毛泽东亿万稿费”的谣传,为什么 胡星斗 先生还要引用2004年的虚假材料呢?  
    
    (3)关于毛泽东的私生活  
    
    在造毛泽东与女性交往的谣言方面,胡星斗是超不过李志绥的,不值得与他理论什么,因为徐涛、 吴旭 君夫妇等长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人们早就专门写书揭露、批驳过李志绥了。但是胡星斗在污蔑毛泽东的时候,也顺带污蔑了彭德怀,这就不可原谅了。胡星斗说:“彭德怀曾斥责毛‘后宫佳丽,粉黛三千’,在中南海成立文工团是在‘选妃子’”。彭德怀同志与毛泽东同志曾经是共事30多年老战友,1959年他们二人的分歧是政治分歧,彭德怀同志从来没有全面否定毛泽东。在《彭德怀自述》里,彭德怀对毛泽东充满敬佩和热爱。作为政治家,他是不可能也没有理由这样“斥责”毛泽东的,更何况中南海里从来就没有“成立”过什么“文工团”。  
    
    胡星斗还用上世纪60年代初,包括 1961年4月26日 工作人员和厨师为毛泽东订制的西餐菜谱指责毛泽东在饥荒年月里生活奢侈。但是,胡星斗只看菜谱,却不顾其它。毛泽东作为一个大国的领导人,不可能像普通百姓人家只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他要和国内外各种人物打交道,免不了迎来送往的国事活动,其间总有招待客人的需要。再者,有了菜谱,也不一定样样都做,样样都吃。就像人们到餐馆吃饭,服务员递上的菜谱琳琅满目,客人也只是按其需要、口味和有多少钱,进行极有限的选择。我手头有一套上、中、下三卷的《毛泽东生活档案》,是由韶山毛泽东纪念馆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在1999年出版的。书中“衣食住行”一篇中,也有胡星斗提到的这些菜谱。可是书中还有如下的叙述:“有一次,徐涛(毛泽东的保健医生 – 引者注)主持制订了一周的菜谱,毛泽东却极不领情。当时,毛泽东已两三天未吃上‘正经饭’(一般只吃麦片粥、烤芋头甚至玉米、压缩饼干)。李银桥听说毛泽东饿了,想吃‘正经饭’了,便跑去对毛泽东说:‘徐医生早就定好了菜谱,就是没有机会做……’毛泽东不等他说完,打断说:‘我不要他的食谱。你给我搞一碗红烧肉来!’”“的确,毛泽东常常不按菜谱吃饭。对此,工作人员尤其是保健人员颇有意见,常常跟毛泽东讲理,但没有一次能说服毛泽东。有一次徐涛跟毛泽东‘说理’,毛泽东听罢说:‘你的话不听不行,全听全信我也要完蛋!照你那么多讲究,中国几亿农民就别活了。人生识字糊涂始,你懂吗?’。” 可见,只看为毛泽东订的菜谱,不能说明毛泽东贪图享受。  
    
     胡星斗 先生还抨击毛泽东到处为自己建豪华别墅,并举例说1962年竣工的韶山滴水洞别墅耗资1.2亿元,也没说明这个数字出自何处。对此我深表怀疑。试想,那个时候的1.2亿元合现在的多少钱?那时的建筑使用的材料不过是钢筋、水泥、砖、木材和砂石料,并没有现在有的高级装修材料,造那个别墅要花那么多钱吗?现在用1.2亿元能建多大、多好的房子,很多人心里都有数,经济学教授胡星斗不知道?我没有到过滴水洞,没有看到那个别墅的规模,可是根据张耀祠的回忆录,它其实并不大。所谓滴水洞,是个地名,就是山坳,别墅依山而建,一共有三座建筑。1号楼其实是一座青灰色四屋脊的平房,是毛泽东的下榻处,内有会客厅,还有两套住房。2号楼是座有24间客房的两层楼,供随行的领导同志和工作人员住。3号楼距1号楼约 600米 ,共三层,是毛泽东警卫部队和湖南省委接待处人员的住宿地。建这样规模的别墅当时肯定不需要花1.2亿元。我看过一个资料,那个时候投资百万元的工程就是大项目了。  
    
     胡星斗 先生还说:“毛去苏联访问,也用专机把木板床运去(毛的朴素只是他的农民习惯而已。当要花很多钱维持他的“朴素”时,他毫不犹豫地折腾)。”毛泽东一生两次访问过苏联。第一次是谈判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代表团乘坐的是有20节车厢的专列,从 1949年12月6日 离开北京到 1950年2月27日 回到哈尔滨。第二次是1957年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活动,乘的是飞机。胡星斗没有指明“用专机运木板床” 是哪一次。第一次不大可能,因为如果要用木板床,只要将床带上专列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用专机运呢?《汪东兴日记》可以旁证那次毛泽东在苏联没用木板床。如果是第二次,也只要把床放到载人专机的行李仓中就行了,不需要再用一架飞机专门运一张床。假如运木板床的事确实有,并且是作为行李和人一块儿运,胡星斗的说法是否过于耸人听闻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定凯:你们如象毛泽东,人民也不会忘记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