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悔之:强烈要求中共不能继续篡改和歪曲历史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5日 来稿)
    李悔之更多文章请看李悔之专栏
    
     李悔之 (博讯 boxun.com)

    
    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革”遭遇迫害时,曾说出一句传颂一时的名言——“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多年前刚读到这句话之时,我亦深以为然。不过,后来却越想越不对劲:——历史,果真是“人民”写的吗?中国历史几千年,至今有二十五史(不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史),那一部历史是“人民”写的?
    
    事实上,自古以来,被统治者捧到天上去的“人民”,只有撰写“野史”的权利。修正史,历来是统治者的特权。
    
    胡适曾有一句名言:“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后来,曾有杂文家出来指正,说人们误解了胡适先生的意思。其实,我认为胡先生这句话说的并没有错:在“正史”中,历史恰恰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二十四史,有几位史官敢对统治者的所作所为秉笔直书、如实记述的?“弘扬主旋律”,“为尊者讳、为贤者讳、为亲者讳”,早已不是现今的发明,而是二千多年来史官修史的“潜规则”!
    
    诚然,在讲一句真话就要冒杀头风险的严酷现实中,仅一味责怪史官无疑是有失公允的。例如:历史上著名的战国时期齐国史官伯、仲、叔、季四人,因为齐国的权臣崔抒杀死了齐庄公而在史书上记录下一句“崔抒弑其君”,结果前面兄弟三个因为秉笔直书而接连被杀,但是最小的一个照旧也要这么写,终于令权臣崔抒也不得不屈服。任由自己去被历史评说了——然而,中国几千年历史中,甭说像伯、仲、叔、季一样的史官乃风毛麟角,纵然像司马公一样的史官,也是少之有少的。所以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一部二十四史,才会招致那么多的怀疑和否定。
    
    话到这里,便要言归正传了。这些日子,我总是对这些问题产生了巨大的忧虑——一百年、两百年之后,中国人读的历史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历史?尤其是中国二十世纪的历史,到那时会以什么样的面目呈现在世人面前???
    
    每想至此,一股强烈的悲哀感顿时袭上心头——当今的中国教科书,仍然对许多历史事件真相采取尘封,或者“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态度。绝大多数年轻人对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认识产生了极大的误区,类似“在我爷爷领导下,中国人民进行了八年抗战”的历史笑话,几乎成了当今年轻一代的共识!这不仅是对历史的不尊重,是对中华民族、对所有炎黄子孙的公然愚弄和蔑视!也是极不利于民族的和解和统一的——如果如此简单的错误都不敢予以纠正,仍然将它视为政治的雷区,还有什么真诚和勇气来促成两岸人民的统一?又凭什么来疑聚全世界几千万华人、华侨的爱国心、民族义?
    
    而我们现在的历史教科书上,须要重新评价的历史事件和人物究竟有多少,可谓举不胜举!
    
    当今中国,不但有许多逝去已久的历史事件真相有永久沉没的危险,纵然是事隔仅几十年的历史事件亦如此——这些日子,许多秉持理性的人士与毛左派在“文革”、“三年自然灾害”的历史真相问题上,在网上展开了大辩论。然而,相信很多人会由此陷入深深的无奈和痛苦之中——虽然,许多人自以为证据确凿,正义在手,真理在握,但是,毛左人士“就是不尿你那一壶”!——他们一概不承认“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人的事实,纵然承认,也认为只是死了极少极少人。对“文革”所造成的种种灾难,以及对人们心理的严重伤害,他们更是百般不予承认。有些人甚至干脆认定:“你们右派这些在网上东凑西摘而来的所谓事实,都是不怀好意的捏造,是恶意造谣!”
    
    不但如此,对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关于文革是一场“浩劫”的定论,有些毛左人士也公然认定这是“走资派”们对“毛派共产党人的迫害和污蔑不实之词。”纵然是刘少奇关于“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评论,毛左人士也坚决否认。
    
    当今的毛左不但全面否定“文革”的罪恶,否认人们对“文革”的反思和批判,毛左的代表人们张宏良更公然宣称:“ 60年代中国‘文革’创建的大民主形成了世界政治文明的分水岭,人们所称颂的当今世界政治文明的一系列优秀成果,几乎无不形成于60年代以后……”——竟把一场令举国陷入深重灾难的“文革”,美化成比欧洲“文艺复兴”还更具有历史进步意义的“大革命”。
    
    请看张宏良对“文革”的百般美化:
    
    “大字报是文革大民主最根本的保证,是大众政治最根本的制度基础,是保障所有公民具有民主权利的根本政治条件,是中国人民对世界政治文明最伟大的贡献。
    
    现代西方国家的共同诉讼制度和当今中国的网络民主,都是文革大字报制度的政治产物。
    
    如果说文革期间的大字报是贴在墙上的,现代西方国家共同诉讼制度的大字报是贴在法庭上的。“
    
    ……
    
    时间仅过了三十多年,在仍有数以亿计历史见证人的情况下,有些人就公然颠到黑白,彻底否认事实了,真正可悲可叹!
    
    在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的政治背景下,可以想象得到的是:在“正史”中,要将历史恢复其本来面目,是令人不容乐观的。那么,后来的人们要寻求历史的真相,只能从“野史”挖掘了。然而,在“野史”版本林立,众说纷纭的情况之下,后人又如何去辨别那是真相,那是杜撰之说?
    
    果真如此,中国几百万国民党抗日将士的血将会白流了;毛时代历次政治运动的冤魂将永远难有昭雪之日;“三年自然灾害”死去的三千万同胞的惨剧将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历史疑案、悬案;三万红军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最终战胜了百万日本兵,并使中国成为世界四大战胜国和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辉煌”,将永远成为正史和教科书的定论;而蒋介石避在峨眉山“消极抗日”、在胜利之时却抢着下山“摘桃子”的“无耻”,将为后人所不耻和嘲笑;“大跃进”亩产万斤粮的荒诞,将成为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科研成果;“文革”红卫兵造反的故事,将成为后人敬仰的英雄传奇;“四人帮”,则会成为王安石一类的“变法人士”;毛泽东,更会成为一位比释迦牟尼、基督、穆罕默德更完美、更伟大的圣人……
    
    呜呼,哀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本来,厘清历史真相,目的是为了吸取教训,警醒后人。如果对历史真相一再捂住,对惨剧和悲剧讳莫如深,将历史当作一位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其危害性是不言自喻的。
    
    列宁有句名言:“忘记历史,将意味着背叛。”而故意篡改历史、阉割历史和抹杀历史呢?
    
    还有,自已对历史采取“猫盖屎”的态度,又有何脸面去斥责他人篡改历史和抹杀历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宏良腥风血雨的暴力宣言/李悔之
  • 李悔之:张宏良之流一再炫耀的“四大自由”究竟是什么货色?
  • 与中国的“老右”们交交心/李悔之
  • “导致社会纠错机制坏死”究竟是谁之错?/李悔之
  • “团结在毛新宇主席周围”的惊世之论/李悔之.
  • 李悔之:忠告毛家后人,学习蒋氏子孙低调做人才是明智之举!
  • 李悔之:高度警惕个别毛派极左人士“借尸还魂”的政治策略
  • 中共为何将瑞典考察纪要封杀十四年?/李悔之
  • 张宏良教授的“大民主”观何等荒唐/李悔之
  • 胡锦涛“走邪路”之说经不起推敲/李悔之
  • 金正日的英明反衬出中国政府的愚蠢/李悔之
  • 彻底戳穿毛泽东/李悔之
  • “民主杀手”司马南再次挥刀砍向民主/李悔之
  • 铁岭市政府如何要做贼一般心虚? /李悔之
  • 也谈铁岭市有九位副市长二十位副秘书长/李悔之
  • 如何走出“政党驾乎政府之上”的困境?/李悔之
  • 龙岗公安分局副局长陈旭明“受贿6万”与“家财2亿”该信谁?/李悔之
  • 对“县委书记培训班”的高度质疑/李悔之
  • 卡斯特罗有何面目高唱《东方红》?/李悔之
  • 组织出租车司机罢工者究竟犯了什么罪?/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 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全世界最黑心的垄断寡头/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