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委内瑞拉的新社会主义/迈克尔·A勒博维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3日 转载)
    
      我的一篇旧稿
        (博讯 boxun.com)

      17年前,也就是1990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引用了布莱希特的一首诗。那首诗讲的是,中世纪的欧洲,有个人戴着类似于翅膀的东西爬上了教堂的屋顶,试图飞翔,结果摔得粉身碎骨。主教走过他尸体旁,说:“没有人能够飞。”
      也就是在1990年,社会主义世界经历了剧变。见证这一剧变的专家都在说:社会主义失败了,正如没有人可以飞翔。
      在那篇文章中,我试图挑战反对社会主义的理论,特别是反对马克思主义指导的社会主义的理论。我认为历史上对于马克思主义,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有所扭曲。这种扭曲忘记了人,只强调生产力。我认为过分强调生产力的决定论是永远不可能理解,为什么马克思牺牲了他的健康、幸福以及家庭来写《资本论》,也不会明白为什么马克思一直强调工人阶级只有通过战斗才能创造一个新社会。
      那么我的要点是什么呢?是强调发展一个新常识的重要性。这个常识认识到人类应为满足需求而进行共同生产。不认同这个常识而单方面强调发展生产力就会导致失败。我的观点很简单:正如切·格瓦拉在他的经典名著《古巴的人民和社会主义》中提到的:“为了实现社会主义,在建造全新的物质基础的同时,建造全新的人类是十分必要的。”
      然而,怎样才能建造呢?我分析了一些基本要素。其中,生产过程中的自我管理是一个十分必要的因素。“迄今为止,在人类自己改变自己的过程中,从事民主形式的生产是很重要的,合作是人类的第二天性。”但是,在许多生产单位中,自我管理并不十分充分。我认为,大家需要用集体和团结的思想取代自私自利的思想。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必须把追求集体主义的解决方法当作一种职责。同时,要明确一个凌驾于人民之上的政府和国家是永远培养不出具有这些特点的群众的。“只有通过人民群众在邻里,在社区,在国家等层次上的自治组织才能改变他们自己以及周围的环境。”简而言之,社会主义公民社会的觉悟的提高是十分必要的。
      理论前沿因此,不是只关注生产力的发展,我强调以人为本和发展允许人民转变的相关制度的重要性。然而这些并没有出现在苏维埃模式中。“苏维埃模式缺乏民主和合作式生产方式,缺少社会主义的公民社会,却存在官僚主义的制度”。所谓的现存的社会主义并没有创造出建设全新世界的全新人类。这是个教训。然而社会主义者从中学到的教训不应该是社会主义失败了或者是人不可能飞翔。我得到的结论是:“人们不应该再试图依靠表面看来像翅膀的东西飞翔。”
      
      一个坦白、一个奇迹以及一个新的开始
      
      虽然社会主义实践受到很大的挫折,但是相信社会公平的人们会对当前资本主义的胜利感到不舒服。古巴还没有屈服,但是,它单依靠自身还能坚持多久?再过多久我们就会听到美帝国主义胜利的号角?再过多久,经过多少代人,我们才能重新鼓起勇气去飞?毕竟,这篇文章的目的之一就是让红旗继续飘扬而不是让步。但是,前景不是很乐观。
      然而,当我开始考虑“古巴奇迹”时,情况变化了。一个弱小贫穷的国家,被美帝国主义制裁多年,凭借与东方社会主义阵营建立贸易关系和经济联系而幸存。当阵营瓦解时,古巴80%的贸易消失,古巴怎么可能存活?它怎能获得支持工业和运输运转的石油?并且,苏联及其盟国的消失并不仅仅因为经济原因。美国的政治侵犯也会逼迫古巴俯首称臣。
      但是,古巴没有。古巴人民遭受了痛苦。人均收入下降了33%。1994年我在古巴参加国际团结大会时,可以看到这些对商店、街道,还有人民的健康的严重影响。但是,帝国主义希望看到的那一幕并没有出现。尽管遭受痛苦,古巴依然坚守。这就是我所说的古巴奇迹。这是怎么发生的呢?
      当然,如果我们以从天而降或者不能解释的行为来界定奇迹,那么古巴奇迹不是这样的。在古巴发生的一切都是可以被解释的。它反映了一个新的共识已得到长期发展。这种共识强调团结,它也反映了对古巴革命成就(特别是在医疗和教育方面)的自豪感。同时体现了社会主义领导层的力量。古巴幸存于这个时代,在于它建立了自己最大的成就,同时通过工人和社区集会和议会加深了自身的民主实践。
      在这个鼓吹除了新自由主义别无替代的时代,这确实是个奇迹。我认为我们没有给予古巴奇迹充分的肯定。因为它代表了一种替代模式,一种以人的发展和团结为基础的替代模式。而且,这个例子在拉丁美洲非常重要。在这一方面,我认为古巴战胜帝国主义的胜利不是20世纪社会主义的最后篇章,而是21世纪社会主义的第一章。
      
      21世纪社会主义的蓝图
      
      什么是21世纪社会主义的理念?我认为就是查韦斯总统在呼吁重新发现社会主义时所表述的:“我们必须重新把社会主义作为一个论题、一个事业和一个路线,同时这个社会主义是新型的社会主义,是以人为本的,将人而不是机器或国家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这个蓝图在《玻利瓦尔宪法》中得到体现:它谈到“确保人的发展,在一个民主社会中发展每个人的创造性潜力和个性”,谈到“参与是确保人民全面发展的条件”;这个蓝图也体现在对社会各层级的民主计划和参与式预算以及自我管理、合作管理、各种形式的合作社(它们都是由合作和团结指导的联合形式)的认同上。
      查韦斯总统在2003年进一步阐述了社会经济概念,认为它是“以工人和工人家庭为基础的”,不以经济利润和交换价值为统治标准的经济概念。相反地,他强调“社会经济主要产生使用价值”。它的目的是“建立新男人、新女人、新社会”。这是一个很熟悉的观点:这是各大宗教、人类传统和本土社会都具有的理想。是一个向往建设一个人类大家庭,建设一个由团结精神而不是自私自利互相联系的人类的理想。
      当然,这个目标推翻了错误的资本主义逻辑,反对以利润作为评价好与坏的标准,同时也弃绝了通过商品交换而将人连结起来的人际关系。在那种关系下,人们满足他人需要的准则是看这是否会使自己或自己的群体受益。梅扎罗斯的一个关于新社会的描述清楚地表达了我们的目标。在他所描述的社会中,以公共需要为基础的活动交换代替了商品交换。查韦斯也拥护这个目标。他在2005年曾指出:“我们必须要创建一个生产和消费的公共体制,一个新的体制。”他强调:“我们必须以群众为基础,在全民的参与下,通过社区参与、社区组织、合作社、自我管理的企业以及各种方式来建立这个体制。”
      
      新型社会主义的基本要素
      
      然而问题是,怎样才能将这个目标转化为现实以及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梅扎罗斯强调,在生产―分配―消费这一复杂的矛盾中,没有哪一个环节可以单独存在。所以我们需要从根本上对这些关系进行整体改造。如果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一样是一种“社会结构”,其中所有的关系同时并存并且相互作用,那么我们该如何建立一个新的体制?如果不改变整个的关系,怎么能够做到真正的变革呢?
      
    
      我们必须参考资本主义是如何发展的。资本主义的发展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社会元素都在为它的发展服务并且创造它发展所需要的新的元素。同样的,新型的社会主义社会也要通过驾驭各种资本要素来发展自己,并且要建立以人为本的新型逻辑关系。而在这之前要重新协调生产—分配—消费的各个要素,建立新型的辩证关系。
      那么,这些基本要素究竟有哪些?我们所说的新型的关系主要有三个特征:(1)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从而为(2)劳动者组织和管理社会生产建立基础,目的是(3)满足公共需要和实现公共目的。让我们分别来讨论这三个要素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系。
      (1)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是关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社会生产力是以全体成员的自由发展为导向的,而不是用于满足某个人、某个集团或官僚的私人目的。社会所有并不等同于国家资本主义意义上的国有。社会所有制意味着深层次的民主,作为生产者和社会成员的人民群众是真正的主体。
      (2)劳动者组织和管理的生产在生产者之间建立一种新的关系,一种团结协作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下劳动者不再有“身体和思想的脱节”,从而找回“曾经失去的每一寸自由”。这种脱节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典型特征。如果在工作场所劳动者思想和行动相结合的能力得不到发展,他们只能是冷漠的、不完全的人,只会通过占有和消费来获得享受。更进一步说,当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个人收益而不是社会需要时,他们就会把别人看作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就会处于异化、分裂和畸形状态。因此,为社会生产是生产者全面发展的条件。
      (3)社会需要的满足和社会目的的实现有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对社会需要和目的的认识和沟通。这就要求我们发展各个层次的民主机构和民主制度,以便有效地反映社会需求。社会生产只有以从基层反映上来的信息和决定为指导才能真正反映社会需求。然而,在缺乏改造的社会中,从基层反映上来的需求已经打上了资本主义烙印,人们“无论是在经济上、思想上还是知识上都还保留着旧的社会制度的胎记”。在新型的社会主义社会中,“需求优先”并不是说人们可以无限制地消费,而是说以人类发展自身的需要为优先。在这样一个新型的社会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全社会得以发展的前提。在这样的社会中,我们的生产活动既是为自己,也是为他人。社会所高举的旗帜就是:为了每个人的发展而努力。
      理论前沿从以上对三个要素的分析可以看出,这三个要素是相互依存的。正如梅扎罗斯所指出的那样,分配—生产—消费之间是不可分割的。如果没有为满足社会需求而进行的社会生产,就不会产生社会财富;没有社会财富就没有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的劳动者决策制,从而也没有个人及其需求的转变。任何一个要素中存在旧的社会遗留下来的缺陷都会影响到另外的要素。因此,我们要回到最根本的问题:当每件事物都和另外的事物相互依赖而存在时,怎样使变革成为可能?
      
      建立革命主体
      
      为了确定建立新型社会主义社会的方法,我们要思考一个关键性的概念,就是马克思的“革命性实践”概念,即环境和人类活动或人类自身的同步变革。如果在一种社会结构中,所有关系同时存在并相互作用,那么只改变其中的某些部分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不断作用于这些关系的核心部分,即作为主体的人以及人类活动所创造的产品。任何活动都是由于人的参与而形成的。每项活动都会产生两个产品:对环境或物质的改造(如生产过程)以及人类自身的改变。当谈到结构性变革时,第二个产品经常被忽略了。然而,《玻利瓦尔宪法》却强调了这一点的重要性。其中谈到,群众的参与是“达到其自身全面发展的必要途径,无论是对个人还是集体而言都是如此”。
      清楚地认识人类自身的改变的重要性有什么意义呢?首先,它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要对旧的社会进行全方位的变革。因为人们在旧的关系中的任何行为都是对旧观念和旧态度的重复:在等级关系中劳动,在工作场所和社会中没有决策能力,只关注自身利益而忽视集体利益,这些行为通过每天的重复实现对人的塑造。
      其次,认识第二个方面还可以指导我们关注人类实现自身发展的具体进程。每一步的发展都要面对两个问题:1它怎样改造环境;2它怎样建设革命主体并提高他们的能力。
      现在我们要回过头来检讨一下在以前的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工作中存在的不足。我们在建立社会主义社会时忘记了建立社会主义新人。由于遗忘了这一点,早期的努力就好像用一双畸形的翅膀去飞翔。当我们转而以人为本的时候,就会铭记,群众广泛参与富有创造性的实践是建立社会主义新人和社会主义新社会的核心。
      现在我要重申我的观点:我们已经从过去的失败中得到了经验和教训。现在,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人类是可以飞翔的。委内瑞拉拥有一个绝佳的机遇去建立一个新的社会,它也被赋予了重要的先天资源。它已经走上了一条以主人翁精神和团结为基础的发展新型社会之路,它也拥有强有力的社会主义领导集体。现在就建设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