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道德绑架下的造神运动/赵化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3日 转载)
    
    央视“新闻1+1”栏目,近期播出了《地震中感人事迹频变味 ,为何道德危机蔓延》的节目,说到那个去年在地震中毅然背起亡妻给予她最后尊严的四川男子。这位一度被媒体推为“中国最有情义男人”的吴加芳,日前被某电视台曝光拒绝赡养老父,一时间“情义男”变身“不义子”,舆论一片哗然。
     (博讯 boxun.com)

    和吴加芳有类似遭遇的还有另一位文化老人文怀沙。某大报著名记者近日撰文称:长期被公众和媒体尊为“国学大师”、“楚辞泰斗”的百岁老人,竟然“枉长”了11岁,且“劣迹斑斑”,俨然一个欺世盗名的“江湖骗子”。此前我以《假作真时真亦假:“国学大师”文怀沙得罪了谁》为题表达自己的不解,引起各方关注。我在想,文化老人和地震背妻男的境遇,是否有着某种关联呢?
    
    现实生活中,人性是复杂的。不论是名人还是普通人,都有闪光的一面,当然也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明知如此,人们还是往往不知不觉间走向极端。人一出名,万众瞩目,名人的一切便被罩上了神奇的光环,任何瑕疵倘若被媒体放大,都会给公众强烈的冲击:怎么可能呢?你是名人嘛!
    
    我想重复一句废话:名人也是人。这样说似乎对名人不敬,事实上名人遭遇的何止是“不敬”?他们有时候被公众推拥得完全脱离了“常人”,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家乡走出的某位女子成为当今中国歌坛的名歌手,女子返乡探访小学时的母校,专程拜望了当年的班主任靳老师。靳老师是我志同道合的文友,我们相处相知多年。谈起歌手拜访后自己的遭遇,这位老兄一阵苦笑。在某些场合,有人提及靳老师曾经培养过那位歌手时,周围的人骤然反复打量,满腹狐疑。似乎歌手的老师应该是另一番光辉形象,其貌不扬的靳老师陷入了是李逵还是李鬼的质疑中。
    
    说心里话,当时从央视频道看到靳兄侃侃而谈,我也一惊。随即电话联系,证实果有其事。由此看来,让我内心把靳兄与名人的老师之间划等号,不免有几分忐忑。结合我的感受,不得不作出如下判断:在好多人心中,名人和普通人迥然有别,二者之间宛然存在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道鸿沟不一定是名人刻意为之——如果有那样的名人,他或她的品德想必有问题;更多的时候,光环是我们的大众,包括媒体强加于名人的——此举姑且名之曰:造神运动。
    
    造神运动有时是主动的,有时是在不自觉中完成的。以吴加芳为例,他不过是四川农村某地的一名普通男子。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夺走了爱妻的生命,背起亡妻用摩托车载回的画面被摄影记者捕捉,一时间吴加芳名声大噪,成为世人称颂的情义之士。他的再婚,顺理成章地受到媒体追捧和公众热议,这样的纷扰和红火应该是吴加芳始料不及的。从默无声息到众所周知,在媒体和舆论的打造下,吴加芳实现了从普通农民到情义伟男的飞跃。实际上,现实里的吴加芳也有家长里短的烦恼,甚至难免父子不和的尴尬。清官难断家务事,长期的郁积一时半刻怎能说得清楚?一句“不赡养父亲”的论断放在“情圣”的头上,昔日的神像瞬时摇摇欲坠。试问,错了的难道只是吴加芳吗?
    
    长期被媒体甚至公众尊崇的文化老人,突遭劈头盖脸的质疑泼面,老人连称“不舒服”;作为公众,我们何尝有水落石出、醍醐灌顶的清爽呢?对“国学大师”的称谓,文怀沙是婉辞不就的。我连续看了多遍老人接受凤凰卫视访谈的视频,认为老人家的回应不无道理。一位年已耄耋或期颐的老人,能够老有所为,替中国文化的传播发挥余热,有什么不好呢?年龄的虚妄、履历与学识的争议,陡然被人抛出,爆料人的动机和初衷,似乎不可以用简单的“去伪存真”来肯定。
    
    我们知道,有关文怀沙老人的是是非非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光环也好,质疑也罢,全是媒体人所为;当然,其中公众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知 “打假”的这位记者是否参与了最初的“造神”;即使没有,那么在文怀沙奔走于世的许多年里,他至少没有及时地让“历史尽可能接近于真相”(李辉语)。我不想过多地揣测质疑者的用心,退一万步讲,质疑者所述纵然不虚,如今文怀沙老人已经正面予以回应,我们难道不应该通过这一事件,进行一次认真的自我反思吗?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媒体人士蓝维维在博客撰文,主张对文怀沙予以宽容和原谅。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对吴加芳的遭遇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理解和同情。我在想,文化老人麻烦缠身与地震背妻男形象颠覆,事件本身提醒人们;造神运动要不得!置身造神运动风口浪尖的文怀沙和吴加芳,他们其实已经遭遇了一场无形的“道德绑架”,虚幻的迷雾遮蔽了不明就里的当事人。殊不知,悲悲喜喜的闹剧,早已远离了事物的本真。
    
    吴加芳还是吴加芳,一个普通的农民,没有曾经被吹捧的那么神圣高尚,也不是今天诋毁的这般不堪。文怀沙一生风风雨雨走来,即使不如媒体一直恭维的那样仙风道骨,也绝不是某些极端者指陈的形容猥琐。历尽沧桑的文怀沙老人,不可能完美,但他应该得到一个高龄老人理应得到的尊重与宽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