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实名举报发改委高官长期包养二奶/钱晓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2日 转载)
    
    我叫钱晓斐,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维权二处的一名工作人员。我今天正式举报我丈夫发改委价检司副司长罗泽衡长期包养二奶、并有经济犯罪的问题。
     我和罗泽衡结果几十年来,至今没有子女,原因是他生理上有毛病(没有健康的精子)。可是他却长期指责我“是只不会下蛋的鸡”,多次采用劝说和威胁等手段,希望我同意和他离婚。因为我一直不同意,于是,从1991年开始,他就私下里和一个名叫朱剑如的刚结婚的年轻女子,保持地下情人关系。我想,这事早晚会被对方丈夫知道,不用我出面,就会有人阻止他们了。于是,我装作不知道,没有去管他们。因为罗泽衡生理上有病,所以,他和朱女士的秘密交往了十几年居然没有怀孕过、流产过。前年前,他们之间的丑闻被朱的丈夫发觉了,罗泽衡于是公然让对方离婚,并从家中偷走存款出资在北京市房山区良乡,为他和朱女士两人购买了一套豪华别墅。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特地使用朱的弟弟作为购房人,注册登记。而实 (博讯 boxun.com)

    际居住者就是罗和朱二人。去年夏季,在罗泽衡的支持下,朱剑如终于和自己的丈夫离了婚。然后,罗泽衡对我说:“你放了我吧,我给你一百万”。我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于是,他就公开地和朱女士住到一起。
    朱女士没有正式工作,罗泽衡又出资让朱女士注册了一家广告和文化用品公司。罗泽衡利用自己到外地检查工作的机会,指令下属单位从朱女士的公司订购文化办公用品和制作广告。几年下来,他们两人大发横财。特别是罗泽衡经常在外出检查工作时携带朱女士同行,如他去东北地区、去云南地区时,并让朱女士以罗司长夫人的身份登记入住和接受地方发改委的接待。而朱女士则借此机会强行推销她的公司产品,甚至收取地方官员给罗泽衡的贿赂。
    为了挽救我们的婚姻,我几次到发改委办公楼去找他,可是罗泽衡怕我闹事,就是不让我进去,几次全是他在门口会客室劝说我,不要影响他的官运和女人运,并没有忘记再次指责我“是只不会下蛋的鸡”,不该阻拦他和朱女士的来往。多次扬言,“你没有证据,能拿我怎么样?”我曾经雇佣别人偷偷跟踪他开车一直来到了他们两人姘居在房山区良乡的住宅门口,因为不知道具体楼号,我无法进去。但是,罗泽衡每次开车到那里去时,他也需要去门卫登记,他进去后,我看到了他登记的自己的家庭地址和真实姓名。但是,保安不让我看他究竟去了那里哪号楼、找谁。我想,这一登记应该可以作为证据了吧?!他老去那里和朱女士姘居,那里的物业登记留下了他的具体去向。经常是晚上去,早上走。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
    我是一名维护女工权益的工作人员,却连自己的权益也维护不了,实在很悲哀,只是因为在罗泽衡眼里,我“是只不会下蛋的鸡”。这就成了我的罪过!成了他可以公开姘居包养二奶的理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波恩总汇报:中国官吏包养二奶现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