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杨恒均: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1日 转载)

深圳市委书记两会上谈深圳户籍制度改革
    
     (博讯 boxun.com)
    
    广东两会中,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说:“有的16岁来深圳创业,把青春和才华都献给了深圳,还不是深圳人,不能这么做。”他说,深圳户籍人口只有200多万,常住人口870多万,实际管理人口超过1200万,深圳是可以利用户籍的平台大做文章的,通过户籍改革制度来吸引人才。
    
    
    
    刘书记在被记者问到是否可以购房入户时说:“从我个人来说,我是反对购房入户的”,他说,深圳的土地有限,容不下那么多人,“购房入户就是不管有没有本事,只要有钱,就能成为深圳市民,这只会增加深圳的社会管理成本。”书记还强调说,入户不是降低门槛的问题,凡是有用的,就是应该入户,“确实也有一些素质不行的,也要控制。”
    
    
    
    刘书记表示:“市委市政府的精神很明确,只要是人才,对深圳有用,完全可以落户,落户了人们就有归属感和荣誉感,否则老是认为这个城市和他没关系,不是他的。”
    
    
    
    会上刘书记交代代表们认真处理这件事,要做好调查研究,写出报告交给他。
    
    
    
    我认为刘书记认识到了户籍问题,并且也严重关注了户籍制度改革的事,这是好事。而且,作为一名深圳的地方首长,心系深圳,值得肯定。
    
    
    
    然而,如果跳到深圳以外,站在一个国家的高度来看,书记的话不是有问题,而是大大的有问题了。当然这个问题不是刘书记造成的,而是折射了我们国家户籍制度根深蒂固的弊端以及改革面临的困境。
    
    
    
    此文虽然是我对刘书记的讲话有感而发,但并不是完全是就事论事。我是天马行空的。
    
    
    
    一个国家的户籍制度不应该是以一个城市、某个区域为单位,即便象美国这样各州享有充分自治的国家,各种的各种法律各异甚至互相抵触,但全国的户籍制度也是基本统一的,因为户籍制度牵扯到宪法赋予民众的最基本的自由权。中国的《宪法》也有这个规定。
    
    
    
    我认为,刘书记在两会中谈到深圳的户籍制度改革,充其量是深圳的一个政策,如果和中国的整个户籍制度改革联系起来,那么我只能遗憾的说,这种户籍制度改革不如不改,深圳是在加重中国户籍制度的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
    
    
    

中国户籍制度存在的最大问题:把人钉死的户籍制度
    
    
    
    与西方发达国家以及大多和中国同发达水平的国家相比,中国的户籍制度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城乡二元制,二是把人钉死在一个地方的户籍制度。
    
    
    
    城乡二元制不用多说,什么叫把人钉死的户籍制度?那就是不管你是农村的还是城市的,你的户口决定了你无法自由迁徙。农村的户口无法迁到城市,深圳的户口同样很难迁到上海。在这种户籍制度下,普通公民都不自由。
    
    
    
    在这种不自由下,特别是城乡二元制,就造就了中国的户口的等级之分,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地户口最牛,到下面是省城的、地级市和县城的,甚至乡镇的也比乡村的强。在中国等级是有价钱的,这些年,普通民众要想迁户口,最直接办法就是开后门、找关系、行贿。
    
    
    
    那么,我们说户籍改革改什么?根据国外特别是世界上几乎所有先进国家的经验,户籍改革就是要消除这种户籍特权,消除户籍制度造成的不自由,就是要把户籍制度改革得更加适应市场经济,让户籍制度的运作符合“以人为本”的精神,让《宪法》里规定的“公民有迁徙的自由”不被户籍制度弄得形同虚设。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进行户籍改革?或者说我们户籍改革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第一,取消城乡户口二元制。当然,说比做容易,这是一个老问题,走出这一步必须认真研究,考虑方方面面的条件是否成熟了。可不管现在的条件是否成熟,这个户籍改革的目标不能放弃,否则就没有了方向。中国当今的城乡户口二元制,几乎可以和美国历史上种族隔离政策相提并论。取消它是历史大趋势,也是正确的方向。
    
    
    
    今天,只要一提到取消城乡户籍二元制,就有人摇头,他们认为不必理论,只要用一句话就可以让主张取消二元制的人“知难而退”,他们的理由很充分:如果取消农村户口,十几亿人都跑到上海、北京和深圳怎么办?
    
    
    
    我很理解说这话的人,因为在当今中国的户口被分为三六九等,象深圳这样的户口几乎被当成博士学位一样用来奖励“有能力的人”的现状下,取消户籍制度,人们大脑里涌现的自然是几亿农民成群结队下深圳抢户口的可怕景象。不过,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种思维定势也正好是在现有的病态的户籍制度下才有的,因为世界各文明一点的国家几乎都没有城乡二元户口制,除了少数一两个国家之外(墨西哥),也并没有出现民众都向城市涌的现象。
    
    
    
    在一个法制健全,市场经济成熟的国家,取消城乡户口二元制后,人们的流动并不是盲目的,而是受到市场经济规律的调节和控制的。我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美国的纽约、旧金山、洛杉矶,澳大利亚的悉尼和墨尔本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而在那两个国家,还有很多地方简直不成样子,破败不堪,甚至很落后和愚昧,按说,国民只要愿意,买一张飞机票飞到那些好的城市,租一个房间,就成了那个城市的居民(户口也过去了),但美国和澳大利亚人为什么没有都涌进这些世界上最美的城市?
    
    
    
    这就是市场经济在起自然的调节作用,你过去,那里的房价如何?工作如何?空气如何?孩子的教育又如何?那里物价是不是很贵,我的积蓄是否够?离家乡那么远,我是否会想家等等,这些都是问题,所以,对于那些认为中国一放开二元户籍制几亿农民就要涌进城市的人,我也只有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哑口无言了:如果你说的情况真的出现了,那我就恭喜你了,因为到时你不就可以以一元钱的象征价格把中国西部几个跑得没有人烟的大省都买过来?
    
    
    
    那些担心取消户口二元制后人口会不理智流动的人只不过他们的大脑没有与时俱进而已,他们还想着深圳的户口相当于博士文凭,有了北京的户口连下岗工人都可以有比其他城市多两到四倍的补贴。却不知道,这种在一个国家搞出了不同补贴制度的事正是不平等的户籍制度造成的,在其他的国家几乎不敢想象,所以,只有取消了户籍制度才能够消除这种财富分配上的不平等,以及精神和人格上的不平等。现在正好本末倒置,很多人认为,要等到这种差距消除了,或者变小了,我们才能够消除户口。这不是好笑吗?你不消除和美国种族隔离政策一样的户口二元制,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结果会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我的假设半信半疑,那么你不妨看一下眼前的深圳和海南。当初海南要成立大省的时候我正在省政府工作,政策一出,激动人心,马上封岛,结果造成了百万民众下海南。那些人到了广东的海安,等在那里购买“特区通行证”,当时一个主管发通行证的哥们每天就喜欢得好像中了大奖似的,这也难怪,那么多人要购买边防证到海南来,这些小权在握的公务员想不发财都不容易。
    
    
    
    这种人为的户籍政策一出,海南这个自古以来的流放地一下子身价百倍,可怜那些没有大学文凭的性爱工作者们,为了节省几个钱,不能不“偷渡”进入海南岛。当时看到岛上比椰子树上的椰子还多的美女,我们要判断哪个是特殊工作者的办法就是问她:你是哪里登陆的?如果是从正规码头登陆的,就是“人才”;如果是象当初解放海南岛的解放军一样乘坐老百姓的小帆船在无名的沙滩上悄悄登陆的,那一定是性工作者了。
    
    
    
    后来的情况如何?轰轰烈烈了一阵,最后宣布不要边防证了,别说三流的人才,我可怜的祖国宝岛海南,连性工作者都吸引不来了。需要边防证的日子给我们海南留下的除了闲置的商品房之外,就是身价大跌的性工作者,当然还有几位当时中国最早的省级贪官以及靠贩卖边防证先富起来的少数公务员。
    
    
    
    再看看深圳的情况,当初需要边防证的时候,一时之间从全国各地涌来了很多人,好像几十年前封关前的赴港人潮,来势汹涌。直接结果就是,边防哨所的指战员们成了南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三十块钱就可以放你前往一个普通中国人据说不能去的特区深圳。
    
    
    
    现在深圳也不用边防证了,基本上都是可以随便去的地方,中国农民都涌来了吗?前段时间不是还发生了连工人都不够的情况?
    
    
    
    其实这就是发展了的市场经济的自动调节,虽然和户籍改革不完全是一回事,但道理是相通的。中国即便取消了户口二元制,湖北的人照样会以湖北为主,没有工作,没有住房的人也绝对不会都涌到上海和深圳,觉着自己是城市户口而在街头地铺上兴奋得睡不着觉。
    
    
    

户籍制度改革的最高目标:让户口随着人自由迁移
    
    
    
    户籍制度改革虽然以取消城乡二元制为目标,但这个改革只是开始,不是结束。真正的户籍制度改革应该是以人为本,以人的自由移动为本的,取消城乡户口二元制只是第一步,只是从户籍制度上消除了对农民和乡下人的“歧视”,却并没有消除现有户籍制度对所有中国人的“歧视”。因为在现有户籍制度下,不但农民不能变成城市人,城市人想要移动,甚至变成乡下人,也不是那么自由。
    
    
    
    符合《宪法》和人性的户籍制度改革应该是任何公民的户口都随着他们而自由迁徙。这种迁徙不是不要户口的迁徙,而是象世界上先进的国家一样,“以人为本”,是户口跟着人走,而不是人陪着户口生老病死。
    
    
    
    很遗憾的是,就我所知道,这种《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迄今为止只能在政府和相关部门工作的人员才完全享受,例如公务员只要一调动工作,只要他们愿意,户口可以立即跟着走。可是,如果你是工人、农民、商人、自由职业、知识分子,你却没有这个权力。这实在是被中国人都忽视了的最大的一件不平事。
    
    
    
    人不受户口限制,户口随着人走,这当然不是我的发明,世界上大多国家都这样做了,迄今为止几乎没有引起不理性的人口大迁徙,更没有引起大混乱的。而基于我对中国这些年的户口制度的观察和认识,我发现中国完全有条件做到这一点。
    
    
    
    西方目前实行的户口随人的所谓“流动户口”制度基本上是被一个社会安全号或者驾驶证号控制住的,国民的个人资料完全是现代化管理。无论你到哪里,只要住下来,你的一切资料都转到这个地方——所谓转,当然也就是在电脑里转。而中国这些年完善身份证制度,基本上做到了一个人一个身份证号码,加上国人的档案资料也基本上都上了电脑库。科技的发展使得以前那种使用户口把人限制在一个地方才能看住这个人的管理方法显得可笑和不切实际。科技的发展和人口的大量流动使得中国实行户口随人走的基本条件具备了。如果实行人的户口跟着人走,不但不会有问题,而且会解决目前中国社会上的很多由户口引起的问题。
    
    
    
    我注意到在中国说起户籍改革,大家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加入某城市户口,例如16岁到深圳工作,最后还没有户口,例如某大牌导演在北京因为没有当地户口而去造一个假户口,讨论的基本上都是有能力的人如何加入城市户口的问题,很少有人讨论取消城乡户籍二元制,更少有人提到彻底取消当今那种把人限制死的户籍制度,实行完全自由的迁徙制度。
    
    
    
    说到这里,又出现一个巨大的误区,很多人认为取消当今的户口制度,会造成社会混乱。其实,这是大错特错了,取消当今的户口制度不但不会造成混乱,反而更加便于当局对居民的管理,避免不必要的混乱。
    
    
    
    你只要这样想一下,当今在深圳有一千万外地户口,这些人持外地身份证,只要不是开银行帐户,他们根本可以不让你深圳当局知道他们是谁,你如何管理?更糟糕的是这些人中有些离开家乡一下子就是几年、十几年,家乡户口管理人员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有些甚至不知道是死是活。对于这种流动人口如何谈得上管理?今后这种情况还会扩大,最终甚至会混乱到不可收拾。
    
    
    
    但如果我们学习西方例如美国的那种“户籍制度”,只要你是工作变迁或者生活住地变化,你可以在自己社会安全号不变的情况下,用租房协定(或者买房协定)、银行帐号、电话清单(上面有地址)去申请当地的居民身份(例如驾驶证等),但你今天申请了这里的身份,等到你下一次离开了,或者换了工作,你可以立即放弃这里的而申请其他的地方的,一旦你申请新的,电脑里将会取消你的旧的。政府的对你的管理完全根据你的身份证号码,对你的跟踪管理反而更加有效。世界上大多国家都是使用这种方法管理自己的国民,在这种管理制度下,我们看到,美国那些真正几不管的流动人口反而比中国的少得多(按照人口比例),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取消户口,在更加科学的管理下,公民享受绝对的迁徙自由,给大多数被控制几千年的中国人第一个印象就是:会不会中国人都会涌到同一个地方去?其实,等到目前钉死人的户籍制度改革了,户口成为天生人权的一部分,户籍不再分三六九等,那时,民众反而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工作和居留的地方。
    
    
    

户籍改革不只是让“有能力”的精英得到他们想要的户口
    
    
    
    对照上面我说的户籍制度改革的终极目的,我想,深圳市领导对户籍制度改革的提法就很值得商榷了。
    
    
    
    首先,我想说,户籍改革应该是让全国一盘棋,牵扯到教育、福利等多项改革措施,牵一发而动全身,原则上说,不可能某地试点,或者各地为政。从上面的分析中,大家也看出来,如果我们不死脑筋的话,不受根深蒂固的旧思想和旧的利益集团的控制,那么让户口差异和歧视消除并不象想象的那么困难。世界上几乎绝大多数国家都做到了,其中很多国家的发展水平并不比中国高。然而,我们看到现在一提到户籍改革,我们一些地方就在自说自话,有的要买房入户,有的谴责为什么那么优秀的导演没有北京户口,深圳的领导更是直接:要把户口送给有才能的人。
    
    
    
    我真郁闷了,你们这叫户籍制度改革吗?按照你们这样的改革,几乎把户籍制度作为博士文凭一样奖励给有才能的人,这样搞下去,只能把中国的户口差异和歧视越搞越大,这不是和世界上所有改革户籍制度的做法背道而驰?有才能的人都被用户口的方式奖励而移动到几个大城市去,中国其他的地方又改如何?长期以往,这种差别不是越来越大?
    
    
    
    写到这里一定会有朋友打断我,且慢,老杨,你整天拿西方的例子来折腾中国,我问你,难道美国没有优质人才移民?难道澳洲不是有技术移民?所有先进国家都有使用“户口”来吸引优秀人才的计划,就连我们香港也实行了优质人才引进计划——
    
    
    
    我也对你大喝一声,且慢,你真没有看出这之间的差别吗?不错,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以移民(也就是给人家户口)为诱惑吸引优秀人才到他们国家定居——但所有国家吸引的都是和他们没有相同公民身份的外国人啊!这种计划只能针对本来就受到他们国籍法“歧视”的外国人。明白了没有?
    
    
    
    美国人要吸引外国人才,于是以美国的“户口”(也就是移民)作为诱饵,把人家弄过去。你什么时候听纽约说,美国人,你们谁优秀,谁就可以拿到纽约的“户口”。这是违反《宪法》的!所有的美国人天生有权利到纽约定居,不单单是“有才能的美国人”才能够到最好的城市居住。
    
    
    
    不久前澳大利亚曾经实行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移民计划,因为他们国家地大物博,很多地方人烟稀少,大城市人太多,于是澳洲移民局在招收外国移民时附加了条件:过来后必须到某某(偏僻)地方去行医教书若干年。那些外国人为了移民澳大利亚就接受了。可是,澳洲的法律规定,永久居民到了澳洲两年就可以入籍澳洲,一旦入籍就是澳洲人。于是就出现了问题,那些摇身一变成了澳洲人的新移民马上想到大城市去定居,离开那个穷乡僻壤,移民局是否可以拦住人家?当然不行,因为澳洲公民受宪法保护,人家在自己的国土上想到哪里住就到哪里住。人家现在是澳洲公民,不是新来乍到的“外国人”,这一下澳洲移民局傻眼了。
    
    
    
    至于说到香港我就不好说什么了,这个特别行政区是当今地球上最大的怪胎,每次过罗湖桥比出国还难,估计他们也没有把中国人当同胞,人家享受自由和法制嘛。但你深圳不同,你算老几?凭什么要有才能的人才能入户?中国的歧视政策难道还不够过分的?还要在当今户籍改革的时候给伤疤上撒一把盐?
    
    
    
    再说,中国哪一个城市不需要人才?就算是大西北农村难道不需要有才能的人?如果深圳户口真成了奖励,我倒认为,深圳户口应该奖励给那些坚持在大西北的公务员、工人和农民。毕竟我们是一个国家,一个没有任何一个区域是实行了自治的国家。
    
    
    
    还有一个问题也发人深思。其实好多年前海归博士就可以在深圳落户,我的几位朋友就这样变成了深圳人。深圳领导提出不是要让有钱人买房就能进来,而是要有才能的人,对深圳有贡献的人。那我就有疑问了,谁都知道对于广东沿海地区包括深圳地区的经济发展,发挥最大作用的恰恰是投资和廉价劳动力——分别是有钱人和农民工。而如果我们按照深圳领导的意思,这两种人反而是最没有能力入户的,他们要让给有才的人。
    
    
    
    说起有才能的人,问题就更大了。谁来决定入户的“才能”呢?那些符合加入深圳户口的素质都是由谁来决定?
    
    
    
    这最后一条看上去简单,却很重要。深圳领导反对购房入户,我可以理解,因为他要有才的而不是有财的。问题在于如果是有才和有财来对比,我反而认为购房入户才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才更加公平合理,因为博士生可以有钱,农民工也可以有钱。
    
    
    
    反而那个“只要是人才”让人听上去实在心里没有底,按照目前深圳只有常住户口200万,要发展到1000万,我不客气地说,如果这个“人才”的标准由政府来掌握,那么未来十年和半个世纪里,深圳市政府最腐败的行业之一就是那些评判和审批“人才”的单位和领导了。话说回来,有了贪污腐败才让人放心一点,否则,深圳如果在未来几年里,把中国八百万“有才的人”都弄到深圳去入户了,我们这个国家另外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还怎么混下去啊?而且,深圳很可能会成为继古代斯巴达和希特勒德国之后集中最多“有能力”的精英居住的城市。
    
    
    
    当然,批评是批评了,作为一名地方领导,深圳市领导为当地发展积极想办法,把户籍制度改革和吸引人才联系起来,增强深圳的竞争力,从他们的出发点看,确实无可非议。
    
    
    
    然而,大家也应该认识到,户籍制度的改革有一个大的趋势和一个大的方向是不可以逆势而行的,户籍制度的改革应该是有助于人的解放和经济的发展,切实实现《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如果各地都自说自话,把各地户口当成奖励有才能人的奖品,把户籍改革弄成是让少数有能力的精英得到他们想得到的城市户口,我恐怕那和在户籍制度上实现真正平等的全世界都认同的宗旨背道而驰了。
    
    
    
    杨恒均 2009-2-20 深圳

(Modified on 2009/2/2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 杨恒均:消费爱国,让领导们先上?
  • 杨恒均:何不给每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 杨恒均: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 杨恒均:春节文艺节目彰显中国是警察国家
  • 杨恒均:新年的梦想
  • 杨恒均: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 杨恒均: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 杨恒均: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图)
  • 杨恒均: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图)
  • 杨恒均: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 杨恒均: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 郑重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劝慰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我接到萨科齐妻子的来电……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 杨恒均: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 杨恒均: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图)
  • 杨恒均: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2008年中文网志年会演讲(图)
  • 杨恒均: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 杨恒均: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 沈玎:博客是杨恒均的秘密洞
  • 杨恒均: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图)
  • 杨恒均: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 杨恒均:对毒牛奶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 杨恒均《情报局长》:窃听风暴之爱情故事
  • 杨恒均:《情报局长》第二章:鸟巢钢魂
  •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