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徐梅:红酒一杯家万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9日 转载)
今晚我同事过生日,我们开了个小型PARTY.年轻女孩们快快乐乐唱歌,跳舞,苦中作乐。有个女孩提出,难得今天高兴,大家喝点红酒吧,喝了酒,说说自己的心里话。我们这些在餐馆打工的女孩,对酒不陌生。特别是法国红葡萄酒,味道醇美,价格也不贵,于是大家举手赞成。我们在这里,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餐馆、宿舍两点一线,生活缺乏色彩,这也算是个快乐的小插曲吧。
    
    “疯”到一点多,大家都困了,纷纷去睡觉,我却毫无倦意,打开电脑,不觉思绪飞扬。
    
    又是忙碌的一天。每天我们所付出的,和所得到的不成正比。但我们没有选择。一没身份二不懂英文,又能怎么样呢?所以我每天都在乞求上苍垂怜我们,让我们都能够顺利的拿到身份。好去实现我们的美梦——美国梦。
    
    活到现在,我不能说我的人生道路是顺利的、精彩的,但我活得很踏实,感觉很幸运。我经常会碰到好人,比如那些在我来美国这一路上帮助过我的人,在美国眷顾我的人,我衷心的感谢他们。
    
    朋友们说我有个容易满足的心态,人生来平等不过是句哄人的话,生在富贵之家的公主与我这样生活在荒凉小岛上的野丫头,怎么可能平等呢?人比人气死人,十个手指都有长短,所以老祖宗说知足常乐,我知足,所以我快乐呀。我小时候羞怯,长大以后的性格变得很开朗,很容易和别人混熟。我现在就有很多的好朋友,在我眼里,她们都是上帝送来帮助我的天使。我们像亲姐妹一样生活在一起,工作虽然累,但是和谐相处,每天都有快乐的时光。
    
    说起来上帝还是大致公平的,我们家虽然生活在荒岛之上(到2006年才完全通电),家境贫寒,但是家庭生活却很快乐。我爸爸是个高大魁梧的帅哥,妈妈是公认的渔乡美女(这是村里的人都这么说的),因为这个缘故,我们——他们的三个儿女都长得对得起观众。我把读书机会让给弟弟和妹妹,但是他们还是没能完成高中学业。后来我弟选择来美国了,我妹留在家乡,现在也嫁了人,为人母了。
    
    我爸是我们村公认的老实人,他的性格也开朗,脾气好,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他对谁红过脸。,每天都笑呵呵的,在他眼里都是好人,为此吃了不少的亏。我妈总说他不长记性,没心计。记得小时候总在饭桌上听到我妈教导我爸跟谁谁说话时要注意,别把什么都抖给人家;和谁谁做事时要小心点,别上当、吃亏,好像在教育一个大男孩,爸爸总是满脸虔诚,频频点头,惟命是从,没有一句异议。
    
    相对我爸的好脾气,我妈则是一个火爆性子的人。脾气急,火性大,来的快,去的也快。平时她一发脾气,我爸就说:“暴风雨要来了,小的们快找避风港吧。”逗得我们都笑了,我妈也笑了,刚才还电闪雷鸣,转眼云散雾开,阳光灿烂。
    
    其实我妈她也有可爱的一面,她很爱说笑,口齿伶俐,人又冰雪聪明,她有时候会做个滑稽动作,或者说个笑话,让我们眼泪都笑出来了。邻居们看见了就会羡慕的说:瞧这一家子,好得就像姐妹兄弟一样。
    
    妈妈爱我们,用她自己的方式。她的爱给我的童年和少年洒满阳光。
    
    为了生计,为了自由和幸福,我和弟弟离开贫寒但是温馨的家,远渡重洋来到美国,转眼好几年过去了。我和弟弟在地球的这边,父母和妹妹在那边,关山万里,音容渺茫。记得临行的时候我对爸爸说,您和妈妈要是想我们了,就在我们家院子里打个洞,打得深一点,穿透地球,您和妈妈就能看见我们了。
    
    爸爸背过脸去,妈妈把我紧紧搂在怀里,她的眼泪像晶莹的珍珠,一颗一颗落在我脸上。
    
    2009年2月19日于纽约
    
    转自《新世纪新闻网》

徐梅:红酒一杯家万里

(Modified on 2009/2/1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习近平为何要堵中国人权评判者的嘴巴?/徐梅(图)
  • 徐梅:信仰是一种不可剥夺的权利
  • 徐梅:我的家乡在海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