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亲历文革:京郊的一次武斗事件/林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9日 转载)
    
      毛主席检阅红卫兵之后,全国范围内普遍发生了武斗现象。我从成都回到北京,就听说东安市场里面的吉祥剧院每天深夜都有批斗会,当场就打死了不少人(称之为“牛鬼蛇神”),然后就用大卡车当成垃圾运走了。由于这是革命的非常时期,我每天都是深夜才从报社返回东四六条宿舍休息,骑车经过王府井、灯市口、东四南北大街,各个路口都有人拿着棍棒守候在那里盘查行人,阴森森的,使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有一天,当时编辑部的负责人鲁瑛通知我,让我尽快去北京卫戍区见傅崇碧司令员,说是京郊大兴县芦城公社新立村的地富分子杀了五十多名贫下中农,周总理对此十分重视,并要求两家大报派记者同卫戍区的同志一起去查明缘由。我们一行约十余人(就我一人穿便服),分乘两辆吉普车,由摩托车开路直奔出事地点。沿途路过的京郊农村,灯火通明,据说是在批斗地富分子,气氛显得十分紧张。到达目的地已经是昏暗的傍晚时分了,只见上百名农民拿着棍棒和农具站在村口,不许我们进村。当说明来意,要求会见村长时,一位农民厉声地吼道:“你们是干什么来的?今天要是为地富翻案,你们可就是有来无回了!”经过相当长时间交涉,我们才被允许进到村政府办公室。此时,我发现在座的人眼睛血红,有的人直视且发愣,双眼充满了敌意和杀气。这些人的异样,显然是杀人杀红了眼。经过交涉才得知这个村在头一天晚上,一口气杀死了五十六名地富分子及其子女,连抱在怀里的婴儿也未能幸免。据村干部说,起因是传闻地富分子要暴动,因此对他们先下了手。具体作法是,那天晚上召集地富分子及其子女到一间屋子里开会(包括从天津、北京临时召回的地富子女,他们在外面都有工作或经商),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地用乱棍乱刀砍杀,当时一片惨叫声,不少人死后被发现屁滚尿流,屋子里臭气熏天。我们提出要看看出事现场,回答是尸体已经统统埋在村后的沙滩地里了。
       当晚回到卫戍区,由我执笔写了一份调查报告,立即送交中央,从此之后我未曾听到此事处理的下文。估计这份报告很可能送到了当时中央文革(即 “四人帮”)手中,他们对此只会是睁眼闭眼不了了之了。这里需要提及的一个情况是,对这件事情的性质,我同卫戍区那位带队的处长的观点是一致的,认为这种作法至少是违反了人道主义原则和党的政策;而与我们同去的那位年轻记者却说这属于革命群众的“革命行动”。“左”得出奇的观点,令我们吃惊。在当时那种变了味的“革命”气氛下,我们未能也未敢同他进行辩论。此人似乎是愤愤地离去,所以只好由我执笔写下了这份调查报告。 (博讯 boxun.com)

      大兴县发生的这件事,在整个“文革”中以及粉碎“四人帮”之后毫无下文。在那个极“左”的时代,也无人敢于提出来查个水落石出。然而,这件事却深深埋在我的心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