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组织反苏游行的经过/张世惠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9日 转载)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告无条件投降。消息传到陪都重庆,全市鞭炮轰鸣,彻夜不息。当时笔者正就读于重庆小温泉国立政治大学,校园里上千名师生员工闻讯后,从山头宿舍到校区各个角落,欢呼声震天动地。
       与此同时,苏联政府下令在我国东北地区的苏联红军,抢运在该地区的大型工业基地设备至苏联境内,充作战败国——日本的赔偿。消息传来,大陆后方的同胞特别是知识分子、大学生气愤填膺,在小温泉政大同学乃有发动南岸区大中院校学生爱国反苏游行之举。 (博讯 boxun.com)

      1946年2月23日,重庆各新闻单位就此前发生在市区的一次游行失序发表评论报道。我作为当年政大学生会主要负责人,认为有必要再次组织发动游行示威,但应该作好严密的准备,明辨大是大非,力求在秩序严谨的前提下进行。要向广大的市民群众宣传我们是二战的战胜国之一,是在二战中受苦受难的时间最长、遭受损失最为惨重的国家,我们理应享受同盟国家间已签订的宣言、协定中一切有关权益;我们祖国的一草一木更不允许受到半点侵犯,更不能容忍将我东北地区大量重型企业工厂的重要设备掳掠以去作为战争赔偿的无理行径。
      就在当天上午,政大各系科班级选出代表组成“国立政治大学爱国示威游行筹备委员会”,互推法政系学生张世惠、经济系学生黎燮熙为正副主任委员。又鉴于南岸区除政大外,尚有交通大学、中华大学等十余所大中专院校,经联系后扩大组成“重庆市南岸区大中专院校学生反苏示威大游行筹备委员会”,研议大会宣言、向国民政府呈送的《请愿书》内容等。
      25日上午,各职能组集中讨论了全区上万名师生游行途中的各种具体问题及可能产生意外情况时的应变措施等。
      当天下午,教育长办公室突然传出消息:“校务委员会陈立夫校委衔当轴令来校视察”。陈到校后,召见游行筹委会负责同学,我与黎君应召前往。我俩向陈立夫校委、程天放教育长就筹备这次游行的全部情况如实汇报后表示:铁定于明天(26日)上午九时在市内校场口广场集合,举行誓师大会后,开始在市区范围内游行,包括大会主席团全体成员向国府呈送《请愿书》,预计下午二时游行进行至南区公园解散返校。
      陈立夫校委在听取我俩汇报后,竟是一顿严厉的训斥:“一,你们尚在求学期间,不应分散精力,移心旁务。二,反苏游行,兹事体大,必将引起政府外交困难。三,你们自己组织还不算,竟把范围扩大全南岸区,拉出上万人游行队伍,未经校领导审查批准,实属胆大妄为。四,上万人游行队伍,将给陪都人民带来紧张激动气氛,其后果不堪设想;最后,即使安全返校,学生心情岂能立时平静,影响学校正常教学,遭致家长责难。因此,我要求你们现在就向政大全体同学宣布——立即退出此次游行。”
      听完陈立夫校委训示后,我俩就所训各点婉转作了申辩;并表示此次游行示威活动不能变动,这是由南岸区万余师生代表共同商定的,不能由我政大单独提出更改。政大学生肩负着将来“管理众人之事”的重任,我们办事作决定可以朝令夕改,今后用什么示诚信于人民。人无信不立,如果我们退出,让其他院校学生去游行,那将是政治生命中的失德,我们政大学生绝不可能办到。
      说话至此,食堂开晚饭的钟声响起,同学们因见我俩应召久久未归,产生误会,纷纷拥至教育长官邸墙外高喊“还我同学”口号。此时,教育长以眼示意于我,劝阻同学们注意克制。我遂乘机站到窗口,大声对学生群众说:“明天游行的午餐馒头按原计划准备,宁多勿少,不用备菜,甜馒头即可,明天中午送到市内,不得有误。”
      此话既出,陈校委大为不满,厉声指着我俩说:“你们负责,立即通知在大礼堂召开全校师生大会,我给大家训话。”
      在大礼堂,陈校委先是以平静的语气对政大学生的爱国热情表示赞美,对游行示威运动的选择与安排,给予适当的肯定与表扬。但在说到明天在市内游行的决定时,却又出现令人大出意外的训示:关于你们决定明天走出校门游行的事,其实,我也是同意的……此时,台下师生纷纷举起双手准备鼓掌,却又听说:“ 但是我所同意的明天,不是日历上的明天,而是历史上的明天……”
      耳闻此言,我急不可待地冲向发言讲坛,拿起麦克风走向主席台正中前沿,向在座的师长同学们说:“刚才陈校委已经说了,关于明天游行与否的问题,现在我代表筹委会要求大家表决,请注意听清:‘凡是同意陈校委的指示,我校明天不参加游行的,请举手’……”经过好一阵子沉默,全场千余师生竟没有一个举手,没有一个同意明天不去参加游行的。此时,只见陈立夫校委、程天放教育长匆匆拂袖离去。
      1946年2月26日凌晨五点,重庆小温泉国立政治大学师生反苏示威游行队伍沿校门外简易公路向海棠溪进发,在离长江不远处会合南岸区各校队伍准备乘轮渡江。此时一辆轿车急驰而来,程天放教育长下车,径直找到我与黎君。他说:“现在只要队伍不过江,还来得及,我们按原队形向后转回小温泉可好?”我俩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九时整,南岸区万余师生游行队伍齐集校场口广场,誓师大会后,队伍行进在两路口至国府间,一辆车头插有苏联国旗的轿车穿过马路靠近主席团成员前导卡车时,司机伸出头,面带嘲讽的冷笑,操着夹生的川腔说:“还游哇?啷格游个没完没了哟!”对于他的挑衅,我们没有理睬。
      游行队伍行进在去国府途中,传来新任国民政府文官长吴鼎昌先生将接见游行主席团全体成员,并负责接受《请愿书》的消息。接见过程非常顺利,吴文官长信心十足地表示:必将即时转呈当轴,作出可让同学们满意的外交措施,以副国人的爱国愿望与诉求。
      下午二时,游行队伍按预定时间到达终点——南区公园解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