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与建设部斗法的经租房业主:开动脑筋 维权需要智慧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8日 转载)
    
    来源:南风窗
     在过去的多数年份,中国一直忽略对于私有财产的尊重和保护。张积年的存在与抗争,表明中国眼下已步入一个私有权益诉求日趋激烈的时代,无处不在的公权与寻求突破的私权不可避免发生了碰撞。此时,开动脑筋来维权尤其重要。 (博讯 boxun.com)

    
    1980年代,建设部曾下发一纸红头文件,宣称中国的很多私有房屋已被充公,不再属于它们的所有权人。私有房产主们闻讯怒不可遏,纷纷出动,开始了年复一年的上访和控告。
    
    几度交锋之后,建设部渐渐落于下风。它发现自己需要面对越来越多像张积年这样的人。
    
    56岁的张积年看上去很超脱。中国的维权人士一般总有一副忿忿然憋着一口气的神情,但在张那里,你绝对看不到这些。他口才极好,言谈风趣,不像一般维权者心情沉重。他是一个极聪明的人,虽与建设部做了多年“冤家”,但凭借策略性维权手腕,至今仍然毫发无损,安然如常。
    
    “哪那么容易抓到我的把柄,”张积年说,“我明白底线在哪里,我在合理、合法、有度地上访。”
    
    在过去的多数年份,中国一直忽略对于私有财产的尊重和保护。张积年的存在与抗争,表明中国眼下已步入一个私有权益诉求日趋激烈的时代,无处不在的公权与寻求突破的私权不可避免发生了碰撞。此时,开动脑筋来维权尤其重要。
    
    只要看看张积年就清楚了,他的行事风格让一些权力部门简直感到头疼。
    
    
    
    一笔历史账
    
    
    
    13岁时,张积年亲手和他姥姥将房屋权属证明交给了房管部门。那是1966年,中国当时已坠入一场“文化大革命”引发的狂热和混乱之中,拥有超过50间房子的张家和全国有产者一样,被勒令交出房屋权属证明,如其不然,就要成为被专政的“狗崽子”。
    
    因为户户一样,均等对待,他们一家子倒很是无所谓。张积年和他姥姥拿着权属证明,跑到房管局去排队上缴了。随后,一家人被轰到一边儿,偌大个院子被安排住进了很多陌生人。
    
    在此之前,张家对于自己的房子控制权实际已失去。1958年,“大跃进”时期,农业人口大量进城,住房资源分配紧张,政府转而动员城市有房者将私有房屋对外出租。
    
    此种动员最后演变为强制。根据规定,城市居民的房产凡在15间以上或达225平方米以上,必须由国家进行统一经营、租赁和管理。张家因其住居规模而不能免,除了留置一点用于自住,其余房屋全部纳入政府“经租”之列。虽然当时手中依然攥着权属证明,但已形同虚设,直至后来被迫上缴,他们还很天真,以为产权是我的,不过是由他们代管,“没有必要伤心”。
    
    
    
    
     1980年代,中国出台了对于这段历史问题的纠正对策,大量返还被挤占、没收的城市私房。张家此时有了要回房屋的愿望。张积年前去房管局打听,得到的回答是不用再找,这些房屋已被收归国家所有。
    
    经过一番查寻,他才发觉,所谓经租房屋已属国家所有的根源出在建设部。1985年建设部出台一份未予公开的意见,宣布凡经租房屋一律收归公有,由房管部门统一经营、管理。
    
    此事立刻将张积年惹翻。由于迄今差不多所有经租房屋的原始产权人均未变更,权属关系依然明确,张积年质问,“一个红头文件就宣布收归国家所有,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你建设部算哪门子国家?”
    
    张积年所以动怒,是认为这一个文件以及之前对于私房进行经租和挤占本就是一种违宪行为。他历时4年研究,知道早在1954年的《宪法》之中,国家已经明确要保护公民的房屋以及各种生活资料所有权,并认可了私有财产权利。他还知道,邓小平明明白白地说过,从前一些因头脑发热而导致的运动是违背经济规律的错误行为。他说,“有邓小平先生的指示,我就不怕了。”
    
    “不怕了”的张积年一门心思到处打听情况,最开始没人理会他。那些能够使人绝望到极点的回复也是口头形式的,怎么说法由人一张嘴。2004年之后,他不只是动嘴,还通过书面信件向各部门询问情况,不期然便收到了书面回复。尽管这回复本身措辞乏味已极,犹如迎头冷水,足以浇灭他那要回房子的决心,但他反而从这种回复方式的转变上看到了信心。
    
    事当其时,中央新一代领导人开始执政,并提出“依法治国”的施政构想。这一迹象令张相信,存在于我们这个社会中的那种一向罔顾法律和藐视规则的行事风格可能扭转。张说,大环境的转变已经开始,这使他有了更进一步的盼头。他拟借法治去牵制建设部,以捍卫自己的权益。
    
    
    
    起诉建设部
    
    
    
    一些私房主曾试图通过诉讼来实现权利主张,结果此路不通。法院每逢此类官司就犯难,他们最终将此类诉讼推了个干干净净。最高人民法院曾专门发出司法解释,宣布关于这一类纠纷法院不予受理,那些想要打官司的人应该去找政府解决。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的一些司法解释同时还对经租房问题的解决设置了障碍。1964年,最高人民法院应下级法院关于如何审理一桩经租房产继承官司的请示发出一份批复,强调经租房不允许继承。这基本上掐灭了那些已不在人世的房主的继承人想要索回房产的念头。
    
    
    
    
     张积年并不是没有起诉过建设部,但同样屡被驳回。他后来改变策略,不再以“落实私房”的名义起诉建设部,继以侵权、违规、信息不公开等各种可受理的理由将一桩私房官司递到法院,只要法院受理了这些诉讼,庭审辩论和质证过程就一定要涉及建设部有关私房的那些恼人文件。
    
    去年7月,张积年又一次向建设部发难。他以信息公开的名义致信建设部,详细开列了一组由该部早先制定的经租房的文件,要求予以公开。20多天过去,始终不见答复。一怒之下,张积年将诉状递到法院,指控建设部“行政不作为”。
    
    法官接状不高兴,立刻和建设部方面进行交涉。于是,从法院出来的第二天,张积年就收到了建设部特快专递上门的书面答复。建设部在答复中表示,他申请公开的文件属于机密,不在信息公开范围。张积年说,“他们这是打着机密的幌子不作为”。
    
    他发誓要戳穿这幌子,于是在网上搜到若干建设部所谓不在公开范围的那些文件文本。犹嫌不够,他又跑到图书馆去查访,结果找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马原编著的一本房地产案例解析,几乎所有建设部宣称不在信息公开范围的文件均汇集其中。
    
    证据在握,张积年复将建设部告入法院。理由是,如果这些文件是机密,就不应出现在坊间,为什么还能公开出版?这给法官出了难题。他们说,这些文件既然你都看到了,干嘛还要让建设部公开一遍?张积年说,这不一样,如果我拿着自己找到的这些文件去打官司,法院可以不认可的,建设部公开的是正正经经的文件,是我打官司需要的。
    
    已知法院尚未受理该起诉讼。张积年也不着急,法院挂着,他就等着,不担心没有下文。去年冬天见到本刊记者时,他说,自己已做好了充分准备,倘若建设部再次声称那些文件是机密,那么他就要转而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起诉马原,因为机密是不可以公开出版的。
    
    他乐呵呵地说,“到时候,马原非得跟建设部急了。”
    
    不仅直接挑起针对建设部的官司,2006年开始,张积年还广为代理那些需要诉讼的私有房产官司,原则上凡有经租房主找到他那儿,就无偿提供代理。他试图通过法院诉讼将那些可恶的建设部文件打回原形,因为这些文件破绽实在是太多了。
    
    推进该等工作虽很艰难,却非全然徒劳,也有意外收获。最新一件消息简直令他喜形于色。去年末,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公告废止一批2007年底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其中包括1964年最高法发布的那份关于经租房不允继承的批复,废止原因是“情况已变化,不再适用”。据悉,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下令办理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俄国维权律师遭政治谋杀的背后(图)
  • 公民维权的非暴力原则 /许志永
  • 临沂郯城政府职工公开维权何时了???
  • 赵山河: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维权系列报道之134
  • 大陆惟有搞政治特区才能救人民、执政党、政府/维权中国网
  • 中国维权农民的悲哀和凄凉(图)
  • 冉云飞呼吁关注地震灾民情况及死难学生家长维权受阻
  • 上海维权/中共上海恶警利用公器对人民犯罪
  • 张翠平:上访维权居民的“春节”
  • 范亚峰:维权运动与宪政转型的中道模式 ——和谐稳定模式和非常政治的危机
  • 我们不参与《08宪章》联署的最初原因/上海维权(图)
  • 改革之后,中国的维权、福音与宪政转型
  • 关于《当代中国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
  • 上海维权人士詹荣妹的公开信
  • 左晓环:维权人士左晓环请求成都警方归还被非法扣押的物品
  • 詹荣妹致上海二会的公开信/上海维权
  • 上海维权人士张翠萍公开信
  • 山东临沂郯城政府职工公开维权
  • 维权遭迫害/上海崇明杨莉
  • 维权律师遭打压 忆通律师事务所面临停业整顿半年(图)
  • 中国海监东海维权:两年半逼退171侵犯目标 (图)
  • 上访维权人士刘杰的申诉被驳回
  • 《中国维权动态》第87期
  • 中华自由党公布首批大陆启蒙、维权标语
  • 湖北随州民师再上访 维权抗争进入第八年(图)
  • 严正抗议抓捕维权业主,呼吁立即释放维权业主
  • 北京“维权之旅”活动今日正式启动
  • 湖北随州民师再上访 维权抗争进入第八年(图)
  • 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在北京遭绑架(图)
  • 民生观察工作室推出“下岗教师维权年”活动
  • 维权网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国人权状况普遍定期审查的总结、分析和对公民社会后续跟进的建议
  • 维权无果肖青山欲砸公安部的牌子
  • 维权网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公开信
  • 停止迫害及立即释放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
  • 中共阻止维权人士参加华再臣的葬礼/RFA
  • 维权中国网已在博讯设立博客 《中国政治特区试点倡议书》签名将继续
  • 维权中国网发表中国政治特区试点倡议书被关闭
  •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郑州中原区朱屯村维权系列报道之134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维权中国》网会坚定的走下去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奥运前夕维权人士叶国柱被无端延长监禁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讨论会(笔谈)征稿启事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