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蔡慎坤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8日 转载)
    
    
     作者:蔡慎坤 (博讯 boxun.com)

    
    针对目前总数已经高达两千万的返乡农民工,全国总工会昨日启动“千万农民工援助行动”,这一行动将对1000万名农民工实施以就业援助为重点的综合援助措施。
    
    全总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孙春兰昨日在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为支持农民工自主创业,工会系统将争取政府和社会资金,为农民工提供多种形式的低息或者无息贷款。
    
    孙春兰重点强调,农民工大量失业可能对社会造成的不稳定已引发了高层的高度重视,公安部之前就已派出多个督导小组奔赴各地,以了解关于当地社会稳定的情况。孙春兰表示,当前要严密防范“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一些企业遇到的困难对农民工队伍进行渗透和破坏”。
    
    但究竟是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孙春兰没有明说,我们也只能妄自揣摸,境外的敌对势力似乎都在金融危机水深火热之中的美国和欧洲,日本和台湾也可以算上,境内的敌对势力包括藏独和疆独,还有个什么功,以及一些失业的人,维权的人,喊着言论自由或民主的人,掰着指头算一算,敌对势力可能真的不少,仅靠全总的力量根本防不胜防,需要调集大量的公安、武警甚至军队严防死守才行。
    
    保守估计,我国流动就业的农民工人数应该达到1.5亿人,目前农民工失业人数至少在2000万人以上。城市的失业人数包括职业技术学院类以上的毕业大学生失业人数也不会少于2000万,这些数字还在继续刷新着。
    
    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持续延续,国内的出口导向的制造业订单数量急剧减少,造成很多企业停工的停工、减产的减产,在广东、苏南、浙江等地出现了大量出口制造企业倒闭的现象。根据分析,由于国际消费需求的恢复需要时日,而农民工就业市场的均衡却与国际消费市场有着“唇亡齿寒”的关系,所以“农民工失业潮”或将持续几年的时间。
    
    虽然启动内需代替外需来拉动国内经济的发展是一个看起来非常诱人的方案。但是,中国的内需潜力恰恰也来自于农民工。问题在于,当前的农民工面临着失业风险或者已经失业,我们又如何希望他们能够扩大消费需求呢?
    
    农民工要想再就业是非常困难的,目前,农民工的出路似乎只能是“逆转化”为农民,然后等上几年时间,慢慢地再脱离土地,重新走向工厂作坊。所以,政府现在应该做好农民工的返乡工作,实行各项必要的经济体制改革,让产业结构更加关注国内消费者的需求。
    
    农民工是中国户籍制度的产物。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户口制度在中国的历史上并不存在。历史上,尽管中国是个农业社会,但人口具有高度的流动性。这里不仅仅是人口的区域流动性,更重要的是社会分层意义上的流动。
     中国传统没有西方那样的阶级概念,更没有印度那样的身份等级概念,个人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努力往上流动。今天的户口制度是1949年建国之后出于对人口管制的需要而特定的历史产物,也是畸形政策的怪胎。
    
    在我看来,全总的职责是千方百计帮助数千万失业的农民工和城市工找到谋生的出路度过难关,而不是把精力用在寻找境内外的敌对势力!
      
    前不久,网上流传这样一个悲惨的故事,不知道关心职工疾苦的全总高官看了有何感想?
    
    重庆市第二针织厂有一个名叫张苏玉的女工,长的漂亮,曾是该厂的厂花,老家在河南,在重庆亲戚很少。
    
    九十年代末期,由于针织厂倒闭,被迫下岗,当时只领到下岗补贴四千元,然而主管官员和厂内的贪官自然是腰阔肚圆。
    
    当时,全厂的人都下岗了。不久,张苏玉的老公逼她离婚,没办法,12岁的小女儿露露也被老公带走了,孤苦零汀一个人过活。
    
    社会道德败坏,厂里有的单身女人都沦落为妓女,靠卖淫为生。张苏玉由于没有找到工作,也不愿与她们为伍,无奈之下省吃减用。
    
    一段时间里,在人们的眼中,张苏玉似乎已经外出打工或发财去了,谁也没有再留意她的不存在。
    
    一晃就是五年多时间过去了。
    
    2005年10月,针织厂内被开发商占地修房子,有一段管道要经过张苏玉的房子,大家都知道她很多年不在家了。没办法,由居委会、公安局和各个单位共同签字同意后,撬门入室。
    
    当人们进到屋内时吓呆了,床上躺着一具白骨。
    
    人们打开放在桌上的一本张苏玉留下的日记,从日记中的日期中看,最后的日记日期是:2000年8月8日。距发现她时已经五年多时间了,在她的日记中写着一句话:“一个月没吃肉了,好想吃回锅肉、烧白……这是我最难熬的一段日子……”。
    
    人们看到日记和已经变成白骨的张苏玉,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久,张苏玉17岁的女儿露露来到现场,见到惨死的妈妈,忍不住蹲在墙角里嚎哭。
    
    露露告诉人们,她最后一次见妈妈是五年前,当时她还在上小学,她也曾来找过妈妈,但敲不开门,邻居、外婆和姨妈都说她可能回河南老家或者打工去了,她后来也就没有再找了。
    
    “苦难的中国”转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
  •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四)(图)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三)(图)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二)(图)
  • 刘晓竹:转型需要敌对势力
  • 郭起真:谁是中共政府的“敌对势力”?
  • 博讯给“五大敌对势力”加按语似有隐情、引人注意
  • 中国全国总工会:严防敌对势力渗透破坏
  • 周永康要求严打境内外敌对势力
  • 广东增设装备精良的特警队:严防敌对势力,构建和谐社会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