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涯海角之怨:海南,你是自由岛和幸福岛吗?(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8日 转载)
    
    来源:南风窗
     自由岛?幸福岛?
    
    2008年10月,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家正率领15部委官员赴琼调研考察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明确提出:“建设海南国际旅游岛根本目的是‘造福全岛人民,泽被子孙’”
    
    “孩子卖香被警察抢走,哭着回来,我们盖的铁皮屋、房子都被砸烂,嘴巴软的人抓去一天就回来了,嘴巴硬的人被拘留了15天。你来晚了,看不到这一切”
    
天涯海角之怨:海南,你是自由岛和幸福岛吗?

    
    时至今日,提起中国的特区,谁还能记起,海南亦是其中之一?11年前,海南曾被国务院授权,可以自由兑换货币、境内投资者自获利年度起10年内不再补缴所得税、土地使用权出让一次性签约最长70年……其后经历种种波折,这个岛还是没能被政策托起来,实现脱胎换骨的改变。
    
    2008年底,海南方面再度进京,拿出一纸国际旅游岛总规划,对未来进行了富于椰风海韵的畅想。在更具抱负的人眼中,旅游岛仅是一个开始,最终,海南依然没有失去多年前夭折的那个梦想----成为中国的自由贸易区。
    
    从规划本身看,如果旅游产业仅被当作拉动GDP的手段,那么也需要从产业本身的规律出发对其进行效益的考量;如果人们已经意识到旅游与当地原住民更加紧密的关系,应该在政绩的追求中更注重民生,那么这份规划值得探讨完善之处或许就更多。
    
    在全国各地的风景名胜,人们已经习惯了“富旅游”与“穷居民”的反差,甚至把这当作当地原生生态的一部分来消费。在政府加公司的强势模式之外,探索一条出路不让村民、渔民沦为没有话语权的一方,提高他们的生活幸福指数,尊重当地的社会生态而不过度商业化,对整个中国同样具有普遍意义。
    
    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自由岛,还是幸福岛,都值得人们把目光投向这片南中国海环抱的土地。
    
    富丽堂皇的酒店和门外几米处破败肮脏的街道,财大气粗的开发商和被城市化裹胁、不知所措的原住民,这种强烈的对比,在中国的许多风景名胜区都不难见到。海南的旅游资源得天独厚,但社会经济基础薄弱,这种反差更是每一个到海南的游客多少都曾感受到的。
    
    2008年10月,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家正率领15部委官员赴琼调研考察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明确提出:“建设海南国际旅游岛根本目的是‘造福全岛人民,泽被子孙’”。轰轰烈烈的国际旅游岛建设已经拉开帷幕,但在由海南省旅游局牵头制定的国际旅游岛总规划中,相关的论述却非常笼统,只是泛泛地说“提高海南城乡人民生活水平”。
    
    春节长假刚过,尽管有金融危机的影响,游客仍为当地带来17.33亿元的旅游收入。旅游的“天堂岛”,如何成为岛民的“幸福岛”?这背后的深层问题,仍然是政府主导的经济规划,无论是旅游业还是其他产业,怎样真正以民生为取向。
    
    
    天涯海角之怨
    
    旅游开发抛开当地百姓,带来的阵痛其实海南一直在承受。
    
    众所周知,三亚最知名的景区是天涯海角,然而,只要一提起天涯海角风景区,三亚天涯镇的村民甚至政府官员都丝毫不想隐瞒他们的不满:为何祖辈留下的自然风光,自己不能得利,却让开发商圈起来收钱?天涯海角风景区每年有数亿的旅游收入,为何他们却只能靠叫卖水果和工艺品赚点小钱?
    
    “于是,当看到豪华的旅游大巴载着衣着光鲜的游客到来时,有的村民流露出的不是‘有朋自远方来’的喜悦,而是狠‘宰’一刀的冲动。”当地媒体这样总结。
    
    2007年2月25日,四川游客徐?一家5口在天涯海角景区游玩时,“身边一直跟着好几个兜售什么贝壳、珍珠项链的小商贩。这群小商贩基本上都是一些中年妇女和小女孩”,徐家因为与商贩们发生口角,徐家老小被10几个商贩群殴。离开海南后,气急败坏的徐?以“愤怒的老驴”为名在网上发表了《如此让人恶心的三亚》一帖,网民群情激愤,引起了巨大反响。
    
    为挽救声誉,亡羊补牢,三亚市委书记江泽林亲自指挥了一场整治风暴,在市委成立秩序整顿领导小组,调整天涯海角分公司的领导班子,严厉处理责任人,投入80万元安装21个电子眼对景区旅游秩序进行全面监控,禁止商贩进入风景区进行贴身售卖,那些叫卖工艺品的妇女商贩被统一安排在景区出口的休闲购物商场设摊叫卖。
    
    这个休闲购物商场于2007年5月开张,位于游客从景区出口到停车场必经的通道上。一路出来,先是一些工艺品、艺术品和茶叶等专卖店,然后是一个纪念品和土特产超市,再出来是一个集贸市场式的个体经营户区,那些妇女商贩就被安排在这个区域做生意。三亚市旅游局副局长周春华介绍说,这是政府为百姓谋生计,特意而为。
    
    这些妇女商贩主要来自附近村庄的回民、黎民,基本上没有土地,原来打渔为生,现在则打工或做生意,有些穷得连房子都没有。有些家庭一家老小的生计就靠家中妇女在景区售卖工艺品维持。被驱赶出来以前,她们在风景区贴身售卖,一个月基本上能赚1000多元。
    
    现在,风景区里没有扰民现象了,但商贩们的日子却难熬了。“生活上很难过,过一天都不容易。 ”一名女商贩告诉记者,“现在一天能赚二三十元就不错了,嘴巴干都舍不得买一瓶水喝。”由于人多摊位少,一个一米长的摊铺少则2个人合租,多则8个人合租,大家轮流卖几天,剩下时间歇业在家,很多人的家境深受影响。
    
    商场刚开张时,由于里面的专卖店和超市不卖工艺品,商贩们的生意还行,每天还能盈利100来元,后来里头也开始卖工艺品,个体户的生意马上萧条。再加上商铺在位置上本来就处于劣势,个体户输给了里面的专卖店和超市。无奈,商贩们拒绝缴纳每月 300元的租金,“一个人就来卖几天,怎么交租?”她们的抵制心理很强。民穷则怨。如果不解决强势的专卖店和超市与个体商贩同质竞争的问题,这些个体商贩只会一边惨淡经营,一边累积怨气。
    
    
     考验张晖的是,如何开发经营好,保证有持续不断的收入来源给农民分红,“把构想变活,蛮难的”。
    
    2008年11月底,记者到槟榔村采访时,“梦里黎乡”农家乐已经开业一个多月,生意惨淡,地点就是总书记走访过的苏就清家的小院子。规模也还小,只是苏就清及其他两户农民以自家院子入股,本来约定,农户拿营业收入的20%。不过,一个月下来后,改成公司向农户租院子,每月租金1300元,合同期5年。
    
    为何这么快就更改合同?入股农户、苏就清的堂弟苏振平给记者举了个例子:公司进一瓶洋酒 600元,销售价是8 00元,按照原来农户取营业收入20%的合同,农民所得160元,公司只盈利40元。“我们只是提供场地而已,公司刚起步,养那么多人,我们应该支持公司做大。如果5年后公司发财了,我们有权利修改合同啊。”苏振平设想得很好。
    
    苏就清家院子里,总书记乘凉的黎家茅草亭现在已经变成游客用餐的地方。就在这个茅草亭里,槟榔河所在的凤凰镇党委书记王裕雄告诉记者,5年后努力做到一年200万的游客量,如果每人消费100元,那就是2亿,6000多人的槟榔村家家户户都可以 “富甲天下”了。“到时候就是在自己院子摆卖槟榔,都能富裕。”王裕雄说。
    
    成立土地信托基金
    
    三亚2008年旅游总收入近90亿元,但风景区里的富人区、风景区外的穷人区,两者的差距是那样突兀。“发展旅游业的目的就是让两者的落差更小,走向一元化。”三亚市副市长李柏青对记者说。李柏青是槟榔河开发领导小组成员之一。
    
    令人欣慰的是,不只是在三亚,在一些海南市县执政者心中“均富观”已经萌芽。博鳌亚洲论坛的举办,让位于琼海市万泉河出海口的这个小镇名扬天下。2009年博鳌机场将开工建设,博鳌二期建设亦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琼海市委书记祝春荣向记者坦承,博鳌一期建设由于上马匆忙,地方政府时间紧迫,并没有为拆迁农民和失地农民规划未来,给点补偿款就把他们甩开了,没有出台相关的富民政策。不久前去博鳌考察,便有农民求他给一条出路,这说明博鳌一期并没有真正实现富民效应。
    
    吸取一期建设的教训,博鳌二期除了给拆迁农民提供新住所,还给农民留成地,农民的留成地可以跟政府一起招拍挂,也可以自己招商引资,或以土地入股。另外,未来优先聘用农民。博鳌二期是高端项目,如果有老百姓愿意加盟、租铺面,政府也会优先考虑。
    
    给农民留成地,是一个创新,新到当地百姓一下子都没完全理解政府的用意。琼海市区开发区不远的村子得了100 多亩留成地,但他们要盖房子,变成宅基地,祝春荣听后着急了,亲自跑过去向村民解释:“等政府把路修到这里,等高端项目开发起来后,根据十七届三中全会的精神,农村经营性土地完全和国有土地一样转让,能卖大价钱。”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