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批茅于轼/苏中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7日 转载)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私心”和个人利益(权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内容的社会作用也相反。 (博讯 boxun.com)

    
      对于“私”,古人的理解比今人要深刻。“私”的古字为“厶”,意思是“自营,为自己利益,不择手段去营求。与‘公’相对。” 《韩非子》上说:“古者仓颉之作书也,自环者谓之厶,背厶谓之公。” 《说文解字》对 “厶”字没有好感,用以解释“鬼”字的含义:“人所归为鬼,从人,象鬼头,鬼阴贼害,从厶。” 可见,古人造这个字的时候,非常没有“理性”,“情绪化”相当严重,全完没有考虑到我们21世纪的国人对这个字的热烈拥护和崇拜。但是,古人对这个字的概念定位是准确的,即把它视为道德范畴的东西:“背厶谓之公”。延用到当代,依然如此:“私”的反义词还是“公”。这就是说,“私”是相对“公”而言的。这里的“公”,指公共利益,公共秩序、公共准则,公共协约,公共章程,等等。——背离或破坏这一切,就谓之“私”,它“不择手段去营求”,就是不择手段地反对公共规则,损害他人的和社会的利益。不正当性,甚至非法性,是其本质。“私心”深化和发展下去,往往成为法律概念,如“违法”,“犯罪”。
    
      而“个人利益(权益)”,则是个具有现代人文精神的法律概念,具有法律的内涵,具有正义的品格,是与法律和正义共生共存的,共同发展的。其内容不但包括形而下的物质,而且包括形而上的精神,当然也包括个人在此两方面的创造价值,实现个人的物质和精神幸福。世界人权宣言,人权公约,公民公约,文明世界的宪法和法律,都用与之相近的概念,提出了保护个人利益(权益),而没有一个提出要保护“私心”。
    
      有人认为,“私心”也好,“个人利益(权益)也好,都是要让人得到一定的好处,还不是一回事吗?这种思维,犯了一个逻辑错误。任何概念,都是有一定范围的,超过了,性质就变了。麦苗和麦粒是一回事吗?水和冰,分子构成上都是两个H,一个O,水可以向植物体内输送养料,让树木花草枝繁叶茂,生机勃勃,而冰则使树木花草枝叶凋零,凄然惨然。二者的本质区别十分清楚:私心是通过破坏公共规则和损害他人利益来实现的。个人利益(权益)是在遵守和巩固公共秩序的过程中实现的,无损于他人。社会如果倡导和纵容“私心”最大化,无疑是灾难;如果主张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可以推动社会发展。微软实现其利益最大化,在为自己创造巨额财富的同时,又以其先进的科技极大地推进了社会的文明进步;三鹿集团实现其私心最大化,破坏社会规则,在奶粉中加三聚氰氨,谋财害命。
    
      两相对比,我们可以简化出两条结论:“私心”是人类社会前进的破坏者——它的方向,是破坏社会规则:个人利益(权益)是人类社会前进的推动者——它的内涵中,包涵着精神和物质财富,包含有对公共秩序的遵守和巩固。
    
      这两个概念是不能错位的,是不能颠倒着使用的。但是,现在不少人却在颠倒着用,其中一个人就是茅于轼。茅于轼在他的一本书中写道:“每一个人关心自己,有私心,原是正常。而且只要同时也尊重别人的私心,大家是能够找到一致同意的均衡点的。这样说来,没有任何必要去反对私心。严格地说这并不错,至少从理论上看是完全正确的。”(摘自中华亲爱家《剖析茅于轼“道德的悖论”》)在这段话中,如果把“私心”一概念换成“个人利益(权益)”,则是没有错误的。可惜,他搞颠倒了。这一颠倒,最少会产生如下恶果:
    
      1、发展“私心”的破坏性,认可社会潜规则。例如集体违规,谋取好处后,坚守攻守同盟,相互包庇。又如,在官场上,你贪污受贿,我也贪污受贿,大家彼此“尊重”,就形成了腐败集团,在对付民主力量上,“找到一致同意的均衡点的”。
    
      2、在“人欲横流”,腐败丛生的现实情况下,更加剧了道德堕落。
    
      3、作为一种宣传和主张,无疑在颠覆社会公共价值。
    
      这显然不是茅于轼的本意,他的逻辑还没有那么简单,所以他可能马上会用下一句来辩解——我说过:“只要同时也尊重别人的私心,大家是能够找到一致同意的均衡点的。”这个“均衡点”,可以形成大家都信守的规则。笑话也正在这儿:由这个“均衡点”所形成的规则,人类社会早就找到了,世界人权宣言,人权公约,公民公约,文明世界的宪法和法律,就是证明,保护个人利益(权益)的主张已明确提出来了,并且在全球得到认可,广为传播。为什么茅于轼还要进行重复研究,而且没有摸“到个人利益(权益)”这个概念,只得到一个模糊的“均衡点”呢?在学界,重复研究是很可悲的,这是不是与逻辑混乱与知识陈旧有关呢?待考。
    
      但那只是他个人的事,如此模糊而混乱的东西,致使道德迷失,危害性是存在的。
    
      茅于轼也许会说,这是为了清理文革关于“斗私批修”影响。即使是这样的目的,话完全可以这样说:那时“斗私批修”中的“私”,并不是破坏社会规则那层意义上的“私”,而恰好是每个民众的个人利益,是让民众自觉地剥夺自己,做清教徒和奴隶。我们现在提出保护个人利益,就是在否定 “斗私批修”。这不就很明白了吗?有现成的现代观念而不去用,为什么非要在概念上进行颠倒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没有规则,就没有自由/苏中杰
  • “中国爷”如是说/苏中杰
  • 苏中杰:戈培尔给王兆山的通知书
  • 为民众效劳,给权力上铐/苏中杰
  • 苏中杰:“精英经济学家”:权贵资本主义的师爷
  • 打倒民粹主义!——精英经济学家当前行动纲领/苏中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