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之许:反对茅于轼者为哪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7日 转载)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以市场化全球化为出发,土地红线的设立既没有事实的支持,也讲不出什么道理,但是,这一观点却始终拥有众多支持者,这是一个很混杂的态势,一部分支持者是出于特殊利益,一部分是出于特定世界图景的影响,也有一部分支持者,则是对中国特色市场化进程的深深不信任。 (博讯 boxun.com)

     任何一个社会进入现代化起飞阶段,必然会出现城市面积的扩大、大量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商品粮比例直线上升......这本来是社会分工深化的体现,意味着现代化程度的提高。与之相伴随的,则是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农业占GDP比重的下降,以及人均收入的不断提升。尽管受城乡二元体制和土地公有等诸多体制的约束,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并不完全符合这一描述,但也差相仿佛:30年来,中国的城市化比率已经达到了近45%——这还没有算上进城务工的2亿农民工,农业 GDP降到了15%以下,人均收入也随之大幅提升。这意味着,以市场化、全球化为手段,以现代化为目标的努力,获得了很大的成就。
     在这一过程中,尽管农业生产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比例持续下降,但其总量却一直在上升,即使刨除这些年增长很快的经济作物的种植,仅仅就粮食生产而言,总量也在上升。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基于对市场化和全球化的信任,以要素代替和国际市场为后盾,茅于轼先生提出了“18亿亩红线没有根据”的言论,不料,这一论点随即遭到了强大火力的反对。对此,茅先生认为,骂的人虽多,“可是又讲不出道理”,“正因为此事涉及巨大的利益,所以有这么强烈的骂人声”。对此,我不能完全同意,在我看来,特殊的部门利益固然存在,并驱使某些人为特定制度辩护,但是,对于相当多在网络上或者私底下开骂的朋友来说,之所以对土地红线如此在意,其实是基于对全球化、市场化的不信任,而产生的一种不安全感所致。茅先生与反对者的冲突,其实反映的是双方在全球化、市场化上面的根本分歧,而绝非仅仅是利益分歧那么简单。
     首先,部分反对者其实是不相信相互依存的国际秩序。茅先生认为,“如果中国进口五千万吨,不到全球粮食贸易的十分之一。并不会对全球的粮食市场造成太大的冲击”,但是,这一假设必然建立在全球贸易秩序的稳定正常之上。而反对者的脑海里,始终是封锁、禁运的可能,尽管我似乎没有看到对这一可能的有力论证,也没有人论证过出现全面封锁禁运的可能性,以及这一前景可能会由什么原因造成。但是,这一强烈的立场始终存在于相当多的人脑海中。在我看来,这主要来自于改革开放前遭遇长期封锁禁运的历史记忆,尤其在经过意识形态包装之后,这一历史记忆已经转化成了某种牢固的世界图景,一种对外部世界始终保持怀疑,对相互依存的国际关系有所保留的世界图景。在这种图景之下,任何相对重要的东西如果不能自给自足,就是不安全的,这些年来,诸如粮食安全、石油安全甚至芯片安全一直在轮番唱响,其背后就是这样一种世界图景所支撑的强劲思潮,而未必是所谓的巨大利益的驱使。
     其次,部分反对者是不相信市场的自发力量。改革开放前,号称以粮为纲,粮食生产不可谓不重要,耕地面积增长不可谓不多,但是,粮食总产量却长期上不去。改革开放后,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进展,耕地减少了,但“粮食增产了60%”。之所以出现如此反差,根本就在于改革前实行的是计划体制,而改革后逐步修正了计划时代不尊重价值规律的错误,让农民尝到了种地的甜头。因此,市场化才能解决粮食问题,本应该成为一种基本常识。但是,不容回避的是,在中国特色的市场化过程中,也出现了大量不正常的事情,给广大民众所带来的刺激和痛苦之类的负收益同样巨大,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种对市场化不信任的思潮正在蔓延,围绕土地红线背后的争论,其实也是这种情绪的一部分。尤其当茅先生将自己的学术主张与诸如城市化进程相结合的时候,就更加触动了部分民众心中的痛——高房价、暴富的房地产商人、拆迁暴力、官商勾结……之所以会出现那么多“讲不出道理”的谩骂,确实应该从道理之外的群体心理中去寻找答案。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反对者对现代化也有所怀疑。以笔者的记忆,关于中国耕地减少的忧思出现在1980年代,那是一个社会刚刚开始现代化起飞的时候,让人眼花缭乱的变化接踵而来,这很容易引起农业时代的联想,一看到大量膏腴之地化为街道厂房,一看到大量农民陡然出现在城市,就产生“生之者寡,食之者重 ”的感想,甚至担心一旦出现什么不测,连吃饭都成问题。在我看来,这是1980年代出现耕地忧思的原因之一。20多年过去了,尽管中国的现代化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受城乡二元体制和土地制度等诸多约束,相当多的中国民众尤其是农民工群体,并没有从现代化中分享到和他们贡献相称的收益,因此,依旧有这么多人基于自身生存发展的不安全感,而依旧对现代化不抱信任,在城市中找不到栖身之所的他们,理所当然地把家乡的土地当成了最后的家园寄托,打破土地红线在某种程度上也触动了许多人心中的痛,难道,城里不让我们呆,你们还要来抢我们的土地,或许正是许多捍卫土地红线的人士的所思所想。
     因此,以市场化全球化为出发,土地红线的设立既没有事实的支持,也讲不出什么道理,但是,这一观点却始终拥有众多的支持者,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很混杂的态势,一部分支持者是出于特殊利益,一部分支持者是出于特定世界图景的影响,也有一部分支持者,则是对中国特色市场化进程的深深不信任,围绕18亿亩土地红线的争议,其实折射出当代中国社会思潮中隐藏的巨大冲突,这一冲突与直接的利益冲突相比,可能有着更为深远的影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莫之许:致非网友梁文道——自由舰队的最终胜利
  • 民主自由与西藏之二/莫之许
  • 当代中国社会分层之我见/莫之许
  • 开放的中国需要胡佳/莫之许
  • 厦门PX改建:开明还是民主起点?/莫之许
  • 南都应向薛涌道歉/莫之许
  • 替邬苏林说两句 / 莫之许
  • 对电视政论片《大国崛起》的失望/莫之许
  • 莫之许:刚柔之间论“天问”—我看维权绝食之三
  • 莫之许:更脏,但并不更坏——我看维权绝食之二
  • 莫之许:更脏,但并不更坏--我看维权绝食之二
  • 莫之许:化繁就简说民主—我眼中的维权绝食之一
  • 莫之许:教育产业化难以继续推动内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