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詹荣妹公开致中国冤民大同盟(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访者人权状况调查表

上海涤尘居专项研究者、自由撰稿人沈纯理帮助整理

    
    (注:可以自愿填基本情况,其他内容根据自已需要填写,每项内容可以多选)
    
    基本情况
    性名:詹荣妹,现年:性别:女,文化中等,汉族,身份证号:310105195608170466
    户籍地址:上海市闸北区天潼路646弄20号
    联系方法:上海市闸北区中兴路800号302室,邮编:200070,手机:13817094728
    
    一、上访起因
    我遭到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实体严重违纪,直接参于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侵犯公民的生命权利。
    
    二、上海市闸北区政府的侵权
    (一)2004年7月9日,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超越职权,违法的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违反处理公务的规定”。该实体参与社会的经济问题,在没有法院的执行令之下,擅自出动特警车数辆包围我宅地的周围,由特警设下警戒线、再由原警察(警号:033618林云峰)(该警察已另涉600多万元的经济案被判刑)的带领下砸毁私宅大门,非法闯入我的私宅,造成本人合法拥有生存的住房,以及懒于经营谋生的场地遭受彻底毁灭。掠夺财产是彻底的,连生活用品中的都一针一线不留,被伤害后仍然行政不作为,致使我至今流离失所,只得长期浪迹于街头,似乎这样的社会毫无国法所在。
    1、在当时的形势压迫下,我无奈地逃到自家的宅地屋顶,站在高高飘扬的“国旗”下,遭到上海市联富房地产有限公司职工以张道财为首的一伙凶手追逼,他手持打人凶器的大棍棒,制造现场逼我喝敌敌喂。我不得已喷吐后,立即遭其手持棍棒残暴地猛击与毒打,即刻把我当场打得昏死过去,致使敌敌喂渗入体内(书证一:被殴打的照片),造成人身严重的伤害。经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高超医术全力的抢救,从11天的昏迷中起死回生,在该院重症室抢救了40天,转至上海市闸北区长征分院继续治疗,合计抢救与治疗共224天,于2005年2月18日出院,虽然捡回一条性命,但已经造成人体部分器官的终身残废。
    2、发生人身伤害案的同时,又毁灭了我赖以生存的住房,生活用品被抢劫得不留一针一线,而且没有任何清单。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国家保障“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第三十九条还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三条、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实施该具体行政行为的人构成刑事犯罪。
    (二)公安的行政不作为
    1、2005年5月26日,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北站派出所该所长庄富宝书证受理该案后(书证二:受理通知单)不立案。
    2、2005年8月22日,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影接待受理该案后(书证三:上海市公安局的受理通知单),但仍无具体行政行为见效,至今该凶手张道财毫发无损地逍遥法外。
    (三)房屋拆迁:
    对本户被拆迁地块,在前已合法取得的城市土地使用有效年限内,未经任何回收或转让变更登记的法律程序手续前,滥用行政职权,违法违规批准并发放给上海市联富房地产有限公司“拆迁许可证”。(书证四:该基地的拆迁许可证)
    1、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上海市闸北区土地管理局违反土地法、城市拆迁有关的法律、法规,行政滥用职权,2003年5月26日越权发放即“上海市联富房地产有限公司【拆许字】(2003)第1号”《拆迁许可证》不予查处,任其继续违法。
    2、同一行政管理机关,发放《拆迁许可证》、发放裁决书、发放强制拆迁通知书。(注:2004年6月18日,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越权发放“强制执行通知书”,即【闸府强执】(2004)19号)同月22日,上海市闸北区土地管理局发放“强制拆迁通知书”,即【闸房地拆通字】(2004)第5号。
    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规定“程序”已被颠倒(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先发强迁“执行”通知书,而上海市闸北区土地管理局后发强制“拆迁”通知书),此属程序违法。这样的行政方式“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更是当打手”,故这种社会那里会有公平与公正可言?
    (四)土地使用:
    上海市闸北区土地资源管理局,执法违法。在明知被拆迁地块,在前已合法取得城市土地永久性的赁租性土地使用权、还在有效期内。未经任何转让、变更、回收、登记的法律程序,违法违规批准出让属本户的合法土地使用权限内,而将该土地出让给新的土地使用者(上海市联富房地产有限公司)。在法定的程序上无权出让该土地,更是无权进行该户的裁决书。
    
    三、控告行政侵权的各部门
    (一)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程序违法、越权发放强制执行令。
    (二)上海市闸北区土地资源管理局,滥用职权“越权发放拆迁许可证,违法变更土地的使用权的使用者,发放裁决书,发放强制执行通知书)。
    (三)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区分局“超越职权,违法的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违反规定处理公务”, 由该实体出动特警车数辆、并由其特警设下警戒线、再派其原(犯法的)警察带领下,造成我人身遭受到严重的伤害,生存住房被毁灭,造成我四年多来的流浪生涯。
    (四)上海市联富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市申兴动拆迁公司勾结腐败的政府官员,开发该基地19280平方米的占地面积,不择手段地暴利几十亿人民币,却造成我的内臓终身残废,过着流浪街头的生涯。
    (五)实施非法拘禁的责任人:1、上海市闸北区政法委主任——张建国;2、北站街道政法委主任——陈平。
    
    四、经历上访的时间
    2004年7月9日——至今(4年多的时间)。
    
    五、因上访导致的处罚和伤害
    因为要上访维权,我成了政府官员眼中需要打击的“要犯”,每逢节假日及开会期间,我的居住点都被监视、连正常走在路上都会遭到非法绑架,实施非法拘禁中:
    (一)2005年9月30日被拘禁在青浦,10月1日晚饭后发生食物中毒而昏迷,在青浦中心医院抢救2天,继续被关押至10月8日释放。
    (二)2006年3月5日被拘禁七浦路文成旅馆3月8日就餐时昏倒,住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医院抢救至3月29日出院。住院期间随身的包被窃,报案后并不立案查处。
    (三)2007年2月19日在上海火车站出口处被(警号:033590)恶拖恶拉当场昏倒被抬上沪:6975警车押送至上海市闸北区宁路1022弄22号的北站街道的“黑监狱”,昏迷2小时儿子赶到后才由120急至上海市闸北区长征医院住院12楼57床抢救。报案,虽出了警,但不予以立案查处。为此父亲在过度焦虑与抑郁下,同年3月11日去世。
    (四)同年10月1日上午10时,上海市闸北人民政府派了10多人到我临时住处抓我,这时我陪57岁的哥哥看病中,我当天虽逃过了一劫。但第二天我在上海火车站送客时被抓,又一次被押送至青浦,在被拘禁中再次的发生昏倒,住青浦中心医院抢救至10月24日出院,甚至在出院时由警察读告知书,我57岁的哥哥由于焦急妹妹遭遇伤害,同时又得不到及时联系专科医院的有效治疗,于同年的11月3日去世。
    (五)2008年3月6日,我在北京正常的行走在三里河的路上被上海的三个警察突然将我扑押倒押在身上造成当场昏倒,3月7日被送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医院住院抢救,(住院号:41347)于同月19日出院。我孩子的父亲次月15日突然猝死,这就是“一次强迁,三条的人命”的惨痛经历。
    (六)同年9月13日,下午12时进入上海火车站8号车厢,遭到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信访科长赵岳刚的带领,当场没收了我的火车票,由24人共同绑架了我,并当场造成我的昏死,被送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医院抢救,当晚9点后苏醒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被强行抢占,在22小时内仅提供3两不足的食品。
    (七)又同年10月16日星期四,正是区领导干部的接待日。上午11点时区信访办的警察(警号:032304老梅)谈话中,无故被闸北区北站警暑的警察(警号:033609张平)等人强行押进带有铁笼沪:警7780号。询问无果,下午17点开出上海市公安局传唤证“沪公(闸)(北)行传字【2008】第115号”以你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在被关押30小时中突发脑梗而不给及时的治疗。
    
    六、采用维权的方式
    (一)司法诉讼
    1、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07)闸受初字第28号。
    2、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沪二受终字第80号。
    3、上海市第二人民法院(2007)沪二中受字第46号。
    4、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7)沪高受终自第52号。

以上因“动迁”中的强迁系争,均被裁定为不予受理,但这都未经全国人大立法与授权下擅自作出的,因此,这是直接侵害了全国被“动迁”人民的合法权益,此属非法的司法违法的行政行为!
    (二)投寄信访申诉信,至少有几百次。
    (三)申请游行示威:5次。
    (四)媒体采访:10多次。
    
    七、处理结果
    (一)上海市信访办与闸北区人民政府的处理,并不是在现有的法律、法令框架下解决,却要求我必须认可:这是“依法”抢夺财产与“依法”遭到伤害的,这样闸北区的“督解办”方可介入,才能协调动迁的安置事宜,我誓死不认可该严重侵权违法行为是依法,故至今没有结果。
    (二)认为结果不合法
    (三)其他
    
    八、对自己上访维权状况的意见及要求
    遭到政府严重的侵权行为,4年多来的上访,不仅没有合情、合理的解决动迁安置问题,更是继续遭到侵权。由于继续遭到侵权行为,造成2007年3月11日——2008年4月15日,一家有三人的不幸去世(一次强迁、三条人命)。
    依据现有的法律与法规的规定,那么:侵权要赔偿,违法要追究,为此,我有理由提出:

(一)依法归还我合法拥有的私有财产;

(二)依法追究伤害我的凶手的违法责任!
    
    
    填表日:2009-2-16
    
    詹荣妹公开致中国冤民大同盟
    詹荣妹公开致中国冤民大同盟

_(博讯记者:涤尘居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维权人士詹荣妹的公开信
  • 詹荣妹致上海二会的公开信/上海维权
  • 一次强拆:三条人命╱詹荣妹
  • 上海市民詹荣妹致信11届两会吴邦国委员长/上海维权
  • 詹荣妹:上海衙门朝南开,有理无权莫进来
  • 詹荣妹致上海市市委书记习近平同志的一封信
  • 詹荣妹致中共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 詹荣妹致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的一份信
  • 中国上海官商勾结的谋财害命案/詹荣妹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