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德国愤青的性爱之旅 在中国的朝圣与艳遇(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6日 转载)
    
    来源:网易新闻
     在北京生活了10多年,佳杰思(Adrian Geiges)很少感受到过去那种“革命的感觉”,仅存的印象是一些革命歌曲和小学生脖子上的红领巾。
    
    朝圣
    
    在北京生活了10多年,佳杰思(Adrian Geiges)很少感受到过去那种“革命的感觉”,仅存的印象是一些革命歌曲和小学生脖子上的红领巾。
    
    偶尔,他会参加一些聚会。穿过狭窄充满老北京味道的鼓楼东大街,在MAO Live House这样有鲜明“毛时代”特色的酒吧里,跟朋友一起唱起《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时候,身着红色唐装的他,会借机问座上的中国年轻朋友:现在的年轻人,跟你们父母那一代,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德国愤青的性爱之旅 在中国的朝圣与艳遇

    
    手执“红宝书”的德国老愤青佳杰思
    
    有人认真地对他说:老百姓不大关心政治,缺乏信仰。也有人指着眼前的酒杯回答:起码,那时候喝不到青岛啤酒。
    
    12岁的时候,佳杰思看了父亲书架上德文版的《毛泽东语录》,那本小册子就成为他的“毛圣经”。之后,在亲友的眼里,佳杰思逐渐成了一位桀骜不驯的愤青----16岁的时候,他参加了西德的共产党,然后一路向东:18岁从西德去了东德,然后是苏联----他亲身经历了俄罗斯的解体,“我到的时候,那里是苏联,等我离开的时候,那里是俄罗斯。”
    
    再后来,他来到中国。
    
    1986年,佳杰思第一次来中国,骑着租来的飞鸽自行车,兴奋地穿梭在大街小巷。那次,他在中国待了一个半月,次年,他在德国出版了《苏醒的中国----我的旅行印象》一书。
    
    1997年后,他因工作关系开始居住在北京,一住就是12年。作为德国《明星》周刊驻亚洲的首席记者,他能用比较纯熟的中文跟人交流,甚至可以发中文短信,但很难表达很细致的感觉。“好”和“不好”是他用得最多的两个词,用来表达对某种事物的评价,他听不懂“原型”、“含蓄”这样高难度的语词,却又煞有兴趣地让我解释这两个词的意思。
    
    一路向东,这酷似一个当代的马可・波罗的故事。像马可・波罗一样,佳杰思也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了书,书名是《从黑森林通往世界的革命之路----在毛泽东、切・格瓦拉和其他领袖时代的生活》,中文翻译为《我的愤青岁月》,里面记述了他“一路向东”的朝圣历程。
    
    
    
    
    :系统信息
    
    
    a:link{color: #111111; text-decoration:none;}
    a:visited{COLOR: 888888; TEXT-DECORATION:none;}
    a:hover{COLOR: #CC3300; TEXT-DECORATION:underline;}
    .line_space{ line-height: 22px }
    
    
    
    
    
    
    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比价购物纽约时间:Mon Feb 16 03:13:07 2009
    我的|关于  
    
    
    抱歉,你所浏览的新闻已被淘汰[很有可能是重复的消息;也即,你可从下面的新闻中找到类似消息。]
    
    
    
    © 2009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 |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