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远新:“联络员”~“办事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6日 转载)
    
    《决策与信息》
     (博讯 boxun.com)

    
    当联络员“吹风”
    毛远新是毛泽民的儿子,毛泽东的侄子。1941年2月出生。1943年9月,毛泽民被新疆军阀杀害于乌鲁木齐。1945年7月,母亲朱旦华带着他到了延安。朱旦华改嫁时把他托付给毛泽东。毛泽东待他如同己出。
    毛远新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1964年7月5日,毛泽东和毛远新谈话。重点是教育问题。“文革”中,《毛主席与毛远新谈话纪要》被红卫兵作为传单广为印发,毛远新因此闻名全国。
    1968年,辽宁省革命委员会成立,毛远新出任副主任。不久,他先后担任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政委。
    1975年9月,毛泽东病情加重,言语不清,江青安插毛远新当“联络员”,从此他掌握了发布“最高指示”的大权。毛远新经常向毛泽东“吹风”。毛远新说:“担心中央,怕出反复。”“我注意小平同志讲话时,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
    毛泽东最看重“文化大革命”。谁想否定“文化大革命”,毛泽东是寸步不让的。毛远新“吹”的“风”,正是毛泽东最为担心的事。
    毛泽东要毛远新找邓小平、汪东兴、陈锡联谈谈。1975年11月2日毛远新找邓、汪、陈开会。毛远新谈了自己的看法,即“中央搞了个修正主义路线”。
    邓小平无法接受,回答说:“昨天(即11月1日)晚上我问了主席,这一段工作的方针政策怎样,主席说对。”
    其实,这意味着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即将兴起。
    “韵止”当办手员
    文革以后的1993年10月,毛远新17年刑满后,被安排到上海汽车工业质量检测研究所工作。重返工作岗位,他使用的是“李实”的名字。
    毛远新在研究所被安排在总工程师办公室,职务是“办事员”。毛远新不管这些,埋下头一心扑在工作上。主管技术的副所长发现李实是个难得的管理人才,向所长建议提升他担任总工程师办公室主任,所长一时不知如何向副所长解释才好,就向毛远新征求意见。“你就说我身体不好,本人不想再承担更重的担子。”毛远新对所长说。
    毛远新拖着两条病腿,蹬着一辆旧自行车,把手杖挂在自行车上,风里来雨里去,常常加班加点,成为全所下班最晚的人,得到全所上下的一致称赞。只要有工作干,再忙再累他整天都乐呵呵的。
    进所不久,一次全所党员开会,毛远新坐在办公室“岿然不动”,一位非党同事奇怪地问:“你怎么不去开会?”
    毛远新坦然地说:“我又不是党员。”
    “你怎么不是党员?”
    毛远新笑着说:“过去想入党,但条件不够。现在年纪大了,也不想入了,反正入不入党一样能为国家干事。”
    还有些事是难以“装”下去的。由于刑满后还要剥夺政治权利4年,在此期间,毛远新是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到了基层普选的日子,全所职工都要排队参加投票,一个人也不能缺席,怎么办?所长就安排他到外地“出差”,顺便去检查治疗腿病。
    从到上海重新工作定居后,毛远新和女儿李莉也经历了由完全陌生到逐渐熟悉再到父女情深的过程。初到上海,毛远新望着女儿那纯真美丽的面孔,总有一种负罪感,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
    李莉出生于1977年1月,那时毛远新刚刚被关押3个月,妻子全秀凤也正在隔离审查。女儿10个月大时,长时间高烧不退,延误了治疗,后经大量使用青霉素,烧是退了,却发现双耳失聪了。
    后来,虽然一家3口住进了上海一间13平米的房间,莉莉却总是躲到舅舅房间里,加上语言交流困难,父女之间难以沟通。入夜后,毛远新望着天花板自责:“是我连累了她,欠下女儿的债终身也难还清……”
    1996年毛远新全家迁入新居,毛远新的工资逐渐长到了2001年的1600元。全秀凤退休后,又在一家公司打工。女儿李莉也有一份安定的工作。一家3口在上海平静安详地生活着。
    2001年2月,毛远新正式退休了。毛远新退休后,按照国有企业具有高级技术职称的职工退休标准,每月领取1080元的养老金。上海市民政局还为他办了烈属证,享受烈属待遇。每年春节,区民政局和街道居委会都派人前来慰问,在他的家门贴上“光荣之家”的条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远新:纪念父亲毛泽民烈士牺牲六十周年
  • 亲身经历:毛远新执政期间的辽宁
  • 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女儿李讷参观南街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