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山先生不知政党间之制衡/刘力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6日 转载)
    
    孙逸仙在《五权宪法》里告诫我们:「由此可知凡是一个东西,在当时一二百年之前以为是好的,过了多少时候,或是现在亦觉得不好的。」所以把握孙逸仙救国救民之大公无私服务精神,发展出适合现在国情所需之新见解,当是我们后辈子孙不可推卸之责!而五权分立学说主要源自美国总统制的三权分立,主要为了权力制衡,但不管是总统制或内阁制,笔者认为五权分立都不是一种很适当之权力制衡方式。
     (博讯 boxun.com)

    首先是权力间之制衡关系复杂,这可以数学之排列组合计算出来,以三权中之二权相互制衡子关系来看,三取二的组合是三【(三×二×一)∕(二× 一)=三】,此即三权分立只有简单之行立、行司、司立三种二权相互制衡子关系;但五权分立则不然,以五权中二权之相互制衡子关系来看,五取二之组合数为十【(五×四×三)∕(三×二×一)=十】,却有行立、行司、行考、行监、立司、立考、立监、司考、司监、考监共十种二权相互制衡子关系;加上五权亦可能碰上各权相互结合后之对抗关系,例如行立两院结合对抗考监两院,甚或考监司立四院对抗行政院,如果种种权限均要诉诸宪法的规范,那就更让人伤脑筋了。
    
    因此五权宪法各个权力间之制衡关系实在太过复杂,终必导至总统专权,或者行政、立法两权对立,甚或行政权独大之后果,因此期望五权平起平坐的初衷,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更可笑的是,在孙逸仙「发明」第四与第五权后,中央银行之货币第六权、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之新闻监督第七权与选举委员会之选举行政第八权等等,需要分立设置以独立行使权力的机关,往后又一个个被「发明」出来。
    
    其实机关分立不代表就必能独立行使职权,重点在取得此等治权之源头为何。德国类如我国之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委员,或联邦宪法法院任期十二年之十六名法官,大体上是由其联邦议院和参议院以三分之二多数决各推选一半,再由其无实权总统任命之,盖高门槛同意权之制约,可担保出线的委员或法官,让各主要政党都能接受,加上长任期之保障,更能维护独立行使职权的结果。
    
    再者,民主政治的核心是政党政治,孙逸仙对政党间之权力制衡,似乎并未深入了解,所以不知政党间之制衡,才是权力不被滥用之关键,此即执政党主要靠反对党的监督,司法仲裁基本上只是辅助,因其力量薄弱而未可凭依,笔者在内阁制国家的瑞典,甚至常感觉不出司法权之存在,总觉得他们甚至没有三权分立之制衡关系,因为总理是多数党领袖,平时在国会立法,主要靠反对党来针砭,但立法是为行政,哪里还需要执政之行政权与立法权间之制衡呢!因为对执政党本身之行使权力来说,应将执政之各个独立部门整合,以效率周到为原则来为民兴利,而实在没有必要制衡自己,来给自己掣肘,找自己麻烦!
    
    在欧美各民主先进国家,好像也没有看过这种另立两权之做法,但人家的政治却较我国进步得多,加以五权这几十年来在我国之失败经验,使得实施不为赢者零合通吃之内阁制,应该是现阶段较佳之选择,因此国家仪式代表之无实权总统改为立法院间接选举,弃五权之考监两院,而改由行政、立法与司法之三大权,或什至再弃行政院而仅以立法、司法二大权,配以行政、考试、监察、货币、通讯传播及选举行政等,小型权力独立行使机关,或为较佳之做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孫中山先生滿意了嗎?/秦漢
  • 南京市民的举报求助信!!关注南京,关注中山先生的归属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