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唾弃李银河之万言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3日 转载)
    
    发信站:天益社区(http://bbs.tecn.cn 本文链接: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321632
     文章提交者:QQ摩托手七次 (博讯 boxun.com)

    
    李银河,所谓的中国的社会学专业人员,以大声疾呼支持同性恋而著称于世,中国虽然不是个特别开放的国家,但对于同姓恋,很少人会以特别鄙视的眼光去看,大多以不支持也不反对,但还是认为异性恋最健康,要说国人的思想观能作到此步也算很不简单了。
    
    但李银河不同,专门到处呼喊自已支持同性恋,唯吼天下人不知,从而一举成名,要说汤唯一托成名,那是人家为我们奉献了美,奉献了艺术,但李银河干脆,一撕(脸皮)成名,让人有些反胃了。
    
    喊同性恋也就罢了,谁也不挨着,但最近又开始大呼决不能终止计划生育,以前朝中国人的生育观,来证明现代社会计划生育的必要性,其文章通篇都是说全世界都不其行唯独中国实行,是因为观念的问题,不知道她说的观念是什么?
    
    一,美国等外国人两夫妇生很多孩子的常见的很,十个八个的也不算稀罕,不知道这算不算生育观念?
    
     反而现在你让一对普通中国夫妇去多生养几个,他不一定会同意。但老百姓愿不愿多生,都是个人自由,不能作为大搞计生的理由吧。
    
     作对一个社会学者,搞到黔驴词穷的地步,还要不要脸皮的大喊计生,却只能提出个观念的莫明的理由,不觉得没羞没骚吗?
    
    二,计生之初,并不是经过全民讨论或学术界 讨论研究出来的计生,而只不过是一个马姓的人,强烈的建议。它的理由很简单也很荒唐,人口大爆炸。其案例却是以兔子为例,说两支兔子如果每次生两个,两个 再生,就会挤满整个草原。呵呵,如此荒谬的理论被拿来作为参考,当然跟当时疯狂的社会背景有关。 荒谬在哪里呢? 偷换了概念,兔子社会没办法比喻人类社会,因为兔子不是理性动物,它也没避孕技术,他可以一边饿死孩子,一边生孩子,而人类社会是理性社会,一个初中毕业 的人,他已经完全能懂得量力而为的道理了。即使是兔子,到现在也看不到全世界都是呀?但这个理论在当时极大的迎合了计划经济体制。
    
    三,政府的职能问题,当然,作为一个权力集中到自已手里的政府,它有能力选择是象封建社会一样,甚至对百姓的生命权作出管理,或者选择象现代化国家的服务型政府一样,协调社会,服务于社会。对于生育问题来讲,一个现代化的政府,只有引导生育观念的义务,因为决定权在人民,它的政府的责任只能是对监护人的养育责任进行监督,不能合理的养育教育,作出适当的手段而以。比如在美国,如果父母不能很好的养育后代,会被法院剥夺监护人权力。而中国的作法呢,先怀疑你有罪,强制只能生一个,不管你有没能力。
    
    四,把减少人口当作增加人均收入的办法。这个很荒谬,也很浅显,不值得讨论。无法认为多子女的家庭就会穷死,也无法认定少子女的家庭就会富裕。如果你非要说,中国的现代化,要依赖于每个家庭只一个孩子,来达到人均收入高,那我赖的跟你讨论,你智力有问题。
    
    五,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有多严重,我们不能看人口部门的报告,那些报告跟实际的差距可能是一亿跟一百的差距,没有任何意义。但以后,一个孩子将要面对八个老 人的抚养,却是马要就要到来的事实,如果你非要把老人都安排进敬老院,那你应该能看到敬老院的老人可怜不可怜吧,这个政府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现在的人消耗了本该投入到子孙身上的财富,当然也不要指望子孙能养得起你们,一再推迟的退休年令,难道你一点不了解吗,作为一个社会专业人员。
    
    六,一种只能依靠政治斗争来实行,而无法用合乎宪法的手段来实行的政策。是不能出台的政策。
    强制堕胎:这是不是一个文明社会可以作的,堕胎是不是象拉屎撒尿那么简单呢?
    强制结扎:有什么理由和权力要求公民结扎呢?
    规定一个公民可以生几胎,原本的理由是说孩子是社会的负担,那首先要论证下,到底是孩子在负担社会呢还是社会在负担孩子呢? 有能力抚养者也不允许生,这已经不再是自由市场范畴内的问题了,已经是计划范畴的内容了,你的经济不允许用到自已的孩子身上,当然是计划经济的范畴了。
    人权跟计生完全不可调和。要计生,只有用暴力手段,不用证明了吧,暴力手段还有人权吗?
    
    不清楚你是不是不知道农村计生的血腥,连保甲制都搞出来了,哥哥超生找不到就拆弟弟的房子,姐姐超生跑了就结扎妹妹,足月的孩子打下来,只不过多生一个孩 子,就要把父母逼死,前年广西博白群众火烧乡政府的事你应该知道吧。试问,在中国哪一个孩子父母不是靠自力更生养育自已的孩子,哪一个靠社会施舍了,除了 公务员。从最早的计生技术实验的地方,就是用打一种药,可以让子宫萎缩,你可以想一下,子宫萎缩后,是什么状况,整个人就废了,那个试点的百姓大都活在世 上,只是活的很痛苦,你也可以去拜访一下。象结扎后四十岁以上的女性你也可以了解下,看她到四十岁还会不会有性生活。结了扎的男性你也去拜访下,看还是不 是男人,不要说什么书上面说男性结扎不影响,你自已去了解下看还是不是男人。你作为一个一直倡导女权,倡导性享受的人,很难理解你为什么忽然跳出来为计生 唱赞歌,大部分老百姓看不到,如果看到,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一个中国人,不管吃喝拉撒,即使你买包盐,盐价里都含着世界最高的税务。但政府所收的花不完的钱,共公富利在哪里,公共设施在哪里?就是上街上找个共公厕所,我不相信你能找得到。
    
    说孩子是社会的负担,到底谁才是社会的负担呢?
    
    七,社会现代化人口文明化是最好的人口调节剂。全世界都通行共认的理论,却得到了中国最知名的社会专业人员李银河的批判。
    
     现在都一个孩子了,新中国成立多少年了?为什么还是照样的黑工厂打工呢,你即使不养孩子,你照样买不起楼,依然过着紧吧吧的日子。到今年,黑工厂你也找不到。
    
     有人不想生,有人想生很多,中国以外的国家可以依靠这样的自然社会法则来达到人口有序发展,而李银河认为中国不能?你是预言家吗?你怎么知道社会发展人 的观念不会变呢?而且在已经转变之后,却冒出了中国人口观念一有问题的说法,你想干什么?而且你没有任何根据的,只依靠小学生算术就证明了什么外国现代化 国家以后也会计生,中国只不过是提前进行,你不觉得人太贱的话,活着很没意思吗?
    
    人口问题很复杂,尤其是在中国,老百姓没发言权,眼泪往肚里落,呼喊停止计生好多年了,但只是牵扯到某个部门的很大的金钱利益,没有一丝的改动。劝你作为 一个有知识的人,说话要摸下自已的良心。我生活的地方,一直是中国的计生改革试点,就是允许生二胎,但中间要隔几年才能生,这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这的生育 水平一直保持相对全国来讲比较低水平。我爷爷有生了九个儿子,想下我们的以前的生育观念,想下现在的,你让他生,他也生不起。
    
    可以用台湾最近搞的补贴电单车政策作个比喻,假如中国也同样想发展私人电单车交通的话,可能的政策会是强制购买电单车,这样比喻还算恰当吧。我以为现在搞得什么所谓大交通,也是已经严重越权了,大交通是不是社会的先择呢?
    
    所谓人口素质会降低的说法,不想反驳了,太低级可笑了,把人口数量作为人口素质的重要相关,本身就是伪命题。你可以说日本人香港人台湾人素质都很低,也可 以说美国人素质高是因为人口少,什么都可以说,但随口一说就出政策,大问题。不经过调查研究,随意说农村的生育观念不如城市,不是一个正经的有知识的人作 的事。而且诬蔑农村养孩子不讲究,不重视教育,先不说这些年,农村是怎样养活城市的,先不说这些年农民为了交齐三提五统全家出外打黑工,先不说农民每年把 自家种的近四分之一的粮食无偿交给国家,连白条都要不回一张,还要借钱交税,不说农村人是怎样偷偷落泪的,就先说下,这孩子教育的事有个度吗?农村人省吃 检用养育孩子就是错的?城市大鱼大肉就养的好?
    
    
    附李银河的原文
    计划生育可以叫停吗? (2009-01-14 14:00:23)
    李银河
    
     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个在美国上学或教书的人写的,标题是《停止计划生育,鼓励生育已刻不容缓》,文章中用大量数据表明,中国的人口模式已经降到更替水平以 下,如果不停止计划生育,在2020年人口将不会达到预期的13.5亿,而是降低到11亿,影响中国的大国地位。
    
     我不是搞人口学的,但是从社会学角度研究过村落中的生育文化,我感到这个人的言论太危险了,万一影响到决策者的思维,真的停止计划生育,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的灾难。
    
     这个观点犯了几个致命的错误:
    
     首先,他所引用的所有人口发展变化模式——从一开始实行计划生育将妇女的生育数从五六个降到两个,到取消计划生育,到拼命鼓励生育大家也不愿意生——全都发生在以城市人口为主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如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台湾、香港。
    
     在城市生活中,生育文化与农村有很大不同。城市人要孩子的主要考虑是养育孩子的成本,所以很容易就接受了计划生育,并且让他多生都不干。可是农村人口在中 国现在还占大半,在农村,生孩子的动力可比城市多多了:当劳动力,养老(有的地方这是农村人养老的唯一办法),发展家族势力(谁家男孩多谁家能成为村里大 户的潜力大),必须生个男孩继承香火,否则是不孝(就为这个能生了五个女儿还接着等男孩,虽然按他本意也许一共要两三个孩子就不想要了)。从具体的功利的 动机到抽象的宗教意义上的动机一应俱全。要不计划生育怎么会被乡村干部称为“天下第一难”呢?村里多少人为超生交成千上万的罚款,跟他们的收入完全不成比 例,有多少人为超生被罚走了家里的电器直到最后一件家具,有的连房子都被人拆了,也还是要生、生、生。
    
     这位作者,你身在美国,人也变了美国人吗?讨论问题不像个中国人,倒像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连美国人中的汉学家都赶不上。
    
     其次,作者也估计到一旦取消计划生育会发生生育率反弹。他说“其实这种担心没有必要”。我觉得这种担心大有必要。
    
     我们现在的政策是在农村人以家为单位的生育竞赛中硬生生地吹了一声停赛哨,每家到了两个都给我打住,这样农村人才另外找点生活内容,打打牌啦,看看电视 啦,既然不让赛就不赛呗,大家都忍着点算了,要不然咱们非得看看到底谁更棒,谁能生养的孩子多,因为生孩子养孩子是咱们最主要的生活目的呀。
    
     我还清楚记得,1974年我在山西的一个小山村插队,那时候刚刚开始宣传计划生育,此前大家都是能生多少生多少的。我姑姑,一个善良的老农民,一生生过五 男五女,只活下来三个女儿,其中还有一个是呆傻。按说姑姑的遗传不该这么差,她的一个女儿考上了北京大学数学系。村里那年出生的孩子有七八个是呆傻的,这 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仔细询问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年村里搞土改,全村人围一圈开地主富农的批斗会,批斗完直接用锄头一下把脑袋劈碎。那些一辈子连县城都没去 过的妇女哪见过这阵仗,没把孩子生成怪物只生下呆傻人就算不错了。有点走题了,言归正传,那年干部下来宣传计划生育,我亲耳听村里一位外号“大洋马”说话 大大咧咧的老婆子在街上嚷嚷:这共产党管天管地咋还管起老婆们(村里妇女说起自己爱用这个词)生娃了!听她的语气就像有人在管别人拉屎放屁一样荒唐可笑。
    
     一旦取消计划生育,就像是撤消了禁赛令,家家户户又都上了赛道,看谁跑得快,生得多。当然正如作者所说,好多人都做了绝育手术,不见得个个都去做输卵管 复通术,即使做成功的比例也不高,但是农村还有大量没做绝育的人呀,这个反弹不是作者说的“谈何容易”而是一下给你弹出几个亿(时间长一点就能做到)。这 个反弹的力道有多大不用找其他数据来推算,就看广东大款肯为超生出多少罚款就够了,据说现在已经有愿意出几十万的了。
    
     再次,我觉得文章作者在一个基本思路上错了。他说,在16世纪英国人口不到法国四分之一,现在英国人后裔超过2亿,就“主导世界政治格局超过两个世纪 ”;500年前苏联地区只有600万人,现在有近3亿才成了超级大国。总之,就是人多才能成超级大国,才能主导世界。这就奠定了这篇文章立论的基础:中国 的人口如果不继续增长,如果不能达到更替水平,如果有一天下降,中国就当不了超级大国,中国就衰落了,所以计划生育很危险,应当鼓励中国人拼命生,至少要 保持更替水平,如果能在世界人口中占到四分之一、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人家就不能小看咱们,咱们就能成主导世界的超级大国了。
    
     我跟他的思路有点不同:我觉得为了当超级大国的同样目标,也许我们将人口控制在3亿或者最多不超过4亿就行了,因为苏联美国成为超级大国,人口都没超过 3亿。印度人口有10亿了吧(我记不清)还是在贫困线上挣扎,也没成超级大国。超级大国不仅靠人口,还要靠科学技术的掌握,靠制度的先进。我们如果按照中 国的资源状况定一个人口4亿的目标,那么计划生育就不是危险的使中国衰落的政策,就不必叫停,也不必鼓励生育。
    
     文章还提出了鼓励生育的一个最荒谬的理由:为了拉动内需,说一旦人口减少内需会萎缩。先生,20亿人每人消费1000元跟10亿人每人消费2000元,内 需量是一样的。我们应当让现存的贫困人口活得更像人样,而不是再弄出几亿人来拉动内需,这不是明摆着的?莫非你脑子真的进水了?
    
    
    易富贤先生的一篇文章也很精彩,强烈推荐
    答李银河:计划生育真的不能叫停吗?
    
    作者:易富贤(中山水寒)[email protected]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系著名性解放、同性恋学家李银河教授最近在博客里的一篇文章《计划生育可以叫停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d53360100bzc1.html?tj=1)里驳斥了我的观点,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我只好陪答几句。
    
    
    
    
    
    
    李银河说:“我不是搞人口学的,但是从社会学角度研究过村落中的生育文化,我感到这个人的言论太危险了,万一影响到决策者的思维,真的停止计划生育,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的灾难。”
    
    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都不实行的政策,难道能是什么好政策?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没有实行计划生育,但是并没有“带来巨大的灾难”,偏偏中国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李银河说:“首先,他所引用的所有人口发展变化模式——从一开始实行计划生育将妇女的 生育数从五六个降到两个,到取消计划生育,到拼命鼓励生育大家也不愿意生——全都发生在以城市人口为主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如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韩 国、台湾、香港。在城市生活中,生育文化与农村有很大不同。城市人要孩子的主要考虑是养育孩子的成本,所以很容易就接受了计划生育,并且让他多生都不干。 可是农村人口在中国现在还占大半,在农村,生孩子的动力可比城市多多了:当劳动力,养老(有的地方这是农村人养老的唯一办法),发展家族势力(谁家男孩多 谁家能成为村里大户的潜力大),必须生个男孩继承香火,否则是不孝(就为这个能生了五个女儿还接着等男孩,虽然按他本意也许一共要两三个孩子就不想要 了)。从具体的功利的动机到抽象的宗教意义上的动机一应俱全。要不计划生育怎么会被乡村干部称为“天下第一难”呢?村里多少人为超生交成千上万的罚款,跟 他们的收入完全不成比例,有多少人为超生被罚走了家里的电器直到最后一件家具,有的连房子都被人拆了,也还是要生、生、生。”
    
    李银河认为中国发展水平不高,因此不能与日本、新加坡、韩国、台湾、香港比。但是根据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中国2008 年社会发展综合水平相当于日本1967年、香港1980年、台湾1988年、新加坡1988年、韩国1988年、巴西2005年、泰国2007年的水平。 这些地区当年生育率都已经低于世代更替水平。泰国社会发展水平与中国差不多,城市化水平还不如中国,泰国农业人口比例还占49%,而中国只占43%了,但 是没有计划生育的泰国生育率已经只有1.6了,远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
    
    李银河知道城市由于生育成本高,不愿意生孩子。但是却不知道农民生育成本更高。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1.8比1左右,但是现在却达到6:1。而教育、医疗成本却与城市无异。城市养不起孩子,农村反而更能养得起孩子?李银河既把农民不当人,又把农民当超人。
    
    另外,目前农村劳动力仍然占43%, 但是主要是五六十岁的农民,很少有育龄人口了。2006年国务院进行的一项全国抽样调查显示,74%的行政村认为,本村30岁以下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已外出 打工,几乎已没有青年劳动力可以再继续向外转移。就是说农村育龄人口大多进城了,这些人生育愿望是非常低的。其实在1960年代,中国妇女平均生育6个孩 子的时候,很多城市居民不过生育2、3个;现在中国农村的经济情况总体来说远比当时的城市居民好,并且农村育龄人口大多到城市打工,没有时间和精力养育孩 子,而养育孩子的条件还不如当初的城市居民(大多数连产假都没有,夫妻分居、在城市没有根据地,孩子入学有困难)。
    
    国家计生委自己的调查资料《2006 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现在全国生育意愿低下,平均只有1.73,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分别只为1.78个 和1.60个。未婚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只为1.46个。可见不光是城市人口不愿生孩子,农村人口同样不愿生孩子。
    
    就像当年在英国人口急剧增长的时期,32岁的未婚小伙子马尔萨斯,出于对性的憧憬,于1798年发表了他那令人沮丧的名作《人口原理》:他认为人们对性愉悦的永不满足的欲望造成人口呈几何增长,人口将不断增长,一直达到人类食物供应的极限为止,大多数人注定要过饥寒交迫的生活。
    
    同样,没有生育(不知是生理原因还是心理原因)的李银河可能出于对生育的仇视或恐惧,臆想着农民会一直生、生、生。
    
    李银河在评《小女生的秘密书信》的时说,如果中国不强制堕胎,“那么中国的人口现在就不止是13亿了,而是23亿了。”
    
    李银河对人口预测比宋健还要胆大。宋健在1980年臆想:“如果按中国当时的生育水平延续下去,2000年中国人口要超过14亿,205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40亿”。事实上,即便1980年不实行计划生育人,而是敞开生,生育愿意随着经济发展会自发降低,到现在也只有14亿多一点人口。中国人口预期寿命从1950年的35岁延长到现在的72岁,而1950-1970年,平均每个妇女生6个孩子,总人口才从1950年的5.5亿增加到现在的近13亿。可见人口增加不容易。育龄妇女人数是有限的,生育时间也是有限的,即便所有妇女专职生孩子,平均也只能生6个孩子,人口也无论如何不会增加到23亿。李银河本人没有生育经验,大笔一挥,就断言中国人口会增加到23亿。
    
    李银河教授坐惯了办公室,对农村还停留在1974 年的印象之中。她说:“其次,作者也估计到一旦取消计划生育会发生生育率反弹。他说‘其实这种担心没有必要’。我觉得这种担心大有必要。我还清楚记 得,1974年我在山西的一个小山村插队,那时候刚刚开始宣传计划生育,此前大家都是能生多少生多少的。我姑姑,一个善良的老农民,一生生过五男五女,只 活下来三个女儿。一旦取消计划生育,就像是撤消了禁赛令,家家户户又都上了赛道,看谁跑得快,生得多。”
    
    1974年的时候中国妇女平均生育4.17个孩子,当时巴西、泰国妇女平均生育接近5 个左右孩子,而印度妇女平均生育5.5个左右孩子,但是没有“禁赛令”的巴西(由于保存完整的生育文化,在同等发展水平下,南美的生育率远远高于其他地 区)现在的生育率已经稍低于更替水平,而泰国生育率只有1.6,社会发展水平比中国落后十几年的印度现在生育率也降低到2.7左右了。这些地区都没有“看 谁跑得快,生得多。”
    
    而中华文化圈由于生育文化的缺失,是最不爱生孩子的群体(新加坡华人生育率不到马来人的一半,马来西亚、加拿大、美国华人生育率也远比其他民族要低),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地区就是中华文化圈地区。而中国的生育文化还遭到几十年计划生育宣传的摧残,目前农民生育意愿只有1.78了,一旦取消计划生育,真的“就像是撤消了禁赛令,家家户户又都上了赛道,看谁跑得快,生得多”?
    
    伊朗是穆斯林国家,穆斯林生育文化是当今世界最为顽强的生育文化。在1989 年开始鼓励(不是强制)每个家庭只生两个孩子,生育率从1990年的5.3迅速降低到1995年的2.9,2000年的2.2,2006年的1.7。 2005年新总统内贾德反对“两个孩子就够了”的政策,改为鼓励生育,但2007年生育率又只有1.7左右。伊朗如此顽强的穆斯林生育文化在计划生育(还 只是提倡二胎)就已经弱不经风,中国的情况可想而知。停止计划生育后伊朗没有出现生育率反弹,中国还会出现生育率反弹?
    
    李银河在《生育与村落文化》前言中说:“近二十年来,对农民生育行为影响最大的因素是 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和计划生育工作。这种政策对农民来说是严厉的,然而对它我没话可说。试想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到了像中国这样人口密集资源相对缺少的程 度,除了选择强制性的计划生育,就是选择饿殍遍地,暴力横行,幸存者坐等联合国的救济。在这个方面,实在不能存任何一点幻想,故而今天实行的计划生育政 策,乃是一种不得已,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另一方面,农民这种身份就会产生渴望多生育的价值观,在近期内指望人家放弃这种价值观是不现实的。所以实行强制性 的计划生育,在总体上是合理的。既然是合理的,就不会行不通,不管它是不是强制的。在农村要控制人口的增长,除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无路可走。”
    
    由于资源分布很不均匀,“世界平均”意义不大,低于“世界平均”并不意味资源不够。中 国绝对算是“地大物博、资源丰富、人均资源也不错”,中国“资源短缺”的原因主要是粗放式的发展模式而不是“人口过多”。中国人均资源远远比日本、韩国、 以及很多欧洲国家(如英国、德国、意大利)要多。都依照资源丰富的美国标准,那么全世界人口应该从现在的65 亿减少到10-20亿,日本人口应该从现在1.275亿减少到2、3千万。但人均资源远远超过美国的巴西、阿根廷、俄罗斯的社会发展水平却反而不如美国, 这些地区的人均住房面积甚至还不如中国。因为人口资源才是第一资源。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就是因为她是人口最多的发达国家(也是世界第三大人口大国)。中 国人均GDP还赶不上一些非洲国家,但是综合国力却排名世界第四。阿根廷面积是印度的84%,人口只有印度的3.5%,但在国际上神气的是印度而不是阿根 廷。
    
    李银河说:“我觉得为了当超级大国的同样目标,也许我们将人口控制在3亿或者最多不超过4亿就行了,因为苏联美国成为超级大国,人口都没超过3亿。我们如果按照中国的资源状况定一个人口4亿的目标,那么计划生育就不是危险的使中国衰落的政策,就不必叫停,也不必鼓励生育。”
    
    李银河的这个观点与中国社科院人口所李小平教授的完全一致。我已经多次驳斥了李小平的观点。牛能健康地从100 公斤长到400公斤,但大象从5吨降低到1吨肯定会死亡。我不知道李银河如何将中国人口降低到4亿。2005年中国人口中1970年后出生的7 亿,1978年后出生的5亿,1988年后出生的3亿。2005年之后一个孩子都不生的话,今后平均寿命为76岁的话,中国人口也要到2046年、 2054年、2064年才能分别降低到7亿、5亿、3亿,但那个时候最年轻的妇女也已经有41岁、49岁、59岁了,基本都丧失生育能力了,几十年后中华 民族灭绝。将人口按照人口结构成比例降低下来的唯一方法就是屠杀。难道李银河要将13亿人口屠杀掉9亿?幸亏李银河不掌权,一旦掌权,说不定真这么干,因 为她认为将人口降低到4亿是合理的,“既然是合理的,就不会行不通,不管它是不是强制的”,她连人伦(婚姻的价值、生育的价值)都否定了,哪里还指望她有人性?
    
    李银河说:“那年干部下来宣传计划生育,我亲耳听村里一位外号“大洋马”说话大大咧咧的老婆子在街上嚷嚷:这共产党管天管地咋还管起老婆们(村里妇女说起自己爱用这个词)生娃了!听她的语气就像有人在管别人拉屎放屁一样荒唐可笑。”
    
    生育权是基本人权,生育权都要剥夺,还有什么不可以剥夺?李银河说:“我是自由主义的女性主义”(《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08月25日http://www.chinanews.com.cn/other/news/2006/08-25/779772.shtml)。 但是作为自由主义,她的水平却还真赶不上1974年农村老婆子。李银河在讲自由的时候,只要求她自己的自由(包括同性恋自由、性解放自由、一夜情自由), 而对农民只能专政。不能因为李银河而否定自由主义。但自由主义如果不愿同流合污,就需要清理门户了,就需要澄清什么才叫真正的自由主义了。
    
    李银河对我有意见还不仅仅因为人口问题,还因为我多年来一直反对她的性解放和同性恋观点。李教授这次借着人口问题将她多年的怨气发泄出来。李银河研究的社会学应该叫史前社会学,不能叫当代社会学。李教授提倡性解放、同性恋,但是人类数百万年历史99% 的时间是性解放,什么花招都玩遍了(有些花招估计李银河连想都想不到),但是人口发展不起来,文明也发展不起来,99%的部落都灭绝了。数千年前,各民族 才意识到性解放的危害,先后不约而同地建立起类似的人伦体系(没有建立起人伦体系的部落都先后灭绝了),通过婚姻将性关进笼子,人口在不断增加,才开始了 人类文明。李银河自以为水平很高(有人还认为她应该评上社科院学部委员),其实非常肤浅,不过是回到人类文明之前的原始人类时代。
    
    巴比伦文明、罗马文明因为性解放等原因,人口减少,最终灭亡。近代由于性解放思潮的兴起等原因,发达国家不孕症发病率和单身率急剧上升,生育意愿不断下降,1960 年代之后生育率急剧下降,现在欧洲生育率平均只有1.4左右了,远远低于他们的世代更替水平2.1(中国应该在2.3以上),导致人口无法持续发展,经济 也难以持续发展。只有美国在1980年代由于右派、保守派势力的加强,提倡回归家庭,重新将性关进了婚姻的笼子,才逆转了生育率下降的势头,生育率恢复到 世代更替水平附近,人均收入与欧洲也拉开了差距,目前比欧洲多1/3了。李银河却认为“西方右派有一些观念是非常反动的,比如小布什就坚决反对同性恋婚 姻,从本质上讲,这和伊朗处死同性恋的政策,其实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从小父亲就告诫我 “要谦虚,不要骄傲”,但是看到中国社科院顶级社会学家李银河(有人认为李银河达到评社科院学部委员的水平)、顶级经济学家程恩富(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四大经济学家之一,认为“老龄化社会是好事情,最好早点到来”,“丁克家庭对祖国发展有贡献,应该享受高保。”)还只是这种水平,我尽管努力克制着,但还是谦虚不起来。广大网友们,请原谅我的张狂,我是被逼的!
    
    易富贤博客专栏:http://vip.bokee.com/name/fuxianyi
    光明网《光明观察》周刊易富贤文集:http://guancha.gmw.cn/author.aspx?id=265
    《大国空巢》幻灯片:
    
    何清涟的无知无耻超出人类的想象能力
    
    评何清涟的反华人口观:中国人口将达17~18亿
    
    山东公民
    加贴
    华人论坛首发
    2008年12月21日 发自山东
    
    在2006年出版(再版)的《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一书中,何清涟提出“到21世纪中叶中国人口将达17~18亿”。这是不顾事实,彻头彻尾的谎言。
    
    
    1,
    何清涟声称“中国社会在长时期内将存在的经济社会问题,如就业、新生贫困人 口、社会治安等一些社会难题,无一不和人口过多有关。”
    
    评论:这完全是为执政者的政策失误辩护开脱。
    
    2,何清涟声称“但即以官方承认的数据而论,中国人口也占全世界人口总数的22%”。
    
    评论:实际上中国人口也占全世界人口总数已跌破20%,新生年轻人口只占同年龄段世界人口的10%。
    
    3,何清涟声称“而更危急的是这个庞大的人口基数增长惯性将一直延续到21世纪中叶。据人口专家们测算,假如总和生育率保持在更替水平上,总人口高峰可以 控制在15亿。而 如果按目前这种趋势发展,到21世纪中叶,中国的人口将达到17~18亿,这个数目,无论如何都使人感到不安”。
    
    
    评论:实际情况是,2000年人口普查,中国总和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22,计生委篡改数据也只公布为1.8,根本没有更替水平2.1。近年来小学大量关闭就是生育率持续下降的有力证明。而何清涟竟然认为目前的生育率高于2.1.
    
    4,何清涟声称“因为据中国科学院国情研究中心公布的资料, 中国的整个自然环境最多能容纳15~16亿人口,许多短缺性资源能容纳的人口低于10亿。也就是说,中国的人口规模在21世纪第2个10年末将达到环境的最大容量值”。
    
    评论:每个国家都有短缺性资源,是否都要根据短缺资源控制人口?
    实际上,如果不计入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巴西等几个资源大国,在其余国家中,中国的人均资源还高于这些国家的平均水平。
    
    5,
    何清涟声称“据粗略统计,中国每年财政收入的1/3要用于新增人口和安排就业及退休人员。”。
    
    评论:请问何清涟,相当于中国财政收入50%的挥霍浪费以及黑色灰色收入作何解释?
    众多有良心的网友、学者呼吁改革现行人口政策,尊重人权。何清涟除了妖魔化中国人民太多造成各种问题,为超过一亿的强制人口政策直接受害者做过什么?
    
    
    
    《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修订版目录
    
    
    
    
    (作者何清涟说明:此为2006年9月德国汉堡研究所出版的德文版翻译所据的最后修改稿)
    
    
    
    ---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反思热潮说明了什么?
    
    
    
    近几年来,参与计划生育政策反思者成千上万。其中有多人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的著名学者、教授。他们中间有社会学家、人口学家、医学家、法学家、环境学家、经济学家、作家、自然科学家、三农专家......
    
    
    
      他们本身的立场左、中、右都有,但是反思的结论确是惊人的一致:那就是现行人口政策弊端丛生,改革刻不容缓,最低限度,也必须立即进行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彻底搞清人口数据,展开全民大讨论。
    
    
    
      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是现代中国最严重的、动摇国本的战略决策失误。
    
      近年来,海内外涌现了一大批有良知、有社会责任感的的专家、学者、官员,奋起呼吁立即停止并改革过激的强制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挽救中华民族,促进可持续发展。
    
    
      他们是易富贤、何亚福、王鑫海、滕彪、杨支柱、陆学艺、仲大军、曾毅、(上加下贝)卫方、黄金荣、陈友华、胡鞍钢、杨子实(阿蚌)、孙立平、郭志刚、 林毅夫、蔡昉、李建新、张翼、乔晓春、叶廷芳、王广州、梁中堂、王岩、杜杨、茅于轼、俞敬忠、孔寒冰、穆光宗、李昌平、高清辉、黄华斌(防风)、吴祚来、 薛涌、刘洪波、韩寒、曹锦清、吴晓、成思尚、许志永、姚中秋(秋风)、徐建新(徐柯)、朱怀义、旷新年……
    
    
      这个名单很长,难以一一列举。搜索相关人名可以获得更多信息。
    
    
      其中有多人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的著名学者、教授。他们中间有社会学家、人口学家、医学家、法学家、环境学家、经济学家、作家、自然科学家、三农专家......
    
    
      另外,网络上涌现了千千万万支持改革计划生育政策的化名网友,其中有很多藏龙卧虎之辈(例如爱看美女、tqbp、henanyanling等),他们撰写了大量有理有据的文章。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银河:小波很浪漫 婚外恋能巩固爱情 (图)
  • 李银河:中国人口必须降低到3亿才能强国
  • 社科院教授李银河:对进步有利,我就必须说 (图)
  • 李银河为下流社会辩护:从网上下黄片儿,国家凭什么去罚他
  • 自上而下推动民主化的可能性/李银河
  • 李银河:“艳照门”事件是网友集体意淫的悲哀(图)(图)
  • 李银河提倡的三个性行为模式 (图)
  • 李银河:性与生育分离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 李银河:“在性观念上,中国还处于中世纪。”
  • 萧瀚:为李银河先生辩护
  •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贺伟华
  • 李银河:我为什么不是英雄
  • 李银河 做个幸福的犬儒吧
  • 面对愚蠢——致李银河女士/任不寐
  • 废话一筐:李银河,你这只特立独行的猪
  • 李银河想让中国变成一个超级性床!
  • 李银河:为坏人辩护
  • 李银河:大家都活得快乐一些吧
  • 李银河:提出同性婚姻是为了和谐社会
  • 金海涛:从李银河“闭嘴”所想到的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