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大屠杀的序幕:王震为《河殇》咆哮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3日 转载)
    
    艾克思
     (博讯 boxun.com)

    电视剧《河殇》在中国大陆产生了激烈的反响,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文化
    的反思。当然,将中国目前发生的问题都归咎于文化,是太过简单的做法,
    但文化起着相当的作用,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将黄河、长城来比喻中国文
    化,当然也不够科学,但是非常形象,文化艺术上的这种浪漫主义,是允许
    的,也容易被老百姓所接受。
    
    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大部分是封建的传统文化,这也毋庸讳言,所以《河
    殇》所带来的冲击,必然也引起遗老遗少们的抗拒,甚至反扑。王震就是其
    中一个突出的代表人物。
    
    九月下旬,王震以参加庆祝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的中央代表团
    团长身分,在宁夏放肆地攻击《河殇》,攻击中国的知识分子,表现了处于
    末落的封建遗老垂死挣扎的心态。
    
    王震声言江山是他打下来的,没想到现在遇到这些教授和大学生,使他
    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
    
    王震有多大战功?
    
    王震有多大的战功,恕笔者孤陋寡闻,不知道有哪一个著名的战役是他“
    指挥”的。曾经被人传颂的也只是他在陕北南泥湾带领三五九旅开荒,而不是
    打仗。而开垦那个“烂泥湾”,编出一首歌曲出来,显然也太过夸张,什么
    “陕北的好江南”.如今安在?怎么传媒现在从来没有报导过?陕北这个老
    根据地现在还是全国最穷的地区之一,难道“好江南”又变回“黄土地”?
    
    “解放”后,王震带领生产建设兵团开发新疆,新疆也没有变得富裕,
    大批知识青年从新疆纷纷倒流回上海等大城市。建设兵团中一些黑暗的现象
    那些“知情”都亲历过。
    
    最近有两个作家从居庸关徒步到山海关,领略一下长城文化,发现孟姜
    女庙里很多题词,并非是“千古流芳”之类,说明中国文化中很重视树碑立
    传,为此而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以虚伪面目示人。看来王震也热衷于树碑立
    传,不但要冒认战功,而且在晚年做出镇压现代知识分子、践踏民主和科学
    、维护封建僵尸文化的壮举。
    
    退一步来说,即使这个江山是王震打下来的,但既然挂出“中华人民共
    和国”的牌子,那这个江山就是人民的,而不是王震的。如果当时改国号叫
    “中华王(震)国”,那王震想怎么摆弄江山,那是他的事。但既然是人民
    共和国,就应该是人民当家作主,那么王震就不应该常常摆出这江山是王家
    私有财产的样子,动不动就说江山是他打下来的。这些话不是现在才说的,
    去年反自由化,他也一再摆出是他流血牺牲打下来的江山。就是在延安四二
    年整风,他也大叫他在前方打仗,知识分子在后力骂娘,成了毛泽东当时镇
    压王实味等知识分子的急先锋。王震现在当了国家副主席,只要杨尚昆主席
    同意的话,要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改名为“中华王(震)国”还来得及。
    那时要对教授、大学生等知识分子如何宰割都有绝对的自由了。
    
    王震是对现代文明发怒
    
    王震今年八十岁,辛亥革命前他就出世了。没有想到这八十年来,他的
    饭是白吃了,因为除了没有辫子以外,头脑还停留在那个阶段。现在中国已
    经在搞现代化了,知识分子是现代生产力的代表,但王震居然认为知识分子
    危险,并且对现代社会才有的教授、大学生感到巨大的愤怒。他的愤怒不就
    是对现代文明的愤怒吗?他所向往的,也就是那时老佛爷“垂帘听政”的那
    一套。所以现在他虽然不是党中央的成员,只是一个国家副主席,却凌驾于
    党和人民的上面。颐指气使。王震抱住封建墓碑不放,大骂方励之,就是因
    为他害怕民主和科学。试问,如果中国有全民的民主选举,王震还有可能当
    上国家副主席吗?如果中国人有科学思想,还容许这个愚昧的老人去代表国
    家吗?正是封建的人治传统,帮会式的江湖义气和裙带关系,才在政治交易
    中使他坐上副主席的宝座。实际上,他坐上这个位子,使不少人觉得中国政
    治从中共十三大的开明气氛向后倒退。由这样一个草包担任国家副主席,与
    外国使节和外宾打交道,有失国体。
    
    北京盛传有关王震拉尿的故事。是确有其事,还是民间文学,因为党和
    国家的机密,还不能外传,所以无从考证。但即使是民间流传的口头文学,
    亦说明人心的向背了。
    
    王震“拉尿”的笑话
    
    根据几个版本综合所得,故事是这样的:某次王震会见外宾,因为年事
    已高,会见到一半就忍不住要拉尿。如果半途离席,自然是对外宾不礼貌,
    但人有三急,何况王震这么大年纪,外宾也会像中国文化中的“老吾老以及
    人之老”那样,对王震谅解。所以抛下外宾上洗手间方便去也。岂料王震刚
    赶到厕所,他的护理人员刚刚帮他脱裤子,还没脱完,他的尿就已经忍不住
    喷出来了。结果他回到席上时,裤腿上已湿了一片。外宾自然“冇眼睇”了
    。
    
    其实王震如果真正对中国文化有认识的话,对战国时候廉颇老将一顿饭
    拉三次矢的故事应有了解,虽然那是“谣言”,但赵王居然也相信,因而没
    有再起用廉颇。那王震就应该有自知之明,何况他还不如廉颇呢。不过王震
    这个“千古流尿”看来也要列入中国文化之林了。
    
    虽然王震大叫《河殇》诽谤中国文化,但是王震自己对中国文化又了解
    多少?去年一月二十七日,他和薄一波、胡乔木、邓力群等联合跳出来,也
    是以捍卫中国文化为名,大大赞扬《三国演义》,这岂不也是在维护封建道
    统?
    
    大概黄河流经陕北高原,才使王震动了以往的“阶级感情”和现在的“
    特权感情”。其实,也说明王震对黄河这个“祸水”缺乏认识。有关黄河的
    最著名民谚就是“黄河百害,只利一套”,王震到了宁夏的银川,在那里的
    “河套”之地大骂《河殇》,怎么想不到这句话?还是无知到根本就没有听
    过?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最后终于流入大海,尽管
    一路是蜿蜒曲折,甚至泛滥成灾,这象征中国最后还是开放式地面向大海,
    王震的“沧海一尿”亦被冲得无影无踪。
    
    《河殇》所鼓吹、所肯定的,也是中国的改革开放。而王震视《河殇》
    为毒草,并且表示了这所从未有过的愤怒,这种对十年开放改革的仇视心态
    终于爆发了。靠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起家的邓小平,对第二种忠诚而拥护改
    革开放的刘宾雁是开除党籍,且看对仇视改革开放的王震,持何态度? 今
    |
    《争鸣》月刊 1988年11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今年「六四」特別敏感和悲壯/周求
  • “公民网络议政----全球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发起倡议书
  • 江泽民赋诗庆祝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上海人
  • 奇闻:天安门绝食,持六四血卡,美国公民施一公成爱国楷模
  • 「我的中國夢──平反六四」除夕祝願集會
  • 国内网站公开纪念六四20周年/郑存柱
  • 北海青年:评“六四死亡人数的争议”
  • 六四死亡人数:这样的谣言还要流传多久?
  • 中国留学生谱写六四歌曲压音像唤回历史记忆 /RFA
  • 国内论坛出现要求平反六四的藏头诗/郑存柱(图)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主题曲视听版,请提意见
  • 关于六四死亡人数:回复王丹的“回复”/封从德
  • 胡平:「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 王丹“六四死亡300人”一说需要纠正/封从德(图)
  • 郭泉:韩国光州事件与六四事件之比较/民主先声239
  • “六四”二十周年全球纪念活动 /杨建利
  • 国内网友设计的六四20周年纪念T-SHIRT/郑存柱推荐(图)
  • 听六四刽子手 讲述8964的惨痛
  • 海外民运全球公民行接力纪念六四
  • 视频:万润南先生谈六四(2)
  • 採訪金剛箍風波鬧大,中共忙補鑊,未回應可否採訪六四
  • 不折腾与政府作为:09“六四”的敏感和悲壮
  • 六四“暴徒”王连喜近况(图)
  • 视频:万润南先生谈六四(1)
  • 北京封殺涉六四活動
  • 视频: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评说1989
  • 六四母亲遭禁足 湖北访民逐出京城/RFA
  • 作家力虹病情加重缺乏治疗 六四天网重建面临经济压力
  • 六四画家武文建/廖亦武
  • 六四“暴徒”王连喜急需社会关注
  • 急递:六四“暴徒”王连喜仍关在精神病院/高洪明
  • 一九八九:记忆的呼唤 第四集 守望良知的六四黑手--刘晓波
  • 六四新書出版 請踴躍購買 兼解支聯會財困(图)
  • 浙江一高校教师因传播与“六四”有关的网文被停职
  • 浙江一高校教师因传播与六四有关的网文被停职
  • 六四庇護男 殺英富豪作家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生活陷入困境,左半身麻木无钱医治
  • 宪政学家张博树因文章提到“六四”而18年不给评职称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