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亲历央视火灾现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2日 转载)
    
    又是一年元宵,过完这个节日,春节也就应该过去了。原以为这个节日会过的极其平淡无聊,谁知道一场火灾又把我折腾到了半夜。
     (博讯 boxun.com)

    2月9日晚,我和公益时报记者朱文强刚吃完饭,就接到邻居任海鹤的报料电话,说央视大楼着火了。当时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马上就缓过神来,我和文强立马收拾东西赶往现场。路上在确认了地点是新址后,我们俩就直奔地铁站。(因为十五晚上,肯定打车不好打,而且又出事出租车未必能到最接近现场的地方。)到了地铁站刚好赶上开始封锁金台夕照站,我们俩一合计就在呼家楼下了,一路狂奔火灾现场。9点37分,我们俩到了现场,一路上都已经围满了围观火灾的群众,不少人更是拿出手机、小数码进行拍摄。新闻晨报记者姜鹏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在现场,我回答说是。那哥们乐了说好,你就帮我们做个特约吧。回头明天北京见。我说行。等你,便挂了电话。
    
    运气较好,我们俩一下就冲到了着火的大楼楼下,那时候北京警方刚开始布置封锁线。人群中还遇上了新华社北京分社的一哥们在拍摄,更巧的是在我们身后,就有一个周姓男子说他全程在这看烟花,知道整个情况。兴奋的我们几个都把录音笔和摄影机对准那个周姓哥们。按照那哥们的描述,火灾应该是在8点来钟开始燃烧的,从先大楼的左侧开始,然后再向右延伸,直至全楼。9点50分,警方突然开始收缩封锁线,把围观的群众和拍摄采访的记者一点点往里驱赶。一个年纪较大民警,一边赶,一边嘴里还嘀咕,妈的真要塌了。通过现场观察,由于大楼比较高,消防队的水龙头根本喷不上去。而且已经调派了北京市最高的一台消防车来灭火,也够不着。晚上10时,基座处的火反而随着水浇的数量增多开始增大,火势越发凶猛。 一些构件在大火的炙烤下已经变形融化,不停地断裂掉落,甚至传来内部结构崩塌的声音。
    
    这时,路上突然开来几辆警车,至少下来一个排的特警。手持枪械,开始强行驱逐不愿意离去的人群。一个特警对着我们说,兄弟让让吧。也支持下我们的工作吧。而此刻的三环桥上更是挤满了围观的人群,车辆被牢牢的封锁在内,早已水榭不通。我身边的不少北京市民开始给自己在外地的亲戚朋友打电话汇报这个火灾。一个北京小妞这样说,嘛呢?你知道吗。我们北京那大裤衩着了。就是那央视新大楼啊,可他妈的逗了,现在还燃呢,估计够呛。
    
    在封锁圈一点点的缩小时,我的身边突然从外冲进几个年轻的男女。一名女生进封锁圈后,直拍胸脯,嘴里不断的说,总算出来了。而脸上明显还挂着泪痕。与她相扶的女子则几乎连脚都快站不稳了,嘴里也在嘟喃,出来了就好,没事了。一起冲进来的男生则脸色惨白,完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立马问那男生,你们是从里面出来的吗?知道几点着的吗?你们在附近上班嘛?那个男生回答说就在旁边上班的,刚才被困了,火大概是8点多着的。我还想再问下什么,那个男生便不愿意再说了,随即扭头消失在人群中。
    
    10点15分,火势稍减,但是烟的浓度增大,基座处冒的是灰黑色的烟气,中上部的烟气呈现出白色。由于地下向上打了灯光,来帮助消防灭火,火光和灯关的夹杂使的现场十分漂亮,丝毫不输给当晚所燃放的烟火。10点20分,封锁线继续缩小,越来越多的特警和武警开始手拉手组成一道人墙继续驱逐围观人群。而此刻,大楼的已经被烧的只剩下外壳,整个基座已经烧穿,从西部向东部看,已经透亮。
    
    10点25分,火势开始逐步被控制,只有浓烟和部分的明火还在。但围观的人群依然没有离去的意思,不少北京市民还表示,今天晚上要看到12点,这比元宵晚会好看。此时,从我边上驶过一辆急救车,里面一名救护人员正紧急的给一名男子做急救,车子驶去的方向应该是附近不远的朝阳医院。
    
    11时,我们俩一合计决定去医院转转。到了朝阳医院,很轻松的便问到送来急救的伤者方向。但在手术室门口,已经有四名保安和一名年老的警察了。那名警察正在给几名保安嘱咐,一会记者来了,不许让他们进来拍照、问话。我们是北京第一家到达的媒体,当时的保安还没有那么高的警惕性,对我们并没有做什么阻拦,只是说没什么好看,希望我们散去。我一直想求证里面的伤员情况,便想套他们说里面的情况。我说,走可以,但我只想知道里面现在有几个伤者?一名年老的保安则表示不知道,一名新保安则口无遮拦,就一个,你可以走了吧。这时我和文强相视一笑,走到了外面点。这时,新华社北京分社那两个哥们到了,扛着机器张嘴就问,我是新华社的,我能不能采访下院长。这位兄弟已经急坏了,旁边拿话筒的MM看到我们就乐了,呀,你们比我们还快啊。我笑笑说,兄弟你慢了。正聊着,从门口忽的跑进十几个保安来,全部围到手术室门,5个一排的手拉手组成人墙,阻止我们进去。新华社这哥们来劲了,扛起机器就冲上去,对着那些人一顿猛拍。这时,一个穿着便服的男子向我们喊话,别拍了,没啥好拍的,这里不许拍摄。我反问了他一句,这里有任何警示标志为非拍摄区域吗?他回了一句,这也没有任何标志说可以拍摄啊,你们支持下我工作吧。僵持中,新华社的哥们接到了上级电话,说正在和朝阳医院的院长协商,让他再等等,于是我们几个便都走到了医院门口,拍摄大楼。这时过来一男一女,称是中新社的,我们几个一交流,中新社那哥们更是抖了一个猛料,说现在里面还有8个人被围困,但不知道真假。我们几个就说,哎这下北京的领导心又该哆嗦了,说完大家相视大笑。
    
    正聊着,救护车又开了进来,而此刻躺着车上的人似乎是一名消防官兵,于是大家便都又撒腿往里跑。一边跑,文强一边对我说,瞧着吧,一会肯定又冲突了。果然我们到门口时,院方的保安已经严阵以待了。还好新华社那哥们吸引了不少保安,我们两个顺利的溜到了手术室门口,看清了躺在担架上的确实是一名消防官兵。来到手术室不远处的前台,我们听到了医院方面的对话。又送来一个21岁的,刚才是29岁的央视工作人员,加上之前23岁的。已经三个了。这时我手机震了一下,看了一下,原来是姜鹏发来的,他说。兄弟对不住了,稿子不能做了,真理部的通知已经下来了,火灾稿子不予以报道。我看完和文强说,我们可撤了,接着便和新华社那哥们说,真理部下圣旨了,我们闪了你们继续吧。说完,我们两便撤退了。从医院出来的路上,我和文强说,这个元宵过的真热闹。时至12点多,而路上仍然有人在放烟火,随处可见可闻美丽的烟花、鞭炮声以及满街的烟火垃圾。
    
    PS:早上醒来到单位,急忙打车到单位开电脑看新闻。果然,到处只有新华社的通稿。其他的都哑了。但据说昨晚8点多的时候,日本的电视台就已经播出了新闻快讯,随后全世界的媒体都是头条报道了这个事件。有哥们在群里转发了真理部的要求:请各网站只用新华社通稿,不发图片,视频,不做深度报道,只放国内新闻区,关闭跟帖,自然滚动,博客论坛不置顶,不推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央视火灾责任人徐威被调查:检方介入(图)
  • 五个关键词解密央视火灾
  • [现场]亲历央视火灾现场--《新湘报》记者 陈勇(图)
  • 央视火灾有7名伤员送入医院救治:均为吸入性休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