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仇和主政昆明锐意改革好在哪里/梁煜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1日 转载)
    
    仇和是一个改革式的人物。但凡改革就会触动人们的利益,而利益的触动自然会引发各种的议论,因而仇和一直以来也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宋朝王安石以“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三原则提振变法的决心,而仇和改革只凭一条,那就是小平同志讲的“只要认准了的事,不搞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毫不动摇地坚持下去,发展才是硬道理。”所以,仇和又是一个以执着和铁腕著称的改革式的人物。
     (博讯 boxun.com)

    据《春城晚报》消息,2月4日,昆明市对2008年招商引资工作进行奖惩兑现。对未完成全年招商引资任务的责任人,市园林局局长、市滇管局局长等7人被责令离岗招商。仇和此举再次引发人们的争议,也引起了笔者的兴趣和思考。
    
    笔者前一阶段曾看过一本介绍黄仁宇大历史观方面的书,书中对中国两千多年来的治理模式作了概括,即是模糊治理,并且认为历朝的改革之所以不彻底抑或失败根源之一就是这模糊治理,由于难以精确计算改革的成本和效益,使得改革成为一本糊涂的政治账,因而改革越深入就越发陷入困境,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这种分析对于认识今天的改革是有一定启示意义的。
    
    尽管仇和强调,经济工作绝对不能搞数字游戏,但他实际已经将改革引上以数字化管理为支撑的精确治理模式的科学轨道。不论是一年一度的考核还是逐年累加若干年后算总账,都是有“账”可查、有“数”可对的,也是说得清、赖不掉的。这就是它的好处,或者叫优越性。所以干部们普遍感到有压力,必须得严肃认真地对待,就像学生做算术题一样不能有半点疏忽和错误。这也正是做好经济工作,推动又好又快发展所必要和急需的务实精神和科学方法。
    
    当然,在现实条件下,这种以数字化管理为支撑的精确治理模式实行起来也是有难度的,人们的争议正是这样的反应。那么它到底难在何处呢?笔者认为,主要有这样四个“不好平衡”:
    
    一是上下不好平衡。这也是最难的。即是仇和抑或也包括他的主要搭档与他或他们明令要求招商引资的干部之间的不好平衡。关键是仇和的角色,即是扮演“领头羊”的角色还是“牧羊人 ”的角色,尤其是扮演“领头羊”角色起表率作用。叫别人招商引资,自己是不是也身体力行地去招商引资,这是大家都关注的焦点。
    
    二是左右不好平衡。全部工作自然有主要工作和次要工作,经济工作是主要工作,那对于非经济的次要工作如何“要求一致”?即便是经济部门,也有条件好一些的部门和条件差一点的部门,如何在这些良莠不齐的部门之间找到“平衡点”?再者就是招商引资本来就一项比较复杂的工作,受拟招商引资项目本身的情况、招商引资派驻地的差异情况、以及具体的时机、阶段和条件的不同,怎么可以不顾实际而一刀切下去呢?这里自然包含着一个公平性的问题。
    
    三是前后不好平衡。在不少人看来,仇和飞降昆明,对于那些“土著”的昆明干部而言,无疑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仍由他三板斧下去,前后来了个一刀两断。之前的人暗自庆幸,之后的人鸣叫不平。这也是在基本认了的前提下派生的公平性问题的纵向表现。当然也有不认的,就会有一定的抵触,甚至难免也有“阳奉阴违”坐等观望的。如何在前后衔接,既能推进改革又不致遭到强烈反对,这方面的关系平衡对于仇和也是一大考验。
    
    四是内外不好平衡。有人认为仇和主政昆明,不顾一切地大刀阔斧推进改革,就像是把昆明搞成了一个“独立王国”,抑或好听的是一个“世外桃源”,除了他主政过的江苏宿迁之外,与多数地方是内外两重天。身在仇和治下的昆明,是进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幸运的人吃奶,不幸的人骂娘。自然有些人心浮动,不免也有人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呆不住就走开。不过这也许是坏事变好事,将增进昆明的人才流动。
    
    仇和虽然面对上述四个“不好平衡”之难,不过只要仇和的决心和权力够大,解决起来都不会很难。关键是上边在平衡了下面的意见之后是否能一如既往地支持他这么干下去。仇和的做法从技术上接近了科学,而从民主上似乎又接近了“人治”。不过,依笔者来看,传统的人治的要害是治民,而仇和的重点是治吏,自然会得民心。至于其中的风险自然是由仇和一个人担当,这一点他和别人是一样的心中有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谷贱伤农 抗旱算账亏/梁煜璋
  • 科学发展观的“前世”和“今生”/梁煜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