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谷贱伤农 抗旱算账亏/梁煜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1日 转载)
    
    老天弄人。奥运会前特大地震,奥运会后金融危机,一年前南方雨雪冰冻灾害,一年后北方旱灾袭来。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抗旱,这叫我联想到八年前我的老师给我出的一个题目“水与政治的关系”。当时我还纳闷,水与政治有啥关系?老师讲了中东局势,他说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为什么连年战乱?看起来是民族冲突、宗教纷争,实际上是生存权与发展权之争。后来我买到一本书,书名就叫做《中东:为水而战》。
     (博讯 boxun.com)

    现在想来,水已经成为一种稀缺的战略资源,缺水已经成为一些地区的发展“瓶颈”。比如我们张家口坝上地区,本来是发展错季无公害蔬菜的一块风水宝地,现在坝上的风已经变害为利,搞起了风力发电,成为清洁的新型能源基地,但缺水却严重制约了坝上地区的发展,为了保住水这条坝上地区发展的生命线,张家口市委、市政府以及坝上各县和管理区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相继提出了发展节水高效农业的思路和举措,采取了膜下滴灌的新技术,同时也不得不采取限制性措施,比如严格控制新打机井,严格控制错季无公害蔬菜的种植规模,也取得了一定积极成效。由此看来,水与政治的关系是十分重要的,已经纳入到一些党委和政府的决策之中了。
    
    当前的旱情,不客气的说,是“等”来了的。已经持续三、四个月没有降水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感到“危机”了呢?就是我们在等老天爷下雨,在等党中央、国务院来组织救急,这两个“等”最后也等到了大家都认为是旱灾的时候。正如经济学家茅以轼先生批评国内航空公司售票处那样,不是有人来了就卖票,而是要等到点了、人都来了才开始卖票,只考虑自己方便,根本不考虑旅客的拥挤。
    
    当前的旱灾,实际上就是“水灾”。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首先就要怪罪老天爷,是自然造化的过失。比如,我国水资源分布不均的现实问题,地区分布不均,南水北旱;降水时间(比如年度,季度)分布不均;地表水与地下水,雨水、湖水、河水与海水(海水淡化成本太高)也有差异。这就给水文监测和旱情预报以及水的调度带来一定困难。
    
    当前的旱灾,实际上也是“人祸”。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也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比如,我们对水的利用率不高,尤其是对水的浪费严重。而要从根本上说,就得从水与政治的关系来审视,我们一直说缺水也是我们的国情,却停留在一般性的提倡,喊口号,而纳入不到正式的决策当中,尤其是一些地方政府。正如小孩儿喊狼来了,喊多了大人们也就麻木不仁了,不去采取什么应对的措施,等到狼真的来了的时候,又手忙脚乱,要么怨天尤人。实际上,水已经成为一种稀缺的战略资源,成为政府推动发展必须统筹考虑的战略因素。这应该成为我们的共识,尤其是要成为政府决策的重要参照。
    
    经济学上讲,市场是实现资源最优配置的有效手段。而反过来再从政治上考量,则还应强调,战略资源也要对市场设置或形成也要起到一定的先决影响。通俗的来讲,就是我们既要尽量地满足人们基本的需要,又要必要地节制人们过度的欲望。因为在一定的时间、地域和阶段条件下自然对于人的发展的实际承载也是一定的。超过了这个度,正如黑格尔曾说的那样,“当人类欢呼对自然的胜利之时,也就是自然对人类惩罚的开始。”而恩格斯更明确地告诫世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当前的旱情就是对我们的“惩罚”和“报复”。
    
    也正是在这样认识的基础上,我对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是非常认同的。科学发展观启示和要求我们,人必须与自然和谐相处,经济社会的发展必须尊重和遵循自然规律(也叫自然法则)。为此,我们既一般性地提倡节水意识,又采取差别水价的办法强化人们的节水意识和提高人们的用水效率,大力研制和广泛采用节水技术,从时间和区域角度调节水量,比如兴修水库,跨区域调水,这些措施对于缓和对水的供需关系紧张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
    
    而更大的问题,也是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问题,就是从政治上统筹考虑水对发展的利害关系。比如三次产业用水,农业上前面已经提到,这里不再赘述。工业上要把生产对水的消耗、污染和回收二次利用能纳入考核指标体系,采取严格的奖惩、扶持与淘汰的机制和办法。现在严重的问题是三产服务业,比如一些原本缺水城市却搞成了不少用水量大、浪费严重的洗头、洗澡、洗车等浴城。在这个问题上,人们的认识还很不一致。这里包含着一个社会公平和正义的问题。物质条件上的差异性不能危及到人们享受物质权利的公平性和机会的均等性。现在是这边洗头、洗澡、洗车水流哗哗,那边生存、生活、生产缺水成灾。这就是社会发展的隐患,也是政治上必须考虑的严重问题,否则人们为水而战将在中国的某些地方上演。
    
    补遗:
    
    昨晚看央视《新闻联播》,一些地方出台了农民购买抗旱设备给补贴的政策。这实际上会加剧农民之间的矛盾,有实力的农民购买抗旱设备提高了取水的能力和数量,这将损害到没有实力和没有购买抗旱设备农民的利益。这也是一些专家讲的,个体理性导致集体非理性的例子。笔者认为,应该从更大整体上去补贴抗旱,这样能够更为有效的平抑农民个体之间的非正常竞争和利益冲突。
    
    刚刚从凤凰网看到一条消息,关于农民抗旱利益矛盾,即农民的抗旱经济学,很重要。谷贱伤农,花很大代价抗旱最后算总账却未必得利,这是农民现实的困惑。旱情严重化,农民观望和等待,看来有时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这一点不能错怪农民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科学发展观的“前世”和“今生”/梁煜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