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闲扯几个时代的太子党/柳鲲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0日 转载)
      近来看完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感觉拍得莫名其妙的。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这有点象有人评论《亮剑》一样,说汝靠着这个亮剑精神就胜利了,那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也毫无疑问是敢于亮剑的,为何后来失败了?国民党对日本人不敢亮剑,对共军那是常常亮剑的,为何800万国军战不胜100万共军?可见共军不是靠着这个亮剑精神取胜的,而是靠着别的精神取胜的。靠着什么呢?《人间正道是沧桑》仅仅是描述了一家人不同的路子,却没有给出足够的东西让别人去分辨,让人怀疑国军失败是运气不好,或者是情报战不利导致的。
    
       有人说《潜伏》不错。辛辛苦苦看完了,情节也的确很紧张,没有看到中共是如何取得的道理,却看到党国完蛋的提示。其中关于党国的腐败和内斗刻画得很是不错,这可以说明党国是必然完蛋的。其中对于共党的情报机构的高效和精练,也同样让人深刻。但是对于共党的优势,却没有深入刻画。 (博讯 boxun.com)

    
      共党的情报工作,的确是极其厉害的。比如说有个钱壮飞,是特务头子徐恩的机要秘书,就是中共的卧底。有这样的职位,党国还有什么机密可言?后来因为共党顾顺章叛变而暴露,徐恩竟然和同事联手隐瞒此事。这导致党国的电报对中共来说无密可言。同样有这个条件,但是为什么在遵义会议之前和之后起的作用完全不同呢?很简单,因为之前不是毛主席领导,之后是毛主席领导。
    
      
    
      吾有一个论断,革命领袖必然出于知识分子群体,也就是小资群体。换一个说法,小资群体的思想,基本上就代表了社会的主流思想了。而社会的发展方向,则要看太子们的行为。也就是说,太子们做什么,什么就是社会的走向。这并不奇怪。太子们的行为,其实是代表了其父母的意志而已。今天就说说这几代太子们的情况。
    
      国民党统治时期,很多高官都成了共党分子,最夸张的是后来连曾任国民党代总统的李宗仁都从海外回来了。那么太子们呢?电影《平津战役》中,傅作义有一次小心翼翼的问他女儿:汝那边有人吗?他女儿警惕的说:什么那边。其实他女儿就是共党分子。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的女儿,也是共党分子。甚至蒋介石的儿子也有留学苏联的经历。太子们都这样了,将来自然是共产党的天下。
    
      之后就是新中国(也就是红朝太祖时期)。太子们都干什么了?太祖太子去抗美援朝,牺牲了——那时可没有人认为能打胜这场战争的。其他太子呢?也就文革初期仗着父母的高官神气了一下,甚至挑动了武斗,之后就在毛主席的多种措施下老实了:不能开公司捞钱,也不能贪污,不能化公为私,也不能当外国人却在中国发财。这种情况下,中国社会自然稳定,人民也奋发向上。
    
      红朝之后,太子们如何呢?因为毛主席对高官和太子们强力打压,所以刚到了黑朝,大家开始也是很老实的。但是时代不同了,就需要有人当先锋。谁当先锋呢?前面说过,太子们的行为其实是其父母意志的体现,号召先富,其儿子当然要行动,于是儿子迅速发财了。其他太子们一看,哇,他都敢如此发财,吾等也不能落后。于是……于是就有了……再后来太子们的捞钱行动愈演愈烈,到现在各地太子们个个巨富。他们一切向钱看,社会自然就向这个方向发展。如果说他们打心里感谢和拥护改革,吾完全相信,不这样才怪了。
    
      
    
      要解决太子问题,就必须解决官员的问题。如果太子的问题不能解决,中国就这样腐败下去,走向完蛋。
    
      胡乱扯了几句,凑合看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汪洋的解放思想是想建立黑社会吗/柳鲲鹏
  • 热烈祝贺南京PX化工投产/柳鲲鹏
  • 为杨佳鸣冤送行/柳鲲鹏
  • 毒奶粉彻底打破“生活水平提高”的洗脑论/柳鲲鹏
  • 评杨佳事件:立场决定真相,真相从属立场/柳鲲鹏
  • 刘翔的投降粉碎了某些人的强国迷梦/柳鲲鹏
  • 官员犯法罪加一等是当代法律的原则/柳鲲鹏
  • 中国的法制很完善,只是立场错了/柳鲲鹏
  • 汶川15位空降兵的降落伞质量之可怕/柳鲲鹏
  • 江南烟雨变成了江南酸雨,谁之过/柳鲲鹏
  • 人民养活了谁,谁就得把人民放在第一位/柳鲲鹏
  • 鲁迅的母亲和别人的祖国/柳鲲鹏
  • 黑雨洗去了深圳的光鲜外表/柳鲲鹏
  • 邓小平“猫论”就是“不择手段论”/柳鲲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