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春晚的《北京欢迎你》极其不和谐:北京何必这样贬低广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8日 转载)
    
    事先声明,这里说的北京不是指北京民众,而是指central government,跟我们新闻里白宫=华府这种称呼是一样的。
     (博讯 boxun.com)

    有关广东话
    
    今年春晚,唯一一个关于广东的情节就是那个所谓的《北京欢迎你》里面那对广东夫妇,操着一口极难听极做作的港台腔(还是模仿得不像的那种)。听了明显感觉到春晚节目组,乃至CCTV官方喉舌,对广东的极力贬低。一句话,极其不和谐。其实我高度怀疑台上那两个人是不是广东人。
    
    似乎在北京的印象中,广东人就生来应该是市侩没文化,不中不外。放在30年前,这样的印象情有可原,甚至广东本身也以这种形象为荣,但30年过去了,广东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文化沙漠了,似乎北京的思想仍然没有丝毫改变。
    
    实际上,随便找个广东人去北京,单凭口音已经绝对不能把他和北京人分别开来。网路上一直有的声音是说:随便找个广东小学生,普通话说得跟北京人一样好,但随便找个北京小学生,广东话能有广东人好么?
    
    也许有人说,北京人为什么要学广东话?
    
    就像广东人为什么一定要学普通话一样,外省人来广东做生意,我们包容了非当地语言;那么为什么广东人到外省做生意,作为非当地语言的广东话,却处处不被包容?
    
    有关戏曲
    
    和春晚并行的,每年都有一个戏曲晚会,因为妈妈喜欢看,结果我被迫看得不少。理论上,全国各地的戏曲都会在这个晚会上亮相。但是,每年我都只看到京剧、越剧、昆曲轮流自HIGH,川剧秦腔偶有露脸,而粤剧,似乎早已经被判定为已消亡文化。
    
    前段时间,也看到过一则评论:《中山大学开授京剧课,谁来拯救粤剧》。在中大珠海校区,教学楼里面经常能听到京剧课上,大家扯着嗓子一起咿咿呀呀,粤剧的根,被京剧抢断了。
    
    2008年寒假过后,广东就成为了北京“京剧进课堂”的试点,挟着强大的政治压力,京剧“一刀切”地打进了各个地方剧种的生存土壤。
    
    为了学好京剧应付考试,广东孩子必须更加不遗余力地理解北京—中原文化,摒弃本土文化的干扰。由京剧发散,对广东文化、语言带来更大的伤害,反过来,又进一步助长了京剧对粤剧的侵蚀。
    
    在中国对外大呼保存本土文化,提升文化价值的今天,中国内部的文化多样性早在政治高压底下逐步消亡。
    
    此外,还有关于陈sir,关于粤语节目在广东台的份量,关于外省空降领导对广东的影响。都让广东文化遭受着越来越严重的威胁。
    
    出路何在?
    
    想起阳康的那篇济南游记,有一句话:“南方人爱做生意,饭店服务员都喊‘老板吃什么?’;北方人爱当官,饭店服务员喊‘领导吃什么?’”
    
    一向,广东人对抗北京压力的武器就是经济。承蒙恩惠,改革开放前20年,广东的经济都是领绝全国,因而政治上也得到很大宽谅。但是近10年,北京的兴趣方向改变了以后,对广东的态度突然变成了原罪论:谁让你有钱了?肯定有问题!看着每届常委里空降的官员,感觉就像是在监督一样。
    
    手头只剩下经济一张牌,只能越打越草根。那些没用的,跟不上经济步伐的,慢慢都淘汰了。因而广东给人的印象才逐渐变成“市侩”、“没底蕴”。
    
    其实,我倒希望,这是广东引以为骄傲的优势之一,不要再用带贬义的词称呼广东人的这种态度,用广东人康有为公车上书时候用的那个词:经世致用。
    
    一直以来,广东人秉承的原则都是实在。戏剧团是为了谋生,做生意也是为了谋生,二者其实都是一样。我一直很反对打着文化旗号推广某样价值观的事情,这样做劳民伤财。
    
    粤剧经历了数百年,形式和节奏都没有什么变化,自然不适合广东现在的高速社会了。这需要市场和演员的努力——把粤剧高贵化,不要再用“乡土”一词形容它。唐装可以高贵,旗袍可以高贵,粤剧其实也是同样的东西。
    
    有人问我在这大谈,为什么不亲身去学习传承粤剧,答案是一样的:把粤剧改造成很多人赖以,并且能够以之谋生的工具,自然就能传承下去。现在我不能靠粤剧生活,因此我不会学它——我是很实在的。
    
    保存一样文化,重要的不是保存它本身,而是保存它生存的土壤。这是中国文化保持上面一直做得不足的地方。
    
    广东文化,是收到儒家道德至上思想影响最少的文化,这对于中国的发展意义重大。因为褪下了道德的修饰,这里的很多观点都来的直截了当,思维都围绕着矛盾的中心。这是和法律建设的基本思想是吻合的。中国法律不完善之处,很多都是根本性的,源于其立法之初就没有建立在利益冲突的基础上,而是把法律作为道德的文字形式。在这点上,广东文化应该起到自己担当的作用。广东人也应该有这种使命感,去正面政治压力和本土流失。
    
    纽约人有句口号:if we can make it there, we can make it anywhere.
    
    广东人也应该有这这样的“烂命”。
    
    ——————————————————————————
    
    对于评论的一些内容,笔者想说:
    
    1.这篇文章并不是怨气所生,很多东西,只是为我自己心中边缘文化自救问题理清一些思绪,由于本人身在广东,所以笔墨的基调都围绕广东。对于所有非强势文化的地区而言,都是共通的,所以请不要解读为所谓的“广东大晒”。
    
    2.文章通篇都是关于文化的问题,至于为什么有人硬是要扯上经济,说广东人从经济第一位置上面掉下来产生了酸葡萄心态,我觉得这种说法很不可理喻的。
    
    3.一点小小补充,很多人拿地铁公车用粤语报站说事,说这是排外的表现,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相信无论哪个地方,都会有些老爷爷老太太一辈子只会说自己本地语言的。不放弃这群人生活便利的权利,我想不到为什么是排外的表现,我想这是广东开明的地方,体现了一个地区的人文关怀。
    
    4.对于大家的评论,我会尽量一一回答,当然给别人的评论作的回复我就不去耽扰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