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长乐火灾背后有无腐败魔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7日 转载)
    
    长乐火灾背后有无腐败魔影
     1月31日晚,福建省长乐市拉丁酒吧发生特大火灾,共造成15人死亡。据当地政府介绍,当晚11时30分左右,长乐市拉丁酒吧10名左右男女青年开生日聚会,在桌面上燃放烟花,引燃天花板酿成火灾。 (博讯 boxun.com)

    长乐火灾:悲剧为何再次上演
      深圳舞王火灾揭出的谜底是官员的贪腐,换了长乐又当如何?我们只能等待更权威的调查结果。相同的悲剧,由相同的火焰点燃。人们的智慧与理性,在敷衍、懈怠和欲念面前,总是显得不堪一击。在这15条生命之后,还会有人重蹈覆辙吗,这将考验民众、考验商家、更考验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
    烧死15人的福建酒吧背后有没有陈旭明
      无数事例说明,每一个重大安全事故背后,除了“天灾”,大多还有着“人祸”的阴影。深圳舞王大火是这样,山西襄汾垮坝事件是这样,其他很多事故也概莫能外。在为福建省长乐市拉丁酒吧火灾中遇难的15条生命悲痛的同时,我忍不住想提出疑问:烧死15人的福建酒吧背后,有没有“陈旭明”?!
    该如何反思长乐酒吧特大火灾
      物质消费与精神消费是一对共生共存的矛盾体。精神消费的过度低糜必然导致物质消费的极度放纵;物质消费的过度放纵必然导致人们玩物丧志,甚至是玩火自焚。你想,在聚会酒吧的桌面上燃放烟花这样的蠢事都玩得起来,除了“放纵”之外笔者真找不出其它原因可解释了。
    公民责任不能被鞭炮声掩没
      新年伊始,透过刚刚发生的种种不幸,让乱放烟花爆竹式祈福以一种更文明的方式进行实乃当务之急。一个人,无论怀着怎样的善愿,祈个人之福时同样不能无视公共之福,正如其充分享受个体之自由时,同样不能忘记自己的公民责任。倘使每位公民在祈求幸福之时能多一点于人于己的责任心,能够多一点对他人生命与利益的尊重,相信这个社会便已经处在了最大的福报之中。
    长乐酒吧大火背后有无人祸因素
      酒吧一方盲目逐利甚至弃基本的商业伦理于不顾,虽然不道德甚至是违法的,但在商言商却也不难理解。而手握公权肩负公共管理之职的相关部门,却难辞其咎。假如公共娱乐场所一些制度性的安全举措都不能从纸面走入现实,假如这些灾难背后的监管不力不受到严惩,那么谁能保证深圳“舞王”和长乐拉丁之后,类似的灾难就能绝迹呢?
    只靠事后整改灭不了娱场火灾
      对公共娱乐场所的检查来真格的,不妨学学汽车行业里的模拟撞击实验,比如用烟头、烟花爆竹来测试。要知道,一次“高度仿真”的消防全方位检查所能发现的问题会超过10次常规检查。悲剧的发生往往如同盗贼,他来的时候,并非悄无声息,而是可能露出蛛丝马迹,一旦我们警惕不够,防范措施不力,他走的时候就会让我们损失惨重。
    福建长乐酒吧大火烧痛了什么
      长乐市委、市政府是如何以舞王大火为镜鉴,对全市的公共娱乐场所加强安检监管的?春节期间在开禁烟花爆竹的同时,是如何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防范可能发生的火情的?譬如有否规定烟花爆竹的销售点、燃放点和燃放时间,有否指派公安民警组成巡逻队伍,在人员密集居民区、繁华大街、禁放点区域等加强巡查,对燃放伪劣、超标烟花爆竹等非法燃放行为进行劝阻和查处,有否对娱乐场所发出特别指示,严禁顾客带烟花爆竹入场,如此等等。
    室内燃放烟花,放火“水到渠成”?
      隐患甚于明火,这是人人都知道的浅显道理,却又是很多人难以遵守的常犯错误。街上随地扔响的摔炮,从楼上窗户里伸出来燃放的烟花,很少有人意识到这其中的错误和危险,更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制止,大家都觉得这是小毛病、小问题,不值得大惊小怪,殊不知,这种平常时期的小毛病,却是关键时刻的大隐患,一旦发生灾难,水火无情,悔之晚矣。 _(博讯记者:小毛先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官新说》讽刺腐败当局
  • 规划腐败“水”很深
  • 牛刀:现在腐败分子为什么喜欢歌颂祖国
  • 从五花八门的领导干部看共产党的糜烂和腐败
  • 救美就先算了 先防腐败吧/成思危 
  • “文凭腐败”是个制度问题/傅一河
  • 从央视春晚收视率到客观的看待央视的腐败/王才亮
  • 洪哲胜:我看“毛泽东思想万岁!打倒腐败堕落的政府!”
  • “年节腐败”何以变成官场“潜规则”
  • 只要能铲除腐败附体,即使与鬼魅联袂也不过分/阿衍
  • 刘健康:腐败分子“忽悠疲劳”
  • 朱家雄:组织部门要迎难而上制止“春节腐败 ”
  • 过年腐败 民心散尽/袁三斧
  • 反腐败 想干就好干/隋振江
  • 法律只是腐败的特权和贴在墙上的废纸
  • 中国经济危机源于腐败房地产/黄晨灏
  • 还有多少腐败官员越贪越赌、越赌越贪
  • 胡总、温总把腐败分子推进‘垃圾坑’
  • 阿衍:腐败政府不怕民变怕有势力的人变
  • 中国面临腐败和改革赛跑的挑战/周其仁
  • 治理中介腐败,应先治理官员
  • 腐败所长杨长春过大年都去了谁家送礼?
  • 张清扬:群体事件腐败造成,处置不再使用警力?
  • 丁有根腐败案拷问的绿色通道之三
  • 江西萍乡中院腐败窝案终审 原副院长受贿获刑3年
  • 百姓举报腐败被打压 肖昌海上访被拘禁
  • 丁有根腐败案拷问的绿色通道
  • 政治腐败社会动荡中共官员加紧外逃
  • 腐败庞大集团铁道部集体受贿
  • 退耕还林腐败案:湖南第三次查处继续包庇坑国坑农干部
  • 退耕还林腐败案:湖南四级机关联手欺骗温家宝总理
  • 退耕还林腐败案:湖南林业厅厅长不是作秀,胜似作秀/吴兴华
  • 中国执政党“特色”60年,还将继续“特色腐败”下去?
  • 经委副主任欠赌债跑了引出13人腐败窝串案
  • 云南省长秦光荣腐败愈演愈烈 回良玉亲临检查无功而返
  • 中国模式成功的背后:腐败是温和的润滑剂
  • 浙江理工大原副校长被判死缓 腐败震荡高教领域
  • 湖南郴州艰难发展 腐败窝案阴影挥之不去(图)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控告:一起特大典型的司法腐败,合伙职务犯罪,渎职侵权案!(图)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