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印占“阿鲁纳恰尔邦”是中国领土/冯锦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5日 转载)
    
     印占“阿鲁纳恰尔邦”就是中国的领土,当地老百姓现在还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大家可以在网上搜德国电视台2002年拍的《丹巴河谷竹叶刀》(本人郑重声明对于德国人在该片中把我藏南说成是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表示不敢苟同,并表示极大的愤慨和抗议!)。
       生活在西藏东南部即错那、墨脱、察隅、隆子等县境内印度占领区的数十万珞巴、门巴族及僜人同胞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不可分割的一员。据我国政府1968年公布的数字,珞巴族人口当时约为30万,因其绝大多数生活在印度的非法统治之下,无法实施精确的人口普查,近40年来没有新的统计数据公开发表。但根据多方面资料综合推算,保守估计,目前人口已自然增长到50-60万人;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生活在印占区以外的珞巴族人口数仅为2965人,不足全民族的百分之一。门巴族人口,我国公开发表的数字是约5万人,其中绝大多数生活在错那县印度占领区。僜人约2万人,其中绝大多数生活在察隅县印度占领区。门巴族一部在数百年前曾经历过由不丹向藏东南迁徙的过程,僜人很久以来就是中缅跨境民族,但作为藏东南主体民族同时也是西藏境内印占区主体民族的珞巴族,却是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了至少两千年以上的土著居民,自古以来是西藏的第二大民族。珞巴族人口1951年约占西藏总人口的五分之一(30万比150万,其中藏族115万),今天最保守估计,仍占到西藏自治区总人口的六分之一(50万比305万,其中西藏中国实际控制区人口数2003年为万)。把这样大的一个民族群体从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分割出去,无论民族感情还是政治风险,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博讯 boxun.com)

     珞巴族人民是为反抗英、印侵略和非法占领,保卫祖国西南边疆进行英斗争而多次惨遭入侵者野蛮屠戮的人民:从鸦片战争后的“阿波尔征讨”到辛亥革命前夕的“威廉逊事件”,从1958年印度侵略军对莫朗地区的毁灭性轰炸(是当地我珞巴族门巴族兄弟反抗印度非法统治和侵略的典型反抗斗争,1957年,在莫朗地区,广大的群众,不堪印军的欺压和侮辱,进行了较大规模的反抗斗争。一开始,就消灭了两个印度的兵站。印军多次镇压,没有得逞,相持了一年多时间。最后,印军进行了毁灭性的镇压,派飞机狂轰滥炸,这一地区的民房,几乎全部被炸毁了。)到1964年崩如地方连老人儿童都无一幸免的报复性大屠杀。(由于62年反击战中,我解放军得到了崩如地区老百姓的大力支持,但在解放军撤出后,崩如地区重新落入印度手中,并遭到印度侵略军灭绝人性的屠杀)没有理由相信,那些被杀戮人民的后代会割断数千年来与藏族地区的血肉联系而心甘情愿地与入侵者融为一体。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印度国内不放弃藏南占领区的叫嚣几十年来一直是印度政府对华谈判的一个重要筹码。相比之下,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所持有的筹码太逊色了。去年底孙大使的一席话震哑了胡哥访印期间可能出现的许多鼓噪,振聋发聩。但也许有人忽略了,孙大使对印度媒体还说过,你们有你们的议会,我们有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而作为人民,我们绝对有必要反思,我们又曾实实在在地为政府助过哪些威呢?
     不能让任何人幻想我们可以遗弃骨肉同胞,如果连操南岛语系印度尼西亚语族语言的高山族都是我们的骨肉同胞的话。我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贯而明确的:门隅、珞瑜、下察隅历来是中国的神圣领土,“麦克马洪线”是非法的、无效的。世代生活在门隅、珞瑜、下察隅的门巴族、珞巴族、僜人是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内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错那县、隆子县,林芝地区墨脱县、察隅县的中国公民。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保护每一位中国公民的生存和福祉是中国党、政府和军队至高无上的职责,也是国本的终极底线。互谅互让,绝不意味着中国可以轻易遗弃任何一个中国公民。这是因为格西益西赤烈老人的家乡就在那里,因为格桑洛布兄弟的大部分亲人就在那里,因为西藏的活佛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六世达赖喇嘛[成为外国人……这些话必须让入侵者听见,要让他明白孙大使所说的我们也有人民代表大会并不是一句空谈。还要让他明白,如果扩张主义者执迷不悟,那么,当忍无可忍的中国自由战士踏进那片被他蹂躏的庄严国土的那一天,那才是他噩梦的真正开始。
     请将藏南的真实情况转告给您的朋友,知道的人多了,政府就不会轻言放弃本应属于我们的领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冯锦华: 东海利益送日本 海军作秀索马里
  • 中印边界谈判的焦点是什么?/冯锦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