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西检察官杨涛:到处都是警察,你才会安全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5日 转载)
东方网:春晚多警察并非什么“警察国家”

    

作者:杨涛(江西省检察官)
      历年的春晚总是让人充满期望,但是,许多人的期望总是以失望而告终,今年的春晚同样如此。尽管时至今天,春晚的播出已经有好些天了,但各大媒体对于春晚的争议并没有由此降温,形式老套、内容脱离现实、假唱之类的争议此起彼伏。但我看到一个最与众不同的争议却是来自对于舞台人物形象的非议。一个在各大论坛风行的标题为《别把我们弄得好像警察国家似的》的帖子称“在短短的一台春晚中,我仅仅在节目的前两个小时里,就看到接二连三的小品拿警察说事”,“春节上演的各种节目有意无意地向世界人民展示:中国是一个警察国家!”
      警察处于风口浪尖,警察这一行业往往在体力与智力上都备受挑战,其职业具有戏剧性,从事警察这一行业的确充满危险、艰辛,所以,全世界的影视都经常拿警察说事,好莱坞那些大片尤其如此。而且,由于警察工作的艰辛与充满危险,文艺节目做些歌颂也是应该的,2008年,全国公安机关有400多名民警因执法执勤、抢险救灾而牺牲,而在1996-2001年,年牺牲人数突破了500人。
      其实,不要说在文艺节目上看到许多关于警察的话题,就是现实生活中,要是出门能处处看到警察,说不定还让你更感到这是具有安全感的法治国家呢?中国有警察180万人,占人口比例1.3%。,低于美国的3.25%。、瑞典的2.49%。,更远远低于意大利的6.55%。,难道说美国、瑞典、意大利都是“警察国家”?
      文艺节目对于警察的宣扬或者警察占人口比例甚至警察在实际生活中的重要性,都不是评判“警察国家”的标准,因为现实中,要实现法治,就必须有大量的法律由人来执行,而警察是重要的执法者,如果执法者权力受到限制,能严格执法,那么警察比较多的国度可能就是一个法治的国度。例如,在美国等许多国家,警察还兼管着类似“城管”的活儿,可谓事无巨细,都是“有困难,找警察”,但没有人感觉到警察是一种威胁。所以,不能理解为有警察或者警察比较多、发挥比较重要作用的国家就是“警察国家”,关键问题是的警察的权力是否受到限制。
      德国公法学者奥托·迈耶的理论也给我们一个借鉴。他曾经根据文明程度将国家由低到高分为三种形态,即警察国,法治国,文化国。在他理解看来,所谓警察国是以专制与人治为特征,法治国是以民主与法制为特征,文化国是以科学与实证为特征。警察国的核心在于政府(警察)机关在其职权范围内是不受法律限制的。奥托·迈耶认为,19世纪德国是警察国,20世纪上半叶是法治国,二战后是社会国,未来走向文化国。
      今天,我们当然不能以警察涉及社会事务的方方面面就认为我们是“警察国”,更不能因为文艺节目中经常涉及警察内容或者歌颂警察,就认为我们是“警察国”。
      但在我们的生活中,警察行使职权并非完全受到法律的制约与限制。从实际的体制来看,近些年来,地方公安机关的负责人的行政级别不低,不少甚至高于在宪法上的地位与政府并行的法律监督机关——检察机关,在我们这样一个“官本位”意识浓厚和讲究行政级别的国度,地位的高低往往直接关系到权力监督的成效。
      不仅如此,事实上法律还赋予了警察不少最终裁决权,警察在其职权范围内可以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就有可能具有无限制的权力。比如警察对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为具有最终裁决权,而在国外,这些行为通常是当作违警罪、轻罪,是要由治安法官来裁决;再比如,诸如收容教育等等严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措施,也是由公安机关一锤定音。其他许多权力,也往往由警察一家行使,还有比如让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由公安机关来做决定,不能提起行政诉讼。诸如此类,如果警察不仅涉猎社会事务的方方面面,而且既是执行者又是裁决者,权力就可能不受有效限制与约束。而我国,在1997年的十五大上就提出了“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
      春晚以及其他文艺节目中歌颂警察并非坏事,也不是“警察国家”的依据,不过,也许这位网民是拿这个由头来说事,说说现实中的感受也未可知。
    

附:
    
顾则徐:警惕警察国家化危险

    
    江西检察官杨涛先生2月4日在《东方早报》发表文章《春晚多警察并非什么标志》,腾讯网转载时干脆点明其主旨,把标题改为了《春晚多警察并非什么警察国家的标志》。杨涛先生这篇文章所针对的是“一个在各大论坛风行的标题为《别把我们弄得好像警察国家似的》的帖子”,其实,这一“帖子”是我国思想、时政类知名博客杨恒均先生的《春节印象之二》。杨涛先生大概没有认真读清楚杨恒均先生的文章,杨恒均先生并没有把春晚多警察看作警察国家的标志,而是认为这容易给“世界人民”造成中国是警察国家的印象,杨涛先生进行批评的事实前提先已经不确实。
    
    今天的中国不是警察国家,但警察国家化的危险却是深刻地潜藏着的。警察机构作为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在国家权力体系中是政府执法的准军事化暴力性工具,在不同法律体系的法治国家中,其执法行为由检察机构或法院进行直接制约,这一点在中国国家行政级别制度权力体系中也体现为公安部门的级别低于相应的检察院和法院。但是,一系列的制度又可以轻易打破这一制约体系:中共党委常委制度设置分管政法的委员,这一职务可由公安部门首脑担任;纪委、政法委对检察院、法院、公安的直接领导事实上使公安获得了与检察机构、法院平级的地位,同时,政法委首脑经常会由公安部门首脑兼任或提升担任,形成公安部门首脑地位高于检察院、法院首脑的状况和倾向。在这种情况下,警察部门的权力受制约会趋向于较小,存在突然发生强烈膨胀的危险,这种危险就是警察国家化。前苏联是个KGB国家,正是源于列宁建国时候规划权力体系的KGB化。中国有着明朝东厂、西厂化的教训和经验,红军时期则有着国家保卫局红色恐怖化的教训和经验,当代绝不能掉以轻心!
    
    中国警察机构权力之大是世界少有的。就现有法律体系来说,公安部门的权力突出表现在拥有大量刑事方面相当于有期徒刑(劳教)三年以下的最终裁判权;另一个严重但为人们习以为常的问题是过大的侦查权,比如,警察几乎可以不受约束或少有约束地进入私人空间、检查(搜查)私人证件和物品、扣留公民人身及其物品、拦截共同交通、使用监视技术等密侦手段。问题还不仅如此,由于检察机构和法院不具有实际的直接约束公安部门执法行为的权力,公安部门只向政府和党委负责,因此,特别在地方政府层次,中国普遍存在着“滥用警力”的现象。所谓“滥用警力”,一方面体现出警察机构法律地位贬低的倾向,另一方面则意味着警方权力的滥觞,而这却是“合法”的,其“滥用”程度不是受法律约束,而是受政策约束,只服从于权力。这样的现实所体现出的,是国家警察化的内在强烈冲动。
    杨涛先生指出中国只有警察180万人,占人口比例1.3%。,远低于美国、瑞典、意大利等,但杨涛先生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也即中国是个被严密组织的社会,服务并依附于警察部门及其功能的人口数字十分庞大,比如单位保卫机构、治安队、城管、保安人员,甚至里弄老太太纠察队伍,等。正因为如此,人们经常可以看见一两个警察率领着几十个穿类似警服服装乃至一般平民服装的人进行执法的现象。也就是说,中国的实际不是警察人口多少问题,而是“警察现象”的多少问题,警察不过是“警察现象”中的正规军而已。
    杨涛先生认为:“由于警察工作的艰辛与充满危险,文艺节目做些歌颂也是应该的。”这是不错的,但是否需要对警察进行特别的歌颂?警察工作当然艰辛与充满危险,但这个社会艰辛与充满危险的工作远不止警察,一年当中农民劳累而死的人比警察多得多,工人伤残死亡的人比警察多得多,而农民、工人的收入却远不能跟警察比。在一个视当警察为极难获得的就业机会的社会背景中,强调“警察工作的艰辛与充满危险”,是很滑稽的。如果考虑到这些年对警察公正、廉洁客观社会评价的较低舆论,就更是滑稽了。
    杨涛先生认为“全世界的影视都经常拿警察说事,好莱坞那些大片尤其如此”,以此作为应该对警察进行特别歌颂的依据。这更是难以站住脚跟。“全世界的影视都经常拿警察说事”是“说事”,而不是只歌颂。“说事”是既歌颂又批评、揭露,中国式的歌颂却是绝不允许批评、揭露的。中国大陆影视中出现个反面的警察形象,看看广电总局会不会批准拍摄、放映?《无间道》是香港拍的,而不是大陆拍的,说的更不是大陆的警察。春晚多警察,并不是对警察“说事”,CCTV那帮人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摸一下老虎屁股的。
    
    2009-2-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 杨恒均:春节文艺节目彰显中国是警察国家
  • 杨恒均:新年的梦想
  • 杨恒均: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 杨恒均: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 杨恒均: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图)
  • 杨恒均: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图)
  • 杨恒均: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 杨恒均: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 郑重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劝慰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我接到萨科齐妻子的来电……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 杨恒均: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 杨恒均: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图)
  • 杨恒均: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2008年中文网志年会演讲(图)
  • 杨恒均: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 杨恒均: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 杨恒均: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 杨恒均: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 杨恒均: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 沈玎:博客是杨恒均的秘密洞
  • 杨恒均: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图)
  • 杨恒均: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 杨恒均:对毒牛奶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 杨恒均《情报局长》:窃听风暴之爱情故事
  • 杨恒均:《情报局长》第二章:鸟巢钢魂
  •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