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辛亥革命有无必要——和女儿讨论中国近代史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4日 转载)
     几年前,和女儿一起看朋友赠送的《走向共和》光盘。当时刚上高中的女儿说:“中国为什么不能保留皇帝?为什么要革命?”我不假思索地说:“辛亥革命当然是对的。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推翻了几千年的封建专制。你小小的年龄,怎么这么保守?难道你还想要恢复帝制?再找张勋领一帮辫子兵回来,上演一出复辟的闹剧?这不仅绝对不可能,而且很可笑!”女儿说不过妈妈,但是仍然坚持说:“他们真笨,当时为什么不保留皇帝、实行君主立宪?”
    
     不久前,我们又讨论起这个问题。女儿去年夏天随“音乐大使”演出团队去了七个西欧国家,历时两个多星期。去之前,她上了一年西方美术史,阅读解了一番有关国家的艺术文化,她非常爱好意大利足球,对其文艺复兴时期的成就深感兴趣。她制作了一个2006年意大利队获得世界杯冠军的射门集锦,放在互联网上,某些意大利人看了极为感动。她也喜欢法国的艺术文化。不过,旅行回来后,女儿说她此行最喜欢的国家还是英国。在政治上文化上,英国是稳健改良的典范国家,它对传统文化的妥善保留、它的不流血却极其成功的“光荣革命”,它建立起来的体现自由主义理念的政治制度,都是值得他国借鉴学习的典范。女儿说,在她的经验中,英国最有秩序,最文明,最富有传统文化色彩。女儿喜欢北京,尽管小小年龄便移民北美,她仍然认为自己文化的根在中国。年轻人一般追新、求变,女儿却希望她印象中的北京不要变。 (博讯 boxun.com)

    
     这几年,我一直在独学研究,十分关注中国近现代思想和政治文化演变,近来花了很多功夫阅读研究有关史料。几天前,女儿又谈到:“为什么中国不能保留帝制?中国的传统文化都没有了,中国不应该有激烈的革命。”我真的开始同意她的观点。她当然没有做有关研究,但是她比较有头脑,能“想”问题,会分析思考, 而我这个妈妈则比较轻信盲从,一向是被怎么灌输,就怎么相信,虽然专业是“哲学”,实际上多年来,不会运用自己的理性分析,不会独立思考,不会阅读原始材料,摸清基本事实,而是吃“别人嚼过的馍馍”(大学本科时,一天,在北大三角地看到一位外来者,在那里咒骂北大的学子们不过是在吃“别人嚼过的馍馍”,对此印象极深),没有掌握真正的治学方法,浮躁空泛。北大的校训是“勤奋、严谨、求实、创新”,我的四年本科学习,与这几个字毫无关系。
    女儿是个小姑娘,她在政治文化上的保守立场却足以成为严复、王国维和陈寅恪这几位近代中国的真正文化大师们的后代知音。我想,如果真的灵魂不灭,真的有在天之灵(对此,我只能悬置,不作判断),这几位令我深深尊敬的学者,得知女儿的看法,一定会露出宽慰会心的笑容。他们大概会说:“小姑娘,我们很高兴,你小小的年龄,就能理智不偏激地思考问题。我们完全同意你的观点,我们认为,辛亥革命是个错误,上个世纪中国本来可以避免激进的政治革命,可以更加顺利地引进西方文化,不必经过那么多的动荡、战乱、流血,付出那么大的生命代价。激进政治革命和文化革命的结果是,陈独秀高喊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至今还是拒绝在中国安家。看看普遍的乃至渗透全部学术界的腐败行为,以追求真理和事实为己任的‘赛先生’在哪里?看看生命财产人身安全和其他权利没有着落,“德先生”在哪里?英国有个受到民间尊重的王室,毫不妨碍它的国民享有自由民主,而中国不仅满清王朝不复存在,就连我们的传统主流文化儒释道三家也全面遭殃,中国还有传统吗?那些借着传统文化炒作的学术混混们,不是在弘扬传统,而是在继续糟践传统,以传统为谋取名利的工具。”
    
     如果尊重历史事实的话,就应该承认,1911年中国的辛亥革命其后果虽然建立了一个形式上的“共和”国家,在时间上抢占了亚洲第一,其实这个所谓的“共和”国,正如陈寅恪所言,非驴非马,乃是 个假冒伪劣产品,其后的一次次政治革命更是每况愈下。
    中国的辛亥革命,模仿目标本来应该是美国,结果却很像法国的大革命,人头落地,鲜血直流,换来的结果却不伦不类,甚至适得其反。在法国大革命之前,美国也发生了背叛自己祖国的流血政治革命,“自由”和“平等”理念深入人心,战胜了对祖国的民族主义情感。美国本来是英国的殖民地,在政治上隶属英国,在文化传统上延续英国,但是一旦涉及“自由权”问题,便要“不自由,毋宁死”,什么祖先、祖国、故土,都可以背叛。这就是“自由”高于一切。难怪美国的国歌歌颂美国是“勇敢者的家园,自由者的土地”,难怪在纽约港的入口处,高耸着自由女神的塑像。美国本来是欧洲殖民者的新家园,除了本土印第安人,没有什么历史文化传统,它在发动革命时,自由概念已深入人心。它的革命成果的确体现了“自由”和“平等”政治原则,体现这些原则的宪法的确是国家的最高法律,要不然,女人希拉里和号称黑人、其实是黑白混血儿的奥巴马也就不能参加总统竞选。更显黑色人种基因的奥巴马居然成了总统,这主要不是奥巴马个人的荣耀,而是“人人生来自由平等”理念的胜利。所以,美国的革命值得,革命先烈们的血的确没有白流,美国的共和体制货真价实。美国的国父们,的确是值得尊敬纪念的伟大政治家。自从这个国家成立以来,世界各地的人们或者为了自由、或者为了幸福、或者为了安全,蜂拥而至,孔子所向往的人民携妻带子纷纷投奔的政治盛况,二百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真实现实,这就说明,美国的革命的确“合乎天理,顺乎人心”,革的好,革的对。当年高唱“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后来移民美国的红卫兵小将们,应该高唱“当年的美国革命就是好,否则我们后来就来不了。”
    
     中国的情况则不然。认真研究一下中国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便能发现,他其实不是自由主义者,无论在人格上还是在思想上,孙中山与美国的国父们都无法比肩。华盛顿对美国的功绩与孙中山对中国的功绩无法相提并论。参观美国国会山时,见到华盛顿向国会交兵权的巨幅画作,几乎泪下,这才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以“天下为公”的真正政治家,尧舜禹以后的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政治家。一年多前,亲耳听到中山大学近现代思想史专家袁伟时教授介绍,说孙中山及其同盟会成员,其实很象社会上的团伙帮会,了解他们的人,很难崇敬他们。 孙中山真正的思想动力不是个人自由,而是推翻满清的狭隘民族主义和大政府,土地国有等社会主义理念,自由主义主张私有财产和经济自由,与他信奉的那一套不搭界。民主共和是孙中山用以推翻满清王朝的招牌而已,自由主义政治到底是什么他并不真的清楚,所以,中国的自由主义引进者严复跟孙中山接触交流后,不仅不同意他的政治革命主张,也相当鄙视孙的为人。北洋军阀和国民党政府都不是基于与美国立国一样的政治原则建立的。中国的“革命”和“共和”与民众的自由平等毫无关系,老百姓不过是被利用的“群盲”而已。中国人很会造神,尤其是会造假神,自己被政客们涮了,反过来还要膜拜他们,什么叫“愚不可及”?这就是实例。
    
     此外,中国有悠久的帝制历史,不向美国那样一清二白,可以在白纸上画画。中国应该在形式和实质上学习英国,而不是形式上学习美国。革命,正如王国维当年预见的,只是给政治野心家和政客们提供了大展身手的历史舞台,群众,不过是成了他们的可以用来达到目的的“利器”。王国维为什么要自沉?没有积极意义的辛亥革命已经令他相当不满,军阀冯玉祥不顾民国优待清室的明确法律条文,轻率驱逐废帝溥仪出宫,更令他义愤填膺,痛不欲生,而继之的国共联合北伐,则使他感到比辛亥革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革命行将来临,人格尊严意识极强的他,毅然自沉,一死了之。自沉时年方五十,正值学术生命的旺盛时期。谁杀死了中国最优秀的学者王国维?是没有正面价值的所谓“政治革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