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左人士围攻辱骂胡星斗教授手段何等恶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胡星斗更多文章请看胡星斗专栏
    
     李悔之 (博讯 boxun.com)

    
    这些天,胡星斗教授因发撰文批评了毛左人士一些极端言论,遭到毛左人士猛烈攻击乃至辱骂.这中间包括著名媒体策划人司马平邦.
    
    博客总点击率已逾千万点大关、自诩是“中国最认真写博客的主儿”的司马平邦先生诚然非寻常之辈——“职业时事评论人,影视、文化评论人、娱乐策划人、专栏作家”,曾任多家平面媒体策划人和主篇……
    
    不过,与流行性感冒再流行,也决不是好事一样,有些人名气越大,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就可能越大——如流氓燕、木子美、芙蓉姐姐之辈。
    
    纵览司马平邦先生博客,发现这位当今中国的网络名人竟也是一位铁杆的毛迷。是当今中国广大毛迷的偶像之一。这就难怪他对胡星斗先生近来的言论感到不能容忍了——司马先生在批胡之时,激愤之情不时失控,以致将胡“教授”称之为胡“叫兽”;“你长眼睛了吗”?;“真他妈胡说八道”之恶言与“国骂”也脱口而出……
    
    不过,名人说粗口,骂人,并不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就像一代伟人毛泽东犯过严重过失与罪错也可以饶恕一样。然而,对其文章的谬误之处就不能不予以批驳了。
    
    只要认真阅读胡星斗教授近日对毛左人士的批评,会发现胡先生只是不同意毛左人士的极端作法与行为。且看胡先生下面这段话:
    
    “中国的左翼知识份子理论上而言应该更多的同情民众,同情弱势群体。但是实际上,那些极左分子几乎没有任何人参与过实际的对弱势群体的支持,或者参与维权的。所以那些极左知识分子更多的只是崇拜毛泽东,崇拜毛泽东的集权的一些做法。目前中国的偏右的知识份子反而是参与了民众的维权。当然我并不反对左,也不反对右,我只是反对极左和极右。一般观点偏左一些没关系,也有很多人认为我是属于左派。观点左一点没关系,但不要走到极左,也就是极力维护专制体制,以及对毛的无条件个人崇拜。”
    
    这是何等理性与温和的批评!
    
    然而,胡星斗教授这些天却受到诸多毛迷的人身攻击。纵然是以“大文人”自居的司马平邦也不能容忍。诚然,作为一位铁杆毛迷,发现自己的偶像被污辱、攻击,奋起发击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然而,通读胡星斗教授相关文章,没有一次是对毛个人进行恶意攻击的。他只是反对毛左人士百般神化毛泽东、公然为“文革”翻案、公然攻击邓小平、公然主张回归毛泽东政治路线等极端行为而已!
    
    司马平邦对胡星斗最为恼火的是下面这段话:
    
    “我指责的是崇毛邪教化、崇毛贬邓、为文革平反、为四人帮平反、开历史的倒车等思潮。大家读读乌有之乡的倡议,它是不是文革中“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唱语录歌”的翻版?是不是邪教化?”
    
    而事实上,乌有之乡关于“缅怀毛主席日常化”的倡议,难道不是朝着“邪教化”的方何前行吗
    
    请看“缅怀毛主席日常化”如下要求:
    
    1、到场时,相互握手,相互祝福:主席保佑!
    
    2、齐唱国际歌,三段都要唱,放声地,壮严地
    
    3、念一段毛主席语录,主持人负责解释这段语录与当前形势、与日常生活的关系;
    
    4、放一段录音或录像,或读一篇文章:有关文革和改革;
    
    5、结合语录、录音、录像、文章,各自谈心得体会。特别是有勇气忏悔,反省自己过去对毛主席的误解。
    
    6、交流当前工作与生活的体会,交流困难、问题,寻找解决办法,增强信心和力量。逐渐形成在思想上相互关心,在生活上相互帮助的友爱氛围。
    
    7、表演唱,自选曲目,赞美毛主席和中国革命的歌;诗朗颂,毛主席的诗,或赞美毛主席的诗。
    
    8、齐唱东方红,三段都要唱,放声地,深情地;
    
    9、告别,共同呼喊:"毛主席万岁!人民万岁!为人民服务!"
    
    前些年,我党曾经认定“法×功”为“邪教”——而将乌有之乡上述要求与法×功的教规相比较,胡教授将其称之为“邪教化”又何错之有?
    
    司马平邦认为:“崇拜一个伟人,而这种崇拜或者是惟利社会回归精神圣殿的一条捷径”。
    
    对司马平邦先生的“高论”,敝人实在不敢苟同——对毛的崇拜,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日起就开始了。到了“文革”之时,崇毛化更是到了白炽化阶段——举国上下唱语录歌,跳忠字舞,每个人胸前都别毛泽东像章,拿小红书……然而,只要经历过这个阶段的人都会明白,这种强逼的“表忠”,岂能认作是“信仰”?
    
    另则,毛泽东时代何尝又不是极端“惟利”时代?——诚然,在那个极端贫困的时代,人们惟的“利”,并不是一张张的百元大钞,惟的是“黄牛过河各顾各”的切身利益——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不受连累,儿子敢于检举父亲;为了自己不跟着倒霉的丈夫受苦,妻子敢于揭发老公(纵然是彭德怀的夫人亦如此);为了不受“连坐”之苦,亲友之间互相揭发;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上下级纷纷互相告发彼此告密……举国陷入了一场人人自危的空前精神危机、人伦危机之中——所有这些,博客之上一脸阳光的司马平邦先生是不知否,抑或故意遗而忘之?
    
    且听司马平邦先生之高论:
    
    “信仰危机,是目前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而毛泽东这个人,这个名字可能是中国人能够选取的崇拜对像中的最大公约数,你却把这件事称为邪教?是不是也说全中国那么多底层百姓里把毛泽东像挂在车前、贴在墙头的人都是邪教徒呢?”
    
    “信仰危机,是目前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这一点司马说得一点不错。毛泽东是否“中国人能够选取的崇拜对像中的最大公约数”,虽然严重言过其实,但这里姑且不论。然而,“你却把这件事称为邪教”,却是明显的诬陷之言——胡星斗先生只是不赞成“对毛的无条件个人崇拜”。并没有把民众一般敬毛、崇毛行为称之为“邪教”,而是将乌有之乡“缅怀毛主席日常化”的极端行为称之为“崇毛邪教化”——所以,司马平邦上述之论诚然有诬陷栽赃之嫌。对此,司马平邦不知是故意,还是不懂逻辑所致?
    
    乌有之乡毛左人士的“精神导师”张宏良先生常常因为“革命激情”过于高涨,因而著文总是语无伦次,颠三倒四,谬误百出,一脸阳光的司马平邦先生著文虽然“革命激情”不及张大教授,然而,强词夺理的硬功夫却丝毫不让张大教授,请听他另一番“高论”
    
    “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里所谓的掌握着话语权和思想权的精英们的立场,他们的脑袋里从来就不曾尊重真正的老百姓。”
    
    这是何等强横的逻辑!胡星斗先生只是不认同毛左人士崇毛极端化、公然为“文革”翻案、公然攻击邓小平、公然主张回归毛泽东政治路线等极端行为而已!岂能扯到尊不尊重百姓问题之上来?其实,当今中国,恰恰是有人利用百姓的愚味,为崇毛风推波助澜——然而,这些人崇毛是假,借崇毛从中炒热自己;借崇毛达到某种政治目的是真!所以,究竟谁才是不尊重百姓???
    
    再看司马平邦先生一番更为“精彩绝伦”之论:
    
    “你们真得祈祷千万不要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了,放在40年前,就这种口口声声怒骂大众的信仰崇拜为邪教的大学老师,被投进牛棚也是他们该得的下场。”
    
    如此荒谬之论,如此典型的“红卫兵”话语,竟出处一位“资深传媒人”之口,这不止是司马平邦本人的耻辱,亦是中国教育的耻辱!——用如此冷峻、严厉的话语责备一脸阳光的司马平邦先生,确有心不忍之感!
    
    而下面,却是司马平邦先生通文中最富有“哲理”性的一番言论:
    
    “你们这些人根本不适合在中国呆着,但你们又生而为中国人,这就是你们天生的悲剧,也就是说,中国有这么一些人,天生下来就是一出人间悲剧,甚为让人叹惜。”
    
    是的,中国这块皇家乐土,胡星斗一类双膝太硬之人,确是不适合在中国“呆着”。然而,他们却不幸生在中国,这确实是他们天生的悲剧!
    
    是的,中国,只适合司马平邦、张宏良、司马南之流“呆着”。他们生在中国,是他们人生的大幸——因为中国这块皇家乐土,历来是双膝柔软者的天堂!
    
    然而,中国这块皇家乐土,也仅仅适合司马平邦、张宏良、司马南之流“呆着”。却不适宜绝大多数平头百姓呆着——道理是明摆着的:自古以来,能进入锦衣玉食帮闲者阶层之人毕竟是极少数,绝大部分平头百姓,却只能成为幸福的奴隶!当然,时代不同了,皇上与奴隶的称呼不时兴了——代之以“人民公仆”与“人民”。不过,纵然果真如张宏良、司马氏之流所愿,有朝一日,毛左人士重返政治权力中心,带领中国进入“消灭了剥削与压迫”的“绝对公平正义”共产主义社会,能成为“人民公仆”的也毕竟是极少数者。而其他“人民”,却断不会比当今朝鲜和古巴“人民”生活得更“幸福”!
    
    与张宏良教授的大作一样,司马平邦先生《我们终于有个毛泽东可以崇拜,却被说是邪教》一文可谓漏洞百出。这里不再赘评了。
    
    每当想到张宏良、司马平邦如此狂妄、浅薄之辈,在当今中国竟也拥有为数众多的拥趸,一股莫名的悲哀之感不禁油然而生。张宏良、司马平邦现象昭示出什么问题?看来,只有更高明的社会学家才能得出正确的答案了。
    
    附:
    
    《我们终于有个毛泽东可以崇拜,却被说是邪教》
    
    我是从一位姓胡的先生——也是个教授,或者现在被称为“叫兽”的——的博客上看到乌有之乡关于“缅怀毛泽东日常化”的倡议,去年12月26日,乌有之乡曾请我去参加该网站纪念毛泽东的公开活动,可惜那天的日程被排得满满的,怎么也没抽出时间,甚为遗憾,我觉得自己也有一种情绪需要在那种公众场合去释放。
    
    崇拜一个伟人,而这种崇拜或者是惟利社会回归精神圣殿的一条捷径。
    
    但被这位姓胡的先生称为邪教。
    
    他提取了乌有之乡的倡议和建议,说:
    
    我指责的是崇毛邪教化、崇毛贬邓、为文革平反、为四人帮平反、开历史的倒车等思潮。大家读读乌有之乡的倡议,它是不是文革中“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唱语录歌”的翻版?是不是邪教化?
    
    我也认真看了他博客上的乌有之乡网站的相关文件,却并没看出胡先生说的这层意思。
    
    而且就我所知,毛泽东先生是现在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首,他有过错误,但这样的伟人我们去崇拜,有什么错误呢?
    
    按胡先生的意思,基督教、佛教和道教,这些我认为是真正宗教的东西也算是邪教无疑,真他妈胡说八道。
    
    信仰危机,是目前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而毛泽东这个人,这个名字可能是中国人能够选取的崇拜对像中的最大公约数,你却把这件事称为邪教?是不是也说全中国那么多底层百姓里把毛泽东像挂在车前、贴在墙头的人都是邪教徒呢?
    
    你长眼睛了吗?
    
    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里所谓的掌握着话语权和思想权的精英们的立场,他们的脑袋里从来就不曾尊重真正的老百姓。
    
    不过,有了胡先生这样精英逻辑的阐明了,也好,让精英们一下子在大众眼里变成了小丑,露了窃,还是赶快缩回大学的象牙塔里好好想想为什么现在的大学生动不动就杀女朋友、杀老师去吧,有程春明、杨馨这样的惨案发生之后,我对现在中国的大学教育和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大学老师已经格外看低。
    
    你们真得祈祷千万不要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了,放在40年前,就这种口口声声怒骂大众的信仰崇拜为邪教的大学老师,被投进牛棚也是他们该得的下场。
    
    而且我还相信,如果中国出了一个非崇拜毛泽东而是崇拜乔治·华盛顿,那些个倡议如常,他绝对不会说是邪教,而且还会积极入“教”的。
    
    你们不是向往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吗?
    
    难道你们所谓的民主自由只是你们的民主自由吗?
    
    差矣,真正的民主自由,就是大众的民主自由,嘿嘿,中国一旦到了这个民主自由的彼岸,或者毛泽东的地位会更高也未可知,那你们是接受呢还是选择性过滤掉呢?我看你们这些人是最容不得别人按照自己的方式民主自由的,而只能按你们的方式民主自由。
    
    想民主吗?你首先就要学会宽阔胸怀,容人达观,接受别人和你不一样。
    
    你们这些人根本不适合在中国呆着,但你们又生而为中国人,这就是你们天生的悲剧,也就是说,中国有这么一些人,天生下来就是一出人间悲剧,甚为让人叹惜。
    
    以我的理解,乌有之乡的倡议中虽然有唱国际歌和东方红、说口号和其它象征性较强的行为建议,但一来人家只是一个“倡仪”,二来这只是中国人民间流传的一种集体传统的再生,谈不上洗脑,更说不上“冒出一个或数个蛊惑人心的宗教团体”且“组织严密、纪律严明,靠精神麻醉控制党徒”,甚至是“在一个时期内啸聚迅速、一呼百应,极具破坏力,常常被野心家当成获取利益甚至是改朝换代的工具”,而更多是趣味。
    
    胡先生不但让人觉得是个无趣的人,而且还有点儿夸大其辞,别有用心。
    
    至于对那些应乌有之乡倡议纪念毛泽东的人,和那些在心里敬重毛泽东的人,我也送一句东北的家乡话:
    
    听喇喇蛄叫咱还不种庄稼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感谢胡星斗的 “上帝教”表演
  • 支持胡星斗:难道能回到毛时代吗?/岩石
  • 可以崇拜毛但不能搞邪教/胡星斗
  • 胡星斗:抵制毛邪教,反思人祸教训
  • 胡星斗,一只在T型台上炫开屏的老孔雀
  • 反思左祸教训,支持政府改革/胡星斗
  • 胡星斗谈左翼知识分子“纪念毛泽东活动”
  • 抵制“乌有之乡”,反思人祸教训/胡星斗
  • 胡星斗:尽快建立农民普惠制养老金制度
  • 胡星斗:在北大“出租车司机罢运及群体性事件”研讨会上的发言
  • 胡星斗:完善社会保障、投资民生事业
  • 二奶腐败学/ 胡星斗
  • 秦法展,胡星斗:中国迁都报告
  •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就与问题总结/胡星斗
  • 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胡星斗
  • 关于北京新市民居住制度改革的公民建议书 /李方平,胡星斗
  • 中国进入了“反改革开放”时代/胡星斗
  • 建议北京奥运后实行“新政”——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胡星斗
  • 胡星斗:建议北京奥运后实行“新政”—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 秦法展, 胡星斗《中国的迁都报告》目录
  • 胡星斗:奥运会是提高中华文明水平的重大机会
  • 国内论坛禁发茅于轼、贺卫方、胡星斗等人的地震捐款援助帖
  • 胡星斗:废除户籍制度、建立身份证管理系统的呼吁书
  • 胡星斗:稷山举报案凸显地方治理的深刻危机
  • 胡星斗: 结束信访,设立冤案申诉局
  • 胡星斗:关于提高警察待遇、保障警察人身权利的建议
  • 胡星斗:缓解医疗困境、实行免费基本医疗制度的建议
  • 胡星斗四建议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