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求助:文革冤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30日 转载)
    
    我是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新疆下属有色金属工程公司施工四队工人。我因文革时期替邓小平等开国元老说话,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蒙冤受害至今。
     蒙受之冤始于1976年“四人帮”掀起一场残酷斗争——反击右倾反案风,打倒邓小平的气焰席卷全国。当时在讨论会上我提出五个问题: (博讯 boxun.com)

    1 不批邓小平,他是国家元老,不能人说风云即风云,所以批不得。
    2 以后地、富、反、坏、右(当时指黑五类)不能永远存在,他们得子孙不能是世代罪人。
    3 农民要土地分到户,粮食才能搞上去,才能解决温饱生活。
    4 工人铁饭碗要砸烂,砸碗不能砸锅,才能制止出工不出力现象。
    5“臭老九”(当时指知识分子)要重用,才能有强大得国防力量,造反派白卷上大学文化要失传。
    只要邓小平打不倒这些问题都要实现。
    以上五点就是整我得大祸临头。替邓小平翻案,现行反革命,戴高帽游斗,用冲锋枪押着进行法西斯专政几十天。在每天批判我得笔录上都要我按上指印。当时录下了四盘录音带,还整材料送法院呈批枪毙。幸人民法院落实调查:1)念他年青不懂事 2)念他父亲朱顶光同志1927年参加革命,在刘、邓部队转战南北,后转入地方打游击,任游击队长。由以上两点,法院不批枪毙,才留下这条命,被单位头头视为眼中钉(父亲在1965年病故)。
    在公司多年过去了,在这些年间我坚持要求单位平反落实,调出原始材料和四盘录音带。新疆自治区多次给批文催促落实,但公司领导横眉竖眼,劳资科长李培贵得批示“该同志问题我们无法解决”。公司保卫科抢走我做生意得钱。我和妻子带着孩子上京告状。
    第一次去北京在1991年11月20日,到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告状。总公司信访处董处长开批文写五个问题,叫我们单位落实解决,信访科长邢宏伟根本不理。
    第二次去北京是1992年。我和妻子骑自行车带着不到11岁的儿子和不满2岁得女儿用了52天到北京总公司。总公司杨处长说到新疆解决。11月份杨处长来新疆成立专案小组办公室(小组成员有有色总公司信访处长杨信功,新疆纪委书记胡永福,信访科长邢宏伟,劳资科长冯朝荣,唐湘沪,马纪福,劳保工人代表一名等人),经调查属实专案小组决定补我被保卫科抢走做生意钱得损失20万元,工资级别调到九级,办理劳保.原始材料和四盘录音带等找到再给我。平反落实政策补偿和补发工资第二天再谈。我相信党,相信组织,向杨处长反映公司领导得贪污行为。反映之后第二天杨处长不见了。我莫名其妙。杨处长是专程来给我平反解决,说好第二天谈补发工资和落实政策补偿,可杨处长却不见了。11月26日新疆方面抢走我身份证。我不知道原因。1993年3月29日,新疆公司保卫科长闫克成私设刑法,对我威胁暴打,将我打残(肋骨打断两根,腿被打断),并扬言:“再到北京告状就打,杨处长是我们得人,他叫我们对你狠……”我在此冤喊:法律何在??打过我之后才知道杨处长得受贿,胡永福和邢宏伟送礼——“海蓝宝石”和黄金。
    第三次去北京在1993年4月11日,再次到总公司告状。我才知道是杨处长指使抢走我身份证,指使保卫科打我,并在总公司会议上假回报,说给我解决好了。办公厅主任高全合下令只要我们一家一到北京告状就收容起来遣送。我在北京将他们告急了,谁知1995年杨处长唆使新疆公司给我抄家灭门,没收我家产,从此我们有国无家,在社会上流浪,乞讨,避难。一双儿女因此失学。
    几十年打官司,多次进京。为什么我得冤案不能落实解决,主要当时冤家对头还在原单位。这些都是我提过意见的人:李培贵挪用公款寻花问柳,行贿受贿等;胡永福行贿受贿;杨处长作为北京总公司得领导到新疆落实,本应实事求是,做今天得“包青天”,谁知而学习封建社会得出朝太监,横财到手即做奸臣,并助长他们目无国法,篡改我的档案,编造黑材料,压着我得案子不给解决。
    第四次去北京在1998年8月24日。总公司信访处王藩处长接待。总公司第二次为我成立专案小组办公室(成员有:办公厅主任赵家生,赵胜勤,信访处长王藩,处长张义,张维家)。总公司下调令,调我得档案,调文革时整我得黑材料,和四盘录音带,以及公司领导来北京接受查处。但公司领导无视调令,拒不执行。1999年12月2日,专案小组仍坚持调人,调材料,但没能调上来。到2001年专案小组办公厅突然撤销了,五位领导再也见不到了……
    我们告状几十年只是要求平反落实政策,调出原始材料和四盘录音带。请领导、人民听听四盘录音带,听听我当时所说的话。如果我有罪,怎么处置都行,如果我没罪我得问题该不该得到解决?为什么公司1995年抄我家,没收我家产,致使我们如今有国无家,一无所有,家破人亡。户口也被销了。儿子11岁失学,女儿无处投学。难道我儿女也有罪吗?我得问题何年何月才能得到解决?
    希望在党领导下,能够得到伸冤平反落实政策,调出1976年整我时的原始材料和四盘录音带给我。公司1995年抄我家没收我家产,我要求还我家产,儿女因这场官司而没能上成学,也没有身份,我全家如何生活?我几十年一直要求核对材料为依据,解决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冤案:赵云庚大学时期因一首诗被按强奸案迫害(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