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罗斯“主权民主”的前景/范建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30日 转载)
      现在,尽管俄罗斯国内在“主权民主”问题上仍旧存在争议,但舆论认为,“主权民主”已得到拥护普京的多数派的广泛支持,从而使“政权党”和上层社会凝集在一起。然而,俄罗斯“主权民主”的前景会怎样?“主权民主”能否成为一种稳定的民主政治模式?“主权民主”理论能否上升为俄罗斯的国家意识形态?“主权民主”自身特定的价值究竟如何发展?所有这些,都是值得深入思考的。
      在政治、经济转型与巨大的社会变迁过程中,在丢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修正西方自由民主的制度安排后,俄罗斯需要建立适应俄历史、社会、文化要求的稳定的政治体系。而“主权民主”作为一种可资借鉴的设想与实践则是重要的参考,它反映出俄罗斯政治精英为俄未来民主政治发展的一种探索。虽然俄罗斯政治发展经常被解读为“民主的结构性基因”相对薄弱,但是俄罗斯毅然选择以自由主义为导向的市场化改革,也从未放弃过民主的口号与选择。俄罗斯的政治制度不仅具有权力集中的特点,同时也包含着民主的形式与内容,如俄罗斯总统是全民选举产生的,存在着多党竞争和言论自由;俄政府也多次强调“发展民主的必要条件是建立有效的法律与政治体系”。俄罗斯的实践证明,在社会转型时期,“主权民主”比西方式自由民主更能维护社会的稳定,从而也更能促进经济的发展。俄罗斯对“主权民主”的选择,同时也再次印证了民族国家的生存利益高于民主的原则。从俄罗斯民主发展的全球背景和国内社会发展背景看,这种具有权威主义、强国主义色彩的政治结构可能将会延续。但是,“主权民主”作为权威主义的民主模式,毕竟是俄罗斯政治发展进程中一种过渡性政治形式,它有可能成为发展民主的通道,也有可能成为拥有主权但缺乏民主的权威主义统治的掩饰物。以自由民主派和共产党人为代表的政治力量甚至反对把现有的权威主义政治体制称为俄罗斯的民主模式。如果说俄罗斯民主政治的发展就用“主权民主”来定型,则是值得商榷的。“主权民主”只是反映了俄罗斯一定社会发展时期的政治现实。同时,由于众多因素的掣肘,权威主义的“主权民主”还将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因此,从长远来看,俄罗斯的政治体制仍将以民主为导向逐步健全与完善。
       有研究者认为,“主权民主”成为“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的官方意识形态之后,有可能进一步上升为俄罗斯的国家意识形态。然而,在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继而对西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产生深深的忧虑之后,俄罗斯对国家意识形态的追求已让位于对强大中央政权的认同,甚至是对个别领导人的高度信任与崇拜。尽管“主权民主”与普京总统的执政理念有着某种程度的契合,但是对其认同的程度是值得思考的,是不是会提到国家意识形态的高度也是有疑问的。普京曾经指出,“在一个四分五裂、一盘散沙似的社会里”,“在一个基本阶层和主要政治力量信奉不同的价值观和不同的思想倾向的社会里”,是不可能进行“富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的。因此,对“主权民主”成为国内主要政治力量“统一俄罗斯”党的意识形态,普京表示支持。但是,在《千年之交的俄罗斯》这一纲领性文件中,普京又明确表示“反对在俄罗斯恢复任何形式的国家官方的意识形态。”,认为“凡是在国家意识形态被当作一种官方赞同和有国家支持的一种思想的地方,严格的说,在那里就不可能有精神自由、思想多元化和出版自由。也就是说,不会有政治上的自由。”同时,俄罗斯联邦宪法也明确规定,“在俄罗斯联邦承认意识形态的多样性”,“任何意识形态均不得被规定为国家的或必须遵守的意识形态”。另外,国家意识形态是国家多层面关系的提炼与价值观的体现,涉及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多个方面,具有体现这些方面的制度表现形式,“主权民主”理论并不完全符合国家意识形态的基本要求,还有许多方面的欠缺。 (博讯 boxun.com)

      在全球化条件下,主权依旧是国家的象征。然而西方国家出于自身的利益需要,提出了国家主权过时的论调。对此,俄罗斯明确提出“主权民主”,具有自己特定的价值。俄罗斯的对外政策是由经济增长驱动的,这不仅仅只是单向度地发展经济,而且也是为了权力和全球性地位。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制定者和有能力影响外交决策的人早已丢弃了对西方的臆想之情,维持俄罗斯对美欧外交的务实性、独立性已是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重要特点,其强调主权的倾向越来越明显。但是,随着国际关系和国际法的日益发展,主权应受国际法约束的观念已深入人心,即行使主权应以遵守国际法为前提。虽说主权的工具效率在现有的国家体系中,在各国政府的强力运行下并无实质性的减低,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但是在如此高密度相互交织的现代国际体系中,过度强调主权是会受到多方面的牵制的,甚至可能使自己独立于国际体系之外。有人认为,俄罗斯寻求主权的庇护,使国家免于国际力量的介入,实际上是俄在国际社会中政治空间收缩与战略守势的体现。在根本区别于传统国际体系的现代世界政治中,这种外交追求的适用性和有效性如何,有待世人进一步观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