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谈民族国家与启蒙主义的有限性/郗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9日 转载)
    
    首先,进一步发挥我关于民族国家建构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核心是启蒙主义与民族国家的“有限性”问题。
     (博讯 boxun.com)

    其一,启蒙主义-自由主义的理念和价值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它有其历史的有限性——这个有限性在于它必须服从“现代中国”这一特定民族国家的建构与发展的宏伟目标。我谈到这个启蒙主义,既是指西方现代的启蒙主义思潮,又是指它在中国本土的转化形式与运用方式,集中体现在“新文化运动”和“80年代新启蒙运动”之中。启蒙自由主义预设了一整套的进步的观念,具体化为自由、平等、博爱以致民主、科学的价值标准。启蒙的进步观念的特点是普遍主义,即把任何文明类型都纳入到直线进步的轨道之中,它所依赖的机制是“空间的时间化”:将不同文化地理方面的差异归结为进步时间上的先进和落后,即把中西差异问题折算为古今先后问题。也许有人回问:这种观念对不对呢?我想答案只能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普遍的进步观念“对不对”,而在于它“有用还是有害”——这里不是一个事实判断的“客观性”问题,而是一个价值判断的“有用性”问题。那么,对于谁的有用性呢?是谁在“为我所用”呢?这个价值评价的主体是谁呢?这个“我”究竟是谁?只能是我们现代中国这一民族国家。启蒙主义对于民族国家建构来说表现为一种手段-目的的工具主义关系。当进步的观念有害于民族国家的自主与发展时,例如进步观念包含着大量为殖民主义辩护的成分时,民族国家扬弃之,改造之;当进步观念有利于民族国家的自主和发展时,民族国家使用之。问题立刻就明朗化了:在当代现实中,启蒙自由主义的诸种理念和价值并不是错了,而是他曾经非常有用(例如在新文化运动和新启蒙运动时期),而现在已经没那么有用了。启蒙主义在我们现代中国的发生阶段曾经起到过强烈的刺激和推动作用,但现在它已经退居次要地位,只能发挥有限的价值。当代问题的核心是:民族国家的强大与发展。而在这种关切中,无论是新保守主义的善治主义,还是自由主义左翼和社会民主主义的福利国家主义等等各种形式的“国家主义”思想必将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总之,启蒙主义-自由主义的有限性表现在它必须服从于中国以政治实践为核心的各项社会实践,必须服从于民族国家的建构这一当前最为重大的目标;进步、理性、科学、民主以致自由、平等、博爱等等一系列西方启蒙价值及其中国版本,只有在民族国家的宏观政治蓝图中才能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如若妄自尊大则可能走向自我贬值与自我拆毁。
    
    其二是民族国家自身的有限性问题。如果说启蒙主义必须服从于民族国家的建构,因而有其相对性,那么民族国家是非就是绝对性的存在,或如黑格尔所说是“地上的精神”?我们是否应该将现代民族国家建构,将中国当作世俗的上帝来加以崇拜?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民族国家本身(作为“宏观主体”)仍然是一个相对性的存在,或者说受到限制、受到规定的存在——这种限制并不主要来自于外部,而主要来自于它的构成要素,来自内部:活生生的个人(作为“微观主体”),即人民、老百姓、民众的各种社会权益。这里并不存在一种目的-手段式的工具关系,而是一种相互规定、彼此制约、内在统一的关系——民族国家的自主与发展从根本上保证每个个人、全体人民的自由与发展;而每个个人、全体人民的自由与发展则从内部充实和保证民族国家的自主与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整合与个人自由的相互统一构成了民族国家未来发展的根本方向:我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来理解所谓的“社会民主主义”的。
    
    综合以上两个方面,我的一点个人意见是,现代中国的发展必将经历三个阶段——其一,民族国家起源阶段,启蒙主义发挥重大作用,并开始日益暴露其局限性;其二,民族国家崛起阶段,善治主义等新保守主义发挥主要作用,并开始逐步让位于自由主义左翼和社会民主义的国家主义。其三,民族国家的昌盛阶段,自由主义左翼和社会民主义的国家主义占据主要位置,社会整合与个人自由在强大国家的保障下达致高度统一。三个阶段表现为民族国家——同一主体——不断自我发展,不断自我突破,不断自我超越的动态历史过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郗戈:“日人”为何如此残暴?“韩人”为何如此张狂?
  • 郗戈:马克思主义是不是一种“鸦片”?
  • 庸俗的多元主义聒噪大家可以相亲相爱/郗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