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郗戈:“日人”为何如此残暴?“韩人”为何如此张狂?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9日 转载)
    
    注:文中的“日人”“韩人”并不是指日本人和韩国人全体,而是特指一部分高唱去中国化,敌视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少数日韩人。当然大多数不仇视中国的日本民众、韩国民众,并不包括在内。
     (博讯 boxun.com)

    
    有关于日人历史上对中国人施加各种暴行,可谓罄竹难书。我们可以从日人特有的岛国环境及其“火山”式闷骚爆炸性人格和民族性去分析。
    
    但更为具体的分析则应该产生于我们对于历史的考察。
    
    
    以下从文化和历史的角度视作一点分析: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历史中,日、韩一直在中华帝国的朝贡体系(政治、经济和文化一体)中处于“藩属”或“蛮夷”的边缘位置。
    
    在这一朝贡体系中,“华夏”之于“蛮夷”虽然占尽优势,甚至有时还具有支配权,但本质上区别于近现代殖民主义历史中的“宗主国”对“殖民地”的统治关系。
    
    ——也就是说,中华帝国的君主为了维持朝贡体系,往往采取怀柔政策,待众蛮夷不薄,并不具有现代殖民主义者在资本逻辑策动下的剥削、掠夺的本质。
    
    更为重要的是,中华更是在文化甚至政治经济上源源不断地支持众“蛮夷”的存续。
    
    
    然而,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各方面都处于劣势的“蛮夷”却由于内外原因逐步累积起了对中华母国的历史性怨恨。。。
    
    及至近代,好不容易等到中华帝国历史性衰败,西方列强历史性勃兴,日本便借着“脱亚入欧”的契机,大力逢迎西方文明,将资本主义奉若圭臬,反过来贬低原先的文化母国,高唱“去中国化”的凯歌。
    
    
    “脱亚入欧”中关键性的文化机制就是:妖魔化中国,妖魔化中国文化,妖魔化中国人。在与西方现代文明的反复对比中,“中国”反复地被等同于落后、野蛮、封闭、专制和贫穷。曾经被美其名曰“大唐”“华夏”……的文化母国被贬斥为“支那”。
    
    
    这表明:日本在吸纳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同时,也继承了“现代之于传统”“西方之于东方”的权力支配话语。
    
    被贬低为“支那人”的中国人,在历史进步的话语中,就被视作:
    
    “前现代的、东方的民族”=“野蛮、落后的、劣等的民族”=“自然、野兽、动物、客体”“可以任意处置的物品、任意杀戮的动物”=“资本积累所需的工具和原料”
    
    
    ——在这里,我们猛然发现了德国纳粹将惨遭杀戮的犹太人尸体炼做“人油”用于军需的相同行为逻辑!
    
    
    这样,历史上处于蛮夷地位的文化怨恨 就和 资本原始积累、扩张的冲动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并迅速演化为军国主义的残暴行径。
    
    历史上的文化怨恨助推了现代资本积累的帝国主义冲动,旋即爆发为现代历史中最为血腥的残暴行为——这种“新仇”加“旧恨”的方式,恰恰也构成了德国纳粹奋力屠杀犹太人的主要动因。
    
    日人学资本主义学过了头,资本扩张的欲望,再加上原先做“蛮夷”的那股子怨恨,统统加在一起,就变成了绵延不绝的“去中国化”,对华人的敌视和残暴。
    
    韩人与日人走上的是同样的道路。韩人在历史上的残暴,主要源于史上蛮夷地位的心理反弹。
    韩人今天的无知和张狂,一则源于蛮夷的怨恨反弹,二则源于民族资本积累的疯狂冲动。
    
    
    去中国化,去中国化,日韩人所“去”的正是自己文化血脉里的精髓。
    
    妖魔化中国,妖魔化中国人,日韩人所“妖魔化”的正是自己的文化传统,正是自己的文化本根。
    
    日本侵略者在南京以致整个中华大地的残暴,
    
    ——既是先进帝国主义国家对落后国家的“殖民性残暴”,
    
     更是急于掩盖自己历史出身的“文化暴发户”对自己的文化母体的“弑母性残暴”。
    
    
    今天,超克这种殖民性的资本积累逻辑和弑母性的文化怨恨逻辑的道路,只有在重建“东亚共同体”的国际主义视野中,才能够逐步显现出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郗戈:马克思主义是不是一种“鸦片”?
  • 庸俗的多元主义聒噪大家可以相亲相爱/郗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