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安门广场营救行动进行时…… /老虎庙(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5日 转载)
    http://24hour.blog.sohu.com/109102036.html
    
    在本文出现在我的博客里,也因此出现在您的眼前的时候,应该是23日的下午2时整。我使用了Blogbus后台的“约定时间发布”功能。而此刻,我已经乘坐火车即将走过华北大区,我将沿陇海线直奔西部。谁都知道我要去干什么,和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一样,我也要去干那一件每人每年每每必办的事情——回老家过年。
    
天安门广场营救行动进行时…… /老虎庙

      可是,我又为什么不直接在出发前发布这篇文章,而是在离开之后,又延时近乎五个小时才借助Blogbus的这个功能自动替我发布呢?实在是我遇到了我最最不能拿定主意的一件事情,我需要去想,去取证,去多打几个电话,再做点思考和决断,这个时间大概在五个小时内可以完成,如果此间有误,不妨碍我在火车上电话通知我的朋友隐蔽此文。因此我设定了10:25时离京后,约在下午2点让它自动出现在大家眼前。
      是这么件事情——
      也许您还记得我在本月11日发布了一篇,名为《走进太阳光的流民兄弟》的博文,在那篇文章的附图里最末两帧:两个天安门广场的夜宿流民正接受先前被网友们已救助的流民老张、老闵、小宋发放的救急钱。由于附近的人民大会堂里正歌舞升平于某某晚会,政要云集,故广场实行管制,地下通道里的流浪人被赶出唯一可以御寒的广场地下通道,尤其是四号通道管制最严。老王他们不得不于第二天再次前往发放救急款。前后两天共发放款额500元,分发来自网友捐助的御寒衣物两箱,烧饼50只……
      在此次“流民救助流民”的行动中,我看到了流民们之间同病相怜的人性之美,也因此感动于他们那善良本色的被启发。其中一位80高龄,已在广场乞讨多年,操着南方口音的老太太除感激大家之外,却一再拒绝流民们要她去避寒公房居住的邀请,老王打来电话问我怎么办?我建议他问清楚原因,改日再邀。但后来得知,老人拒绝我们的唯一原因就是嫌地方过远……
      22日下午,我接到流民“代总统”打来的电话:11日流民在广场向流浪人发放救急款后,钱款随即被四号通道下的天安门广场保安人员强行没收,除此还对拒不愿被收的80老妪拳脚相加。其他人见状早早乖乖交出了刚刚领得的善款。
      “他们立刻用钱去喝酒了。”老人告诉公房流民。
      天安门广场的保安人员分属数家管理部门管理——天安门综合管理治安办、治安科、城管综合管理办。而这些机构设置和现在的公安一样大量依靠雇佣临时人员执勤,比如保安就是一种。天安门广场也有领地之分,为四大片,而这四大片分别被籍贯为四省人员拉帮结派而控制,在控制范围内,他们或身着保安制服,或换穿便装,大肆实施欺行霸市行为,任意宰割小商贩和流民几乎已成他们的主业,一旦犯事,撒丫儿就走……详尽情况待我后述,这里只简单描述一下他们分别在天安门广场的势力划分情况——
      东北帮——控制国家博物馆已北,包括长安街地下通道至天安门东侧范围;
      山东帮——控制正阳门,包括纪念堂以西至人民大会堂范围;
      河南帮——控制正阳门至纪念堂东侧的天安门公安分局范围;
      四川帮——控制天安门西侧包括西侧地下通道至地面上的国家大剧院范围。
      22日下午,当80岁的南方老太太偶遇公房流民后,跪地哭求:“我去,我去,还要我吗,我再也不敢在广场待了……”一改往日的拒绝,我在电话中立刻临时决定——抢救老太太,盛情迎接!她目前没有生存能力,由公房善款供给,日常起居则由公房流民大家分担!流民们在电话里干脆应允。营救行动将在23日进行。
      现在时间太紧,我去赶火车,余话后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