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鹿判決與司法不公 /桑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4日 转载)
    
    三鹿判決與司法不公
     (博讯 boxun.com)

    桑普 文化評論人
    
    三鹿毒奶粉案一審宣判,生產和銷售蛋白粉的張玉軍、購買和添加蛋白粉到原奶再銷售給三鹿集團的耿金平,分別被判死刑。三鹿集團前董事長田文華和三位前高層倖免判死,獲判五年有期徒刑至無期徒刑。
    
    只殺蒼蠅不斬老虎
    
    大批嬰兒受毒奶粉所累,至今仍無正式渠道訴諸法律索償。
    
    整個判決似乎將張玉軍視為上游,耿金平視為中游,三鹿和前高層視為下游,因此必須嚴懲「源頭」。這種「源頭論」思維顯然可議。稍稍懂得偵查知識的人都知道,最能從整條犯罪鏈中獲利者才配稱為真正的源頭。試想:如果不是三鹿要違法壓低成本,擠佔市場,牟取暴利,擁有如此龐大商業誘因,上中游怎會主動為了蠅頭小利提供摻有蛋白精的原奶?難道三鹿事前毫不知情,對國內奶業多年來這套枉法陋習都懵然不知,一直到東窗事發才如夢初醒?未免太反常了!就算如此,難道三鹿多年來都沒有做品管抽檢嗎?國家竟然給它免檢待遇?可見,足以牟取暴利的三鹿及其知情人員及官員才是源頭,上中游只是按單批貨的手腳。這次判決只是告訴人民:司法只殺蒼蠅,不斬老虎!
    整個案件最可圈可點的,是竟然沒有任何黨政人員需要面對刑事責任。去年六月,已有人在國家質檢總局網站留言系統中,披露三鹿奶導致腎結石,其後留言被莫名其妙地刪除。七月,徐州兒童醫院小兒泌尿科醫生馮東川,也在上述網站披露相關病例離奇增加,希望政府確查原因,但石沉大海。八月,不平凡的京奧,讓各地連一點不尋常的聲音也發不出來,但發病、暈眩、尿血的小孩子卻過很不平凡、很不尋常的苦日子,被日以繼夜的痛楚折騰得死去活來,而且人數越來越多,大小家庭聽到了死神的沉重腳步,回想御用文人感召奧運幸福鬼的屁話。毒奶事件曝光後的九月下旬,石家莊副市長竟敢上街表演「飲奶騷」,當眾喝下或真或假的三鹿奶,說牛奶沒有毒,請市民安心享用。
    目前,只有七位主管官員辭職或被免職,難道這樣就可以讓毒奶粉案草草劃上句號?從中央到地方,要負責的官員豈止七位?免職後竟有機會擇日復職?豈止行政責任?難道他們都沒有民事賠償責任?都沒有刑事責任?(同樣道理,最近香港特首在委任劉皇發為行政會議成員一事,涉嫌利益交換、中聯辦幕後操縱,同樣也需探究有無刑事責任,才算是真正的問責。)《刑法》第九章規定了跟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瀆職相關的罪與罰,處罰濫用職權或玩忽職守致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官員,處罰對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犯罪行為負有追究責任而徇私舞弊不追究的官員,但為何竟沒有任何檢察機關依法偵查起訴?活在國法管轄以外的黨委一把手們,知情不報,舞弊圖私,又有何法可治?既已無法無天,如果人民追求公義的潛伏力量瞬間爆發,其後果不問可知。
    
    
    擋不住民間的呼聲
    任憑阻攔受害家屬出庭旁聽,搞一大堆扣查、水馬、警戒線、封鎖區,都抵受不住民間的良知、勇氣和行動。眼看國內若干法律學者、志願律師挺身而出,高呼司法不公,要求落實法治,全面追究責任,眼看各地網民風起雲湧的吶喊,筆者相信中國變革的希望在公民覺醒,在禮義廉恥,靜待時機,破繭而出,迎向光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劉曉波精神與中國民間力量/桑普
  • 六四周年與轉型正義/桑普
  • 雪中送暖是善事還是蠢事?/桑普
  • 統戰術與袁大狀/桑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