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光周:当今中国“和邪”社会从“我”做起!北京既当婊子又新立牌之二 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3日 来稿)
    
    政府耍赖不说法,至今三十年工龄权益违法给否认,经仲裁诉至法院终审仍赖说法,裁定指我向政府讨权益(“吴光周,吴光超可通过其他途径向徐闻县人民政府申请解决”),逼迫我无奈又走上邪门的信访路,六年二级政府违反规定走完三级信访程序,并不支持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广东省政府耍赖不作为,维权逐级程序走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各级政府机关都黑暗,人话不说,正事不办,歪事、小事大办特办——多人跟随坐飞机,几十人轮班陪同拘禁住宾馆,一个走路也栽赃“游行示威,扰乱社会共公秩序”遭行政拘留,正常上访被当地县委书记私设公堂——黑狱拘禁几个月,在北京正常上访常被禁。每年政府派大量人力财力到北京等地装疯买傻骗害上访人。谁知道国家信访局原来是骗民不说理的黑老大。事实北京就是坑、蒙、拐、骗的黑保镖,不说法的无赖,骗民、害的黑老大。依《行政诉讼》告黑老大——国家信访局的行政不作为,并赔偿因此多年造成损失×××万元,,北京法院有法不依,执行‘中央’不公开的黑规定不给立案。事这就当今中国“和邪”社会从“我”做起!百姓有冤无处申,无天无法黑中国!
     (博讯 boxun.com)

    起 诉 状
    
    原告:吴光周,男,四十八岁,汉族,没固定住址(单位故意搞丢人事档案为由强收回住房),现下岗待业(原龙塘糖厂任职:生产调度)。 手 机:13522299131 ; 电邮:[email protected]
    原告:吴光超,男,四十一岁,汉族,无固定住宿舍,现下岗待业(原龙塘糖厂职工)。
    被告:国家信访局,法定代表人:王学军,男,国家信访局局长,不作为。
    被告:广东省政府,法定代表人:黄华华,男,广东省省长,不作为。
    被告第三人:广东省湛江市,法定代表人:元日生,男,湛江市市长,乱作为。
    被告第三人:广东徐闻县政府,法定代表人:林海武,男,徐闻县长,乱作为。
    案由:违法行政
    诉讼请求:
    (1)请求对被告和被告第三人违反《信访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三条规定的行政不作为造成严重后果,判令追究直接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责任:
    (2)不服被告第三人广东省湛江市政府2008年7月中旬送达的枉法作出《湛府函[2008]154号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不中生有:“生效的广东省湛江市中级法院的(2002)湛中法民终字第373号民事裁定:‘两原告与龙塘糖厂不存在劳动关系’”这是无事实的! 应给予撤消
    (3) 不服被告第三人广东省湛江市政府违反《信访条例》规定:三级信访程序。依湛江市中级法院的(2002)湛中法民终字第373号栽定:“吴光周,吴光超可通过其他途径向徐闻县人民政府申请解决”。广东省湛江市政府和徐闻县政府二级政府信访走完三级信访程序。违法剥夺了我俩向广东省政府申诉复查的合法权利。应给予撤消依法纠正。
    (4)请求对被告及被告第三人违反法律规定给我俩赔偿损失×××万元
    事实与理由:
    我于1977年参加工作(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工龄),经原单位同意外调工作,且必须调出本市以外的不合法规定,调出接收单位由自己联系(附证据1:徐闻县劳动局商动函),找到外调单位:柏雅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复函需要借调试用,试用工资由借方柏雅公司支付,并在复函中要求原单位回函原告的工资级别,厂长接阅借调函后,就签名同意办理借调手续,我拿着《原单位干部、工人调动通知书》到原单位各部门办理债务结算和工作移交等手续完后,才能办理借调试用工资介绍信(附证据2:《企业职工工资介绍信》),介绍信并注明人事“档案待转”。此事实证明我是经原单位同意办理借调试用手续,而且人事档案未转出,依规定不算缺勤,故也不受《职工守则》的追究处罚的在职职员。在借调期间原单位与其上级均对此从未有异议,依《民法通则》第54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是公民或者法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合法行为;第57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的规定,因此原单位与我的借调关系是合法有效的,而且是保持劳动关系到至今的不定期劳动合同。故我无论在劳动合同关系的形式或是在非劳动合同的形式(附证据3:工作证和工作卡)都有法律和事实依据证明我与原单位有完整的劳动关系。因原单位违法把我的人事档案故意搞丢,以人事档案不存在为由,组织多人强行收回我至今三十余年工龄的住房。 而造成后期无法调动工作和应聘适宜工作造成了严重损失;而且后期要求回厂工作被拒绝。以:“吴光周已办理“调动”为由不给破产下岗补偿等。
    吴光超于1990年底安排到龙塘糖厂酵母厂工作,工作多年后,因酵母厂停产倒闭,被调到龙塘糖厂糖机组当修理工,对岗位变动有异议,约二个月后而提出申请停薪留职,向厂管人事的吴赵成多次口头和书面提出申请,龙塘糖厂对申请停薪留职末有异议,而且在此期间也未有受过任何行政处分,直到宣布破产。依《劳动法》第十七条:“订立和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事实劳动关系明确工作岗位在酵母厂,因酵母厂停产倒闭,未经原告吴光超同意,龙塘糖厂单方面变更合同约定的岗位,明显违反《劳动法》第十七条规定,原告吴光超就此依法提出异议末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才申请停薪留职,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意见》第66条规定:“一方当事人向对方当事人提出民事权利的要求,对方末用语言或文字明确表示意见,但其行为表明已接受的,可以认定为默示,不作为默示只有在法律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双方有约的情况下才可以视为意思表示”。又依国务院颁布实施《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20条规定:“审批职工处分的时间从证实职工犯错误之日起,开除处分不得超过5个月,其他处分不得超过3个月……”。被告第三人徐闻县政府在庭审时口头辩论称和一、二级法院认定都没有任何事实证据的情况下认定原告吴光超于1994年已“被辞退”,另从徐闻县社会保险局查证龙塘糖厂还为原告吴光超交社会保险费至1998年6月(原审证据5)。从证据5的附件:1998年6月停交原告吴光超参加社会保险费的增减表没有厂长,主办人和用人单位的签名盖章,此时龙塘糖厂也已陷入经营困难时期,全厂此时也停交社会保险费,而且此辞退处理时间长达几年,破产后又为吴光超交社会保险。依国务院颁布实施的《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20条规定辞退必须在三个月内由厂长提名,职工代表大会通过,张榜公告,并书面通知 本人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原告吴光超在破产后才知被辞退,因此用人单位辞退原告吴光超和停交原告其参加社会保险费都是不依照法定程序处理的。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意见》第66条规定,可以认定为默示,又结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20条规定可以认定为无作为默示。所以龙塘糖厂与原告吴光超的劳动关系依然存在,并没有什么依法被辞退的事实依据。原告吴光超仍为龙塘糖厂的合法在职职工,应享受破产后的待遇与其他在职职工相同。
    但原单位破产后,破产清算组、徐闻县政府、徐闻县劳动仲裁委、徐闻县法院、湛江市中级法院、湛江市政府对我俩存在事实的劳动关系确认都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条和《广东省法院民事,经济纠纷案件庭审前交换证据暂行规则》第9条等规定,被告第三人徐闻县政府未能在法定时间内未能举证——政府行政人事劳动部门开据有吴光周“已调动”的正式函件。证明我调到柏雅公司的证据,故意把我的人事档案故意搞丢,以没查找到我人事档案和吴光超在不知情之下被辞退为由,认定我们俩不存在劳动关系,故不给破产下岗补偿,失业救济保险金等是违法的。特别在中湛江市中级法院的(2002)湛中法民终字第373号枉法民事裁定(附证据:4)也错误认为:“徐闻县人民政府虽然同意负责原单位职工安置缺口资金,并经本院裁定确认,但其是依据破产法及国条院有关通知精神做出承诺的,与原单位的职工之间不属于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因此也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受理范围。裁定驳回吴光周,吴光超的起诉,吴光周,吴光超可通过其他途径向徐闻县人民政府申请解决。撤消徐闻县法院的(2002)徐法民初字第100号枉法民事判决。”
     无奈依湛江市中级法院的(2002)湛中法民终字第373号栽定: “吴光周,吴光超可通过其他途径向徐闻县人民政府申请解决”。但广东省徐闻县政府对申诉信访请求几年不作为。经不懈上访。
    于2006年10月10日广东省徐闻县人民政府作出徐府函(2006)286和289号意见书(附证据:5)做出决定:已经“调动”,劳动关系不存在,违反《信访条例》规定程序,枉法不支持我俩的诉求,为维护至今三十多年工龄权益,又向上级——湛江市政府申诉请求依法保护我俩的合法权益,但湛江市政府多年不作为,此期间我依法维权上访多次被当地政府的欺骗和公安多次枉法拘禁。
    于2008年6月1日向广东省徐闻县法院起诉广东省湛江市政府行政不作为,广东省湛江市政府至于2008年7月中旬将枉法的《湛府函[2008]154号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送达,该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凭空无中生有,糊说:“生效的广东省湛江市中级法院的(2002)湛中法民终字第373号民事裁定:两原告与龙塘糖厂不存在劳动关系”这是无事实的! 有广东省湛江市中级法院的(2002)湛中法民终字第373号民事裁定为证。
    裁定认定事实:“吴光周(经被诉人同意办理借调手续后)一直在柏雅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我是经同意办理借调手续后一直在柏雅公司工作的劳动关系,依《民法通则》第54条:民事法律行为是公民或者法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合法行为;《民法通则》第57条: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的规定。故此借调是合法有效的民事行为,而且是保持劳动关系的不定期劳动合同;
    裁定认定事实:“吴光超被辞退事实”(申请停薪留职后仍续交几年社保,在不知情之下被“辞退”,直到单位破产公告后才知“辞退”)。吴光超被辞退事实是原单位违反《劳动法》第十七规定而提出异,未得解决才申请停薪留职后,原单位仍续交几年社会保险费,在不知情之下被“辞退”的,而且直到单位破产公告后才知被“辞退”。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意见》第66条规定,可以认定为默示,又结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20条规定可以认定为无作为默示的规定。依法规定两原告的劳动关系仍然存在。
    事实我俩劳动关系非常清楚,依情、依理、依法,我至今三十余年工龄权益应依法得到保障,可是徐闻县政府和广东省湛江市政府不但违背事实和法律规定,还违反程序二级政府走完三级信访程序,幻想一手遮天,企图剥夺我多项合法权益!!枉法作出决定 。法院赖讲法,政府耍赖法,公安践踏法,我权益被它们枉法多次侵害。至今没工作,没住房,无家可归,时时刻刻遭枉法侵害。
    于2008年7月29日依《信访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三条规定向广东省信访局申诉(证据)控告广东省湛江市政府违背事实和法律规定,违反《信访条例》程序枉法作出《湛府函[2008]154号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的相关人员枉法行为,追究其的责任,还我俩公道。但广东省政府对申诉在法定期行政不作为。
    于2008年10月11日依《信访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三条规定向国家信访局申诉,我向国家信访局307号信访接待员说:“它们不但违反《信访条例》规定信访程序,二级信访走完三级信访程序。剥夺了我向广东省政府申诉复查的合法权利。还违背事实作出枉法决定”。
    307信访接待员不听我上述申诉理由就说:“已有复查决定我们不管了,你回去学习《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就明白了” 我说:“《信访条例》第四十条规定: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信访理项发生,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超越或者滥用职权,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二)行政机关应当作为而不作为,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三)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或违反法定程序,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四)拒不执行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作出的支持信访请求意见的。第四十三条规定: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在办理信访事项过程中,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其上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一)推诿、敷衍、拖延信访事项办理或者未在法定期限内办结信访事项的;(二)对事实清楚,符合法律、法规、规章或者其他有关规定的投诉请求未予支持的。”
    307信访接待员说:“什么第四十条、第四十三条规定,谁与你说这个,你的信访问题到处终止,我们再也不会给你受理了。”我说:“你们只执行《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不执行《信访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五条之规定”307信访接待员又说:“这是‘中央’规定的。保安把他请走!”我被保安推离开了。
    于2008年11月5日又去向国家信访局申诉,这一回是310信访接待员,她说:“已有复查决定我们不管了,你回去学习《信访条例》有关规定就明白了”我说:“我已学习了《信访条例》有关规定,明白了你们为什只执行《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不执行《信访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三条之规定?”310信访接待员说:这是胡锦涛、温家宝决定的,就是这样,我们不会再管你这案了,保安、保安。”我又被保推走了
    于2008年12月9日向国家信访局申诉,我向310信访接待员说:“同样是上述回答。”
    于2009年1月14日向国家信访局申诉,我向没挂工作牌子的女信访接待员说:“已有复查决定我们不管了,叫我回去学习《信访条例》,这是胡锦涛决定 的等回答。”
    现对上述两被告和两被告第三人违反《信访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三条规定。请求依《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十一条第八项、第二十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和《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四条第四项、第十条、第十一条的规定判令国家信访局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违法行政行为造成如下多项损失给予赔偿:(1)、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2)、违反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3)、补交两人末交的社会保险费;(4)、依《广东省失业保险条例》第41条规定给予一次性失业保险赔偿金;(5)、依现有法律法规规定给予两人安排住宅或一次性的经济补偿;(6)、因原单位破产清算组的错误而引起的诉讼等造成的经济损失应给予赔偿;(7)、由于被告违法把当事人的人事档案故意搞丢多年,而造成无法调动工作和应聘适宜工作造成损失等多项请求还我公道,维护法律的尊严。
    政府耍赖不说法,至今三十年工龄权益违法给否认,经仲裁诉至法院终审仍赖说法,裁定指我向政府讨权益(“吴光周,吴光超可通过其他途径向徐闻县人民政府申请解决”),逼迫我无奈又走上邪门的信访路,六年二级政府违反规定走完三级信访程序,并不支持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广东省政府耍赖不作为,维权逐级程序走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各级政府机关都黑暗,人话不说,正事不办,歪事、小事大办特办——多人跟随坐飞机,几十人轮班陪同拘禁住宾馆,一个走路也栽赃“游行示威,扰乱社会共公秩序”遭行政拘留,正常上访被当地县委书记私设公堂——黑狱拘禁几个月,在北京正常上访常被禁。每年政府派大量人力财力到北京等地装疯买傻骗害上访人。谁知道国家信访局原来是骗民不说理的黑老大。事实北京就是坑、蒙、拐、骗的黑保镖,不说法的无赖,骗民、害的黑老大。依《行政诉讼》告黑老大——国家信访局的行政不作为,并赔偿因此多年造成损失×××万元,,北京法院有法不依,执行‘中央’不公开的黑规定不给立案。事这就当今中国“和邪”社会从“我”做起!百姓有冤无处申,无天无法黑中国!
    
    原 告:吴光周;吴光超 
    电 话:13522299131
    电 邮:[email protected]
    2009年1月1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光周:当今中国“和邪”社会从“我”做起!北京既当婊子又新立牌之一
  • 拒“脱裤放屁”遭北京法院庭长全玉海等人侵害耍无赖续篇!/吴光周
  • 拒“脱裤放屁”遭北京法院庭长全玉海等人侵害将被起诉/吴光周
  • 九问广东徐闻县委书记许顺等人占据茅坑耍无赖!/吴光周
  • 吴光周:遭北京法院庭长全玉海及其领导非法扣押身份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