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只要能铲除腐败附体,即使与鬼魅联袂也不过分/阿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当前国内外的形势正在激烈地演变着,反对势力皆在利用自己的所能对中国的现实秩序不断地攻击,不过,由于认识的局限性,加上共产党的残暴镇压,他们暂时还没有组合起来,更不具备招揽天下士子的基本条件,同时,天下的士子也没有条件投入到他们的事业当中,再加上他们的政治主张并不能使真正的有识之士愿意接受、就更谈不上为其效犬马之劳了。而我们,虽然还没有创业的基本条件,却具备了接受八方来的士子的基本条件,所以,我们不同于民运、法轮功系统的就是怎样更好地为人民显示出我们的优胜与才能,以及我们的能度。
     也是说,不管是谁,什么样的组织,不使天下士子结合起来,形成强大智慧的领导群体,就不能对现政权构成致命的绞杀。而中国的腐朽政权,没有恰妥的外力,一时也不会自然地倒掉,况且,胡们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也不会真正地与人民站在一起,继续给腐败势力遮风挡雨。 (博讯 boxun.com)

    人民中的左派思想,按理说,胡们是能理性地拥护与支持的,关键是需要我们推动他们不得不接受才行。在中国,也只有形成中共需要的外部势力,以助中共出台真正消除腐朽又符合人民利益的政策方能兑现。大家都能看到,仅仅依靠胡们的权势,没有民众广泛的支持、胡们就做不出有利于中华民族的适时决策。当然,也不否定他们的封建思想不能改变,但这是后话。
    我们看到了,外在的一些势力,对中国的政策仅仅是为了灭亡共产党,并不是为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服务,相反,他们的目的是弱败中国的国力、分裂我们的国家与民族,至于民运分子们,一点蝇头小利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哪里还有民族的气息?而法轮功练习者们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信仰,也不关心国家的强盛与否。
    而中国有了这种现象,与执政者的愚昧决策有很大的关系,也是国人尚有一些不具备政治远见的自然结果。我们的行为,就是应当与他们有本质的区别,并能接受一些经验教训才好。
    如今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唤醒民众朝着利于人民安居乐业的方向走,而不是为了腐败势力没有节制的强取豪夺的“稳定”,人民只有合法地联合起来,才能够利用一切可行的手段,达到民主公正安和的美好程度。
    我们也知道,现政权与毛时段的政权有质的区别,但是大家也要清楚,任何自私自利的理性者都会为了自己的生存不得不与人民妥协,而现政权因为自私自利虽仍在违背宪法行驶,但这与他们还没有理智地转化条件有关——仍在蒙昧之中,可这是暂时的,不会长久的,要不然,我们干什么去?大家仔细想想,我们的政治倾向,完全沿袭毛时代的政治纲领行吗?这个问题并不是不能思考,而是我们左派人士没有静下心来更好地思考耳。因为,我们只是一味地恢复毛主义是不够的了,应该说,中华民族需要的就是有人支持他们维护自己的实际利益。而人民的实际利益就是权益能够维护不被权奸亵渎。我们厌恶别人亵渎,如果自己不能避免,未免五十步笑百步吧?
    一方面,我们要使所有的真正藐视、践踏宪法者受到制裁,一方面还要分清哪些人是案犯,哪些人是案犯的保护者,并能使人民拥有指认、审判案犯和罢免保护案犯继续不受制裁为官的条件。
    中国局势之所以不稳定,就是因为权力者已与人民的权益不能融合了,人民不动,仅凭他们的自觉与作威作福是不会不改变的。其实,人民并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动荡,很想安宁,可是,当他们不断遭受屈辱与骚扰时,也就不在乎怎么动荡了,因为,从官道上得不到应该得到的基本人生权利也就不得不从民道上追索了。说过来,这个民道也是不讲道理的权威者们逼出来的,怪不得人民自发地行动起来。
    作为国人,为什么不能使所有的罪犯暴露在阳光之下而被绳之以法呢?我们不好好地看看我们的社会究竟都是哪些人在犯罪能行吗?哪些人犯罪而能不被清除或被起诉?首先我们也可以了解一下事实上可以认定的犯罪分子在权威者的眼里并不是犯罪、究竟是什么原因?有些案犯就是在采用集体违法的形式在亵渎法律,再加上邓时代的护法者总是制订出给予自己的权力者一个违法不被起诉的先决条件,也就很难不使自私自利的官老爷们去违法犯罪了。
    所以,有君说,今政府已处于“犯罪状态”不无道理,这与我们共同的敌人有着不同的见解,因为我们是为更好地发展我们的共产事业思考问题,也最有利于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有利于中国公民在司法公正的活动中不被残害。
    令人痛心的是,人民在共产党的带领下,抛头颅洒热血,打下的天下,却被毫无寸功的投机钻营的人占有了,使广大人民没有了公平的竞争与竞技权,还没有了言论自由结社自由,这让人民能不叛逆吗?
    是的,人民虽有获取民主自由权利的欲望,却不愿意再做无谓的牺牲了,如果我们不能在理论上设立好一个可发展的道路,只会盲头瞎马地开步,那末,即使有追随者,也只能害己害人,更不要说招引不来天下士子了。而我看到的却是一个期待革命的种群,同时也看到了更多观望的民众群体。在今天,我们首先要先成立一个理论研究学会,然后在大家的努力下,共同找到可行的路数,然后再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
    研究社会,了解对手的不同环节,进行适宜的渗透,才是我们制胜对手的有效先手。并且,在革命初期,不被敌手注意,中期不被重视,才是我们的理性发展,同时,尽管敌手衰弱到了极点也不能轻视敌人的能度,因为他们什么样的卑鄙手段还都有,要想使人民少受损失,就得在早期秘密再秘密,谨慎更谨慎,哪怕是合法的举措,也要权略地进行。因为,人民的公敌最不让人民做的就是组织起来。
    我认为,大家要能吸取八方的经验教训,还要把新的条件利用好,使条件被我所用而不被其所累。
    现在的中国,特别需要新的领导人才,需要理性的作为,需要有效的发展。于是,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极为重要。例如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没有民主统一阵线,我们的先人、仅用八年能打败日本侵略者吗?而今天,为了我们的共同目标,怎么就不可以团结起来呢?
    是的,若真正能触及顽固腐朽势力的痛处,还需要从根本上下手,例如《九评共产党》虽然我们不会接受,但我们却看到了,给腐朽的政府的打击却是空前的,当然,我们来反驳他们的论据并不难,只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不是斗嘴,而是在近时期用实际行动来证实我们共产主义的科学与进步,那么,我们就必须的推动社会主义制下的全面民主政体开放这个形式。而作为北京政府,他们不可能能拿出有力的论据能驳倒反动的九评。因为他们确实是这么做的。
    正常的社会演义在中国至今仍然需要新旧交替,我们还常常乐于此道,可当前中国又没有所谓的“新”来取代人民早意欲抛弃的所谓的经济体制而继续怀恋毛泽东体制。因为,这个邓体制还在合法地掠夺人民的经济利益,政治利益,使少数管理者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而合法。
    我们看到,中苏至今不但不能提前得到公有制而得福,反尔仍离不开破败的形式来使自己的民族有受害后才能找到新的政治秩序,这种公有制下的悲哀就是看不到对自己的民族有根本利益的补益,也是我们的马克思们太高估了我们公有制下的代理人的能度和觉悟,更想不到我们的管理者仍会为了自己的私利而蜕化变质、伤心病狂;想不到,资本主义国家自己为了自然地生存与发展,也需要安抚民心,不得不与人民妥协,或为了自己得到人民的广泛的支持,不得不与人民的利益息息相通,给无产者更多些权利,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自动地消灭穷人不能生存的自然条件,最终无意中跨进共产主义的门槛。
    同时,我所看到的,解决上述问题的自然法则人类就是需要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的中期阶段的到来,来取代初期阶段。也只有这样,才能在实现公有制下的全面民主政体开放的同期、必然地包容了资本主义社会所具有的先进科学的思想与行为规范,再不会有苏联的破败形式了。
    今天看来,在中国,独裁专制最害民害党,这种没有理性的管理模式已明显暴露出其邪恶本质。而极少数官吏因为有条件亵渎宪法以及法律而明火执仗地剥夺了绝大多数国人的权益。倘若早在共产党执政的初期,公有机制逐渐进入真正民主的轨道,那么就不会有苏联退化与分裂、变质,共产社会就不会在人类上受到歧视,西方私有营垒如今日之强大。
    但是,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还不知道幡然悔悟,正确的吸取苏联经验,反尔在江泽民时期,更加恶化了这种时局,恶化了与人民的正常关系,这不是共产党的耻辱是什么?而我们的光荣使命,就是为共产党雪耻,推动人类历史朝共产主义社会发展,并须撕下一些假马克思主义者的画皮,使其露出其资产阶级的本来面目。
    在这里,我想和大家一样须知道怎么走下去?还想与大家在现实的工作中,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我认为,目前腐朽政权是非常凶恶残暴的,它在我们萌芽中一旦感到对他们不利时就会采取无人性的绞杀手段,大家只有暗暗地形成我们的规模,团结一切反独裁反绞杀的力量,稳步增长,步步为营,借助民力,夺回我们应该拥有的权益。
    而且,要想彻底清除独裁政体,就得先从宣传教育入手,并对中国的传统道德进行必要的挑战与揭露,使广大人民悟到,传统的道德是维护官体利益的道德,是麻醉民众逆来顺受的道德,例如“官打民不羞”、“夫唱妇和”、“绝对服从党的领导”,这都是贻害无穷的精神鸦片。
    官,在今天,为什么还要有特权?男,为什么要娶了女性后有权力去做违背女性意志的事情而女人就不能结婚后一样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呢?难到说,弱者在受到无情的伤害时,上苍真的就没有给他们反抗的权力吗?我看,只有展开新的社会公德才是至上的法宝。而能展开新的社会风尚就需要铲除现有的不合理的制度。我们为能铲除这种机制,需要来点实际的合作与团结。不管他是谁,来至何方,什么信仰,我们都能与之握手,成为一个战壕的战友,才能有保证形成强大的革命洪流,才能打败肆虐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腐败政府不怕民变怕有势力的人变
  • 阿衍:腐败政府不怕民变怕有势力的人变
  • 阿衍:真是民主信仰者的无奈?
  • 阿衍:哪个民运领袖能有胆略来启动本土的民主新纪元?
  • 秦晋致阿衍
  • 阿衍:中国民主还有多少机会可用?
  • 阿衍:我们不是不爱香港模式的过渡
  • 阿衍:民主进程缓慢的根本原因
  • 阿衍:杨建利是不是被流氓当局关傻了?
  • 阿衍:应该请达赖喇嘛直接投资国内民运进程
  • 阿衍:民主信仰者能否具有曾国藩的搏击胸怀?
  • 阿衍:非常时期,资历多少钱一斤?
  • 阿衍:从绞杀杨佳到杀害台谍嫌犯伍维汉看开去
  • 阿衍:国人尚不到用命的时候
  • 阿衍:且别小看“公共情人”李薇
  • 传递奥巴马一点全球战略大智慧的信息/阿衍
  • 阿衍:民运组合大会在洛杉矶召开
  • 阿衍:被强奸了真谛的诺贝尔奖不值得我们关注
  • 阿衍:谈中国过渡政府第一次涂抹中共党委牌子成功的公告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再看我友高智晟的一丝不挂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