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奥巴马就职并非引用毛泽东诗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谢选骏:奥巴马就职并非引用毛泽东诗词 (博讯 boxun.com)

    
    2009年1月22日,我看到美国的“多维新闻网”,转载《联合早报》的消息说:“美官方发中译版:奥巴马就职引用毛泽东诗词”。报道说,“令人意外的是,深谙中文的译者借用了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的‘中流击水’名句。‘中流击水’出现在奥巴马演说的总结段落。”
    
    《联合早报》引述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翻译的奥巴马总统就职演说辞,有段话译为中文是:“美利坚。在我们面临共同危难之际,在我们遇到艰难险阻的冬日,让我们牢记这些永恒的话语。心怀希望和美德,让我们再一次迎着寒风中流击水,不论什么风暴来袭,必将坚不可摧。”
    
    《联合早报》对此进行解释:“1925年,毛泽东在长沙橘子洲头眺望湘江,回忆当年求学的情景,写下词作《沁园春·长沙》。“中流击水”就出自词中的“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描写他少年时在江中游泳,连水上急行的小舟都被他激起的水花所遏止,词句也隐含人定胜天的信念。”
    
    然而,《联合早报》上述说法却是错的,《联合早报》的编辑作者显然缺乏基本的文史知识了,把“中流击水”这一典故当作了“毛泽东诗词”,从而给美国的奥巴马总统扣上了“就职引用毛泽东诗词”的“政治不正确”的红帽子。而偏巧奥巴马总统刚在就职演说中斥责过共产主义,将之于法西斯主义相提并论:“Recall that earlier generations faced down fascism and communism not just with missiles and tanks, but with the sturdy alliances and enduring convictions.”(大致意思是:“我们的前人,面对法西斯主义及共产主义时,不只以导弹及坦克应对,还有牢固的联盟及永不磨灭的意志。”
    
    《联合早报》的微言大义,我这里就不便猜测了。我想说的是,“中流击水”到底典出何方,为什么不是毛词。
    
    原来,“中流击水”的典故出自民族英雄祖逖的“中流击楫”。而我指出这一点,是不想让现在的人们忘记了民族英雄的艰辛业绩。
    
    祖逖(266年-321年),字士雅。河北范阳逎县(今河北涞水)人,汉族。东晋初年有志于恢复中原而致力北伐的大将。自从匈奴人占领中原,北方有许多人避难到南方来。刘琨的好友祖逖也带了几百家乡亲来到淮河流域一带。在逃难的行列中,祖逖主动出来指挥,把自己的车马让给老弱有病的坐,自己的粮食、衣服给大家一起吃用。大家都十分敬重他,推他做首领。到了泗口(今江苏清江市北),祖逖手下已经有一批壮士,他们都是背井离乡的北方人,希望祖逖带领他们早日恢复中原。
    
    当时,司马睿还没有即皇帝位。祖逖渡江到建康,劝琅琊王司马睿说:晋朝大乱,主要是由于皇室内部自相残杀,使胡人乘机会攻进了中原。现在中原的百姓遭到敌人残酷迫害,人人想要起来反抗。只要大王下令出兵,派我们去收复失地。那么北方各地的人民一定会群起响应。
    
    司马睿并没有恢复中原的打算,但是听祖逖说得有道理,也不好推辞,勉强答应他的请求,派他做豫州(在今河南东部和安徽北部)刺史,拨给一千个人吃的粮食和三千匹布,至于人马和武器,叫他自己想办法。
    
    祖逖带着随同他一起来的几百家乡亲,组成一支队伍,横渡长江。船到江心的时候,祖逖拿着船桨,在船舷边拍打(文言是‘中流击楫”),向大家发誓说:“我祖逖如果不能扫平占领中原的敌人,决不再过这条大江。”他的激昂的声调和豪壮的气概,使随行的壮士个个感动,人人激奋。
    
    到了淮阴,他们停下来一面制造兵器,一面招兵买马,聚集了两千多人马,就向北进发了。
    
    祖逖的军队一路上得到人民的支持,迅速收复了许多失地。当时,长江以北还有不少豪强地主,趁中原大乱的机会,占据堡坞,互相争夺。祖逖说服他们停止内争,跟随他一起北伐,对不听号令、依附敌人的,就坚决打击。祖逖的威望就越来越高了。
    
    刘琨在北方听到老朋友祖逖起兵北伐,也很高兴,说:“我夜间枕着兵器睡觉等天亮,就是一心要消灭敌人。现在祖逖跑到我前面去了。”
    
    公元319年,陈留地方的豪强地主陈川投降后赵国主石勒,祖逖决定发兵进攻陈川。石勒派兵五万援救,被祖逖打得大败。接着,后赵的将领桃豹和祖逖的部下韩潜又争夺蓬陂(在河南开封市附近)城。战斗了四十天,相持不下,双方的军粮都发生了困难。
    
    有一天,祖逖用布袋装满了泥土,派一千多名兵士扛着,运到了晋营,装作运粮的样子。最后又派了几个兵士扛着几袋米,运到半路上,故意停下来休息。
    
    桃豹在赵营内看到晋兵运来那么多的米,自然眼红,就趁晋兵休息的时候,派了大批兵士来抢。晋兵丢下米袋就逃。赵营里早已断了粮,抢到了一点米,只能够勉强维持几天,但是大家看到晋营里军粮那么充足,军心就动摇起来了。桃豹赶快派人向石勒求救。
    
    过了几天,石勒派了一千头驴子装运了粮食接济桃豹。祖逖早就探得情报,在路上设下伏兵,把后赵的粮食全部截夺下来。这样一来,桃豹再也支持不住,连夜放弃阵地逃跑了。
    
    祖逖领导晋兵艰苦斗争,收复了黄河以南的全部领土,后赵的兵士陆续向祖逖投降的也很多。晋元帝即位后,因为祖逖功劳大,封他为镇西将军。
    
    祖逖在战斗的艰苦环境中,和将士们同甘共苦,自己的生活很节约,把省下的钱尽量帮助部下。他还奖励耕作,招纳新归附的人。即使是跟自己关系疏远和地位低下的人,他也同样热情地对待。生地的百姓都很拥护他。
    
    有一次,祖逖举行宴会招待当地父老。人们高兴得又是唱歌,又是跳舞。有些老人流着眼泪说:“我们都老了,今天能够在活着的日子里看到亲人,死了也可以闭上眼睛了。”
    
    祖逖一面操练士兵,一面扩大兵马,预备继续北伐,收复黄河以北的国土。哪儿想到昏庸的晋元帝对祖逖竟放心不过,怕祖逖势力太大了不好控制,派了一个戴渊来当征西将军,统管北方六州的军事,叫祖逖归他指挥。祖逖辛辛苦苦收复失地,反而受到朝廷的牵制,心里很不舒坦。
    
    不久,祖逖听说他的好友刘琨在幽州被王敦派人害死,又听说晋元帝跟王敦正在明争暗斗,心里又是忧虑,又是气愤,终于得病死了。豫州的男女老少听到祖逖去世的消息,像死了自己的亲人一样伤心。
    
    祖逖虽然没有完成恢复中原的事业,但他那中流击楫的英雄气概,一直被后代人们所传诵。
    
    到了二十世纪,毛泽东虽然读书不多,但是祖逖的大名却是如雷灌耳,不会不知道,否则毛连师范中专也不可能考上的。但是,毛泽东在《沁园春·长沙》里所描写的却是游泳,而不是坐船,所以他当然不可能照搬“中流击楫”,否则别人还以为他要上船呢。不论是求救,还是打劫,都非老毛的本意,所以老毛改“中流击楫”为“中流击水”,这也是老毛的机敏应变之处,尽管早年读书不多,晚年还可以当主席,看来不是偶然的。
    
    而奥巴马的演说则完全不同。他讲的显然不是游泳。“让我们再一次迎着寒风中流击水,不论什么风暴来袭,必将坚不可摧”,这显然更接近“中流击楫”,更接近集体一起乘船而不是人人分头游泳。所以我看,不是奥巴马用了毛诗词,而仅仅是中文翻译不当。如果翻译成“中流击楫”,就合适多了:“让我们再一次迎着寒风中流击楫,不论什么风暴来袭,必将坚不可摧。”
    
    这样一字之差,既能避免《联合早报》的穿凿附会,又能勾勒出祖逖那拯救国家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民族英雄情怀。至于毛泽东的冬泳,还是作为个人英雄主义保留在他自己一个人的纪念堂里吧,千万不能拿出来当作治国方针,更不能推销到美国来。尤其现在的美国,切忌操之过急,千万不能按毛泽东的诗词办。
    
    2009年1月22日
    
    ——————————————————————————
    
    2009年1月22日美国“多维新闻网”转载《联合早报》
    
    美官方发中译版:奥巴马就职引用毛泽东诗词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就职仪式,被中国官方媒体与各门户网站重点报道,其就职演说内容又经官方删节,因此在大陆官方与非官方网站也,就出现五花八门各种各样不同译本。
    
     美国大使馆21日也发出美国官方的完整中文译本。这个权威版本与奥巴马英语原文一样,充满浓郁的诗意。令人意外的是,深谙中文的译者借用了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的“中流击水”名句。
    
     “中流击水”出现在奥巴马演说的总结段落。
    
     根据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的翻译,这段话译为中文是:“美利坚。在我们面临共同危难之际,在我们遇到艰难险阻的冬日,让我们牢记这些永恒的话语。心怀希望和美德,让我们再一次迎着寒风中流击水,不论什么风暴来袭,必将坚不可摧。”
    
      1925年,毛泽东在长沙橘子洲头眺望湘江,回忆当年求学的情景,写下词作《沁园春·长沙》。“中流击水”就出自词中的“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描写他少年时在江中游泳,连水上急行的小舟都被他激起的水花所遏止,词句也隐含人定胜天的信念。
    
     原词下阕如下:“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谁都没有误读黑格尔(全文)
  • 谁误读了黑格尔?与谢选骏先生商榷
  • 谢选骏:“不是新儒家”的余英时常识出错
  • 谢选骏:毛泽东是蔡元培的好学生
  • 谢选骏:蔡元培等,容不下孤儿寡妇
  • 谢选骏:孔子与共和主义
  • 谢选骏:孔子的现代性
  • 谢选骏:衍圣公之死打开君主立宪的大门
  • 邓小平改革與北魏孝文帝改革的比較研究/谢选骏
  • 谢选骏:辛亥革命的合法性与非法性
  • 谢选骏:长城何以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
  • 谢选骏:西方在格鲁吉亚没有战略失误
  • 钟至:谢选骏的“小国时代”很有预见性
  • 谢选骏先生提出的“小国时代”很有预见性/钟至
  • 谢选骏:君主是民主的捍卫者?
  • 谢选骏:1982年我看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修订版)
  • 谢选骏:君主立宪的保衡功能
  • 谢选骏: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
  • 谢选骏:黄帝崇拜——君主制在中国悄然复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