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朴龙根:贺国强捂不住官员馋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2日 转载)
    
    1月20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安徽蚌埠的一份“国土资源局万元公款吃喝账单”。官员们吃喝的酒店是皖北地区首家五星级豪华商务型酒店,四次消费,最低的一次是3900元,最高的一次则是11822元。其中,消费额最低的那次只有4瓶酒两条烟,酒是600元一瓶的茅台酒,烟是75元一盒的中华烟。至于消费最高的那次,则涉及三十多道(种)饭菜、烟酒等,每道菜都是两例。
     (博讯 boxun.com)

    纪检委对干部吃喝可以说是三令五申的禁止,但这样的大吃大喝并非蚌埠独有,全国各处都可以见到,只是没有查到证据。“吃喝官员”为何不能与我们共度时艰?纪检委为何就堵不住官员的馋嘴呢?原因只有四个原因:一是如今干部素质太低,二是,大吃大喝、财政浪费之风久已成习,三是财经制度形同虚设,四是纪检委的禁令执行不力或者就只是喊喊而已,糊弄百姓。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这股风屡禁不止,且有愈刮愈烈之势。中部某县级市甚至出现过这样的“怪现象”,一方面政府发文,要求全市干部勒紧裤带过紧日子;另一方面,该市最豪华的宾馆灯红酒绿,步入其中,各部门领导互相招呼问候的声音此起彼伏。有人说一年吃掉3000个亿,有人说一年吃掉一个三峡,有人说一年吃掉一个小国家。对官员花费公款加以限制和约束的是财政预算管理制度。改革开放至1999年之前,中国财政的重心是财政收入,预算编制和预算执行既在政府内部缺乏行政控制,也缺乏人大监督这样的外部政治约束。这一阶段,财经纪律弱化,预算领域充满了各种非正式制度而缺乏法治原则,政府各部门花钱至为随意。1999年中国启动预算改革,将财政的重心由收入转为支出管理,开始构建以控制为取向、以公共责任为目标的预算编制与执行过程。十年来,部门预算、国库集中收付体制和政府采购等诸项改革皆有成效,人大监督权力亦有加强。但不可否认,预算改革离真正实现“取之于众人,办众人之事”的目标仍有较大差距。现代预算民主国家须具备两个显著标志,一是财政上的集中统一,所有政府收支必须纳入预算内管理,统到一本账里,确保预算全面统一、准确严密和有时效。其次是实现预算民主,也就是说代议机构能监督政府的财政收支,公开透明,清楚,经事先批准且事后具刚性约束力。这两者互相支持,缺一不可。可目前,包括土地出让金、各种收费罚款在内的诸多地方政府收入,仍游离于预算管理之外,土地出让收入占地方政府总收入比例高者竟达六成左右。政府和各部门拥有多套财务账本,小金库林立,支出随意。历年“审计风暴”揭露出的种种乱象,正显示出对预算的行政控制漏洞颇多,预算执行缺乏公共责任。另一方面,预算缺乏透明度,人大不能起到真正的监督作用。官员大吃大喝受到了软弱的预算管理制度“激励”,于是蔚然成风。如果不改变这个负向激励的坏制度,寄望于官员们的道德自律,改良吏治只怕永远会停留在美好愿景里。
    
    毛泽东时代虽也有干部吃喝的问题,但没有现在这么凶,这么普遍,而且管不住。改革开放不能开放官员的馋嘴,即使应酬多,也不至于像腐朽的河流无法堵住,群众说吃坏了党风吃坏了胃,吃得党群干群关系背靠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