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三兴 :美国进入“奥巴马时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0日 转载)
    
    美国已经进入“奥巴马时代”。
     (博讯 boxun.com)

    尽管在过去的八年中,美国及其人民被“布什主义”整得伤痕累累,因而相信了奥巴马提出的“变、变、变”的口号,并选择了他做美国总统,但是,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奥巴马时代”将很难真的改变什么。
    
    “奥巴马时代”,对于这个全球化的世界而言,已经没有多少悬念。奥巴马提出的口号,尽管顺应了民意,但是,也像一张在竞选的非常时刻,老练政客惯常开出的空头支票。
    
    对于美国来说,这个时代困难重重。奥巴马一个人的梦想,不可能很快地改变积重难返的美国;奥巴马也不可能寻找到一个阿基米德支点,帮助他撬动地球。尽管整个世界对奥巴马充满了期待甚至渴望,包括我们这些并不与美国直接打交道的中国老百姓。
    
    然而,我们期待着一个更好的美国,也期待着奥巴马真的能够改变美国,并且给世界带来更多的和平、发展的因素。
    
    美国最大的历史功劳,就是向全世界输出了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尽管无数人并不欢迎这种东西, ——它是未来世界“普世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美国的繁荣,除了来自自由、民主的体制之外,也有着其自身致命的弱点。这些弱点决定了,美国的繁荣中,存在着很多外人看不见的内伤。它部分地建立在他人、他国的利益受损上。
    
    美国并不是一个真正平等的国家。表现在:一、美国的利益集团长期左右着政府、政治和政策;二、美圆在全球的霸权地位;三、种族主义。正是这些不平等现象的存在,才使得亨廷顿发出了《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的嗟叹。晚年的亨廷顿似乎放弃了“世界文明冲突论”;然而,他在这本著作中,却将自己的“文明冲突论”运用到了国内,他对美国各族群的文化认同忧心忡忡。同时,美国近些年“草根主义”的兴起,也可以算是对美国精英政治的解构和反动。
    
    我们希望看到一个社会各阶层平等的美国。只有这样,美国才能遏制“单边主义”,以及充当“世界领袖”的冲动。正是布什,将美国一脚踢进了这个黑暗的深渊。物极必反。奥巴马的竞选主张中,就有建设一个平等社会的希望。加上奥巴马非洲裔的特殊身份,他今后在这方面必然会有所作为。
    
    就像马丁·路德·金牧师在《我有一个梦》中所说的那样,——“现在正是时候,是从黑暗与荒凉的种族主义幽谷中崛起进到充满阳光的种族平等的大道上的时候。现在正是时候,是向所有上帝的儿女打开机会大门的时候。现在正是时候,是将我们的国家从种族不平等的流沙中迁到弟兄和睦相处的磐石上的时候。”——平等,对于美国来说,与对于世界来说,都一样值得肯定和期待。平等,才能让世界走向和平、多元、拒绝战争的格局之中。但是,平等,在美国的建国之父那里没能实现。所以,奥巴马誓言,要带给美国一个“新独立宣言”。
    
    然而,奥巴马的“美国梦”在策略上,存在着以下诸多问题:
    
    一、奥巴马的“美国梦”,是一个标准的“大国崛起梦”。奥巴马未来的白宫办公厅主任伊曼纽尔在接受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奥巴马在演说中将强调开创“一个强调责任感的时代”,以取代目前在美国社会流行的一种“什么都无所谓”的不正确心态,将呼吁美国人民“重建一个强调经济领域的责任感、人人为国家做贡献和以振兴国家为己任的价值体系”。
    
    国家领导人强调国家利益是当然的,但是像奥巴马这样的讲话精神,“人人为国家做贡献和以振兴国家为己任”,就是“国家利益至上”的说法了。这与标准的美国梦是有内在冲突的。著名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就反对这样的说法。他在反驳一位美国总统时说:“不要问我为国家贡献了什么,而要问国家为我做了什么。”
    
    在世界历史上,“国家利益至上”是引起国与国之间战争的根源之一。布什主义的失误也与“国家利益至上”有关。结果,引发了战争,导致了美国与其盟友和对手的分歧。当然,“国家利益至上”对于选民来说,是有迷惑力的,是受一般人欢迎的。
    
    二、奥巴马最近说,美国“需要建国者们表现出的坚定不移与理想主义”,需要“新独立宣言”,摒弃“个人零星见解、成见与偏执”。在这里,奥巴马混淆了政府和社会的关系。
    
    首先,理想主义并非都是好东西,尤其是来自国家领导人的个人理想或梦想。美国的建国者们究竟有多少理想主义,最终只能通过社会自身来进行实质性的观察。
    
    其次,政府不应该有义务引导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尽管美国的《独立宣言》和宪法里有很多美国的价值观,但是,其渊源也是历史、社会运动自身自发产生的,并非都是美国的建国者们想象和“制造”出来的。同样,尽管未来的普世价值中有美国的贡献,但是,普世价值的逐渐靠近,一样是世界历史自身运动自生自发的秩序。
    
    再次,摒弃“个人零星见解、成见与偏执”,是与“自生自发秩序”冲突着的。例如,波普尔强调,社会演化来自“零星社会工程”,而非“系统社会工程”。
    
    ——————————————
    
    可见,奥巴马的“美国梦”并非标准的美国梦,而是一种“大国崛起梦”的版本。这是美国的建国之父们所没有的东西。二战以来,美国才逐步成为了“世界领袖”。然而,这样的梦想,不应该持续下去了。因为世界已经走向多极化,任何国家都不会接受单一的领导中心。
    
    其实,对于奥巴马来说,需要的并非“变”或者“创新”之类,更不是再次夺回“世界领袖”的地位,而是回到国内,首先解决国内的不平等问题,其次,结束战争状态,与世界其他国家开展和平对话。当然,这两个问题是相辅相成的。奥巴马如果想真的成为“ 林肯第二”、“罗斯福第二”,那么,他的唯一选择就是关注美国自身的社会问题,而不是继承美国的单边主义。
    
    奥巴马有责任挽回布什主义在道义上的损失。据说贯穿奥巴马整个演说的主题是“责任感”和“让国家回到正轨”。那么,“责任感”应该用到自己和政府身上,而不是“大国崛起”上,也不是美国公民身上。“让国家回到正轨”,就是相信美国的宪政、法治,以及联合国领导的新的世界秩序。
    
    当然,本文就渗透着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但是,这种理想主义是建立在历史的、现实的分析,以及,对未来世界的合理预期的基础上的。
    
    最后,还是要谈谈中国的问题。中国与美国,在布什执政的八年,相似性越来越多。我们也长期处于一个公民身份不怎么平等的社会结构之中,我们也有一个种族复杂的社会,我们也有一个强烈的“大国崛起梦”,我们也有自己的特殊利益集团,我们也有抛开法治而像布什那样人治的做法,我们也有一个超级政府,我们也有由于网络化而不断涌现的“草根主义”,我们也有文化多元、社会身份认同的诉求,等等。但是,在强烈的“大国崛起梦”的刺激下,就不会出现自由、理性、公平的国际、国内竞争,就会牺牲一些社会群体的切身利益,就会出现一些政治信任危机,就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国际争端,等等。
    
    因此,同样可以想象的是,奥巴马的美国,将会采取一些对于中国不太友善、比较苛刻的政策。而这,可能就是奥巴马的“大国崛起梦”刺激的结果。
    
    最后指出:“大国崛起梦”是美国式的实用主义的结果。但是,就像我在《布什是美国最好的总统之一》中所说的那样:“美国的衰落将不可避免。然而,这种衰落只有在未来的新的世界秩序下才会出现。同时,美国的衰落不是颓废,而是成就了世界的共同繁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北京,请不要决斗 /吴三兴
  • 批评政府是公民的权利与义务/吴三兴
  • 汪洋,政府不能救“落后生产力”吗?/吴三兴
  • 推迟退休就是推迟社会变革/吴三兴
  • 谁在调戏中国社会?/吴三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