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伊镇文:北大精英刘大生教授抄袭人口论,刘抄炒狠过范跑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9日 转载)
    
     伊镇文
     (博讯 boxun.com)

     刘大生毕业于北大法律系,不仅是教授,而且还是党校的教授!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
    
    范跑跑毕业于北京大学,刘抄炒也是北大高材生,北大教育真是失败!
    
    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震惊全球!最近 刘大生又撰写系列文章鼓吹强制堕胎!
    
       江苏省委党校教授刘大生提出了著名的“钢铁人口论”,主张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用规范生育取代计划生育——再论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全文主要观点抄袭了德国纳粹的“生存空间理论”以及“强制堕胎绝育优生理论”,从论点、论据到论证过程,完全类似。
    
     1,该文称:
     “笔者于一九八九年五月提出的关于控制人口出生的生育规范和钢铁措施,被一
     些学员和读者称之为“钢铁人口论”(详见拙作《采取钢铁措施缓解人口膨胀——试论
     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载《社会科学战线》一九八九年第四期,以下简称“初
     论”)。一九九零年三月,在郑州召开的一次国际性的研究中国妇女问题的学术会
     议上,与会的海内外妇女学学者几乎完全一致地对“初论”持否定态度,有些批评意
     见甚至达到了义愤填膺的程度。为了消除人口学界和妇女学界对“初论”的误解并推
     动我国人口出生立法的进程,现撰此文,名为“再论””。
    
       “生育规范必须以人口的零值增长为根本目的。
    
       地球上的水、氧气和空间是否就绝对不能允许人口继续增长,还有待于做进一步的科学研究。但是,就当前中国人口和世界人口的拥挤状况而论,就水的紧张状 况而论,人口是应该停止增长了。即使还有余地,也不宜全部使用完,应留着作为安全系数为好。总之,在我们中国,从现在开始就应当用严格的生育规范来保证人 口的零值增长。
        要使人口保持零值增长,就必须彻底杜绝三孩生育。
    
     这一论述完全照抄德国纳粹的“生 存空间理论”,为了保证生存资源,人为消灭人口,希特勒提出必须在德国周边至少消灭一亿人口。实际上,节省资源、提高可以养活养好更多的人口。把改善环境 寄托于降低人口上面实质上是“削足适履”,甚至使人产生了对纳粹“生存空间”理论借尸还魂的担心。
    
     2,该文称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
    
     “笔者在“初论”中曾设想过三种破坏人口控制的犯罪及其刑事责任,人们以为
     那些都是非法生育罪,这是一种误解。“初论”中设想的“逃避堕胎罪”和“抗拒堕胎
     罪”,实际上都不是非法生育罪,而是妨碍公务罪,其主体一般也不会是孕妇本
     人,而是孕妇的亲友,他们自己并未非法生育,而是妨碍了强制堕胎的国家公务。
     在这种妨碍公务的犯罪中,孕妇至多是胁从犯,而胁从犯是可以不负刑事责任的。
     所以,“逃避堕胎罪”和“抗拒堕胎罪”不是非法生育罪,不会让孕妇承担责任。相
     反,所有堕胎的孕妇,不管是自愿的还是强制的,都应当受到慰劳和安抚。至于
     “人口渎职罪”,就更不是非法生育罪了,因为渎职者只能是国家工作人员,而不是
     生育者本人,渎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又不是生育者。因此,“人口渎职罪”属于渎职
     罪,不属于生育罪。
    
       人口立法的任务不是制裁违法生育,而是彻底杜绝违法生育。只有这样,才是
     真正的规范生育。
    
       如果对规范生育及其钢铁措施不作望文生义的解释,就应当承认,它将是人
     口控制的最完善的形式。它不排斥道德抑制、生理抑制和人工抑制,而只是用法律
     的形式将这些抑制规范化。它不排斥在计划生育工作中曾经使用过的思想教育和物
     质鼓励等手段,相反,它将为思想教育和物质鼓励提供法律后卫。它绝不站在反人
     道的立场上鼓吹自然抑制和野蛮抑制,相反,杜绝自然抑制和野蛮抑制正是它的动
     机和目的,是它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它是人口问题上的最彻底的人道主义。
        人类如果不能实行规范生育,就永远摆脱不了人口危机。
       任凭自然生育和自由生育的发展,将使人类的航船沉没,从而彻底断送人类的
     前程”。
     这一论述完全照抄德国纳粹的“强制堕胎绝育优生理论”。
     优 生学是以提高本民族的群体体质为目标的。可是,这个看上去似乎很高尚的目标,却从一开始就是以牺牲个人权利为代价的。德国精神病学教授荷瞿 (A.Hoche)在1915年提出了一个“群众(Volk)”的概念,描述了作为社会一分子的个人的消亡和一个更高级的有机体“群众”的诞生。这个概念 后来成为希特勒的世界观的核心成分:社会应当是一个有能力调整自己的健康状况的有机体,而每个个体只是这个有机体的有用或无用的一个部分。第一次世界大战 后,战败国德国的生物学,医学,和社会学家们把注意力放在一些严重的社会问题上,比如福利制度造成的巨大经济压力,战争造成人口剧减而带来的人群基因库缩 小,以及“知识精英”群的生育率降低等,提出了优生学的解决办法。德国种族卫生学会于1921年开始提倡优生,推动志愿绝育。希特勒于1933年上台后三 年内,就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德国非犹太人医生加入了纳粹党。其他科学技术领域的纳粹党人的比例也不相上下。同时,纳粹政府也极力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知识分 子的积极参与是纳粹运动蓬勃兴起的一个重要特征。
    
       (刘大生教授简历:1958年出生于江苏省宝应县湖西区(现属 金湖县),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现任江苏省委党校法学教授。主要成果:党主立宪论,规范生育论,坏人人权论,撒尿自由论,两级政府论,受贿无 罪论,白马非白马论,无民法论,反政治童工论,告别鲁迅论,死而平等论,等等。电话:025-84469988-5515,025-86529942电子 邮件: [email protected]地址:南京建邺路168号 邮编:210004
     钢铁人口论: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   不惑的代价——我的学术生涯
     021尝尝马尔萨斯的滋味 刘大生
    
     【出处】
       《当代法学》1999.4–2000.2
     【写作年份】1998
     【学科类别】未分类
    
     1989年元旦前后,我随江苏省人大和省计生委人口调查组在苏北作了两个礼拜的人口 调查,所见所闻,感慨良多。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人口立法应当加快加强,应当采取强硬措施来抑制人口的迅速膨胀。1989年5月,我完成了一篇一万字的论 文,题目叫《采取钢铁措施缓解人口膨胀——试论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也就是被人们称之为“钢铁人口论”的那篇文章。在油印稿的封底,我附了一首歪 诗:
     “我怕,我怕我宇宙间的氧气被人肺吸个精光;我怕,我怕我大地的甲板被人足踩塌;我怕,我怕我病弱的肌体被饿疯的亲友生吞活剥;我怕,我怕我的同类像恐龙一样繁极种绝……”
     上海《社会科学》1989年第8期以《人口立法刍议》为题,摘要发表了“钢铁人口论”。责任编辑西岭来信说:未能全文发表,你可再投他刊。同年年底,吉林 《社会科学战线》第4期全文发表了我的“钢铁人口论”。不过,《社会科学战线》的英文目录里却有意无意地删掉了我的文章,可谓用心良苦。
     1990 年初春,一个名叫“‘中国妇女问题’国际研讨会”的学术会议在郑州召开,我的同事,知名社会学学者扈海丽女士参加了这次会议。会后不久,扈女士对我说: “刘大生,你的鬼理论也真多,怎么又冒出一个‘钢铁人口论’来了?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位人口学家在会议上介绍了你的大作,搞得我们这次会议的代表们无不义愤 填膺,尤其是来自海外的代表”。
     不久以后,我的小师妹,在北京大学法律系执教的马忆南小姐来电话说:“刘大生,你这家伙也太凶恶了,居然要采取钢铁措施来对付我们女同胞!你还毒害了我的学生,他们写论文居然拿你的那个破理论来和我作对,你太不像话了,你是怎么搞的吗?”
       从这些反馈中我知道我已经很不受欢迎了,已经挨骂了。我初步尝到了当马尔萨斯的滋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