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仲足步:三鹿案卡胡春华 胡锦涛令团派自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9日 转载)
    
     田文华死与不死成了三鹿案的焦点,也成了京冀政治生态圈的一个风向标。在田文华等四名三鹿原高管受审之时,中国新闻网发消息称“田文华是否被判死刑成媒体焦点”,暗示中央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决心。一些国外媒体驻京记者通过特殊渠道获得内幕消息,预计三鹿四名高管将被判死刑。但是,不到一周的时间,中国新闻网又明确表态称“按田文华被控罪名,最高可判无期徒刑”,即有免死的希望。
     (博讯 boxun.com)

      随后,世界美食网(中国)跟进,高调重复“免死”之论,背后隐约透露出行业利益与法律博弈的意图。同时,河北地方势力与北京讨价还价的能力再次显现出来,可谓是“文革”前期林铁强势之后的又一次强势高峰,只不过它已经不由具体的某个政要如林铁者来代表而已。
    
      田文华“认罪”自有算计
    
      田文华及其他三名高管被起诉的罪名是“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即刑法一百四十条至一百四十八条所指罪项。其中:第一百四十一条是针对生产假药行为的,最高可判死刑;第一百四十四条是针对故意生产有毒食品行为的,可比照一百四十一条判处死刑。河北检方的起诉表面比较吓人,指称“三鹿主管放任问题奶粉销售”,但实质却给三鹿的涉案人留了个大口子,让他们自己往第一百四十条上辩,争取单位被处罚金与个人被判无期徒刑来保住性命。所以,田文华在法庭上不仅积极“认罪”,还流下了“悔恨的泪水”。田文华的一位委托律师更是几乎不加掩饰地对外界说出了内里奥秘,他称:“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没死刑这一项。”田文华的这位委托律师不是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如在“生产、销售伪劣商品”总罪项下可以用刑法一百四十四条判处死刑,而是他看到即便田被判死刑,很有可能是死缓,会如许多被判死缓的贪官那样,在监狱熬过一段时间就顺利保外就医了。
    
      原三鹿副总经理王玉良在监视居住期间早就得到内行人指点,称曰“恐怕难免一死”。因此,王玉良决心跳楼自杀,以求死在家门口而不是死在刑场上。王玉良自杀未逐亦积极认罪,以至于在法庭上供述时“泣不成声”。
    
      在案件正式开审之前,田文华背后的各种关系积极配合,以“保命”为目标。除得到了河北检方的笼统起诉外,法院方面则力求责任下压,即在奶源及三聚氰胺来源上找替死鬼,如正定县金河奶源基地的负责人耿金平被明确指控犯有“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符合刑法一百四十四条比照一百四十一条判死的条件。所以,在庭审时他当场下跪,试图以认罪态度较好来免于一死。
    
      吴显国向中纪委申诉
    
      三鹿案开审之前,河北石家庄官场又经历一次动作不小的人事调整:原负责安全生产工作的副市长赵新朝被免去职务,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蒋洪江被迫辞职,原市委常委张树志被削去常委之职而改任副市长。这样的调整不只是做给社会看的,而是原市委书记、省委常委吴显国一再向中纪委申诉的结果。
    
      起初,河北方面并没有处理吴显国的打算,处理到石家庄市长冀纯堂就算“点到为止”。但是,如此设置防火墙的措施遭到北京政治局的当头痛批。所以,省长胡春华就迫使省委书记张云川点头同意处理到省委常委一级,石家庄市委书记难以幸免。在遭受免职处分后,吴显国多次向中纪委写信反映,要求处理已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升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的王其江,因为是王从北京给田文华直接电令,要对已发现的中毒问题“挺过奥运后再说,在奥运前和奥运期间捅出篓子,谁也担不起”。其次,吴坚持说:石家庄市政府内自有安全生产方面的具体分管副市长,应当瞭解相关情况,而分管人正是王其江的亲信赵新朝。赵是在王调任北京之前的四个月,从平山县委书记任上被王保举为石家庄副市长的。
    
      吴显国向中纪委申诉的目的之一是迫使田文华亲自供认其本身与河北省及石家庄市官场上的诸种关系,以期往上牵住王其江、往下搅烂河北官场。吴针对石家庄市“下家伙”即让石家庄官场出替罪羊,只不过是一个小环节,相信其后还会有“后续动作”。
    
      田文华在关押期间“受到高人指点”,告诉她保命要诀:第一,不要牵涉河北官场诸种关系,要以李真为戒,“说得越多,死得越快”;第二,积极认罪,争取宽大,外面实施“保命”计划。田文华久经官场、人脉丰厚,当然能知道自己“靠上了一百四十条”,有了免死的希望;至于对耿金平等人的严厉、确切的指控,也是给她一个有人替死的信号。更为吊诡的是,河北检方的笼统指控等于把烫手的热山芋扔给了法院──你让她死,就往刑法一百四十四条上贴;你让她活,就往刑法一百四十条上靠。对此中诡诈的争斗,河北省政法委也大有“不作为”的姿态,一切“等待中央政法委的指示”。
    
      死胡权当活胡医
    
      面对食用三鹿毒奶粉的受害者家属来说,赔偿对他们已经没多大意义,尤其是那些孩子已经死掉的家长发誓要田文华等人抵命。如陕西的田晓卫,其子一岁,因食用三鹿毒奶粉死亡,他对美联社的记者说:“我的儿子已经死了,我要赔偿的钱干什么?如果信息早一点公开,我就不会让儿子喝三鹿奶粉,孩子也不会死了!”
    
      国外对三鹿毒奶事件的关注,给北京高层带来了巨大压力,也给胡锦涛的亲信胡春华的仕途蒙上阴影。瞭解京冀政治生态的人士调侃地说:“这个胡三世看来要夭折。”(胡一世指胡耀邦,二世指胡锦涛)但是,胡锦涛还是不愿看到自己得意门生政治前途的夭折,力求死马权当活马医。为了不让三鹿集团未涉案的高管捅出篓子,为了提前化解三鹿集团待岗职工上街的危机,胡锦涛明确指示北京市出手帮助胡春华。北京市长郭金龙临危受命,主动让北京三元奶业集团出手并购河北三鹿。虽然媒体已经公开讲胡春华与郭金龙已经为三元并购三鹿事宜“数次接触”,但是北京三元集团董事长张福平则公开表示不满,称此次并购是“情非所愿,身不由己”。
    
      北京知情人士透露的一些零星消息,足以说明胡春华在河北处于焦头烂额的境地:首先是,河北官场作风简单粗暴,比如监听民间人士接受外媒采访三鹿事件的电话,上门威胁受访者,险些在省内引发群体事件;其次是,三鹿毒奶粉受害者家属遍及全国,要求各异,短时间安抚不下,冲击北京的事件就要发生;再次是,胡春华入冀后的“三年大变样”政绩工程已经陷于停顿。
    
    来源:动向杂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仲足步:李小鹏进山西 京官频繁调整(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