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要成为德国的人权之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8日 来稿)
    
    彭小明在德国议会关于德国之声事件听证会上的发言
     (博讯 boxun.com)

      女士们,先生们:首先我谨以民阵和学联的名义感谢你们给予中国不同政见人士这样的机会,为德国之声案件来到联邦议会表达我们的诉求。与此相反,德国之声广播管理委员会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给予我们这样的机会。德国之声声称将中文部的一万份新闻稿翻译成德文,却仅将几十份经德国之声自行挑选的翻译稿交给了广播委员会。在此我必须明确指出:所有遭到我们批评的文稿根本就不在其中!因此,广播管理委员会是基于完全错误的信息而做出了完全错误的判断。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先挑选了五篇文稿翻译成德文作为实例。贝特曼先生应该面对联邦议会作出解释:第一,为什么德国之声没有将这类文稿提供给广播管理委员会?第二,这类文稿的内容到底偏离了德国之声的人权职责有多远?
    
    
      一、联邦议会应当通过检验来作出确认,德国之声中文部是否报道反映出德国社会的主流见解和声音,从而让中国听众和读者了解德国社会的真实形象,这也是一个受(国家)公众力量资助的对外广播节目的本质意义。
    
      举例:在今年三月的西藏骚乱中,德国公众对藏人表达了很大同情,藏人的人权遭到北京建政六十年来长期的粗暴伤害。但德国之声根本没有对此发出报道和评论。恰恰相反,却偏偏发表桑德施耐德教授的论述,为中国专制当局血腥镇压披上合法的外衣。例如该教授说:藏人分裂分子是利用奥运前夕的最好时机;如果中国政府支持巴伐利亚的独立运动,德国政府也将采取一切手段,禁止所有外来势力干涉内部事务;世界上所有的政府都会无一例外地镇压在大城市发生的暴力示威。他的这一新闻文本立刻被中国政府广泛传播,据粗略估计,至少登上了三十多个中国国家网站,他的观点竟被错误地理解为德国社会的主流观点,而实际的情况则恰恰相反。
    
    
    
      二、联邦议会应该从这类新闻文稿中确认,德国之声评论中的内容是否偏离了德国之声的宗旨,尤其在人权责问方面。
    
      举例:女总理访华时,关于双边贸易和文化交往的谈话,中国宣传媒体都一一报道,可是女总理对中国人权的批评,中国宣传媒体中一个字都没有报道。德国之声应该怎样满足中国听众的需要?只要德国之声批评中国,他的广播就会被干扰,网页就会被封锁。将批评温和化,偶尔夸奖一下极权当局,都是错误而无用的做法。新闻检查制不是一个小孩子,而是一整套强大的制度。应该给中国听众更多的频率用以收听转换,给中国读者更多的反封锁程序,以突破防火墙。
    
      联邦总理默克尔在去年亲自会见了达赖喇嘛。德国之声本应当向中国读者清楚地报道和评论,这只是女总理意在反对西藏人权受到损害而表达的一个信号。然而德国之声中并没有出现这类解释,却在多篇德国之声的新闻文稿中大规模抨击女总理,说她严重毒化了德中关系的氛围,她对中国怀有敌意,心存仇华情绪。说女总理将中国看成是西方工业国的威胁,试图阻挡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发展,云云。
    
      作为人权抗争者,我们完全不能接受德国之声的这些评论和访谈。我们提出申诉,不是针对任何具体编辑,而是针对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整体政治立场。我们期望,联邦议会能够做出切实可行并具有未来导向性的决定,使德国之声重新回归到它原本的人权宗旨。
    
      从这意义来说,我们欢迎贝特曼先生前不久在柏林的新闻宣告:德国之声将把自己定位为全球性多媒体的人权之声。当然,这一新的定位还必须有具体的措施来施行。但令我们惊异的是,这一宣告仅仅在德国之声的德文网页上发表。中文网页上报道了这次新闻发布会的所有其他消息,只有这条宣告内容被故意删除。在同一天,德国之声中文部甚至还发表了一篇访谈。访谈中德国之声宣布,广播委员会已为中文部“彻底平反”还诋毁中国著名异议作家何清涟。这些情形也证实了德意志无线电台一篇新闻稿的断言:德国之声的德文节目和中文节目仿佛是两套节目,甚至可能互相打斗起来。贝特曼先生应该面对联邦议会予以说明,您什么时候、到底如何才能将这种反常的、令普通读者不敢相信的情况改变过来。或回答:您到底是否有能力改变这种状况。
    
      衷心感谢大家的关注!
    
    
    
     _(博讯记者:何心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践踏人权的恶法》——强烈谴责中共对王荣清先生的非法判决/莫建刚
  • 人赋人权:该问谁去找回被剥夺的人权
  • 《纵横周刊》还原人权宣言的道德本义
  • 台湾再迈人权保障的坚实步伐/沈宇哲
  • 没去过西藏的人 却对西藏的人权,环保,文化说三道四
  • 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RFA
  • 马萧: 评 社论:《王希哲:为什么国家主权先于和高于“人权”?》
  • 盘点中国特色的人权/林云海
  •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
  • 王世保:批判人权既不是反人类也不是维护特权
  • 台湾人权团体声援零八宪章 尊重公民权利(图)
  • 魏紫丹:“还我人权、自由!”
  • 林云海:为何有人痛恨人权到不共戴天的地步?
  • 实名签署《零八宪章》的意义-附《世界人权宣言》全文(图)
  • 我们的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了吗?——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发言稿/吴玉琴
  • 张祖桦:维护人的尊严 捍卫普世人权—四论人权捍卫者
  • 马萧:兑现承诺,保障人权,从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先生开始!/马萧
  • 高一飞:尊重和保障人权,从“辩护”走向“行动”
  • 刘新亮:人权从哪里来
  • 人权组织报告指中国未遵守改善人权承诺
  • 北京:今天访民开展上访人员人权状况调查(图)
  • 张振新:论人权
  • 敬请各界关注北京律协直选事件/中国人权捍卫者大联盟
  • 人权斗士郑大靖重出江湖 要求郧西当局就“黑监狱”一事进行赔偿 (图)
  • 联合国首次全面审查中国的人权状况
  • 湖北恩施黄世明立志搞访民互助维权 求相机收集警察侵犯人权的证据 (图)
  • 要生存要人权天津女工严寒中街头维权(图)
  • 胡佳:中国“无名”人权斗士
  • 记者失踪,人权被侵害
  • 停止软禁李喜阁!停止人权侵害!给李喜阁自由!(图)
  • “我们要自由 我们要人权”—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
  • 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
  • 新泰事件调查为啥这么难?事涉中国人权纪录
  • 纪念国际人权日60周年
  • 人权日过后的苦恼
  • 黄伟:大陆人权日前的遭遇
  • 小熊:中国“虚伪人权”的最新证据
  • 马萧:致中国人权研究会及会长罗豪才先生的公开信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人权组织呼吁中外记者一视同仁勿内外有别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用最后的生命燃烧人权事业 (李国宏绝笔)
  • 大赦国际纽约人权小组征召志愿者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严惩凶手,还我人权、产权——秀进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黄秀进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纪检干部丁怀书再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残疾人付继修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市聂光华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呼吁书
  • 呈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中国的司法部门切实履行职责/罗明理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千古奇闻,自己的财产不自主,人权在哪里?法治在哪里?/刘桐林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